寶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公交車上班路被頂了

寶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公交車上班路被頂了

安家老宅并沒在青城市區。

坐落在青城市郊區外的一個城鎮上,安家這個老宅子,基本上就占了鎮街的一半。

隨著城市城鎮的開發,很多城鎮都沒有了原本的樣子,唯有安家這里,保留了所有古色古香的建筑。

剛開始也有開發商想要購買安家這座老宅,當然價格是談不攏的,所以這里就成了一塊“風水寶地”,城市規劃局看這里沒辦法開發,靈機一動變成了一個旅游景點,也吸引了不少游客,安家這座老宅的大門,也經常出現在各大網紅的微博上,漸漸成了一個網紅打卡點。

安暖和黎雅菊走進安家大宅朱紅色的大門。

迎面就是一個大型庭院,穿過庭院便是一座假山溪水,緊接著是布滿蓮葉的池塘,通過一座青色小橋,走過幾道深巷小徑,從形形色色的古色房屋兩邊進去,入眼才看到一間威嚴的挑高大門,里面才是安家大宅的堂屋,堂屋考究精致的雕刻建筑,盡顯輝煌大氣。

而此刻,安家唯一的長輩安老太太文清翠就坐在了堂屋最中間的位置,表情相當的不好。

坐在兩邊的是安巖坤一家人。

安巖坤本來在市區是有自己的別墅的,但為了表現自己的孝順,就讓全家人近些年又搬回了安家老宅,做足了兒孝母慈的戲碼!

安暖環視了一周,不動聲色的主動叫了一聲,“奶奶。”

“只叫你來,你讓她跟著來做什么!”文清脆根本不給安暖好臉色,劈頭就指責她的不對,“怎么,還怕我這老太婆欺負你了不是!”

“婆婆誤會了,是因為聽說您讓暖暖來大宅,我想著好久沒有看到您老人家了,所以想過來看看你。”黎雅菊連忙解釋道。

“弟妹說得倒是好聽,我可沒看到你提半點東西過來,你這份誠意也真的是夠好的!”柳鳳一臉諷刺,表情也是相當的鄙夷。

安暖轉頭看了一眼柳鳳。

之前幫她教訓安曉的時候,她還能順著臺階走,現在想要在婆婆面前爭寵,就瞬間變了一副嘴臉了。

“誰說我們沒有給奶奶送禮物了?”安暖回懟。

“帶什么禮物了?拿出來啊?!”柳鳳顯得咄咄逼人。

黎雅菊有些尷尬。

因為太急,確實沒想太多就過來了。

此刻被這么質問,終究有些面子過不去。

她給了一個眼神給安暖讓她忍忍。

每次遇到她奶奶這家人,她媽都是忍氣吞聲。

安暖正欲開口那一刻。

文清翠直接說道,“說稀罕她的東西!”

安暖抿了抿唇,她直言道,“奶奶叫我回來是有什么事情嗎?如果沒什么事情,我也就回去了,免得讓奶奶添堵不是?”

她拉著她母親就準備離開。

“站住!”文清翠一聲怒吼,“我讓你走了嗎?!這么沒規沒矩,果然是小戶人家帶出來,連基本的教養都沒有!”

顯然是在諷刺黎雅菊出生不好。

黎雅菊聽著也是聽著,其實并不是不難過,以前很多次她看到她母親從安家老宅回去之后,眼眶都是紅紅的,只因為不想讓她父親為難,也不想引起家里的不得安寧,所以什么都忍著。

但事實上,隱忍的結果并沒得到任何好處,反而讓文清翠對她母親的貶低諷刺,越來越變本加厲,越來越得寸進尺!

安暖臉色明顯變得很徹底。

文清翠還在繼續諷刺,“怎么著,還是因為繼承了我安家的遺產,連我都不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奶奶,你可別忘了,你姓文。”安暖毫不留情,“這安家的財產,還談不上你的!”

