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擊抽搐潮噴調教 男主從小用道具調教女主H

啪——”

耳光重重的落在臉上,林綰綰被打的腦袋嗡嗡作響,一張小臉瞬間火辣辣的疼痛起來。

她踉蹌的退后兩步,下意識的捂住圓滾滾的肚子,另一只手捂住紅腫的臉頰。

“林綰綰,你好狠的心,竟然對薇薇下這樣的毒手!從我帶薇薇進這個家門開始,你就處處跟我們母女作對,現在竟然還對薇薇下手……林綰綰,如果薇薇有什么三長兩短,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客廳里。

繼母孫霞英撂下狠話之后就去抱住了渾身是血的林薇。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林綰綰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樣,緊緊的抓住蕭煜的袖子,不停的搖頭,“阿煜,你相信我,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蕭煜紅著眼睛,一把甩開林綰綰,“剛才這里就你們兩個人,不是你,難道是薇薇自己拿水果刀捅的自己嗎!”

“是她自己捅的,真的是她自己捅的!”

“你這個賤人!去死吧!”

蕭煜紅著眼珠,忍無可忍!

他抬腿,對著林綰綰圓滾滾的肚子就踹了過去,林綰綰整個人被踹飛出去,肚子重重的磕在桌角,頓時一陣尖銳的疼痛。

“啊——”

林綰綰尖叫一聲,痛的捂著肚子在地上打滾。

一陣熱流順著腿根往下流。

林綰綰驚恐而絕望。

“阿煜……”

“林綰綰,你這個蛇蝎女人,我真是瞎了眼睛,才會拒絕心地善良的薇薇,跟你這個毒婦在一起!”

林綰綰內心一片冰涼。

一個小時之前,她約了蕭煜去醫院產檢,林薇攔住了她,并且翻出一張她和蕭煜的床照!

“林綰綰,我和蕭煜哥哥早就在一起了,他早就不愛你了!”

“知道他為什么沒跟你提分手嗎?你以為是因為你懷了他的孩子?呵呵——別開玩笑了!我怎么可能讓你懷上蕭煜哥哥的孩子!你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蕭煜哥哥的!”

“這個世界上,最愛他的人是我,只有我!”

“只要能跟他在一起,我愿意付出任何代價!”

很快她就知道林薇口中的“任何代價”是什么意思,在聽到門鈴聲響起之后,她竟然抓起廚房里的水果刀,狠狠的刺在自己的小腹上。

緊接著,她一聲尖叫,房間里的孫霞英沖了出來,而門外的蕭煜也踹門沖了進來。

于是就有了開頭的一幕!

林綰綰看向林薇。

渾身是血的倚在孫霞英懷里的林薇對她露出得意虛弱的笑容!

林綰綰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個人,為了達到目的,竟然對自己都這么狠!

肚子越來越痛!

血越流越多!

因為失血過多,林綰綰一張小臉慘白一片,她絕望的對蕭煜伸出手,“阿煜,孩子,我們的孩子……”

“不是我們的!是你的!”

“你說……什么?”

“已經到了這一步,我就實話告訴你!”蕭煜看都不看林綰綰一眼,轉身就來到林薇身邊,打橫把她抱在懷里,他看著林薇的眼神是心疼的,和林綰綰說話的聲音卻冰冷刺骨,“八個月前,你堂姐婚禮那天晚上……跟你在一起的人根本就不是我!”

林綰綰驚恐的瞪大眼睛。

“什……么?”

“那天晚上,我和薇薇在一起,那天你是伴娘,薇薇年紀小,一時沖動,她在你擋酒的杯子里下了藥,婚禮過后,你們全都在半山別墅休息下來,薇薇給你找了牛郎……等我發現之后趕過去,已經是第二天,我擔心事情敗露你會報警傷害到薇薇,所以找到你的時候,說那個男人是我!”

“年紀小!一時沖動?”林綰綰渾身發抖,仰頭聲嘶力竭的吼,“那我呢!我就活該被她陷害!活該為她的錯誤買單嗎!”

蕭煜抱著林薇,厭惡的看著林綰綰,繼續說,“那一夜之后我就想跟你分手!我們戀愛三年,我一直以為你是個單純善良的女孩,不忍心傷害你,所以才一拖再拖,拖到現在!可沒想到你的善良單純全都是假的,事到如今,你竟然對薇薇痛下殺手!”

“林綰綰,我瞎了眼,到今天才看清你的嘴臉!從今天開始,我們分手,以后再無干系!”

說完,再也不看林綰綰一眼,蕭煜抱著失血的林薇大步離去!

……

腹部尖銳的絞痛起來。

熱流越來越多!

失血過多的林綰綰腦袋眩暈昏沉。

她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撫摸著圓滾滾的小腹,眼淚成串的往下落。

好恨!

