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被房東玩的好爽,調教小奴高潮懲罰PLAY露出

工廠內的溫度驟降,帶了絲絲的涼意,透過夏季薄薄的衣物,滲入肌膚,帶來一陣的戰栗。

刀疤男被男人強大的氣場震懾住,原本揚起要打下去的手,在他進來的時候瞬間僵住,落在距離幾厘米的距離,呆住在原地,竟忘了早已準備好的話。

單是那一眼,他只覺得周身的血液都要被凍結一般,冷到發顫。

明明是盛夏,卻像寒冬臘月。

這就是傳言中殺伐果斷,冷漠嗜血的陸衍牧?

青芒雖然心里已經有所準備,甚至在他來之前,已經把所有的東西都想好。

可在真正看到他的那一剎那,眼淚驀然就流了下來,不受控制。

原來真的還能再見到他,因為任性錯過的男人。

重來一世,她絕對不會放手。

“嗚嗚嗚……”青芒要開口說話,可到嘴的話全都變成了嗚咽聲,在靜謐的夜晚,倒顯得格外明顯。

此時的她有好多的話想說,可是在面對他的時候,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到了最后,只能任由眼淚模糊了視線。

還記得前世被綁架剛見到他的時候,她也哭過,可那時是因為被綁架嚇到的驚慌失措,這回卻是重生之后失而復得的喜悅。

如果可以,她現在恨不得沖上去將他抱住,感受那久違的溫暖。

只有死過一次,才能明白哪些人是好是壞。

刀疤男先反應過來,轉身掐住她的脖子,厲聲喝道:“別過來,不然老子弄死她!”

陸衍牧面無表情看著他,臉上不起波瀾,語氣散漫極為不屑開口道:“很久沒有人敢這么不知死活。”

刀疤男被他盯得有些心慌,強行鎮定心神,“陸衍牧,你事事下殺手,不留后路的時候就該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像你這樣的人,怎么知道我們的痛苦!”

陸衍牧面露不耐煩之色,轉了個身,輕輕理了理衣袖,“啰嗦。”

話音剛落,不知何時從角落冒出來的人,已將他們全部制住,就連掐著顧青芒的男人,也已經被按壓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青芒對暗衛的速度有些目瞪口呆,即便是前世見識過一次,這回重來,還是覺得有些驚訝。

在青芒發神中,男人徑自越過他們,最后在她面前停定,目光陰冷看著她,深邃如淵的眸光透著絲絲的危險。

她坐在椅子上,感受到他的眸光,有一股寒意,從脊背猛然竄上心頭,帶著微微的戰栗。

前世的經驗告訴她,這個時候的陸衍牧很生氣,不,應該說是臨近暴怒的邊緣。

陸衍牧的控制欲占有欲非常人能比,私自跑出來還是為了跟趙郗源會面,儼然觸犯了他最后容忍的底線,借著昏暗的光,她甚至還能看見陸衍牧眼眸底下蘊著的一層怒火。

她要怎么熄滅這個男人的怒火呢?

兩個人就這么僵持了很久,久到顧青芒以為他會轉身直接走人的時候,男人卻伸出手,毫不留情直接撕下膠布,一瞬間疼的她齜牙咧嘴,倒吸一口冷氣。

冷漠無情,毫不手軟,倒是符合他的作風。

好吧,誰讓她是真的做錯了呢。

青芒深吸一口氣,收拾了所有的心情,抿著一張小嘴,對著他軟軟糯糯開口,“陸衍牧,我疼……”聲音中帶著無盡的委屈。

如果她想改變前世的一切,首先得抱緊眼前這個男人的大腿,這個時候,示弱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男人聞言微愣,深如古井的眸底閃過一絲的驚詫,隨即恢復自然,冷若冰霜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起伏。

緩了一會兒,這才開口道:“哪里疼?”聲音低沉如同陳年酒釀,透著性感。

青芒看出他的詫異,心里倒也明了,前世的她,可不會這么跟他撒嬌,因為不喜歡他的控制,總是喜歡跟他唱反調,幾乎是不撞南墻不回頭。

可是重來一世,什么都會不同。更別提站在她眼前的男人,是最愛她的人。

青芒的一雙剪水秋瞳直勾勾看著他,撅著一張嘴,“手疼,腳疼,臉疼,腦袋疼,哪里都疼……”

然而身體上的痛,怎么比得上前世的痛。

一想到臨死前知曉的那些東西,連帶著心臟都開始抽痛。

陸衍牧微瞇著眼睛,借著廠外昏暗的燈光,探究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他對顧青芒的表現,有一絲的疑惑。

在看到她面上有著顯而易見的巴掌印時,森冷戾氣瞬間不受控制往四周席卷開來。

“誰打的?”冷漠如修羅的聲音,透著蝕骨的冷意。

他的人就算再怎么惹他生氣,在他這里都舍不得動一根手指頭,誰給的狗膽居然敢動手。

青芒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戾氣嚇了一跳,難怪覺得臉上有些疼。

垂眸轉了一圈,然后抿著嘴朝著那群人努努嘴,“喏,就是他們。”