“你!”文清翠目瞪口呆,臉紅耳赤,從沒想過一向懦弱的孫女,此刻居然當面給她難堪。

“安家的產業,是爺爺的遺囑上明文規定的,奶奶要是有什么不滿……要不你去給爺爺說去。”安暖陰冷的笑了一下!

“放肆!”安巖坤此刻也動怒了,“安暖你如此大逆不道,居然詛咒你奶奶!”

“大伯,我隨口一句話,你想哪里去了?”安暖顯得一臉無辜,“難不成是大伯有這種想法,才會這么想?!”

“你亂說什么!”安巖坤臉都綠了。

安暖冷笑了一下,“我今天回來也不是和你們吵架的,當然也不是來讓你們欺負的,我回來只是因為奶奶說有事情,奶奶如果只是想要罵我一頓,抱歉,我恕不奉陪!”

冷冷的話語,就是讓人心口一顫。

是真的覺得安暖瞬間就變了。

變得口齒伶俐,變得氣場十足。

她就這么對視著文清翠,半點都沒有畏懼。

倒是讓她身邊的黎雅菊真的驚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前兩天打了安曉一巴掌的事情,她就已經對她這女兒有些另眼相看了,今天能夠這么氣勢沖沖的和文清翠說話,她都在懷疑安暖還是不是她女兒。

但不得不說。

面對文清翠這么多年對她的欺壓,沒有一次這么舒服過。

那一刻不由得什么都沒說。

她決定讓她女兒發揮。

大不了。

大不了就和安家大宅子這些人,斷絕關系。

她也看明白了。

這些人壓根就沒有把他們當成一家人,她怎么討好都沒用。

“你,你,你……”文清翠被安暖懟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她大聲怒吼道,“你給我滾!”

安暖眼眸一緊,“奶奶,我覺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這個安家老宅子房產證上的名字是我爸的,也就是說,你住的地方是我們家的,你覺得讓我們滾合適嗎?”

“安暖!”

“當然,我也沒有讓奶奶滾的意思,我只是忠告奶奶一句,用別人家的東西,不要這么理直氣壯,很遭人嫌的。”安暖說得一臉鄙夷。

就是讓文清翠半點面子都沒有。

“反了反了,安暖你給我反了!”文清翠指著安暖的鼻子破口大罵,從來沒有被人這么對待過,顯然完全接受不過來。

“我只是在做事實陳述,有什么冒犯到奶奶的地方,還請奶奶大人不計小孩過,別放在心上。倒是,奶奶一把歲數了,很多事情應該也想得明白,可別為老不尊的,到時候真的讓大家不痛快了,誰都會翻臉不是。”

安暖義正言辭的一段話,硬是把文清翠說得啞口無言。

第十一章 氣死安家一屋子人
安家老宅堂屋。

安暖頓了頓又說道,“對了,我猜想奶奶今天叫我回來是說我和顧言晟婚姻的事情是吧?”

文清翠一怔,明顯是沒想到安暖猜到的。

當然也不是安暖上一世經歷過,畢竟上一世沒有發生昨晚上的事情,也就沒有今天的新聞熱搜,她能夠猜到完全就是因為,安家老宅子這些人和顧家一直有私下勾結,暗地里就是想要通過顧家把他爸手上的繼承權奪過去。

現在安暖讓顧家難堪了,文清翠自然就要來幫顧家教訓她。

只是沒想到,安暖現在這么不好欺負,三兩句話倒把她的老臉說得臊到不行!

“在這里也不妨直白的告訴奶奶,昨晚上我確實收了葉景淮的一顆寶石,當著眾人的面,讓顧言晟丟了面子。”說著,安暖把那顆璀璨的藍寶石拿了出來。

炫彩的光芒,剪裁完美的刀工,加上歷史傳承,又世間僅有,無不讓女人愛之若狂,連文清翠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表現出來的,卻又是滿臉對安暖的看不起,“你還好意思說出來,簡直就是沒羞沒臊的!”