她好恨!

從知道懷孕開始,她是多么開心!

因為她懷上了心愛男人的孩子!

她那么期待孩子的出生,甚至幻想著孩子出生之后的樣子,是像他,還是像她……

可現在他卻告訴她,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假的!

這些人……憑什么這樣玩弄她的感情!

“砰——”

房門被重重合上!

林綰綰絕望的閉上眼,眼前卻籠罩了一道陰影。

她睜開眼,看到孫霞英惡毒的冷臉。

“痛苦嗎!這才只是一個開始!”

“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當然是替我女兒除掉你這個眼中釘!”

林綰綰一驚,下意識的往后縮,“殺人是犯法的!”

“犯法?呵呵——你自己摔倒磕在桌角,導致流產大出血死掉的,跟我有什么關系!”

說著,孫霞英一只腳踩住林綰綰的腹部,冷笑一聲,腳跟狠狠一用力。

“啊——”林綰綰慘叫一聲,下意識的捂住小腹,“住手!你住手!”

“林綰綰,你可別怪我!誰讓你是蘇青青的女兒,你們母女兩個就是犯賤,非要跟我們母女作對!蘇青青擋我的路我能弄死她,你敢擋薇薇的路,我一樣弄死你!”

林綰綰渾身一震。

“我媽,是你害死的?”

“是又怎么樣!”孫霞英又是一腳踹下去,聽到林綰綰痛苦的尖叫,她滿意的笑了,“你那個短命鬼老媽是被我活活扔進海里喂鯊魚的!你們不是母女情深嗎,我現在就送你下去陪她!”

言落,孫霞英又狠狠的在林綰綰肚子上踹了幾腳。

渾身陣陣發冷,意識漸漸模糊,她已經感受不到疼痛!

濃重的血腥味飄了出來,身上的血仿佛沒有止境,白色的長裙被鮮血染紅,浸濕。

渙散的眼帶著刻骨的恨意,一點點的被黑暗籠罩,吞噬!

三年后!

云城機場!

明亮的大廳內,旅客們都在排隊取行李,人群中,一個容貌絕美的女人安靜的站在那里,卻像一個發光體,格外引人注目。

男人的眼神是炙熱而迷戀的,女人的眼神則是羨慕嫉妒恨!

女人一身大紅色的緊身連衣裙,襯的皮膚雪白。

絕美的臉!

纖細的腰!

修長的腿!

性感,帶著罌粟般致命的吸引力!

男人們的目光若有若無的落在女人身上,卻因為女人面容清冷,沒有人敢上前搭訕。

“媽咪!”

女人身邊的小男孩喊了她一聲,眾人就看到女人臉上的冷意像是初雪遇到了暖陽,被一瞬間融化,女人彎腰抱起男孩,看他可愛的樣子,實在沒忍住“啪唧”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小家伙的耳根子瞬間紅了一片。

林綰綰被小家伙的反應逗的哈哈大笑。

“干/爹發了微信,他說他在機場出口的停車場等我們,讓我們快點過去。”小家伙一本正經的說。

“好!”

面對眾人的圍觀,小家伙眉頭皺的緊緊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

可這樣呆萌的模樣更是融化了一眾少女心。

機場里的女人們一陣驚嘆!

天哪!

好可愛!

小男孩看上去才三四歲,但是已經初見禍水模樣,一頭柔軟的黑色短發,細碎的劉海遮住飽滿的額頭,一雙劍眉下是燦若星辰的眸子,挺翹的小鼻梁,如櫻花般粉白的嘴唇,配著白皙的膚色,簡直是從雜志封面里走出來的小男模。

女人們雙手捂胸!

嗷!

好可愛!

好想拐回去!

女人不是別人,正是闊別云城三年之久的林綰綰,而她身邊的男孩正是她三年前早產生下來的兒子。

三年前,她被蕭煜那一腳踹的大出血,再加上后來孫霞英補的那幾腳,她失血過多陷入重度昏迷。

孫霞英果然是送她跟母親作伴,帶人把她丟進了海里。

也許是她命不該絕,孫霞英一行人剛離開,海水就開始漲潮,她被海浪沖到岸邊,被好心人發現送到了醫院。

昏迷了半個月她才醒過來。

醒來之后,她肚子上留下一道剖腹產的傷疤,以及一個虛弱的孩子!

她懷孕之后做過產檢,懷的是龍鳳胎。

當初她被送進醫院情況緊急,醫生給她做了剖宮產,但是兩個孩子只存活了一個,醫生說,她去世的女兒是被外力撞擊死亡的……活下來的這個情況也不容樂觀,當時兒子出生之后身上多處骨折,渾身都是青紫的淤血。

索性,這孩子命大,住了半個月的保溫箱之后,活了下來。

沒看到孩子的時候,她是不想要這個孩子的,因為這個孩子的存在時時刻刻提醒著她,她曾經是多么愚蠢!

