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純肉H教室第一次——18禁高h高辣小說文

“很疼?”男人低沉暗啞的聲音在耳旁響起,帶了幾分不易察覺的溫柔。

顧青芒使勁點點頭,抿著嘴唇,“很疼!”

這個時候不拉多一些委屈值,怎么能讓這個男人消氣呢。

當然是有多委屈多慘裝作多慘!

為了證明她的話,小手拉住男人的大掌往腦袋上摸,“不信你摸摸看,都起這么一個大包了……”

“你說我要是被敲傻了怎么辦,下回要是讓我再碰見他們,我一定宰了他!”

顧青芒絮絮叨叨控訴在工廠發生的事情,除了拉委屈值,更重要的是,轉移男人的注意力。

前世的時候她可知道,偷跑出去在酒吧私會趙郗源,被男人找到的時候,下場有多慘。

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前世她沒有怎么受傷,而今生,她腦袋卻被人砸了。

男人大掌的溫熱,讓她舍不得離開,給了她無比的心安。

顯然這招有用,男人被她的委屈值給成功轉移,大掌輕輕覆在女孩的腦袋上,眸光變得深不可測。

“醫生怎么說?”陸衍牧輕啟薄唇,醇厚如陳年酒釀的聲音更顯性感。

顧青芒撅著一張嘴,“醫生說要靜養幾天,不然可能會留下后遺癥。”

“嗯。”男人淡淡應了一句,深沉的目光卻在打量眼前坐著的女孩。

事實上,在他過來之前,醫生已經向他匯報了她的情況,顯然,沒有她說的那么嚴重。

至于她撒謊的目的,不言而喻。

氣氛驟然冷了下來,坐在床上的兩個人,仿佛各有心思。

顧青芒雖然是死過一回,可是在面對這個男人的時候,多多少少心里還是會有一些害怕。

“那個……你還有事情嗎?我有些困了,想睡覺……”顧青芒捏住衣角,小心翼翼開口。

可是說完她就想抽自己一巴掌。

她要想改變前世的一切,首先得抱緊眼前男人的大腿,必須跟他好好相處。

陸衍牧不動聲色,把手從她腦袋上收回,淡淡應了一聲。

青芒等不來其余的話,只好掀起被子躺下,閉上眼睛裝睡覺。

即使閉上眼睛,她也能感受到專屬于男人身上的那股涼意從未消失半分,事實上只要他不走,她不會放松下來。

男人眸光灼灼盯著那張白皙的小臉,想從中看出一些東西來。

不知是他錯漏了什么,還是女孩隱藏的太深,今晚她的表現,有些出乎預料。

至少,不該是這么平靜。

僵持許久,男人幫她掖好被角,冷若冰霜的臉上,覆著一層淡淡的柔光。

轉身欲離開時,襯衫一角,卻被一只小手拉住。

垂眸看向女孩,卻跌進一雙明亮澄清的眸光里,閃著璀璨的星辰,讓他挪不開眼。

“陸衍牧,晚安。”

專屬于女孩軟糯嬌俏的聲音響起,像三月清風,堪堪吹進他心里,蕩起一絲絲的漣漪。

陸衍牧若無其事應了一聲,伸手摁了燈,遲疑幾許,最后輕輕在女孩的額頭上印下一吻,而后往門外走去。

可是在手碰上門把的那一剎那,身后的聲音響了起來。

“陸衍牧……”

聽到女孩怯怯生生的聲音,他稍稍側頭看過去,一雙璀璨如星辰的眼睛,在昏暗的臥室,顯得格外亮眼。

就是這么一雙眼睛,讓他在不知不覺中,沉淪。

在他轉過身來之后,顧青芒裹緊身上的被子,只露出一個毛茸茸的小腦袋,眼神直勾勾看向他,聲音軟軟糯糯,“你今晚還有事情需要處理嗎?”

沒錯,她就是想撩騷他!

