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車上班路被頂了 對著鏡子雙腿張開 揉核h

公交車上班路被頂了 對著鏡子雙腿張開 揉核h

顧大少的未婚妻貌美如花,可要看牢了。”

安暖臉色微變。

這個妖孽。

是真的不怕事情搞大。

顧言晟看著葉景淮的背影,一臉不屑的說道,“敗家子一個。”

安暖抿唇。

好在顧言晟很自大,大概想都不會想到,安暖會和葉景淮這種男人有交集。

不過。

安暖嘴角冷笑了一下。

所謂的“敗家子”,卻是你顧言晟用盡手段都對付不了的人!

“走吧。”安暖挽著顧言晟的走避,走進了宴會大廳。

這次回到大廳,安暖明顯變得主動很多。

她會客氣的和來來往往的人群招呼交談,喝酒淺酌,那些上流社會的禮節,她都做得非常到位。

顧言晟對于安暖的變化還是有些詫異,他忍不住問道,“暖暖,我真的覺得你變了很多。以前你最不會的就是和陌生人交流,現在你卻做得游刃有余。”

以前只是不想,而不是不會。

她盈盈一笑,“看你這么優秀,我也要努力才行。”

這句話,顯然是對顧言晟的贊美。

顧言晟心情一悅,“傻瓜,我這么優秀不也是為了讓你過得更好嗎?”

安暖笑了一下,什么都沒說。

“何況,你學著應酬,我也會心疼。”

“我會量力而行的。”安暖真的很厭惡和他的虛情假意。

好在此刻。

大廳的燈光突然黑暗。

今晚的主題,慈善拍賣正式開始。

一個男人走在舞臺中央,一道光亮直接打了下來。

“大家好!非常榮幸各位貴賓來參加我們青城一年一度的慈善晚宴,我代表青城的慈善機構感謝你們的到來……”一番冠冕堂皇的致詞,讓所有人的視線全部都轉移了過去。

開場白說完。

主持人也不耽擱時間,把今晚的慈善品一一講解并競拍。

臺下有些細微的交談聲。

顧言晟也在主動問安暖,“有什么喜歡的嗎?作為結婚禮物送給你。”

安暖眼眸微動。

當年她記得在慈善拍賣開始的時候,顧言晟有給她打電話問她有沒有喜歡的,她說沒有,然后顧言晟把現場拍賣的一件慈善品,送給了許紫曦,被許紫曦“無意”的曝光了出來,引起了青城一部分的轟動。那時的安暖還在自己的微博上,給顧言晟解釋。

現在想起,真的是吃了屎一樣。

她說,“聽說今晚的壓軸拍賣品,80世紀戴安娜女王皇冠上的藍寶石,我看過照片,覺得很美。”

“好。”顧言晟一口答應。

事實上也會有些詫異,安暖一向不喜歡這些東西,而且總是為他節約,他今天本答應了給許紫曦拍賣一串手鏈,現在明顯預算不夠。

安暖故意看不出來顧言晟的心思,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舞臺上。

終于。

等到了最后一件拍賣品。

主持人夸大其詞的介紹很多,然后敲定木槌,“藍寶石,起步價500萬,加價10萬!開始!”

宴會現場,不少人開始叫價,“600萬!”

“650萬!”

“680萬!”

“1000萬!”黑暗中,突然響起一個熟悉的男性嗓音。

不是顧言晟。

顧言晟正準備舉手,陡然被這個價格怔了一秒。

現場所有人都被突然喊高的價格愣住了。

不由得視線都看向了葉景淮。

此刻夏柒柒也和安暖站在了一起,她忍不住說道,“葉景淮這貨,還是這么財大氣粗!”

“還不是仗著自己家里有點錢,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顧言晟冷諷,那一刻還是抬手,“1100萬!”