可當她看到孩子的第一眼,她就心軟了!

那么小的孩子,什么都不會,每天除了睡就是吃,渾身紅通通皺巴巴,像個小老頭,一點都不可愛。

可當她的手指湊到他嘴邊,他就吧唧吧唧的吮吸起來。

那一瞬間像有一道線,瞬間就把母子兩人的心連在一起,那一刻她就決定,不管以后多苦多難,她都要把這個孩子撫養成人。

出院之后,她回過一次家。

家人已經為她舉辦了葬禮。

她是被殺人滅口的,又知道了孫霞英那么多秘密,如果繼續留在云城,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碰上那些人,所以,她當即決定,離開云城,帶著孩子去了M國。

剛到M國的時候一切都很難,她一個女人,沒有學歷沒有特長,只能在中餐廳打工,洗洗盤子碗,帶著一個沒有滿月的孩子,剛開始的那斷時間她真的很崩潰,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還好,一切都挺過來了。

索性兒子乖巧,從小就很省心,等孩子半歲的時候她請了護工照顧孩子,自己撿起了夢想,報考了紐約表演大學,那時候的她像泡在水里的海綿,瘋狂的汲取知識。

她發誓她要變強!

強到可以把那些殺人犯繩之以法!

“媽咪……”

“嗯?”林綰綰瞬間回神,一眼看到兒子關切的小臉,“怎么了?”

“干/爹都叫我們好幾聲了,你都沒聽到!”

“抱歉寶貝,媽咪剛才想事情太入神了。”

一抬頭,果然看到機場出口處,許易正眸光含笑對著他們招手,看到母子倆看過來,他大步走來,順勢從林綰綰手里接過行李箱。

“不用,我自己提就行。”

“跟我還客氣什么!”

許易笑著摸摸小家伙的頭發,跟他打招呼,“睿睿,想干/爹了沒?”

“干/爹!”小家伙皺眉抗議,“男人的頭是不能摸的!”

男人?!

林綰綰一愣,就看到小家伙晃著腦袋,搖掉腦袋上的大手,嚴肅的說,“我在M國已經過了三歲生日了,三歲是個分水嶺,三歲之前都是小屁孩,過了三歲就是大男人了,/干爹,以后不可以摸我頭了。”

“好好好,我們睿睿以后就是小男子漢了。那么請問小男子漢,干/爹能抱你嗎,你媽咪是柔弱的女性,她抱你很累的。”

“可以!”

小家伙對許易張開小手,許易笑著把小家伙抱進懷里,大步往前走,“走!干/爹給你們訂了溪水人家的包間給你們接風,現在帶你們去吃正宗的中式大餐!”

“走啦!”

……

“阿煜哥哥?阿煜哥哥!”

“嗯?”

蕭煜瞬間回神,“怎么了?”

林薇狐疑的順著蕭煜的目光看過去,卻只看到機場出口進進出出的旅客,她抱住蕭煜的手臂,“阿煜哥哥你看到熟人了?”

“沒有,應該是看錯了……”

不!

一定是他眼花看錯了!

他怎么可能會看到林綰綰!

那個女人早在三年前就去世了,他當時親眼看到她大出血的。

三年來,蕭煜對林綰綰一直都有愧疚。

當年,林綰綰拿水果刀捅了林薇,捅了她竟然還告訴他林薇是自己拿刀自殘的,憤怒之下他一腳踹上了林綰綰的肚子。

當時鮮血就順著她的腿冒了出來。

他太擔心林薇,所以想都不想直接抱著林薇去了醫院,而等他從醫院回來,卻聽到了林綰綰大出血死掉的消息。

大出血!

而那一腳是他踹的……

“阿煜哥哥?”

“嗯!”蕭煜深吸一口氣,回神攬住林薇的腰,“這次在國外取景拍攝還順利嗎?”

“還好啦,就是想你!”

“傻丫頭!”蕭煜伸手刮她的鼻子,“知道你這幾天沒有吃好,特意給你訂了溪水人家的包間,走吧!”

“阿煜哥哥你最好了!”

“你和睿睿住的房子我已經給你們租好了,等會兒吃完飯我直接送你們過去,生活用品我給你們買了一些,可能有一些遺漏的,等吃完飯咱們去檢查一下,如果有忘了買的樓下就有超市,我帶你們去買。”

路上,許易開車,林綰綰抱著林睿坐在后座,聽到許易的話,她瞇著眼感慨。

“啊!許易,你這么溫柔體貼,害的我都想嫁給你了!”

“唔……這個提議不錯,還能白撿個兒子。”

林睿鄭重的點頭,“媽咪,這個提議可以認真考慮一下!”

