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調教道具PLAY高H小說 又硬又粗又大又爽時間持久

掛斷電話后,許譽走到言楚跟前,說:“舅舅,那你送六月先回去吧,我還有事。”

言楚的黑眸一動:“我待會也有點事,不能送她回去,讓她自己回去吧。”

許譽愣了愣,回頭看著趙六月,略顯得有些擔憂:“六月,那你自己回去,可以嗎?”

趙六月的心情低到了谷底,哪里顧得上許譽說了什么,懵懵懂懂的點頭。

許譽見此,笑了笑,走到她跟前,寵溺的摸著她的頭:“回來給你買蛋糕吃。”

說完,當著言楚的面,在趙六月的臉頰親了一口。

趙六月并沒有任何波動,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待許譽走后,言楚也站起身來,朝著門外走去,甚至連一句話也沒有和趙六月說。

她默默的看著言楚的背影,鼻子一酸,總覺得五味雜陳,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她抓緊了包包,跟上言楚。

言楚并沒有開車,直接穿過人行道,趙六月跟著,卻發現,他去了以前他們常去的一間酒吧。

這間酒吧,是言楚和他工地上的朋友干活干累了,就會來這里消遣,趙六月跟他來過那么一次。

沒想到三年后,言楚再次回到京州,還會來這個地方,他是懷念以前的工友,還是懷念他們以前一起呆過的時光?

趙六月站在門口愣了好一會,才走了進去。

三年,時過境遷,這間酒吧也跟著時間發生了改變,據說換了老板,改了裝修,從原本的低檔會所變成了高級會所,進去的時候,每人就要先交五百,趙六月從包里拿出錢包,拼拼湊湊,才湊齊了五百塊,給了酒保。

她看見言楚去了樓上,于是便悄悄的跟了上去。

“喲,瞧誰來了,老大來了,趕緊坐。”

樓上的氣氛比樓下還要熱烈,一看四周,只有他們一桌客人,三三兩兩的,喝著酒、唱著歌,身邊還坐著幾個‘公主’,趙六月看見一個穿著藍色襯衫的男人叫著言楚,眾人也紛紛給言楚讓開一條道。

不知道為什么,趙六月覺得那些人似乎很怕言楚,只有那個穿藍色襯衫的男人不畏懼,一坐下便拉著言楚喝酒:“老大,這剛回國,這么也不跟我通個氣,害兄弟沒有給你接風洗塵。”

言楚一坐下,一股子痞帥的氣質迎面而來,游刃有余的掏出香煙,點然后夾著修長的手指間,靠在沙發上吞云吐霧的模樣,讓趙六月有些恍惚。

這樣的言楚,才像三年前的言楚,而之前在許家人面前的成熟穩重,并不是他。

趙六月曾經說過,她沒見過哪個男人抽煙有這么好看得,除了言楚。

事實也確實如此,言楚一坐下,旁邊的‘公主’便蠢蠢欲動,紛紛的坐到言楚身旁,恨不得整個身子都貼到他的身上去,嬌媚的喊著:“老大,今晚讓小妹好好伺候你。”

言楚冷冷的看著那‘公主’痞氣十足的揚起笑意,,伸出手勾起那女人的下巴,似乎要貼上去。

趙六月瞪大雙眸,心有不忿,立刻沖到了言楚跟前,將幾個女人拉開,厲喝道:“別碰他,他是我的人!”

趙六月的突然出現,令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言楚輕輕將煙霧吐了出來,瞇著黑眸,渾身散發著慵懶的氣息:“趙六月?”

藍色襯衫的男人上下打量著趙六月,帥氣的臉上微微露出幾分興致:“這女人是誰?長得不錯,過來,陪哥哥喝兩杯。”

言楚聽到這句話后,情緒并沒有多大波動,可趙六月的心,卻莫名的疼了。

以前,言楚帶她的時候,那些工友也逼過她喝酒,言楚意氣風發的將她抱在懷中,如同宣誓一般,說:“她是我的女人,她的酒,我來喝!”

可現在,言楚沒有任何的反應,就這么任由別的男人調侃她,在夜色下,他就如同沉睡的獅子,垂著眼眸,什么話也沒說。

趙六月咬了咬牙,忍住哭意,走到男人跟前,大膽的坐下:“好,要喝酒是不是,我喝!來!”

說完,她直接開了一瓶酒,遞給男人后,就瓶吹了起來。

趙六月喝的很猛,一下子就將氣氛點燃,在場的所有人紛紛尖叫起來。

男人稍微一愣,露出笑意:“有意思,有膽量,我喜歡!”

說完,男人也當著眾人的面,將一瓶酒喝下肚。

趙六月看了看言楚的表情,始終沒有什么任何波動,只是一根煙抽到底了,他卻任由著煙火燒完,灰燼落在他的衣服上。

“小妹妹,你和我說說,你跟他咱們的周公子什么關系?難不成,你也和他露水姻緣過?”藍色襯衫的男人輕輕的抱住趙六月,笑著問道。

周公子?趙六月愣了愣,周芳他們也喊言楚周鈺,這些人也喊他周公子?難不成,言楚這個名字,從頭到尾都是來騙她的嗎?

