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主人在調教室SM懲罰 親密無間PO推薦1 V1

李潘文尖叫了一聲,匆忙的從趙六月的身上下來,抓緊時機,她趕緊起身,解開右手的繩子,匆匆的朝著門外跑去。

李潘文捂著脖頸,沖了上來,抓住趙六月的手

孫韻可匆匆走了過來,極為關心趙六月,牽起她的手,問道:“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會受傷?”

趙六月渾身發軟,目光越過孫韻可看向了言楚。

他穿著淺灰色的休閑裝,一米八五的身高,站在人群中顯得分外惹眼,英俊帥氣的臉引來了許多護士的矚目。

他的黑眸幽幽的看了看趙六月的手,走近后,和她的目光對上了。

那瞬間,她看到的只有冷漠和冰冷。

“六月,你這樣不行,走,我帶你去包扎,還有,你這是誰弄的?我們去報警。”

孫韻可倒是極其關心趙六月,牽著她的手就往樓上走,趙六月竟然也沒反抗,乖乖的跟著孫韻可,聽著她的嘮叨和關心。

到了包扎的地方,孫韻可拿出手機:“六月,你這肯定不是自己弄傷的吧?我報警。”

“別。”趙六月握住孫韻可的手機,蒼白著臉色說:“不用麻煩了,舅母,我沒事,你們先回去吧。”

“這怎么能行?要不這樣,周鈺,你待會送六月回去,我剛好有個朋友在警察署,我過去做個登記。”

言楚微微挑眉,看得出來,他并不是很愿意送趙六月回去,可心底里大概是真的愛孫韻可,即便不愿意,卻也點了點頭:“好。”

孫韻可走了,護士也去拿紗布和藥水,趙六月垂著頭,抿著唇沒有言語。

言楚坐在椅子旁,看著她汩汩流血的手腕,又看見她的唇角有淤青,等了幾分鐘,護士還是沒有來,言楚便坐到她身旁,拿起旁邊的藥水,冷冷的說:“手拿過來。”

趙六月一愣,抬頭看著言楚,見他垂眸,輕輕倒著藥水,睫毛纖長,即便多年未見,可他的身上依舊有當年不羈的影子。

“別一天到晚到處混,許譽是個顧家的人,你既然決定要嫁給他,就好好學做一個賢妻良母。”

他輕輕擦拭著她的傷口,小心翼翼。

趙六月沒忍住,鼻子一酸,眼淚‘吧嗒’一下就落了下來。

言楚看著她的模樣:“很疼?”

趙六月抬起頭,沖著言楚甜甜的笑了,淚水橫掛在臉上,莫名的讓人心疼。

“謝謝你,舅舅,我不疼,許譽還在家等我,我要回去了。”

舅舅?言楚一愣……趙六月怎么突然就改口了。

“我送你回去。”言楚站起身來。

“不用,舅舅你去看舅母吧,我自己一個人可以。”

說完,不等言楚回應,趙六月拔腿就跑,邊跑便捂著嘴,任由著淚水滑落。

她可以和言楚只當侄媳和舅舅的親人關系,也可以把之前的事都拋到一邊,可是她受不了言楚關心她。

趙六月蒙頭大跑,跑出醫院后,就朝著人行道一直跑,她也不知道自己該跑去哪里,反正她不想待在那,看著言楚和孫韻可。

跑著跑著,趙六月便失去了所有的力氣‘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下。

孫韻可懷孕了,言楚娶妻了,這么多年,她一直渴望、期待的東西,在這一瞬間,全部被摧毀。

趙六月突然就覺得人生沒有什么再值得她好好對待。

“趙六月,聽說你要嫁給一個超市老板的兒子?”

耳邊,突然傳來陰冷的聲音,趙六月一驚,抬頭看去,只見這條胡同里莫名其妙多了好幾個身強力壯的男人,手里拿著木棍。

“馬三?你怎么跑這來了?”趙六月緩緩站起身來,不動聲色的將眼淚擦掉,眸光一轉,便看到馬三身后的李潘文。

此刻的李潘文早已經沒有之前的囂張,脖頸的傷口簡單的包扎了一下,可臉上的傷卻十分明顯,他被人提著后領,畏畏縮縮的站在身后,頭也不敢抬起來。

馬三是瞢縣現在的地痞老大,想當初他和言楚爭那塊地的地痞老大的時候,馬三不知道被言楚打了多少回,回回都是鼻青臉腫,以至于每次看見言楚,馬三都得繞道走。

后來言楚跟她私奔,再離開她,遠離瞢縣后,馬三就成了瞢縣的地痞老大。

李潘文嗜賭,跟馬三借了三萬塊,輸了個精光,好不容易借錢還上了,馬三卻還要利息,李潘文是還不上了,天天帶著吳雅和李初冬躲債。

可沒想到,馬三居然還能跑到京州來尋人?

看著李潘文那鼻青臉腫的樣子,趙六月就知道,肯定又挨揍了,她心里暗爽,從兜里掏出煙盒,點燃抽了一口:“你們要錢找那老頭要去,我身無分文。”

李潘文悻悻的看著趙六月,想要發怒,又不敢,只能咬著牙說:“閨女,你爸都被人打成這樣了,你就不能幫幫我嗎?”