驕傲的自尊,自然不想被比了下去。

“1500萬!”葉景淮滿天叫價。

顧言晟臉色毫不掩飾的很難看。

“1600萬!”顧言晟加價。

“2000萬!”又是一個抬高的價格。

分明就是把顧言晟顯得尤其的小家子氣。

而顧言晟今晚的預算只有1000萬,最多不可能超過1500萬。

這一刻……

他臉色難看到底。

此刻甚至還有很多人把視線放在了他的身上。

就是一副看熱鬧的表情。

外人不知道。

其實顧氏這段時間的資金告急,今天來參加慈善拍賣,原本是想要證明顧氏現在一切安好,把那些內部傳言掩蓋下去,好得到銀行的撥款以及其他商家的注資,1000多萬還能拿出來,一下拿出2000萬甚至更多,顯然力不從心。

顧言晟隱忍得,身體都在發抖。

長這么大,還沒有這么丟人過。

“2000萬第一次!”主持人看沒有人還價,大聲提醒道。

葉景淮看都沒有看顧言晟一眼,就是這么一臉云淡風輕的樣子。

讓顧言晟覺得葉景淮根本就沒有把他放在眼里。

“2000萬第二次!”主持人再次開口。

“2000萬第三……”

“2500萬!”安暖突然開口。

清脆的女性嗓音,讓宴會廳所有人一片嘩然。

顧言晟也沒想到安暖會突然叫價。

他忍不住低聲說道,“葉景淮明顯是故意抬價,你別上了他的當。”

安暖當沒有聽到。

在葉景淮叫價“3000萬”,安暖準備跟上那一刻。

顧言晟當著眾人的面,直接把安暖的手拉了下來。

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安暖也這么看著他。

顧言晟那一刻確實沖動了,是因為,他根本支付不起這筆費用。

他面對著所有人的視線,沒有給安暖任何解釋。

就是覺得,他怎么對她,她都會原諒,所以不用在意她的感受。

他說,“既然葉三少這么喜歡,君子不奪人所好,我們就承讓了。”

“我聽說……”葉景淮并不領情,反而直接戳穿,“這是顧大少給安小姐準備的結婚禮物,確定不要了?”

顧言晟臉色很難看。

既然知道還和他故意抬杠,明顯就是沒給他任何面子。

葉景淮淡笑著,輕揚的聲音還磁性得很,“都說顧大少很愛安小姐,我本以為抬高點價格,讓顧大少更好的表達愛意,想來是我多此一舉了。”

“愛情本不應該和金錢衡量。”顧言晟義正言辭。

葉景淮又笑了,他說,“顧大少所言甚是。那么顧大少確定不要了?”

“承讓。”顧言晟表現得彬彬有禮。

葉景淮那一刻似乎把視線看向了安暖。

安暖每次都覺得葉景淮這男人的眼神……分明滿不在意,輕輕一瞥,但就是,殺傷力十足。

第八章 慈善宴會(4)我戀愛了!
安暖回視著葉景淮的視線。

兩個人四目相對。

或許就一秒的時間。

兩個人同時轉移。

葉景淮沖著主持人,“還不交易!”

主持人也在看熱鬧,這一刻連忙回神,“3000萬第一次!”

“3000萬第二次!”

“3000萬第三次!”

“成交!恭喜葉三少!”

全場響起掌聲。

葉景淮也在眾目睽睽之下,上臺拿過了那顆寶石。

寶石被裝在一個精致的玻璃首飾盒里面,此刻在燈光下,藍色的光芒甚是璀璨,倒是讓很多人都忍不住想要近距離一睹為快。

那一刻,就看到葉景淮走到了顧言晟和安暖面前。

顧言晟眉頭微皺。

大概以為葉景淮來故意炫耀的。

公交車上班路被頂了 對著鏡子雙腿張開 揉核h插圖

卻沒想到,葉景淮把那顆寶石直接遞給了安暖,“送你。”

全場所有人驚掉了下巴。

都說葉景淮玩物喪志,從來不按常規出牌,現在總算是見識到了。

安暖看著葉景淮。

“不是喜歡嗎?”葉景淮問她。

口吻分明,還有些說不出來的曖昧。

讓安暖莫名心口微動。

“暖暖不會……”顧言晟話還未說完。

葉景淮直接把那個首飾盒塞給了安暖。

安暖接過了。

接過了,沒有拒絕。

顧言晟不相信的看著安暖。

安暖說,“既然葉三少執意,我也就盛情難卻。”

葉景淮明顯笑了。

這妖孽笑起來,能迷死所有女人。

他眼眸一轉,對著顧言晟說道,“這才叫,君子不奪人所好。”

就是在諷刺顧言晟剛剛說的那些虛偽的話語。

顧言晟臉色一黑到底。

毫不掩飾。

“走了。”葉景淮對著顧言晟。

那一刻安暖卻覺得她在給自己說。

她看著他瀟灑離開的背影。

不得不說,今晚的葉景淮雖然猖狂了一些,但卻真的是霸氣十足。

這貨,就是這么追到女人的嗎?