“不行!你干爹只能遠觀不可褻玩。”

許易哈哈一笑,“可以褻玩。”

林綰綰,“……”

“可惜我沒這個福氣啊。”

她和許易是在兩年半前在M國認識的。

當時她剛剛報考了倫敦表演大學,英文也剛剛能跟人交流,在國外受到不少歧視。

這年頭,種族歧視實在是太常見了。

尤其是那些女同學!

林綰綰生完孩子之后身材更加火辣,在學校里有不少人追她,女孩子們都很嫉妒,時常給她使絆子。

是許易一次次的幫助她。

后來,許易從學校退學,但是沒有斷了跟她的聯系,知道她一個人帶著孩子需要錢,就經常給她介紹工作。

大多都是去劇組跑龍套。

既能在劇組磨練她的演技,也能讓她多一些拍攝經驗。

總之,許易是她的貴人,也是恩人。

“許易,租房子的錢……”

“等你拿到片酬再還給我!”

“對我這么有信心?”

“作為經紀人,當然對自己的藝人有信心!”

半年前,許易回國。

三天前,他打電話給她,說國內有部宮斗劇《婉妃傳》開拍,這部電視劇斥資三億,陣容非常強大。

這部電視劇是網絡同名小說改編,小說在網絡上非常紅,編劇也是作者本人。

導演是國內著名導演李謀。

因為是宮斗劇,需要很多優秀的女演員,其中一個女配角跟她形象非常符合,許易問她要不要回來試鏡。

這是一個大好的機會!

再加上一些別的原因,林綰綰當即決定回國,而許易也無條件的支持她,做了她的經紀人。

對于許易,林綰綰除了感激還是感激。

林綰綰抱著林睿,扒拉著駕駛座的靠椅,歪著頭問,“唔……許易,你老實說,你是不是被我的美貌折服了,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幫助我?哎,你說實話吧,我不會笑話你的,畢竟我貌美如花傾國傾城,你就是愛上我了也是情理之中的。”

好自戀!

許易和林睿對視一眼,兩人同時做了個受不了的干嘔表情。

“哈哈!”

……

溪水人家是云城知名的高級中餐廳。

餐廳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小樓,從大門進去就仿佛進入了古代的大院,亭臺樓閣小橋流水,有穿著漢服的服務員領著幾人,穿過朱紅色的抄手游廊,一直來到最里面就餐的小樓。

兩層的小樓,一樓是雅座,二樓是包間,完全中式風格的裝修,清雅動人,韻味十足。

還不到晚飯時間,一樓的雅座已經坐滿了人。

林綰綰嘖嘖感嘆,“有錢人真多!”

她以前就聽說過這家餐廳。

生意非常火爆!

火爆到什么程度?

雅座都需要提前三個月預定,樓上的包間更是要提前半年預定,而且……還不一定能預定到。

“許易,你到底是干嘛的啊……”

好像就沒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成的。

“放心,我不干非法營生。”許易抱著小家伙走在前面,笑著說,“這家餐廳是我一個朋友開的,我不需要預定。”

原來是這樣!

服務員領著幾人上了二樓的包間。

小家伙沒有滿月就去了國外,這是第一次回國,看到國內的傳統文化,他趴在許易的肩頭看的目不轉睛。

記憶中,來這種高檔餐廳吃飯還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林綰綰沒出息的竟然有些緊張。

“許易,我想上廁所。”

“右轉走到底就是。”

“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

林綰綰去衛生間洗了把臉,順著走廊又走回來,還沒有走到包間門口,突然有一陣風撲了過來。

“麻麻!”

小腿一緊,被一個軟乎乎的手臂抱住,林綰綰瞬間回神,一低頭差點被閃瞎眼。

抱著她的是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長的粉粉嫩嫩,女孩一身非主流的打扮,個性的泡面爆炸頭,身上穿著一件鉚釘皮質上衣,下身一條不規則裙擺的紗裙,裙子上夸張的綴滿了亮閃閃的水鉆,燈光下,水鉆反射著五彩的光芒,簡直閃瞎人的雙眼!

“小家伙,你認錯人了吧?”

小家伙甩甩爆炸頭,一臉傲嬌,“我又不是三歲小孩,怎么可能認錯人,你就是我麻麻!”

“那你今年幾歲?”

小家伙伸出四個手指頭,強調著說,“四歲!我前兩天剛過完三歲生日,現在已經四歲了!”

果然不是三歲小孩了啊,林綰綰嘴角狂抽!

林綰綰一向不喜歡除了睿睿以外的孩子,可不知為何,被這個小丫頭抱著,她竟然一點兒也不反感。

如果當初她那個龍鳳胎女兒活下來了,應該也會這么可愛吧。

林綰綰眸光溫軟下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11.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