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辣調教道具PLAY跪趴NP,穿丁字內褲帶著震蛋被SM

浴室中。

柏景瀾又有些懊惱,卻不想再跟對方爭執。

他有些煩悶地扯下睡褲,穿好,張口想要睡衣,寵兒卻先一步拿著他的睡衣走了過來。

但見,女人不顧三七二十一,拉起他的胳膊將衣物套上他的手臂,十分熟練地幫他穿上了睡衣,隨即開始幫他系身前的紐扣。

她的動作很麻利,看不出是個什么心情。

柏景瀾也不知哪根筋不對,不受控地開口:“很不耐煩?”

“有嗎?難道瀾爺想娶個溫吞烏龜做老婆?那可真不好意思,你面前的這個人做起事情向來雷厲風行。”

寵兒也不看他,自顧自地系著最后一顆紐扣,好似根本沒把他放在眼里。

柏景瀾當即又燃起一股子火氣,故意說:“離婚協議準備好了,明早簽一下,別搞不清自己的身份,你不是這里的女主人。”

“至少現在還是,離婚協議不是明早才簽嗎?”

寵兒根本不把男人說的話放在心上。

說白了就是不想給自己添堵。

看起來單薄瘦弱的女人拉起男人的兩條胳膊,轉回身說道:“趴上來,配合一點,我背你出去。”

這女人哪來的這么大的力氣!

柏景瀾想到傍晚被她拖進浴室的場景,暗暗地咬了咬牙,前胸卻乖乖地貼上了寵兒的后背。

感受背部壓上來的重力,寵兒屏住了一口氣。

背起男人可不是件輕松的事,她能做的也只是把他背出浴缸。

她暗暗地咬住牙關,一個用力將柏景瀾背起,隨即便失了力氣。

男人的雙腿垂落在地,柏景瀾嚇了一跳,還以為兩人會摔倒。

結果并沒有。

寵兒彎下身子,拖著他離開了浴室。

兩人來到大床邊,寵兒把他放到床上就不管他了。

但見,女人一句廢話沒有多說,繞到大床的另一邊,看著被窩里的柏宇宸詢問。

“宇宸想聽什么故事?我去拿故事書還是想聽我講新故事?”

“新故事。”

小家伙乖乖地回答。

下一秒,寵兒掀開被子,完全無視他的存在,側躺在了柏宇宸身旁。

“你要睡這里?”

柏景瀾有些煩悶地皺起眉頭。

他可沒想過讓這女人睡他的房間,睡他的大床,他對女人是有潔癖的。

“瀾爺若是不介意,可以一起聽故事,說不定可以助眠。”

寵兒根本不在乎他的態度。

他明明表現出反對的情緒,她卻不放在眼里。

這女人……他都不知道該怎么形容她!

“好了,我們開始講故事,宇宸把眼睛閉上。”

面對柏宇宸,寵兒可不是對他的那副態度。

他看著女人釋放著充滿母性光輝的的笑顏,聆聽著她無比柔軟的言語,感覺這女人就是個妖孽。

她怎么可以把暴力和溫柔融合的這么好?

“爹地,我們睡覺吧。”

柏宇宸見他坐在那里不動作,輕輕地開了口。

他看向兒子的臉頰,看著孩童眼中消失不見的淡漠,心尖柔軟了一下。

是他太自私才讓兒子失去了母親。

那女孩已經過世五年了,他是不是也該給兒子找個母親了?

下意識地,柏景瀾瞟了寵兒一眼。

他只是想給兒子找個母親,并非給自己找個老婆,這女人靠譜嗎?

如果還行,他也懶得麻煩。

反正明天離婚協議簽好,什么時候讓對方離開是他說了算的。

男人在心里盤算著,身體緩緩地躺下來,沒有了戒備之心。

一旁,寵兒見他不找茬了,便想開始給柏宇宸講故事,結果她還來不及開口,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很快,蕭然的聲音也傳了進來:“瀾爺,楚小姐來看您了。”

“言楚……我怕……”

“別怕……”