“葉景淮什么時候這么帥了!”夏柒柒一向有些口無遮攔,此刻也是有感而發,忍不住說了出來。

說出來之后。

顧言晟臉色更難看了。

安暖卻不著痕跡的笑了一下。

顧言晟一向都標榜自己和其他豪門子弟不同,他自持清高,自命不凡,對其他人都是嗤之以鼻。

外界對顧言晟評價也高,說他是北文國千年一遇的人才,家世學問能力,完美到讓人質疑上帝的偏心。

后來安暖才知道,所謂的這些外在條件,不過是顧家人給顧言晟可以買的,從小就在讓他光環下長大,從小就給他鋪了一條,野心勃勃的大道。而顧言晟卻把這些全部當真,真的以為自己,高人一等。

此刻被葉景淮這么打臉,心里自然不爽透頂。

夏柒柒似乎也覺得自己好像說得不是時候。

她吐了吐舌頭,“暖暖,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安暖點頭,“你路上小心一點。”

“好。”

夏柒柒離開。

慈善宴會也告一段落,大家都陸陸續續的往外離開。

顧言晟還是咽下了心里所有的不爽,送安暖回去。

車內。

安暖沒有主動說話,眼眸就這么有意無意的看著那顆紅寶石。

顧言晟也沒說話,顯然氣還大得很。

他甚至可以想象,明天媒體會怎么形容他!

越想越氣,顧言晟抬眸看著安暖,口氣明顯很差,“你怎么能收了他的東西!”

那句“不是在給我難堪”的話,估計是忍了忍,沒有說出來。

安暖說,“我媽媽快過生日了,她挺喜歡這顆紅寶石的,我打算送給她。”

“就算如此……”

“我本來想要自己拍下來的。”安暖打斷他的話,“是你阻止了我。”

顧言晟突然被懟得啞口無言。

明顯他當時以為,安暖是讓他買單。

安暖淡然道,“我來參加宴會就給我父親說了,要拍下這顆寶石送給我媽,想給我媽一個驚喜,我爸答應了,沒給我限額度。”

顧言晟明顯有些尷尬。

好半響才說道,“我也是,也是怕你被葉景淮那個敗家子算計,才阻止你的。”

安暖沒揭穿他的謊言。

她說,“既然葉景淮不稀罕,我收下也沒什么不妥。”

“那個敗家子送的東西……”

“言晟,你以前從來都不辱罵別人的。現在怎么變了?”安暖一臉單純的問道。

顧言晟微怔。

“你今晚一直稱呼葉景淮是敗家子,讓我覺得你好陌生。我以為你都說不出來這種話的。”安暖顯得很失望。

顧言晟連忙解釋,“我也是因為他今晚故意針對我,所以有些生氣,你要是不喜歡,以后不說了行嗎?”

安暖點頭。

顧言晟本來一腔怒火,因為安暖的幾句話,讓他想要發泄的情緒不得不強忍了下去。

安暖暗自冷笑。

不是要當偽君子嗎?

她就讓他當一輩子。

……

顧言晟送安暖回到安家別墅。

安暖下車回去那一刻。

“安小姐!”又是那個突如其來的嗓音,嚇得安暖魂都差點沒了。

她憤憤的看著路燈下,優雅靠在墻壁上,雙臂環胸的男人。

“你都是這么神出鬼沒的嗎?”安暖沒好氣的說道。

“偷情不都這樣?”

“誰和你偷情了!”安暖覺得在這個男人身上所有的教養都要破功!

“我以為安小姐讓我搶婚的話,就是貪圖我的身子。”

“……”她能一棒打死他嗎!

