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老是蹭自己是咋回事 XL上司第二季未增刪翻譯

趙六月此刻燥得慌,以這樣的身份面對言楚,她覺得自己以往的尊嚴此刻都被踩在腳下,而她還不得不這么做。

白謹城可認得趙六月,只是沒想到換上了這衣服,顯得趙六月十分少女,看起來跟十八歲的姑娘一樣,他興起,笑意盈盈的說:“小丫頭,原來你是這里的‘公主’啊?難怪之前一直貼上來呢,是不是想要錢?”

白謹城的每一句話,都像利劍,毫無保留的刺穿她,而她只能選擇強顏歡笑。

緊跟著,白謹城從包里掏出了一疊錢擺在她的面前,指著她說:“我可跟你們說,這丫頭有病,睡不得?”

白謹城這番話,頓時就讓趙六月的臉‘唰’一下就白了,孟月訝異的看著趙六月,挪了挪身子,細微的舉動,令趙六月的心有些難受。

孟月捂著鼻子,小聲說:“你……你原來有病?你怎么不早說啊?你有病,可沒那么好賺錢啊?”

趙六月啞口無言,臉色極其難看,幾個男人微微挪了挪身子,尷尬的附和道:“白少爺,算了吧,這女人有病玩不得。”

“就是,你們這里怎么回事啊?來了那么多回了,派了個有病的出來?”

孟月也沒料到趙六月原來是因為有病才來,難怪呢,之前那么清高,突然間就愿意來了,原來是想趁著年輕撈一筆錢。

“這……這……”孟月賠笑道:“各位老板別生氣,我這就去再叫幾個姑娘過來,保證沒病。”

說完,孟月便要朝著門外走去,趙六月‘噌’的一下站起身來,笑著說:“各位老板,我沒病,別聽這位小老板的話,我干凈的很呢,這輩子,我也只被一個男人上過,當然,你們要覺得我不干凈,那錢給少點無所謂。”

趙六月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感覺自己的心在汩汩流著血,把自己擺到明面上,用錢財衡量,還得賠笑臉。

可是那有什么辦法?這十萬塊,她不是替李潘文還的,是替李初冬!

想到之前那一幕,趙六月使勁掐著自己的手心,逼迫自己笑出聲來,諂媚道:“不如,咱們去試試?試完再給錢也無所謂。”

趙六月覺得自己低賤到了骨子里,還是在言楚的面前,她甚至能感受到言楚的黑眸緊緊的盯著她,灼熱而冰冷。

他抿著唇,渾身散發著陰冷的氣息。

坐在一旁的白謹城顯然沒有發現不對勁,上下打量著趙六月,抓住她的手腕:“不如你給我看下。”

話音剛落下,只聽到‘嘭’的一聲,玻璃碎渣子砸中了白謹城的側臉,他回眸望去,只見言楚渾身散發著陰寒的氣息,整個房間頓時安靜了下來,大家目目相覷,沒有一個人敢說話。

這是趙六月第一次看見言楚露出這樣的表情,陰冷、殘酷,是發現了她如此低賤,所以覺得惡心嗎?

趙六月在心里苦笑,見言楚緩緩站起身來走到她的跟前,右手拎起她的后領,如同提著小雞一般,陰冷的說:“這個女人我要了。”

說完,言楚直接提著趙六月朝著門外走去,邊走邊說:“如果你能讓我滿意,錢要多少有多少。”

趙六月倉皇無措的看著他,不明白他到底是因為她的舉動令他覺得惡心,還是他真的對她起了興致。

不管是哪一種可能,趙六月都覺得心寒。

會所的右側全是房間,言楚提著趙六月隨便開了一間后,將門帶上,一把將她推倒在床邊,還沒等她緩過神來,欣長的身姿緩緩的靠近,半蹲下:“你還可以賤到什么地步?”

趙六月看著言楚的黑眸,看著看著就笑了,笑著笑著就流淚了。

“賤?我賤關你什么事?言楚,別擋著我賺錢。”

“賺錢?”言楚瞇著雙眸,一把掐住她的咽喉,卻沒有用力:“你這么缺錢?嗯?出來賣?難道許譽沒給你錢?”

“出來賣礙著你什么事了?今天我既然決定出來,也沒打算和許譽好,你若是覺得對許譽不公平就回家和他說。”趙六月心里明白,言楚對許譽好,因為他們是親人,如若她要嫁的人不是許譽,怕是今日,言楚連看她一眼都不會。

這種事,在酒吧不是驗證過了嗎?

趙六月一把推開言楚,緩緩朝著門外走去。

可剛走出一步,就被言楚狠狠的壓在墻上,他一米八幾的身高擋住她所有的視線,俊美的面容沒有一絲神情,只是那雙黑眸中透露著冰冷。

“如果我今天沒來,你就打算陪那些男人?嗯?”

她故作無所謂,撩了撩頭發,說:“對,反正只要給我錢,怎樣都可以。”

“要錢是嗎?”言楚從口袋里拿出錢包,隨意的抽出一張信行卡:“你隨意透支,這樣如何?”

“喲,傍上女大款之后,就不一樣了,這錢也可以隨意給了,孫韻可知道你這么做嗎?”趙六月接過言楚的信用卡,笑著說:“不過要謝謝你了。”

趙六月拿過信用卡后,就準備走,言楚的右手撐在墻上,擋住她的去路,陰冷的說:“不是出來賣嗎?給了錢,不做事怎么行?”

