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開跪趴懲罰撅高調教SM,淪陷調教會所(高H)(簡)全文

許譽跟言楚是不同的。

言楚是地痞無賴,骨子里還有那份不羈,而許譽的母親經商,父親是個文人墨客,平時最愛做的就是賞花寫字,許譽像他爸,放到古代,就是個書香世家出來的書生,渾身上下充滿著儒雅的氣息。

當許譽抱著趙六月回去的時候,趙六月沒有離開言楚,緊緊的抱著他,像個孩子一樣。

許譽沒有帶她回家里,而是去婚房。

那是許譽自己拿錢買的,不大,就一百三十平,精裝修,風格是趙六月喜歡的地中海。

趙六月默默的看著窗臺,突然問道:“許譽,你知不知道為什么我喜歡藍色?”

許譽看著她,搖了搖頭。

趙六月心里明白,因為言楚和她說過,會帶上去看世界上最好看的海,可是這些終究是謊言。

五年,不算長,也不算短,她以為自己跟言楚,就像大海一樣,天各一方,可沒想到,言楚出現了,最可恨的是,他有妻子了。

趙六月想了很久都沒有想明白,那個當年帶著她私奔,愛著她的言楚,為什么會突然之間卷走了所有的錢,一走了之。

她不相信他是因為看上了某個富婆,所以走了。但除了這個解釋,誰還能告訴她,一個人怎么能平白無故消失五年?

趙六月的心在滴血,默默無言的看著桌子發呆。

一旁,許譽的手機響了,他不想讓趙六月聽見,便走到衛生間的門口,按下接聽鍵。

“許譽,你去哪里了?啊?你知不知道這酒店都亂成一團了,你說那趙六月什么情況啊?她發什么瘋?”

“媽。”許譽壓低嗓音:“六月心情有些不太好,我……我安撫她一下,很快就好。”

“心情不好?”周芳握著手機,怒氣沖沖的說:“她心情不好就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說這種話啊?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樣,能嫁給我們許家,是她的福分!”

“行了,媽,您別說了。”

許譽掛斷電話,卻發現趙六月躺在沙發上睡著了,眼角還掛著淚水。

……

趙六月醒來的時候,許譽已經不見人影了,而她躺在婚床上,床頭柜放著粥和白開水。

昨晚,她又做夢了。

夢見言楚了,和她窩在那個出租房里,兩人同吃一碗泡面。

耳畔傳來手機震動的聲音,她拿起一看,是母親來電。

大概是因為她昨天鬧了這么一出,現在兩家都亂成團了吧。

按下接聽鍵,電話那頭,母親十分急促:“六月,你在哪呢!趕快回來,你爸爸說要打死許譽!”

該死的李潘文,他到底想做什么?

趙六月趕緊掛斷電話起身,出門打了一輛車直奔昨天的酒店。

原來在趙六月離開后,李潘文就斥責許家人,說是他們沒有照顧好六月,以至于她現在要提出分開,所以李潘文要求許家賠償精神損失費,否則就要打死許譽,賴在這里不走了。

“反正你們今天不給我個交代,我就不走了,讓許譽出來,我和他理論理論!”

趙六月匆匆趕下車,還沒靠近,就聽見李潘文扯著嗓子大喊,場面混亂,許家人和自己的繼父母親打做一團。

“行了,你到底想做什么!”趙六月走上前,一把揪住李潘文的衣服,青筋暴起:“還嫌不夠丟人嗎?”

李潘文一回頭,看見趙六月,不分青紅皂白,揚起手就是給她一巴掌。

‘啪’的一聲,狠狠的將趙六月打倒在地。

“你這個jr,你說分手就分手,我同意了嗎?我可告訴你,你今天必須給我嫁!”

趙六月冷笑一聲,捂著自己的臉站起身來,瞪著李潘文:“想要我嫁出去,好訛許家人一筆錢是不是?李潘文,我一分彩禮錢都不要。”

“你!你這個jr,看我不打死你!”李潘文氣的雙目猩紅,當下便拿起旁邊的木棍要打死趙六月。

現場混亂,大家紛紛勸阻,可李潘文是怒火攻心,失去理智了,他養大趙六月,她出嫁居然不要彩禮錢?誰給她的膽子?

趙六月從小就被打到大,這種事情她還會怕嗎?李潘文要打她,那她就還手,狠狠的還手!

