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下花嬌灌日常 山茶不渣 兩a相逢必有一o

夏安然吃完早餐之后,沒立刻到樓上,而是在樓下走了一圈,先熟悉這里的環境。

等再回樓上時,見孫管家正在房間。

此刻又有一個男護工在給凌墨做按摩。

夏安然湊近,本來想要問一些關于凌墨情況時,手機猛地響起來。

在孫管家嫌棄的眼神下,夏安然連忙拿著手機到了門外接通。

接通之后,就聽著一個年輕男人石破天驚的哭泣聲。

“本來學妹你休假處理私事,我不應該打擾,可老師他勞累過度被送到急診室了!”

夏安然驚了。

而電話那端的人,梨花帶雨的繼續哽咽。

“現在研究所亂成一團糟,更倒霉的是,投資方五天后就要看凝血酶藥物項目,我們如果鴿了投資商,我們聲譽肯定受損,以后誰還敢投資我們的項目?四舍五入下,我們所要完蛋,gameover了!”

夏安然寬慰了對方兩聲之后,無奈的掛了電話。

休假什么的果然都是妄想,還是乖乖做個打工仔吧。

只是,想要開工,家當得先到位,可行李還在夏家。

夏安然只得又聯系了夏德海。

夏德海接到電話,還沒等夏安然說話,就痛苦難受道:“安然啊,我知道你受苦了,是父親對不起你,是父親無用……”

夏安然乖巧的聽著夏德海說了一堆話,才溫軟的開口,“我在凌家還好,就是之前行李箱沒送過來,能不能麻煩你送來?”

夏德海愣了下,當即說:“好,我這就安排!”

然后,不等夏安然再說什么,就掛了電話。

夏安然拿著手機,重新回到了房間。

此時護工已經完成了今日份的按摩任務,正準備離開。

孫管家看到夏安然進來,朝著她深深的看了一眼,眸光里的警告之意溢于言表。

夏安然立馬乖巧的保證,“我絕對不碰你家少爺。”

孫管家:“你知道分寸就好!”

孫管家離開后,夏安然松了一口氣。

走到了床邊,伸手不客氣的戳著凌墨的臉蛋,奶兇奶兇的哼道:“我就碰你了,咋滴了,哼!能給我什么好果子吃?”

戳了幾下后,夏安然想到了凝血酶項目,又開始頭疼了。

五天就要弄好,有得她忙了。

……

下午,夏安然的行李到了,傭人將行李箱搬到了房間。

夏安然行李箱里面的衣服不多,主要就一筆記本電腦還有一個不大不小的盒子。

夏安然將筆記本拿出來,坐在到了書桌前。

打開電腦,剛點開一個文檔里面的文件,屏幕忽然一閃,本來的文件不見了,變成了一張血淋淋的圖片。

圖片上,鮮紅的血液,猙獰的寫了五個字。

你被盯上了!!!

夏安然瞬間一凜,下意識的就想要關掉電腦。

可就在下一秒,屏幕中的圖片破裂成碎片,轉瞬就消失不見。

屏幕又回到了原本的文件頁面。

如果不是心在狂跳,她都懷疑剛才那一幕是幻覺了。

夏安然拍了拍胸脯,軟糯的聲音里透著強烈的不滿,“居然黑我電腦,太沒公德心!”

夜深了。

凌宅的某棟樓,某個安靜的房間。

一個男子畢恭畢敬的進入,來到一貴妃椅面前。

貴妃椅上躺著一閉著眼睛的人。

男子低頭,本本分分開口。

“碎片上檢測到了毒素,如果不是發生了意外情況,那碗流食現在就應該在大少爺的腹中了。”

說的更清楚點,如果沒意外,大少爺從活死人會成為“死人”。

躺在椅子上的人,眼睛都懶得打開,漫不經心道:“知道了。”

男人低著頭,本分的問:“需要做什么嗎?”

“不過是有人想提前結束一個將死之人的命而已,這種小事不要再報告給我了。”

語氣中充滿了對人命的不在意。

候在一邊男人聽到這樣的回答,神色中也沒多少意外。

大少爺如今就是凌家的一個棄子廢物。

對一個廢物,他死不死有什么問題嗎?

只是,男子忍不住提及了一句,“那碗流食是被大少奶奶意外打碎的,是不是有點太巧合?”

躺在椅子上的人,語氣中帶著滿滿的不屑,“一個鄉下出生,連高中都沒讀完的女人,能有什么能耐?”

……

高中都沒讀完的鄉下少女夏安然,在電腦到手之后,就進入了忙碌狀態。

關于凝血酶所有項目資料雖然都在那邊,可將這些資料重新整合成詳細的資料數據庫,就很費時費力費腦子了。

夏安然一門心思撲在了項目上,哪里還顧得上其他?