“嗯?”陸衍牧難得好脾氣應了一聲,眉宇間沒有不耐煩。

“那個……”顧青芒眼睛骨碌碌在轉,明亮的眸底透著一絲的狡黠。

站在門口的男人將這一閃而過的狡黠捕捉在眼底,心里約莫明了她的動機,只是也不說話,就這么靜靜站著,等她開口先說。

顧青芒有一瞬間的挫敗,這個男人要不要這么傲嬌,先開口會死嘛~

好吧,誰讓你傲嬌。

把被子稍微扒拉下來一些,擺出委屈的樣子,“你能不能…唔…留下來陪陪我,今晚的事情,我有點怕……”

陸衍牧雖然冷是冷了一些,不喜任何異性的接觸,但是對她卻是頗為遷就,對她的要求,幾乎不會拒絕。

即便今晚出了這樣的事情,惹得他發怒,可是只要順毛順的好,一樣可以化危機為優勢。

只是擔憂突然改變那么多,會引起他的懷疑,現下只好先利用今晚被綁架當做一個借口,開了這個頭,何愁以后沒有機會慢慢親近他,一點點改變。

陸衍牧定定看了她好一會兒,眉頭微蹙,看向她的眼神,有一絲的懷疑與探究,久久不曾說話。

顧青芒原本的勇氣滿滿在看到他這樣的反應之后,有一瞬間的失落。

深吸一口氣,安慰自己,來日方長來日方長,不著急這一時,可是拉委屈的樣子,還是得做做。

看著他幽幽嘆了一口氣,然后聳拉著腦袋,盡量用很委屈但又不在意的聲音開口,“如果沒空的話那就……”

然而還沒等她話說完,陸衍牧已經抬腳向她走來,沉沉的腳步聲在靜謐的臥室格外惹耳。

躺在床上的顧青芒只覺得床的一側往下塌陷,淡淡的松木清香又重新將她包裹住。

聞著熟悉的清香,心霎時開朗起來,看向他的眼睛里,都添了光芒。

陸衍牧垂眸看向她,豈料女孩像怕他反悔一般迅速躺下蓋好被子,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連唇角都是遮不住的笑意。

他看著女孩閉上眼睛開始睡覺,可是還沒過三秒又睜開,抬眸看向他,柔聲說一句,“陸衍牧,晚安。”

因著女孩這一句晚安,他心頭微微一蕩,泛出絲絲的漣漪。

人端坐在床沿上,若無其事淡淡應了一句,萬年寒冰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波瀾。

一時之間,偌大的臥室里,只有輕微的呼吸聲縈繞在二人之間。

陸衍牧坐在床沿上,眸光環視一圈屋內,最后落在了女孩的臉上,這張臉,熟悉中透著絲絲的陌生。

思索不得其果,慢慢閉上眼睛假寐,于他而言,只要身邊的是她,任何的改變,都無所謂。

過了一會兒,陸衍牧裸.露在空氣里的手背,突然被一只暖暖的小手試探性覆上,繼而被輕輕握住。

驚訝之余垂眸看去,不知何時從被子底下伸出的小手,此時正一點點驅除他身上的寒意。

往上掃去,躺在床上的女孩,似乎什么都沒有做的樣子,閉著眼睛依舊在睡覺,只是輕顫的睫毛泄露此時的緊張。

唇角微微勾起一絲的笑意,心情大好,連帶著今晚所有的不悅,都被驅除。

顧青芒在握住他手的一剎那有些不安,前世的她,從來沒有這么主動過,今晚過于反常,他會不會有所懷疑。

如果不是為了掩飾內心的不安,她還真想睜開眼睛看看他的反應,是驚訝還是一如往常的淡漠,想想還真是有點期待。

在昏暗的環境下,陸衍牧此時的神情隱晦不明,變幻莫測。深邃的眼底,蘊著一層探究。

在被女孩握住的一瞬間,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某樣東西,似乎慢慢開始裂了一道縫隙。

抬眸望向被風揚起的窗簾,外頭漆黑一片,跟往常并無不同,可不知為何,這寂寥的夜晚,變得不太一樣了。

又過了一會兒,大掌被輕輕拉了一下,女孩不知何時睜開眼,正盯著他看。

“陸衍牧,你困不困?”青芒小聲問了一句,帶了幾分的小心翼翼。

這么騷擾他,會不會讓他生氣呢?

陸衍牧閉著眼睛伸手按了按眉心,頗為無奈,“想做什么?”

顧青芒躺著往旁邊挪了挪,斂著笑意,“你要是困了就躺著睡一下吧。唔……可能比不上你房間,將就一下還是可以的。”

其實她的吃穿用度跟陸衍牧是一樣的規格,房間的物品跟他自然也是一樣。

陸衍牧以前不是沒跟她一起睡過,只是那個時候的她,極為抗拒。久而久之,陸衍牧也不再強迫,只是每晚回來,不管多晚,他總會進來瞧一瞧,這些事情,也是后來才知道。

陸衍牧難得僵住了一會兒,深邃如淵的眸底似乎要將她吸進去。

頓了一會兒,大掌掀開被子,在她挪出來的位置躺下,反手握住女孩想要抽離的手,沉聲開口道:“睡吧。”

青芒抑制住撲通撲通狂跳的心,她從未有這么主動接近他的時候。

心虛不安一陣陣襲卷而來,連帶著重生前后的事情,都一幕幕重新浮現在眼前,一點點要將她撕裂開來。

趙郗源、何媛、蕭薇,這些人她這輩子一個都不會放過!