“既然不是,把卡還給我!”葉景淮話鋒一轉。

安暖深呼吸,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她說,“你等我一會兒。”

葉景淮微點了點頭。

安暖回家拿到卡,還給葉景淮。

葉景淮拿著卡就打算離開。

安暖叫住他,“藍寶石的錢,回頭我轉給你。”

“不了。”葉景淮說,“逼都裝了,爺不差這點小錢。”

爺你都不臉疼的嗎?!

不差錢追著她要什么卡!

“晚安,安小姐。”葉景淮坐上自己那輛騷包的紅色跑車,瀟灑離開。

不知道為什么。

總有一種……總有一種,葉景淮和他本人表現出來的模樣完全不同的感覺。

是錯覺嗎?!

不是。

葉景淮就是,深藏不漏。

而這個深藏不露的男人,此刻一邊開車,一邊玩味的看著自己手指間的那張卡片,在他臉上,永遠看不出來他到底在想什么。

眼眸微動,他接通藍牙,“秦江。”

“楠塵回國了。”

“嗯。”葉景淮應了一聲。

算是知道了。

“聽說你今晚怒砸三千萬只會博得紅顏一笑?”秦江忍不住八卦。

葉景淮嘴角輕揚,“嗯,我戀愛了。”

“……”秦江石化。

他TM覺得他聽到了這輩子最大的一個笑話。

那個從不近女色的男人,現在騷氣沖天的給他說,他戀愛了。

搞得……就他會戀愛似的。

草。

給誰吃狗糧呢!

同ID下公眾號本書關注章節相同當前關注章節

第九章 新聞熱搜,顧言晟的屈辱
翌日。

一大早。

安暖剛起床還坐在馬桶上,就接到夏柒柒的電話了。

那邊很是激動,“暖暖,你看今天的新聞了嗎?”

“……”她正打算看。

“你家顧言晟和你家葉景淮都上熱搜了!”

“誰說顧言晟是我家的!”安暖沒好氣的說道。

“那意思葉景淮是了?”那邊打趣。

“夏柒柒!”安暖對夏柒柒真的無語了。

夏柒柒笑得很夸張,“總之你看看新聞吧,我反正覺得……挺有意思的。”

說完,掛斷了電話。

安暖其實不用看也知道媒體都會寫什么。

大抵就是對葉景淮和顧言晟的一番評價!

果不其然。

安暖看著各大網站的熱搜榜單。

#慈善宴募捐上億,葉景淮一擲千金力壓群雄#

#為愛不值?顧言晟不愿花重金迎娶安暖#

#葉三少揮霍本性不減,3000萬寶石當場送人#

第一次葉景淮不是因為他的八卦周邊新聞登上熱搜,甚至還上了財經、社會等正版頭條,褒貶不一。

而顧言晟也是第一次,第一次被人嘲諷和貶低。

顧言晟看到新聞的時候,臉都黑透了!

以前對他的從來都是贊許不斷,這次卻被媒體挑出毛病,說他吝嗇,說他不夠愛安暖,說他不是像外界傳言的那樣完美,居然還牽扯到顧家的經濟狀況,說顧家現在資金鏈出現了問題。

確實是出現了問題,所以才會這么迫切的想要馬上和安家結婚,讓安家無條件融資,卻沒想到這個節骨眼上,因為葉景淮那個敗家子,差點壞他大事兒。

更讓他生氣的是,顧氏的股市一開盤,直接綠到跌停板!為了穩定股市,顧氏必須挪動大量資金進行穩盤,這無疑就是讓顧氏更加雪上加霜。

顧言晟氣得身體都在發抖,卻又在告訴自己冷靜!

現在最重要的是先和安暖結婚。

安家作為北文國四大家族財力第二名,僅次于葉家,如果他把安家掌控,以安家和顧家的財力,直接就把葉家壓了下去,葉景淮還能怎么翻浪?!

當然,一旦把安家拿下,他也有了走上世家之路的資本。

顧言晟想到這里,嘴角拉出一抹陰險的笑容。

今天受到的這份屈辱,他一定會加倍奉還!

……

安家。

安暖看著熱搜新聞,看得還挺有意思。

夏柒柒又打電話過來了,“看了嗎?”

