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肉高H濕各種玩具震動,b不就是用來c的

瀘海市,一知名展覽中心,正舉辦一場盛大婚禮。

能來參加這場婚禮的客人,無一不是上層名流,望族子弟。

此刻正是婚禮的最高潮。

身穿一字肩婚紗,手捧花束的新娘,從會場外面,沿著鋪展開的香檳玫瑰小道,一步步走到了中央舞臺。

按照道理,新郎應該早早等著新娘到來。

可舞臺上孤零零的只有新娘,以及面色浮夸的主持人。

下面賓客對于這情況絲毫沒覺得不正常。

臺上的主持人,熱情洋溢的說著喜慶的新婚賀詞。

“恭喜夏安然女士和凌墨先生,在這個春暖花開的日子,能夠攜手走到一起!兩位真是天作之合,郎才女貌……”

主持人的話還沒說完,一陣風飄過。

新娘夏安然披著的頭紗被吹起,露出了就算高超化妝術都遮掩不住的,丑陋不堪的,腫的慘不忍睹的臉。

在場賓客的目光落在了夏安然的臉上,忍不住紛紛倒吸一口氣。

有個賓客甚至不受控制的驚呼。

“這……這也太惡心了吧?”

這人脫口而出之后,其他賓客有開始陰陽怪氣的議論。

“凌大少如今就是個面目全非的活死人,嘖嘖,找這樣的配對有問題嗎?”

“夏家為了巴結上凌家,送個女兒到活死人身邊受苦,也很了不起啊!”

“哈,也是,這樣的女人除了活死人不嫌棄,其他人誰敢要?她能嫁的出去?”

“你這話可說對了,聽說她才從鄉下接回來,沒讀過什么書!”

……

下面的議論,慢慢的變得不堪入耳。

哪怕夏安然離得有點遠,可還是隱約聽到一些。

她伸手將頭紗壓下。

主持人又噼里啪啦的說了一些“天造地設”這類話。

下面的賓客聽了更不安好心的笑著,議論著。

終于……

主持人場面話說完了,夏安然提著婚紗從舞臺獨自下來,準備坐到宴席的位置上,吃點東西。

可還沒走幾步,有一個婦人直接攔住了她。

“老爺子讓您先回凌家,好好的陪大少爺,培養培養夫妻感情。”

夏安然愣住了。

和面目全非的植物人怎么培養感情?

這是要上演恐怖故事嗎?

婦人見夏安然不說話,露出無比冷嘲的眼神,“司機在門口等你!”隨后又對身側幾個保鏢命令道:“送大少奶奶回凌宅!”

夏安然嘆息了一聲,今兒她連自己的婚宴宴席都吃不了一口了。

夏安然乖巧的應道:“知道了。”

聲音出奇的軟糯悠轉,似水如歌,讓人聽著極其舒服。

以至于婦人一時間都有些晃神了。

等著回過神時,夏安然已經落寞的跟著幾個保鏢,朝婚禮會場的外面走去了。

婦人看著夏安然的背影,露出了不屑,“丑東西,果然上不得臺面!不過,和如今的大少爺真是絕配!”

凌大少出事成了植物人后,在凌家就是個失勢的廢物棄子。

給他隨便安排個丑八怪,就足見凌家對這位大少爺的態度了。

他們兩個,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夏安然在幾個保鏢的陪同下,來到了一輛超豪華的車子前。

雖然凌大少如今是個廢物,可凌家的牌面不能少。

夏安然剛準備上車,忽然聽到身后有人呼喊她的名字。

“安然!等等!”

夏安然回過頭,只見著一個中年男人速度跑了過來。

這是她才認的父親夏德海。

夏德海靠近夏安然,不安的叮嚀道:“你從不通網的村子里才回來,對這邊的禮節有很多地方不懂,到了凌家你少說話。”

夏安然瑟瑟緊張,軟糯的聲音里滿載著害怕和惶恐。

“父親,我好怕!我可不可以不要嫁過去?”

夏德海重重嘆息了一聲,“安然,都是父親的錯!是爸沒辦法保護你,只能讓你去凌家受苦!”

當即,又信誓旦旦的保證,“放心好了,等公司度過危機,我一定想辦法從凌家將你救出來。”

夏安然激動的扯開頭紗,“真的嗎?”

夏德海看到眼前夏安然這張臉,呼吸一滯。

緩過神之后,當即說:“我是你父親,怎么會騙你?而且,你也不要怕,凌大少如今就是個植物人,還能將你怎么樣?”

夏安然雙手不安的攪動著婚紗,流淚哽咽。

“剛才我聽人說,凌大少出事之后毀容了,現在面目猙獰,超級恐怖駭人。”

夏德海眼神一虛,立馬錯開話題,“凌家可是瀘海市最頂尖的豪門,誰不想嫁?他們都是嫉妒你!”

說話間,目光落在了夏安然那張無比丑陋的臉上,連忙催促,“快把頭紗戴起來!”