眼看場面越來越亂,許譽趕緊從里頭沖了出來,喊道:“爸,六月,你們別打了,我和六月會結婚,彩禮錢我也會給。”

許譽是被家人攔在里頭沒讓他出來的,可是看著趙六月被打成這樣,他心疼得要命。

而李潘文一聽到‘彩禮錢’三個字,頓時就停了下來,看著許譽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這彩禮錢本來就是應該給的,您別聽六月亂說。”

“好……好!”李潘文頓時露出笑意,扔掉手里的木棍,緊緊的握住許譽的手:“好女婿,好女婿啊!”

趙六月皺著眉頭,吐掉口里的血水,大喊:“許譽,你是不是有病啊,給他錢干嘛,他就是一個無賴、吸血鬼。”

李潘文大概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沒有和趙六月計較,反倒是趙家人臉色十分難看,尤其是許譽的父母,臉色差到了極點。

自己的父親要打死自己的女兒,因為彩禮錢,自己的女兒罵自己的父親是無賴、吸血鬼。

如果許譽和這樣的女人結婚,這以后可怎么得了。

“六月,算了……”許譽牽著趙六月的手,很是心疼:“你都流血了,我帶你去上藥。”

“上個屁啊,許譽,你沒看見這傷是他打的嗎?你還給他錢?我告訴你,你想娶我,就不要給什么彩禮錢,一分都不要給!”

許譽夾在中間,左右為難,李潘文見他有所松動,又板起臉來:“趙六月,別給臉不要臉,嫁女兒本來就要給彩禮錢。”

“我是你女兒嗎?”趙六月冷笑一聲:“你的女兒只有李初冬,我是誰啊,算個屁啊。”

李潘文怒火攻心,咬著牙喊道:“看我不打死你!”

場面一度混亂,許家人更是氣的都不愿意插手,可是又見許譽站在那里,生怕許譽會因此受傷。

但就在此時,許譽突然大喊了一聲:“舅舅,快來幫忙!”

話音落下,趙六月整個人便僵住了,而李潘文迎面而來的拳打腳踢,她也忽視,就這么僵硬的站在那里。

就在李潘文一拳要打在趙六月臉上的時候,一只手緊緊的抓住他落下的手腕,聲音冰冷而薄情:“別動她,否則我要你命!”

趙六月怔怔的看著比自己高出半截的言楚。

她記得,在以前的言楚去工地搬磚的時候,她也曾經在貧民窟里遭受到小混混的騷擾。

言楚二話不說,拿著棍子就和他們打了起來,一打五,言楚掛了帥,可是把摸過趙六月手的混混打的半死不活。

他當時就說,如果誰敢動她,他就要他的命!

少年意氣風華,可是結果怎樣呢?

趙六月看著言楚的側顏,突然笑了起來。

許譽趕緊抱著她,上下打量:“六月,你沒事吧?”

“沒事。”趙六月笑著,沖著言楚說:“舅舅,謝謝你,不過這是我跟許譽之間的事,你還是別插手了。”

言楚微微皺起眉頭,看著趙六月,卻隱約發現她的眼眶紅了。

氣氛凝固,誰也沒有言語,身后緩緩走來一個女人,穿著淺白色的連衣裙,踩著高跟鞋,大波浪卷發,化著適宜的妝容,很是漂亮,尤其是站在言楚身邊,顯得十分般配。

她看著這場景,小聲說:“這是怎么了?”

“沒事。”言楚沖她笑了笑:“你站到一邊,別打到你。”

女人對言楚露出擔心的神色,緊緊握住他的手:“你小心點。”

言楚變了許多,當年那地痞無賴的氣質早已不見,剩下的,是成熟和穩重。

她抬頭看了看天,明明已經九月了,可她還是覺得太陽那么刺眼,心那么疼?可能是被打疼了吧,連同著心。

許譽沒看見趙六月的表情,心里只擔心事情會越發的無法控制,便趕緊安撫李潘文離開,否則以趙六月的脾氣,這件事肯定沒完。

想到這,他便站出來說:“爸,錢我一定會給的,這樣,您和媽先去酒店休息,晚點我再來和您說這件事,可以嗎?”