陸衍牧感受到旁邊女孩突如其來的情緒變化,身上的戾氣像不受控制一般肆虐開來,讓他眉頭微蹙,這種感覺像極了在工廠外見到蕭薇時候的樣子。

斂了心神,緩了緩最后輕輕在她手背上拍了拍,“沒事,有我在。”

因著他這一個動作,顧青芒所有的焦躁不安瞬間消散開來。

躺在床上,側頭看了他一眼,俊挺的鼻子,緊閉的薄唇,果然怎么看都是好看的。

他身上特有的淡淡松木清香將她包裹住,給了不可取代的安全感,以前她怎么凈想著逃離,而不是好好珍惜呢?

也許重來一次,是到了她彌補的時候了,聞著熟悉的松木清香,此后是一夜好眠。

陸衍牧聽著旁邊均勻的呼吸聲,女孩今晚的各種反常一一在腦海中浮現,此后是一夜無眠。

……

“啊!”

顧青芒從夢中驚醒,冷汗打濕了整個后背,明明是夏季,卻讓她如墜冰窖,蝕骨的寒冷。

想到前世的種種,連手指都在顫抖,她不想再經歷一遍!

絞住身下的床單,眼眸底下,是冷漠刺骨的寒意,刻在骨子里的決絕。

門驀然被打開,映入眼簾的是男人高大的身影。

顧青芒看到進來的人后,心里驟然一痛,眼眶蓄滿了淚水,輕聲喊了一句,“陸衍牧……”

尚且在書房跟手下交代事情的陸衍牧聽到這凄厲的一聲叫喊,鷹眸一斂,臉上神色嚴肅,起身就往臥室趕來,素來穩健的步伐,此時顯得有些急促。

打開門之后,見到顧青芒滿頭大汗,神色驚恐,眼眸底下是他從未見過的堅決與陌生。

聽到她充滿絕望的輕喊,腳下一滯,隨即快步走上前,將女孩攬在懷里,在她背后輕拍,“怎么了?”

懷里的女孩只哭不語,窩在他的胸膛上,像溺水的人抓緊稻草一樣,哭得兇狠。

不一會兒,襯衫已被淚水打濕,可懷里的女孩非但沒有停下的意思,反而因為他的安慰有越哭越兇的的跡象。

緊隨在陸衍牧后頭的宋垣站在門外看到這副景象,頓時目瞪口呆,不禁張大了嘴。

他跟著主子那么久,也跟顧小姐打了交道,她哪一次不是抗拒主子的接觸。

這回顧小姐怎么轉了性子?居然還能抱著主子哭?

素來冷若冰霜的主子,竟然還能有這么溫柔的時候?

陸衍牧察覺到門口那道眸光,側頭冷冷一掃,宋垣瞬間收回了視線,盯著腳下的地板不敢再看。

好吧,早知道是這樣的后果……

一向殺伐果斷英明神武的主子在顧小姐面前,從來就沒有原則。

過了好久,懷里的女孩總算是止住了哭聲,抽抽噎噎抬起頭,看著那一張俊臉,對陸衍牧說道,“你的襯衫被我弄臟了……”

“不值錢。”男人不起波瀾開口道。

宋垣朝他送去無語的目光:主子,請摸著你的良心再說一遍。

你身上穿的這件襯衫,差不多能抵得上我一個月的工資了啊喂。

陸衍牧冷冷一掃,帶著顯而易見的警告。

宋垣瞬間低下頭盯著腳底的皮鞋,好吧,當我什么都不知道。

顧青芒自然是知道他全身上下穿的衣服有多燒錢,不過嘛,她不會不識趣。

她要復仇,首先要抱緊眼前眼前男人的大腿。

要抱緊男人的大腿,首先要做的,就是跟他打好關系。

“要不你脫了,我給你洗?”顧青芒眨巴著眼睛,小心翼翼開口。

陸衍牧手上一僵,用探究的目光看著她,同樣,宋垣也是瞪大了眼睛,一副見鬼了的表情。

顧青芒被這兩道目光看得心下發杵,訕訕道:“不愿意就算了……”00888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15.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