夏安然委屈巴巴的將頭紗重新戴起來。

夏德海扶著夏安然,將她送到車內,“你先回凌家,等著我之后去找你!”

說完這話,夏德海就讓司機開車。

車子慢慢啟動,離開了展覽中心。

夏安然輕輕的將臉頰上還沒干的淚水擦干,發出軟糯細微的聲音,“一定會救我嗎?”

……

司機一路開車進入凌家大宅。

兜兜轉轉在一棟民國風的小洋樓面前停下了。

下車后,見著有一堆人站在小洋樓的門口等著她了。

為首的是一個婦人,她是凌老太太身邊的親信。

夏安然被這婦人一路帶領,到了小洋樓三樓最東面的房間。

剛邁步進入房間,還沒來得及打量這里的環境,就發現門被人在外面關上了。

門外隱隱傳來男子不滿的聲音,“你這是做什么!”

接著是婦人高冷的回答:“今日是大少爺的新婚之夜,老太太讓我守著,并還讓我提醒你一句,她是特地從外面找來給少爺的“續命錦鯉”,以后必須住在少爺房間。”

夏安然聽著這話心中突突的。

這是要她和植物人死死的扣一起嗎?

夏安然盡量無視外面的動靜,目光落在了靠在窗戶邊的大床上。

床上躺著一個男人。

這位就應該是她那位活死人老公吧!

夏安然站在門口,看的并不是那么太清楚。

頓了片刻后,一邊扯開頭紗,一邊朝著床邊走去。

在靠近床邊還有三步之遙時,清晰的看到了那床上男人的面容。

夏安然已經做好了足夠的心理準備,但此刻還是愣在當場。

不是說,凌家大少爺出了事故之后面目全非,就和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鬼一般嗎?

可眼前這個絕色到讓人都不敢呼吸的男子是誰?

夏安然懵懵的,呆了好久。

床上的人是不是虛幻的?

輕輕一碰,是不是就會像泡沫一般消失了?

夏安然往前再走近幾步,靠近床邊俯身,小心翼翼的伸手戳了戳男人的臉。

是真人!

夏安然眼眸中布滿疑惑,“不是說事故毀容,面目猙獰,丑陋無比嗎?”

凌墨,凌家長孫,五年前接管凌氏集團后,可謂是權傾商界的存在。

一直到半年前,出了一場嚴重的事故成了植物人。

如今他的情況越來越糟糕,據說壽命所剩無幾,這才急急找了個媳婦。

而夏安然就是那個被“選中”的“續命錦鯉”小新娘。

夏安然看著新鮮出爐的俊美丈夫,隱約明白了點什么。

哪怕凌墨之前很厲害,可如今他只是豪門爭斗的失敗者。

對于一個失敗者,外界自然是能貶低就貶低了,這才出現傳言和現實不符的狀況。

“命運不受自己控制時,只能任人魚肉。”軟糯的感慨玩之后,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自我介紹,“我叫夏安然,在你死之前,我會本分的做好你老婆。”

打完招呼后,揉了揉發酸的身子。

從早上一直被折騰到現在,她只想速度脫下婚紗,好好的睡一覺。

夏安然起身朝著沐浴間走去。

在沐浴間響起水聲時,床上躺著的男人那一直閉著的眼睛,明顯輕輕的動了一下。

呵……

他死之前?本分的老婆?

……

夏安然圍著浴巾從洗手間出來,走到了一側的衣柜。

衣柜里面清一色的男人的衣服,還全都是深色系的,看著就深沉壓抑。

夏安然拿了一件深色居家服套在身上。

她的個子并不矮,但這一套居家服穿在她身上,就宛若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松松垮垮的。

穿好之后,夏安然目光落在了房間桌上擺放的精致點心上。

徑直走過去,坐在沙發前,不客氣的就開動了。

將盤子里的點心一掃而光,才覺得空蕩蕩的肚子終于不鬧情緒了。

吃飽后,懶懶的靠著沙發。

可沙發是實木的,坐著有點硌人,一點兒都不舒服。

夏安然累了一天,就想要一個軟乎乎的床躺著。

眼隨心動,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大床上。

糾結了許久,夏安然起身朝著床走了過去。

反正,他應該也不會怪她。

夏安然軟糯的打了個商量,“我睡在床上,你有意見就和我說哈。”

植物人凌墨:“……”

“你不說,我就當你答應了!”

夏安然像只小貓咪,速度的爬到床上,躺下了。

側身側身看向凌墨,忍不住又伸手戳了一下他絕美無雙的臉,“今晚是我們洞房花燭夜,我們這就算同床共枕了。”

有一搭沒一搭的嘀咕了幾句后,夏安然就慢慢的閉上了眼睛,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

夏安然本來睡的美滋滋的,可后半夜做噩夢了。

夢中她被一頭眼神幽暗凌厲的餓狼盯著,粗魯的壓著她,扼住她的脖子,森然的說著人話了。

“我有意見!”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12.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