“我收下寶石有我的原因。第一,我們安家是商人,商人不會拒絕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對于葉景淮的贈予,我沒道理拒絕。第二,我很清楚奶奶是寶石收藏者,我當時看到這顆寶石的時候我就知道奶奶一定喜歡,所以如果不是葉景淮搗亂,我就拍下了,不過雖然沒有拍到,但葉景淮愿意拱手相讓,我自然就欣然的接受了。”

文清翠還沒聽得完全明白。

就聽到安暖說道,“我原本是打算把這顆寶石送給奶奶的。”

文清翠眼眸微動。

顯然是有些心動了。

這顆珠寶她也是聽人說起過,但知道自己沒能力拍得到,也就沒有提過,現在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怎么可能會完全無動于衷。

“剛剛大伯母不是在問我媽沒有給奶奶帶禮物嗎?我們帶了。可惜的是……”安暖嘴角一勾,“奶奶剛剛說了我們的東西你都不稀罕。”

文清翠那一刻真的是被打臉都打腫了。

她到嘴邊的那句“你要是有心”的話,就這么咽了下去。

顯然安暖沒有給她任何反悔的機會。

她就這么狠狠的看著安暖,看著安暖手指上那顆璀璨的藍寶石,真的讓她整個心都癢了。

“你少在這里炫耀了!婆婆是這么世俗的人嗎?”柳鳳連忙插嘴,為了助長自己的氣焰。

文清翠狠狠的瞪了一眼柳鳳。

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安暖看著文清翠的臉色就知道,此刻文清翠大概腸子都悔青了,她應該沒想到,她會送寶石給她。

但看她是真的把寶石都帶來了,又不得不相信她剛剛是有心要送的。

此刻大抵是越想心里也越不是滋味。

安暖連忙附和著柳鳳,“大伯母說得對,奶奶怎么能這么世俗,而且說過的話絕對不會出爾反爾。”

“那是當然!”柳鳳一口答道。

文清翠的臉色黑得都要發紫了。

安巖坤這一刻立馬就看明白了,連忙叫住自己老婆,“夠了,你少說兩句。”

柳鳳睨了一眼安巖坤,滿臉不爽。

文清翠咽了口氣,她說,“我不管你昨天晚上是因為什么原因接受了葉景淮的寶石,我也沒空和你計較這些有的沒的,我就是警告你一句,你和顧家的婚事別給我搞砸了,顧言晟這種好男人,你錯過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你給我有點自知之明!”

“我的婚事兒就不勞奶奶你費心了。”

寶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公交車上班路被頂了插圖

“你以為我想費心嗎?我也是怕你被顧家退婚,以你的條件,你以為顧言晟真的非你不可嗎?!”文清翠逮到機會就恨不得把安暖往死里貶低。

安暖在想,她上輩子的妥協,不自信,大抵就是拜文清翠所賜。

“他是不是非我不可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我不是非他不可!奶奶也不用表現得有多關心我這段婚姻,畢竟當年,爺爺要把我許配給顧言晟的時候,奶奶可是極力反對的。”安暖把那些原來說都說不出來的話,全部都說了出來。

反正撕破了臉皮,難堪的人不是她。

“你說什么渾話!”文清翠又被安暖刺激了。

“當年奶奶不是想要把堂姐許配給顧言晟嗎?甚至用過各種手段威脅逼迫我爺爺,雖然最后沒有得逞,但你現在突然這么關心我的婚姻,還是會讓我誤以為,奶奶別有用心!”