話音落下,少女的臉上露出了極其痛苦的神色,雙手緊緊抓著少年的胳膊,緊跟著……

言楚是個混混,經常在瞢縣打架、收保護費,十八歲已經是瞢縣的‘地頭老大’,瞢縣三中的學生都很怕他。

可偏偏言楚還長了一張俊美無雙的臉,按照學校里的人說,言楚就是瞢縣的縣草。

趙六月第一次見言楚,是自己被繼父欺負,跳窗逃跑,結果砸中了要去收保護費的言楚。

她以為自己死定了,惹了繼父,還打中了傳說中的地痞老大。

但沒想到,言楚給她交了醫藥費,就走了,甚至連怪罪她的話都沒說。

“六月,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少年輕輕吻著她的額頭。

趙六月依偎著言楚:“阿楚……我們逃出來了,接下來怎么辦……”

今年高考,趙六月跟言楚私奔了,帶著三百多的私房錢,跑到京州,在這個一晚只收三十塊的旅社里相互依偎。

言楚緊緊抱著她,英俊帥氣的臉上露出堅定:“我一定會闖出一片天地,讓你成為全世界最富有、最幸福的人!”

趙六月笑了,抱著言楚,心里說不出的溫暖。

為了能夠生存下來,言楚開始去工地找零工打,沒有學歷,沒有能力,能做的,只有苦力活。

每天二百,沒半個月就攢下了一千多,言楚咬咬牙,租了一間房,每天晚上,兩人依偎著躺在只有一米寬的床上,他緊緊的抱著趙六月,笑著說:“等賺夠了五萬,我們就租個店面來,讓你當老板娘!”

二十歲的言楚,第一次給了趙六月一個方向和夢想。

一個店鋪的老板娘,簡簡單單,溫馨自在,然后和言楚結婚、生子。

起初,趙六月的夢想就這么簡單。

可沒想到,就在半年后,言楚攢夠了四萬,在趙六月生日那天,給了她致命的打擊。

趙六月的生日,就在六月一號兒童節,言楚老笑她一輩子都是孩子,還說今年的生日一定要給她一個驚喜。

“你說什么……阿楚他……他走了?”

“嗯,他退了租,帶著個女人,走了。”

六月一號,趙六月很是興奮,言楚說今天是她生日,要去買蛋糕,讓她去菜市場買菜,結果在回來的途中,接到了房東打來的電話。

她渾身顫抖,腦子一片空白,手里的菜也不知覺的掉落在地。

“哦,對了,他說,讓你以后別找他,他不想見你。”

說完這句話,房東就把電話掛了。

趙六月愣了很久,很久,明明是六月天,可是她的身子卻如同寒冬臘月般陰寒,緩過神來,便立刻朝著家里跑去!

這一定是假的,言楚那么愛她,怎么會跟別的女人走了?

她拼命的跑,拼命的跑,只希望這一切是房東開的玩笑話。

本要二十分鐘的時間,趙六月僅用了十分鐘就跑到了家里。

門沒關,大概是房東剛從里邊出來,趙六月渾身顫抖,往里一看,二十平米的房子里,除了沙發和電視,其他什么都沒了……

趙六月顫抖的走進去,走到電視柜下,將抽屜打開,里面放著的三多萬現金,也沒了,只留下一個吊墜。

“你也別難過了,你男人長得好看,追他的女人多的不得了,跟他一起走的女人,長得可漂亮了,聽說是什么集團的董事長,能給他好多錢,他那么年輕,肯干吃苦,跟著你呆在這個地方,一輩子都出不了頭。”

房東見有人,便折了回來,看見那人是趙六月,就多了嘴,說上一說。

趙六月抓著那塊吊墜,哭得泣不成聲。

……

五年后。

趙六月二十三歲,十八歲那年跟言楚來了場愛情的私奔,換來的是心如刀絞的下場。

后來,她被繼父給抓了回來,打了她一頓,將她關在家里餓了好幾天。

幾天后,繼父將她放了出來,惡狠狠的警告她,如果再逃跑,就打斷她的腿。

趙六月不再叛逆,重回校園參加高考,高考后,考上了一個三流大學,雖然不好,但也算是脫離了那個‘家’。

大三,學校里的文學才子許譽對她展開了追求攻勢,趙六月笑兮兮的說:“許譽,我沒有心的,這樣你也要跟我在一起?”

許譽點頭道:“我愛你就行了。”

趙六月就這樣和許譽在一起了,她不愛他,可是許譽能給她錢,而且家里是開店鋪的,她開始最大的夢想,不就是要個店鋪嗎?