忙起來時,不要說“碰”凌墨了,就連著下樓吃飯都免了。

不過,夏安然還是不會虧待自己的肚子。

她對吃只有一個要求,凌墨吃什么,她也跟著吃什么,不麻煩廚房重新給她做。

孫管家對于夏安然這古怪的要求,并沒多言什么。

只要夏安然不禍害他們家少爺,什么都好說。

……

一連著幾日熬夜趕工,夏安然終于在第三天的下午提前完成了。

將凝血酶藥物項目郵件發了出去后,像個無骨人一般,慢悠悠的晃倒了床邊。

軟蔫蔫的一頭栽到了床上。

側頭,看著床上躺著的絕美少年。

有氣無力的伸出手,戳了戳凌墨的臉蛋,“快點讓我擼一擼,恢復元氣!”

就在夏安然還沒戳兩下時,就有敲門聲。

夏安然嚇了一跳。

腦海里閃過了孫管家的警告,不許對凌墨動手動腳。

難道孫管家在房間里裝監控了?她才一碰凌墨,對方就找過來了?

夏安然也不顧疲累,忐忑不安的去開門,見著門口站著一個傭人。

只是,在她開門之后,傭人立馬后退一步,宛若看世上最惡心的事物一般,用著無比嫌棄口吻說:“你父親在樓下客廳等你!”

說完這話,這傭人頭也不回的就跑了。

夏安然費解了,小聲嘟囔道:“跑什么跑?”

而且,她那位父親怎么忽然來找她?

夏安然疑惑間去了洗手間,準備收拾下去樓下見人。

進入洗手間,抬眼間看到鏡子中的自己。

夏安然呆了片刻后,直接被丑吐了……

鏡子中的人蓬頭垢面。

頭發因為上時間不洗,還總被撓的關系,亂糟糟的都打結了。

至于臉……

雖然不腫了,變成了巴掌大的小臉,可臉上盡是一些斑斑點點的黑乎乎污垢。

之前做實驗,夏安然的臉部嚴重感染了,腫的和豬頭一樣。

因為褪去紅腫的關系,一些毒素排了出來,在臉上凝固成一塊塊污垢。

這幾天她忙著項目,哪里顧得著清理?

此刻現在這臉,就和干掉的臭水溝一樣讓人看著惡心。

夏安然忽然明白為什么剛才傭人的眼神,就宛若看到了惡心的東西。

她自己看了都惡心!

夏安然速度沖澡。

頭發洗干凈了,臉上的污垢也被清理了。

夏安然摸著恢復好的容顏,眉頭糾結在了一起,“這樣不能見人啊!”

目光落在了一側的化妝品上,其中有一堆面膜。

夏安然拿了一張海藻面膜貼上后從洗手間出來。

還沒換好衣服,就忽然聽到了急促的敲門聲和呼喚聲,“安然,是父親,我來看你了。”

夏安然沒想到夏德海直接上樓了。

過去開門。

門打開,夏德海看到一貼著黑乎乎面膜的夏安然,被嚇的往后退了一步,“你、你是誰?”

夏安然聲音軟糯,“父親,我是安然啊!”

夏德海:“你怎么弄成這個樣子?”

夏安然委屈,“就想要打扮一下,父親怎么就上來了。”

夏德海緩過神之后,故作親近道:“我就是想要見見凌女婿。”

夏德海說著就進入了房間,根本沒看床上的凌墨一眼,注意力都在門口那邊。

見著門口還沒來人,速度從懷里掏出一藥包,塞到夏安然手里。

夏安然不解的看著夏德海。

夏德海速度解釋,“這幾天我好好想了,雖然凌家大少爺如今是個活死人,頂多也就一兩個月的命了,可是父親真不能看著你在凌家受苦!既然這樣,還不如我們幫他解脫,他好你也好!”

伸手指了一下夏安然手中的藥包。

“這是慢性毒藥,你給他喂下去,到時他死的神不知鬼不覺,沒人會懷疑你,只會認定他是自然死亡。”

夏安然目瞪口呆的看著夏德海。

夏德海拍了拍夏安然的胳膊,慈和道:“父親都是為了你好,為了你能重新獲得自由!”

就在這時,門外有腳步聲傳來。

夏德海見狀,立刻換了話題,“安然啊,你好好留在這里,記得要照顧好凌墨啊,你們現在可是夫妻了,要好好過日子啊!”

就在夏德海這話落下,孫管家過來了。

孫管家板著臉,“夏先生,我家少爺并不喜歡陌生人隨便進入他的房間。”

孫管家沒想到,一個沒注意,夏德海居然趁機上樓,還到了少爺的房間。

就算少爺如今躺著,孫管家也輕易不會讓人踏足少爺的房間。

對于夏德海不守禮數,冒然上樓,孫管家無比排斥。

夏德海聞言,露出不悅,“我是凌墨的老丈人,我怎么是陌生人?你這個當下人的,什么時候對主子指指點點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13.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