“安暖,你這個不孝女,你,你……”文清翠真的被安暖說得臉都綠了。那一刻恨不得一巴掌打死這個小賤貨。

“滾什么的話,就別說了,我剛剛已經提醒過奶奶了。當然我也沒那么不知趣,留在這里讓大家都添堵,我走之前就再多啰嗦幾句。”安暖完全不顧文清翠的憤怒,她表情還相當淡定。

她說,“安家的事情,奶奶現在最好還是少管,你年齡也不小了,也該是安享晚年好好過日子的時候了。何況兒孫自有兒孫福,奶奶還是放手的好。”

“怎么,你在諷刺我管得太寬嗎?”文清翠冷哼。

“寬不寬,奶奶心里沒點數嗎?”安暖現在真的是半點都沒給文清翠臺階下。

文清翠臉都綠了。

“奶奶注意保證身體,我們就先回去了。”安暖完全不在乎文清翠的情緒。

她真的太了解她這位奶奶了。

只要給她一點顏色,她就能夠給你一間染坊。

不過從現在開始,她要把她不可一世的氣焰徹底打壓了下去。

安暖拉著她母親準備離開。

離開的時候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她轉頭。

這次是對著安巖坤說的,“大伯,今天不是周末,怎么沒去公司上班?”

安巖坤臉色陡變。

“堂哥和堂姐也沒去?”安暖眉頭輕揚。

“你想說什么!”安巖坤狠狠的盯著安暖。

“沒什么。”安暖淡笑了一下,“就是突然理解了爺爺當年挑選繼承人為什么的是挑選我爸了,要是交給大伯,早該傾家蕩產了吧。”

“安暖你真的以為你可以無法無天了!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安巖坤上前就要打安暖。

第十二章 安暖的陰謀詭計
黎雅菊被安巖坤這個架勢嚇到了。

她連忙護著安暖。

安暖眼眸緊了緊。

眼睜睜看著安巖坤就要甩她兩巴掌。

安暖直接拿出手機,對著安巖坤大聲說道,“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絕對把你告上法庭!我說到做到!”

安巖坤揚起的手頓了頓。

“我拍著視頻,你敢打嗎?”安暖問他。

安巖坤氣得身體都在發抖,那一刻卻就是沒有打下去。

“爸。”安昊連忙拉著他,“別和這個小賤人計較,她就是小人得志,總有一天會遭報應的。”

安巖坤狠狠的放下了手。

他沖著安暖怒罵道,“總有一天你們家會死得很難看。”

那是上一世。

這一世。

沒有任何人欺負得了他們家任何一個人。

安暖拉著她母親直接離開了安家大宅。

在把安家老宅子一屋子人搞得怒火沖天那一刻,揚長而去。

“這個安暖,什么時候變得這么伶牙俐齒了!”柳鳳看著安暖囂張的模樣,也氣得夠嗆。

“你給我閉嘴!”文清翠終于把自己心里的不爽發泄了出來,沖著自己大兒媳婦,狠狠的怒罵道,“不知分寸的東西,白疼了你這么多年!”

柳鳳被文清翠罵得莫名其妙。

她可是一直都在幫著罵安暖,此刻怎么她還撞槍口上了。

她心里不爽得很。

安巖坤此刻氣得火大,他沖著柳鳳罵道,“你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那顆藍寶石我媽關注了很久了,被你一兩句話就讓安暖收了回去!你說你到底有什么用!”

“……”柳鳳被突然諷刺得滿臉臊紅。

是無言尷尬到了極致。

她根本沒想到,她剛剛幾句話,居然上了安暖的道。

這個小賤人。

她總有一天會弄死她。

“其實,想要想要對付堂姐很容易的。”安曉突然開口,聲音還是諾諾弱弱,讓人就覺得她毫無殺傷力,乖巧得動人。

“你能有什么好建議!”文清翠不屑的看了一眼安曉。

對比起安曉的出生,在她心目中連安暖都不如,從來就沒給過安曉好臉色。

“其實堂姐今天驕傲的所有資本都是因為她父親繼承了安家產業,還有就是她和顧言晟的婚姻。一旦婚姻沒有了,安暖就不敢這么放肆了。”

“這還需要你說嗎?”柳鳳正愁自己一肚子火沒氣發,看安曉說話,就忍不住出幾口氣。

安曉說,“我的意思是,如果讓姐和顧言晟在一起了,就沒有堂姐什么事情了。”

柳鳳怔了一下。

安昭在旁邊也抬了抬眼。

她此刻沒開口,心里倒是也這么想過。

她分明才應該是安家的大小姐,憑什么什么光環都被安暖搶了去,甚至北文國最好的男人也成了安暖的,她也不服氣。

“婚禮還有一個多月,只要我們阻止了安暖和顧言晟結婚,安暖就不敢這么囂張了!”