趙六月一愣,‘賣’這個字眼,就像是一把刀,插在她的心頭,她努力的讓自己表現得沒那么難堪,笑著說:“好啊,你想怎樣……”

話還沒說完,言楚一把將她推倒,撕碎她的衣服:“當然是做全套,我倒要看看,這些年許譽是如何對你的!”

此刻的言楚,也像是報復趙六月,用最低劣的詞語傷她的心。

趙六月紅著眼眶,卻笑著說:“許譽對我很溫柔……”

話音剛落下,趙六月只覺得一陣疼痛襲來,她猛地咬著嘴唇,看見言楚英俊的臉沒有一絲情動。

可是她沒有叫出聲,她知道,言楚是瞧不起她,怕是在他心里,她就真的只是一個出來賣,沒有任何底線的女人。

短短十幾分鐘,疼的趙六月將嘴唇都咬破了,最終,言楚站起身,從包里拿出了一千塊錢扔到她的跟前,冷冷說:“給自己買件像樣的衣服,當然,你要是不介意這么出去,想剩下這些錢的話。”

趙六月的臉上冒出了些許的汗水,她怔怔的看著言楚的背影,一點兒力氣都沒有。

她躺在地上,默默的看著天花板,淚水無聲的落下。

幾分鐘后,孟月匆匆的走了進來,看見這個場景,有些嚇人:“六……六月,你……還好嗎?”

趙六月沒有力氣回應孟月,只聽到孟月大喊一聲:“六月,你……你流血了!”

緊跟著,趙六月就陷入了無限的昏迷中。

再次蘇醒,已經是倒在醫院里,鼻子間都是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手臂正掛著點滴,看了看四周,只有孟月的身影。

“呀,你醒了。”

孟月一回頭,就看見趙六月睜開雙眼,她走上前,給她倒了一杯水:“還好嗎?”

趙六月無力的點了點頭。

孟月皺著眉頭,有些疼惜:“我從業這么久也沒見過這么虐待人的,不過六月,錢拿到了嗎?”

錢?孟月一說,趙六月想起來了,是,言楚給了她錢,一個無限透支的信用卡。

她咧開嘴一笑:“給了。”

孟月心疼的說:“還笑呢,都把我給嚇死了,你說說你怎么也不叫一下,他那個是虐待,即便有錢,也不能這樣啊……”

趙六月笑了笑,顯得很無所謂,反問:“有錢想怎樣都可以,這就是我們和他們之間的區別。”

孟月仔細的想了想,無奈嘆息:“這個社會有錢有地位的人太多了,我們就如同螻蟻……”

孟月的話多少有些傷感,可是都是實話。

在這一刻,趙六月突然就明白了言楚為什么會選擇孫韻可。

不是因為她比她漂亮,而是因為跟孫韻可在一起,他可以少奮斗十年,甚至二十年、三十年,他可以一飛沖天,做個隱形富豪的助理,年薪十幾萬。

可她呢,什么都沒有,給不了他想要的。

或許他說得對,男人這一生,會遇到很多女人,而能夠讓言楚心動的,只有孫韻可。

孟月不知道趙六月為什么突然間會有這般感慨,她輕輕拍了拍她的手:“六月,你也別難過,男人嘛,都是下半身動物。”

趙六月吸了吸鼻子,笑著點點頭。

孟月永遠不知道,言楚對于她來說,何止只是一個男人,他在她最黑暗的那段歲月里,給了她最溫柔的一切。

然而,現在這種溫柔,屬于別的女人。

趙六月沒有在醫院常呆,市立醫院的就診費貴的嚇人,掛完點滴和孟月分開后,她就直接去銀行取了七萬塊錢出來,然后直奔馬三住的酒店。

李潘文和吳雅都被馬三控制著,當趙六月趕到酒店的時候,她看見李初冬坐在角落里,而她的面前擺著的都是零食,她怯生生拿了一塊巧克力,卻不敢吃,放在手心。

看到她沒事,趙六月的心安了,至少馬三有按照她的話去做,否則李初冬現在也不可能這么安然無恙的呆在這里。

房間里烏煙瘴氣的,李潘文和吳雅都蹲坐在角落里,旁邊有人看守,馬三見趙六月來了,便說:“這么快?有錢了?”

“給你,十萬。”趙六月把包里的十萬拿了出來,甩在馬三身上:“不要再煩他們。”

馬三使了使眼色,讓幾個馬仔幫他數錢:“可以啊,妹子,短短一天,你就籌到十萬,看來你老公真的很有錢。”

“別給我打歪主意,這筆錢跟他沒有任何關系。”

馬三笑了笑,沒再說話,房間里只傳來數錢的聲音。

幾分鐘后,馬仔附在馬三身邊耳語了幾句,馬三站起身來:“十萬塊有了,那這件事就算完,不過李潘文,你要是還想借錢呢,就來找我,我肯定會借你,畢竟你女兒這么有錢,也不怕這利息,對不對?”

說完,便帶著幾個馬仔高高興興的出門了。

馬三剛一出門,李潘文就‘噌’的一下站起身來,火急火燎的沖到趙六月跟前,揚起手狠狠給她一巴掌。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10.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