其實她心里知道,這一巴掌并不是這些人打的,她也是后來才知道,在她綁架的背后,蘊著一層驚天的陰謀。

陸衍牧聞言往后頭冷冷一掃,帶著嗜血的寒意,驚得他們微微一震,慌忙開口,“不是我們,我們抓到的時候,已經有了……”

老實說,他們也算是在道上摸爬滾打過的人,可是在陸衍牧面前,氣勢被全方位碾壓,毫無反駁的余地。

明明不是他們做的事情,連辯解的語氣,都格外不足,什么世道這是。

“呵……”陸衍牧看著他們,唇角勾出了一絲的笑意。

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笑的時候,更為驚悚。

如果說他不笑的時候是滲人,那他笑的時候,則是暴風雨的前奏。

青芒默默替他們哀悼了一下,能夠讓陸衍牧笑,顯然是讓他發怒了。

通常惹他發怒,死的會很慘。

果不其然,還未等他開口,站在他身邊的暗衛已然出手,像拖殘破的木偶一樣,清理了出去。

一時間,偌大的工廠,只剩下他們兩個人。

陸衍牧慢慢轉過身來,冰冷的眸光越過昏暗的燈光,緩緩落在了她的身上,帶著蝕骨滲人的寒意。

顧青芒感受到這道目光,暗嘆不好,陸衍牧這是要跟她算賬的節奏?

“私逃?私會?”陸衍牧居高臨下看著她,帶著極強的壓迫。

顧青芒看著他蘊著一層薄怒的臉,心里暗暗在盤算該如何回答。

陸衍牧早在過來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一切,更何況,還有她的“好閨蜜”在一旁煽風點火。

在私逃私會上面,她的確無法將所有的一切撇清楚。但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一點她還是懂的。

“薇薇說我長這么大還沒去過酒吧,你今天剛好不在,想帶我去玩玩,我覺得新奇,就跟著一起去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出門就被人綁架了……”顧青芒低垂著腦袋,說的很是懊悔。

這個時候,她一定不能承認出去是為了找趙郗源,盡量得往不相干的事情上扯,否則,繞在趙郗源這件事上,她一定會死的很慘。

沒有聽到男人的回答,她又絮絮叨叨開口,“要是知道會被人綁架,我一定會老老實實呆在家里不出去,等著你回來。”

“呵……”陸衍牧嗤笑一聲,顯然是對她話的不信任。

青芒盯著地上投出來的影子,這個男人一點也不好糊弄。跟他玩智商,簡直沒人能玩的過他。

可是如果真的承認她是為了見趙郗源跑出來的話,估計不能活著看到明天的太陽。

陸衍牧對于自己看中的人,是絕對不會容忍背叛和別人的染指,違者殺無赦!

想明白之后抬起頭很認真看著他,眨巴著一雙大眼睛,“陸衍牧,你看我不但被綁架,還被打了,渾身上下都疼,你就不能先松開我?”

陸衍牧微微皺著眉頭,臉上的表情變幻莫測,看不出息怒。青芒看著他在眼前,可是卻絲毫猜不透他心里想的究竟是什么。

要說心思深沉,沒有一個人比得過他。

過了好一會兒,就在青芒以為他不會搭理她的時候,她看到如同神邸一般的男人就這么在她面前蹲下,伸手去解開綁住手腳的繩子。

在她印象中,陸衍牧似乎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難道是重來,連帶著他也變了?

因為離得近,她還能聞到屬于男人身上特有的清香,將她籠罩住,在一剎那給了她無比的心安。

她甚至還能看見他長長的睫毛上下撲扇,像一片羽毛,輕輕扇在她的心里。

想到前世的事情,心中驟然一痛,強忍的眼淚瞬間落了下來,滴在男人的手背上。

聞著這久違的清香,忍不住伸手環住他勁瘦的腰腹,頭靠在他的肩膀,貪婪吸取他身上的香味。

只有親手抱住他,才能心安,才能確認,他真的就在眼前。

他們真的還有重來的機會。

男人先是側目看一眼滴落在手背上的淚水,還沒等他抬眸往上看,腰已經被緊緊抱住。

在女孩的手抱住他的那一刻,渾身一震,僵直著身子,瞳孔緊縮,眸光瞬間變得隱晦不明。

顧青芒自然感覺到他身上的變化,心里暗暗嘆了一口氣,前世她到底是把他傷的有多厲害,才能讓他這么震驚。

頭窩在他的懷里,手搭在他腰間,輕聲呢喃,“陸衍牧,我想回家……”回屬于我們的家。

男人沉默,彎下高大的身子,伸手輕輕把她抱起來,大步超外頭走去,一言不發。

只是原本森冷陰寒的氣息,在女孩的腦袋靠在胸前的時候,柔和不少。

顧青芒窩在他的肩膀處,心情緩和些許,可是在看到遠處的粉色身影時,眸光瞬間陰冷,帶著顯而易見的恨意。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14.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