“幫你?”趙六月真是覺得一陣惡心,一口一個‘閨女’叫的倒是挺好,現在孬了,剛才那么兇狠的模樣去哪里了?

馬三將木棍扛在肩上,流里流氣的說:“趙六月,你爸說了,你要嫁給這京州市的一個超市老板的兒子,家里可有錢了,把欠我的十萬還給我,這件事就算完。”

“十萬?”趙六月深深的吸了一口煙,指著李潘文:“他不是還給你三萬了嗎?哪里又跑出來個十萬?”

“十萬是利息,你爸借了我三萬,整整半年才還,你說該不該要這利息?”

半年利息十萬,馬三真不愧是瞢縣的地痞老大,這利息滾的,比高利貸還要可怕。

趙六月笑了笑,夾著煙,指著李潘文:“那你找他要去好了,我沒錢,一分都沒有,還有,我不是他閨女,他閨女在他身后呢。”

馬三瞇著雙眸,冷冷說:“你的意思,是不打算幫他還了?”

李潘文一聽,嚇得渾身顫抖,如果今天趙六月不幫他,馬三打死他的可能都有,他臉色慘白,就差沒跪在地上了。

趙六月抽盡最后一口煙,將煙頭扔在地上,冷冷吐出兩個字:“不幫!”

說完,轉身就走。

馬三雙眸狠戾,一把拿起手里的木棍,一棍就打在了李潘文的肚子上。

李潘文尖叫了一聲,‘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站在身后的吳雅和李初冬也是嚇得臉色慘白。

“該死的婆娘,你快點叫你女兒啊……”李潘文咬著牙從牙縫里擠出這句話來,吳雅戰戰兢兢的回過神來,驚恐的看著馬三,然后沖著趙六月喊道:“六……六月,媽求你了……幫幫你爸……”

趙六月身子一僵,停住腳步:“你求我干嘛?他對我做那種事的時候,你幫我了嗎?”

,怒罵:“JR,想去哪里!”

趙六月握著圓珠筆,咬牙切齒:“你敢過來,我就刺死你!”

“來啊,小JR!”李潘文捂著脖頸,怒氣沖沖的抓住趙六月的手,兩人一下子就扭打在了一起。

李潘文雖然是個男人,可在這么危及的時候,趙六月也使出了渾身的力氣,跟李潘文廝打,掙扎的過程中,李潘文奪過趙六月手里的圓珠筆,狠狠的扎在了趙六月的手腕上。

她吃痛的咬住了嘴,一腳踹在李潘文的襠部。

只聽李潘文尖叫了一聲:“啊!JR!”然后就匆匆捂著襠部,跪在地上,神色極為痛苦。

趙六月緊緊捂著流血的手腕,趕緊開了門走出去。

一出門,就看見吳雅和李初冬站在門口,渾身顫抖,臉色發白。

趙六月冷笑一聲,喊道:“真是個好媽媽。”

吳雅張了張嘴,似乎想要說些什么,可是話就像是被堵在咽喉,怎么也說不出口。

李初冬看著趙六月的手,怔怔的說:“姐……你流血了。”

趙六月勾起唇角,看著李初冬:“以后還想好好活著,離這對夫妻遠點,好好讀書。”

說完,趙六月便匆匆離去了。

八歲那年,吳雅拋棄了她那個只懂得干農活的生身父親,嫁給了有塊地皮的李潘文,從此,她的噩夢就開始了。

回想起這些過往,趙六月只慶幸自己很早就懂得男女之間的事,否則在八歲那年,她就被李潘文給連哄帶騙的搞上了。

這么多年里,她都選擇住校,要是放假,她也不在家里呆著,才躲過了這么多的劫難。

所以在言楚出現后,她以為自己的一生終于有了托付,可沒想到,這一切,都是假象。

趙六月恍恍惚惚的跑出酒店,剛出門,就打了一輛車朝著去醫院。

司機透過后視鏡看到趙六月的手:“哎喲,姑娘,你的手怎么了,流血呢。”

趙六月看著窗外一閃而過的景象,壓根就沒有在意。

流血又如何,這種事,她不是早就習慣了嗎,以前被李潘文打的時候,打的骨頭都斷了一根,她硬是沒有哭,現在不過是留了點血,有什么的。

司機很快的將車開到了醫院,趙六月已經習以為常,付了錢后就直接進去包扎。

但沒想到,一拐彎,就看見言楚和孫韻可,兩人正從婦產科里走出來。

趙六月怔怔的看著他們,腦子‘嗡’的一下發了白,眼睛不由自主的盯著孫韻可的肚子。

難不成……孫韻可懷孕了嗎?

走廊來來往往的病人很多,可孫韻可一眼就看到了趙六月,看見她右手流著血,整個人就像失了靈魂的木偶,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盯著自己。

“呀,這不是六月嗎,你怎么回事?受傷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09.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