李潘文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言楚后,氣焰竟然消了下來,也沒再繼續糾纏,點頭說:“好,那我等你。”

說完,便帶著妻子女兒離開了。

一場鬧劇這么結束,趙六月被打的不輕,臉上都是傷,許譽心疼極了,一直抱著她。

趙六月也沒反抗,就這么任由許譽抱著。

在場的,大多數都是許家人,沒有人的臉色是好看得,尤其是周芳,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可眼下這么多親戚站在這里,她也不好發火。

許儒輕輕咳嗽了一聲,問道:“言楚,你這么久沒回來了,這是誰啊,給大家介紹介紹。”

周芳用手頂了頂許儒,許儒卻示意她別生氣,畢竟人那么多。

言楚笑了笑,握住女人的手:“這是我妻子,叫孫韻可,我們在國外結婚了。”

“結婚了?”周芳一聽,瞪大雙眸,一臉訝異:“你怎么結婚了也沒給家里來信,消失那幾年,感情你都去干嘛了?”

“就在國外做點小生意。”言楚不緊不慢的說:“韻可,這是我姐和姐夫,那是我爸媽。”

孫韻可溫婉大方,氣質嫻雅,站在那里和趙六月一對比,簡直就是天和地的區別。

她溫柔的喊了一句:“姐,姐夫。”然后羞澀無比的喊道:“爸,媽。”

“什么也別說了,回家,回家再說。”

許家所有人都坐上了自家車,回到許家郊外的別墅。

坐在車上,趙六月默默的看著前面一輛車,想起剛才的情景,心里如同刀絞一般的疼。

言楚走了就走了,為什么要回來,既然要回來,又為什么這么殘忍。

許譽小心翼翼打量著趙六月的表情:“六月,你沒事吧,臉還疼嗎?”

趙六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許譽,你要想和我結婚,就老老實實聽我的,別給他一分錢。”

“他是你爸,也就是我爸……”

“許譽,我剛開始和你說過,我趙六月不喜歡逆來順受的男人。”

許譽嘆息一聲,舍不得說,只能緊緊握住她的手。

半個小時后,車停在了許家的大門,許譽牽著趙六月的手進了家門,可許家人的臉色都不好看,周芳干脆把許譽拉到一旁,小聲說:“你真要娶她?”

“媽?”

“她之前在超市做事是挺好的,可是沒想到她家里人是這樣啊,你也看到了,她跟他父親打架,毫不留情,這樣的女人,真的留不得。”

許譽皺起眉頭,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不管怎么說,我就是要娶六月。”

“你這小子,就因為她長得好看,你就動心了,你也不看看她什么貨色!”

“媽,行了,不準你這樣說六月。”

……

許譽被周芳拉走了,趙六月尋思著,肯定是在說她的事情,畢竟今天發生了那么多事,許家人估計也不會讓許譽娶她。

趙六月獨自走到許家后院,靠在墻上,從口袋里掏出香煙,點燃后,抽了一口。

抬頭看著藍天白云,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就像被刀割,又像是將結痂的傷口撕開。

側門微微打開,她歪頭看了看,正見孫韻可從側門里走了出來,賢淑大方。

孫韻可見到趙六月,微微有些訝異,不過很快便反應過來,走到她的跟前,笑意盈盈的伸出手,溫柔的說:“你是六月吧,你好,我是孫韻可。”

趙六月吞云吐霧,盯著孫韻可的手,冷笑了一聲,就是沒有去握。

孫韻可被迎面而來的煙味嗆到,微微退后了一步,掩著嘴鼻:“六月……女孩子少抽煙,這樣不好……”

趙六月挑眉,將手里的煙頭扔到地上,用腳尖碾了碾,然后沖著孫韻可說:“知不知道抽煙是誰教我的?”

孫韻可愣住。

趙六月慢慢靠近孫韻可,咧開嘴笑起來:“舅母,舅舅他以前,可是個混混,喝酒打架,無一不做,而且他最愛做的事,是和我……”

“趙六月!”

身后,突然傳來言楚冰冷的聲音,她回頭看去,見言楚緩緩走了出來,俊美的臉上滿是陌生。

“喲,這舅母的家世肯定不錯吧,是不是手頭握著幾個億啊,舅舅,您現在可是飛黃騰達了,怎么樣,是不是得請老朋友喝個酒啊?”

趙六月一口一個‘舅舅’說的自己都心疼,站在眼前的,分明是她趙六月的人,但現在,她碰不得,摸不得,只能像現在這樣。

“韻可,你先進去,以后,少和她說話。”

言楚低聲交代了一句,孫韻可看了看趙六月,又看了看言楚,沒有懷疑什么從側門走了。

趙六月冷冷的看著言楚,心里頭滴著血,可面上還是要表現得無所謂,笑著說:“你就傍上這么個女大款啊?看著還行,只是不知道功夫怎么樣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07.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