趙六月咧開嘴笑了笑:“露水姻緣?你要是喜歡,我們也可以。”

趙六月笑得很開心,可心底里卻只是想要氣言楚,她不相信他沒有任何動靜,他們曾經那么相愛,那么刻苦銘心,絕對不會就這么淡忘。

可是,她失望了,言楚的表情始終很淡,甚至聽到趙六月的這句話的時候,也沒有情緒。

反倒是男人笑得很歡:“好啊,沒想到你這女人性子那么野,爺爺就喜歡你這樣的,來,跟爺爺走。”

說著,男人直接抓著趙六月的手,朝著隔壁包廂走去。

趙六月不死心的看著言楚,從他跟前走過的時候,趙六月突然說:“阿楚,你真的……不喜歡我了嗎?”

言楚連頭都沒抬,只是沉默的從口袋里拿出香煙,繼續點燃。

趙六月的心,突然涼了,就像是被一盆冷水從頭潑到腳一樣,男人拉著她走,她也沒有任何感覺,就跟著他去了。

男人將她帶到包間,將她推到在床上,解著自己的衣服,而趙六月則愣愣的看著天花板,淚水就這么淌了下來。

她做了這么下賤的事情,他不為所動,她跟別的男人開房,他也不為所動。

看來,他真的不喜歡她了,這五年的思念,全都是自己在癡心妄想。

“放心吧,小妹妹,我會對你很溫柔的。”

男人笑了笑,欺身而上,就在要吻上趙六月的肩頭時,門突然被‘哐當’一聲給踹開了。

趙六月抬頭一看,就見言楚慵懶的靠在門邊,形骸不羈的點燃香煙,露出痞帥的笑意,指著趙六月:“白少爺,這個女人,有病。”

白謹城微微皺起眉頭,又看了看趙六月,當下就臉色發青,匆匆從她身上下來,穿上衣服后,罵了一句:“晦氣!”

說完,走到言楚的跟前,小聲說:“周公子,明天賞個臉去吧。”

言楚笑了笑,拍拍白謹城的肩膀,黑眸幽暗無比。

趙六月慢慢的坐起身來,看著昏暗的燈光下,言楚慵懶而俊美的臉,顯得如此不羈。

她抽噎著,從床上爬了起來,踉踉蹌蹌的走到他的跟前,抬頭看著他:“你還在乎我,對不對?”

趙六月的眼里充滿了期待,只要言楚現在愿意,她就可以拋下一切和他走,哪怕付出所有的代價。

可言楚的態度顯得這般無所謂,他深深抽了一口煙,吐在趙六月的臉上,冷笑一聲,轉身就走。

趙六月抓緊他的手,哭著喊道:“阿楚,我不相信你不愛我,你來救我,說明你心里還有我。”

她的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下,此刻將內心最柔軟的部分全部展示在言楚的面前。

只是如此柔情的話語,在言楚的耳里聽來,卻已經不再動人,甚至這個女人站在他的跟前,他都已經不在乎。

毫不留情的甩開她的手,看見她的臉上露出錯愕的神情,只是不屑的笑了:“趙六月,許譽是我侄子,我怎么能看著我的侄媳被別的男人給上了吧,。”

“侄媳?”趙六月呢喃著:“那你怎么不告訴許譽,我的第一次給了你?”

言楚深深的抽了一口煙,神色冷峻:“趙六月,男人都是愛玩的,你碰著許譽,是你的幸運,他為了你,可以做任何事,這一點,我可比不了。”

“不相信……”趙六月踉踉蹌蹌的退后了一步:“如果你真的這么愛玩,你當初怎么會選擇和我私奔?我不相信!”

“天真!”言楚將煙頭扔掉,不羈的扭頭離去,丟下一句:“回去吧,還有,別把我和你之間的事告訴許譽。”

趙六月不甘心,身子搖搖晃晃的追了上去,哭著說:“言楚,我只求一個答案,當年你離開,是不是因為……孫韻可?”

當年房東說言楚離開是因為傍上了大款,她不相信言楚會是這樣的人,她緊緊的看著他,卻見他俊美的臉上微微露出譏諷的笑意,甩開她的手,冰冷的薄唇慢慢吐出一個字:“是!”

趙六月身子一踉蹌,就像是聽到了極大的笑話,先是錯愕,緊跟著唇角便突然咧開,笑了起來,可笑著笑著,她就哭了,嘴里喃喃說道:“不會的……你不是這樣的人……”

言楚看著她這個模樣,微微皺起眉頭,走到她跟前,貼近她的身子,右手扶著她的纖腰,氣息溫熱的噴灑在她的脖頸上,沙啞的說:“男人的心,會停留在很多女人身上,你不過是其中一個,但韻可不同,對于我來說,我這輩子要的人,只有她。”

趙六月的淚‘吧嗒’一下,落在言楚的掌上,她什么話也沒說,只是低著頭,褪去了之前的不可一世。

言楚突然覺得有些悶,放開她的纖腰:“你是許譽這輩子要的人,好好珍惜,別折騰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08.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