“看了。”安暖回答,“話說你干嘛這么激動?”

“我為你激動啊!”夏柒柒一副理所當然,“之前覺得你眼光不行,還打算勸勸你來著,現在突然覺得暖姐火眼金睛啊,葉景淮這種超級渣男你都能發現閃光點。”

都不知道夏柒柒到底是不是在表揚她。

她說,“我和葉景淮也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是哪樣?”夏柒柒一臉興致。

“以后你就知道的。”

“你開始瞞我事情了?安暖暖,你變了!”夏柒柒控訴。

是啊。

變了。

變得,睚眥必報!

“對了。”夏柒柒突然想到什么,“肖楠塵回來了。”

“是嗎?”安暖應了一聲。

印象就是這幾天。

具體記得不太清楚了。

“昨晚上回來悄無聲息的,嚇勞資一跳,關鍵是……”夏柒柒忍了忍沒說出來。

安暖反而有些興趣。

“總之,他回來肯定不懷好意,肯定是來搶我家家產的!”夏染染篤定,“我絕對不會讓他得逞。”

安暖很想告訴她。

和她搶家產的不是她異父異母的哥哥,而是……她一直心心念念愛著的人。

但她覺得,她需要時間讓夏柒柒相信。

“既然不想肖楠塵搶了你家家產,那你就去公司上班,把公司掌握在自己手上不就沒事兒嗎?”

“額……”夏柒柒沒回答。

分明就是玩心很重,根本就不想去上班。

她支支吾吾的說道,“不是還有子銘在嗎?他可以幫我撐起我們家!”

夏柒柒當年和她一樣。

和她一樣的單純。

她說,“總之,你好好考慮一下我的建議,不說了,我奶奶給我打電話了。”

是有個來電打了進來。

“你奶奶找你能有什么好事兒?!”夏柒柒沒好氣的說道。

確實沒好事兒。

所以才需要花時間來好好對付這些人!

安暖掛斷了夏柒柒的電話,接通了文清翠的來電。

“奶奶……”

“和誰打電話,老半天不接我電話!和你爸一樣,沒大沒小的!”那邊聲音明顯很不好。

安暖拿著手機隱忍了一下。

因為重男輕女的思想尤其的嚴重,所以她奶奶從來不喜歡她,寵溺的永遠都是她大伯家的大兒子安昊,這些年她和她父親一樣,都是處處避讓著她奶奶。

但是重生一世。

她不打算這么憋屈了,一點點都不行。

她說,“奶奶找我什么事兒?”

“回老宅子來!”說完,猛地把電話掛斷了。

安暖臉色一沉。

她覺得,也是時候給她奶奶點顏色看了!

否則她還真以為自己是太皇太后了!

她放下手機,快速洗漱,然后下樓準備出門。

“暖暖,早飯都沒吃要去哪里?”黎雅菊連忙叫住自己女兒。

“去奶奶家。”

“你去那邊做什么?”黎雅菊明顯有些驚訝。

也是對她這個婆婆真的是從心底里忌憚。

自打嫁入安家,就沒得到過她婆婆一絲好臉色,原因還在于黎雅菊出生寒門,文清翠看不上她。好在安暖的爺爺很喜歡黎雅菊,才同意了他們的婚事兒。

結婚后,黎雅菊對文清翠是能避就避。

現在聽說她女兒要回去,自然是萬分不愿意。

“奶奶說有事請找我。”

“什么事兒?”

“沒說。”

黎雅菊這些年也不敢真的反抗文清翠什么,自然也不會讓自己女兒不去,她想了想,“我陪你去。”

“你擔心我被奶奶欺負是不是?”

“她什么時候不欺負你了。”黎雅菊沒好氣的說道。

“你去了也幫不上忙。”安暖無情戳穿。

是真的太清楚,她母親確實不想引起太大的家庭矛盾,絕對不會違逆了她奶奶。

“至少不讓你奶奶沖著你一個人罵。”這算是黎雅菊對她最大的保護了。

安暖笑了笑。

她媽真是善良得很啊。

她說,“走吧。”

走吧,讓你看看,怎么幫你收拾你的惡婆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愛尚健康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34.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