“說得倒是輕松,你看不出來顧言晟那么喜歡安暖嗎?”安昭忍不住諷刺。

“一個多月讓顧言晟愛上你確實不是很容易,但是……”安曉欲言又止,似乎有些話說不出口。

“你倒是有話就說啊,吞吞吐吐的,果然是下賤胚子生的。”

“安昭!”安巖坤臉色一冷。

安昭翻了翻白眼。

這小賤貨,硬是討得了她爸的歡心。

“我怕說出來,惹姐不開心。”安曉故意不說。

“反正你說什么我都不開心,你不說我更不開心!趕緊說!”安昭沒耐心的吼道。

安曉又看了一眼他父親,得到他父親的鼓勵,她才戰戰兢兢的說出來,“但是讓男人和女人上床,就會很容易。”

所有人都這么看著安曉。

安曉被看得有些無地自容,連忙解釋道,“這只是只是我想的主意,如果不合適,就當我沒有說,我沒有任何惡意,我只是不想看到奶奶還有爸,小媽以及哥哥姐姐被安暖這么欺負,我只是……”

說著,眼眶又紅了,就是一副楚楚可憐,生怕被人罵的模樣。

“夠了,一天哭哭啼啼的,以為我們安家多欺負你似的。”柳鳳最看不慣就是安曉這副模樣。

安曉抽泣著,盡量不發出聲音。

“行了,安暖和顧言晟結婚的事情,后面再說,我今天也被氣夠了,我要去休息了,巖坤,扶我回房去。”文清翠叫著安巖坤。

安巖坤連忙答應著。

事實上很清楚,他母親肯定是認可了安曉的建議想要找他商量,否則以安曉的地位,說什么話都該被罵死了。

文清翠和安巖坤離開后,安昭就忍不住對安曉一陣諷刺,“果然下賤胚子,就只能想到一些下三濫的功夫,是不是你那死去的媽教你的,你說,你到底勾引了多少男人,你應該身體都被人搞爛了吧。”

“姐,我沒有,我只是,真的只是為你好……”安曉眼眶又紅了,委屈得很。

安昭又罵了一句“賤貨”之后才離開。

安昊和柳鳳對安曉自然也是不屑一顧,也沒停留的走了,就剩下安曉一個人在偌大的堂屋內。

沒人的時候,安曉自然不用再裝作可憐兮兮的樣子。

她嘴角冷笑。

她很清楚她的提議安家人肯定會用,而她當然沒她表現的那么好心,她就等著安昭自己作死,而她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取締安昭的位置!

然后再取締安暖的位置,成為真正的,安家大小姐!

……

安暖和她母親坐著家里的轎車回安家別墅。

坐在小車上,黎雅菊似乎才控制住自己的心跳頻率,冷靜了下來。

她有些激動,“暖暖,你今天怎么能這么,這么……厲害,簡直讓媽媽刮目相看。”

安暖輕笑了一下,“媽,以后我再也不會讓奶奶欺負你了。”

“可是……可是你到底哪里來的勇氣,和你奶奶這么對著罵,還把你奶奶罵到臉都綠了。”

“那也是因為奶奶她逼人太甚。”安暖說,“媽,你別再遵守什么道德孝義了,我奶奶那種人,不值得你去這么尊重她。”

你尊重她,她卻想方設法想要害你!

“雖然你奶奶這些對我是過分了些,但她畢竟是你爸的親生母親,我也不想你爸為難。”

“放心,我就是讓奶奶不敢對你怎么樣而已,不會真的……”不會真的要了她的命!

但前提是,文清翠能夠學會知難而退。

要真的死不悔改,她也可以,大義滅親!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愛尚健康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73.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