畢業后,趙六月直接跟許譽回家了,在他家開的超市里做管理工作。

半年后,許譽提出結婚,趙六月同意了。

“六月,今天雙方家長見面,我……我有些害怕……”許譽緊緊握著趙六月的手,帥氣的臉上還有些擔憂。

趙六月化著濃妝,吻了吻許譽,見他的臉逐漸紅了起來,笑著說:“這么害羞,新婚之夜,難不成還要我主動?”

許譽是第一次談戀愛,招架不住趙六月的這些舉動,卻又不想在她面前失去尊嚴,便抱住她,一字一句的說:“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

趙六月神色一閃……

這句話,曾經某個人也和她說過……

只可惜,誓言根本就不可信。

趙家就來了幾個人,繼父、母親和同母異父的妹妹。

而許家幾乎能來的都來了,地點就定在京州最豪華的酒店。

許家人在京州算得上大戶人家了,有幾家連鎖的超市,另外還有店面,車、房子,所以當兩人趕到酒店時,許譽的母親給了她一個紅包,她拆開一看,里面有三千塊現金。

站在大門寒暄了好一會,見人都到齊了,便去了包廂。

二十多個人,包了一個大包廂,桌子都差點坐不下,趙六月眼瞅著還剩下一個位置,便問:“留著那位置做什么?”

“那是我舅舅的位置,他等會就到。”

“你還有舅舅呢?”趙六月有些訝異:“我在你家做那么久的事,怎么都沒聽過這回事。”

“我那個舅舅是家里抱養來的,從小跟我們就不親,小時候沒少在外惹事,后來還離家出走好幾年,最近聽說在國外混的不錯,可能也是覺得有面子了,所以家里人就試著跟他聯系了一下,沒想到真聯系上。”

“行啊,這么皮的舅舅,你們還抱養來做什么,沒事找事做嗎?”

“這不是當初那算命的說我媽克母克父什么的,說要找一個男人壓宅,所以就去孤兒院把我舅舅抱來了,我媽當時才幾歲啊,當老公肯定不可能啊,所以就變成弟弟了,也就是我舅舅。”

趙六月不禁笑了笑,這許家還真迷信,壓宅這種事也信,抱來這么個野種,吃了這么多年飯,還離家出走,看樣子關系也不怎么樣,簡直就是個白眼狼。

許家人是第一次見趙家人,周芳上下打量著趙六月的父母,越看就越覺得不對勁。

這怎么這么窮酸,連件西裝都不穿,破破爛爛的穿個皮衣就來了,不倫不類。

兩家人正寒暄著,門外突然傳來一聲:“先生,里邊請。”

門,開了,一個穿著休閑裝的男子,緩緩走了進來。

趙六月還沒回頭,就聽見許譽喊了一聲:“舅舅。”

趙六月一聽這話,也趕緊站起身來,以示歡迎。

但沒想到,一回頭,她看見的,是消失了五年的言楚。

趙六月怎么都沒想到,自己和言楚會在這種情況下相見。

他消失的那段時間里,她每天晚上都會夢見他,夢見他抱著她,跟她說自己不是有意離開,還和她說,他愛她。

每次夢醒過來,看見的都是黑漆漆的房間。

她一再告誡自己,言楚走了,不要她了,和別的女人私奔了。

可是……她心疼,疼的就好像被刀子一刀一刀的割。

后來的后來,她就習慣了,習慣夜晚里沒人抱著睡,習慣夜晚里聽不到別人和她說故事,哄她睡覺……

再后來,她就決定把言楚忘了,重新開始。

可她沒想到,她在有生之年,會遇上言楚,更沒想到,她要嫁的人,是言楚的侄子。

上天真是跟她開了一個非常大的玩笑。

趙六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離開席位的,她只覺得眼前一黑,也沒聽到許譽說了什么,慌慌張張,甚至手足無措的拎著包跑到衛生間,用冷水拼命拍打著自己的臉。

背靠著墻壁,趙六月雙手顫抖的從包里拿出香煙,又顫抖的點燃。

抽了一口后,情緒依舊不能穩定。

那人是言楚嗎……是他嗎……

趙六月拼命的抽煙,一口一口的抽著,渾身顫抖,嘴里咒罵著:“騙子!”

她那么義無反顧跟著言楚這個混混私奔了,他每天搬磚,賺錢養家,還說存夠了錢,就買下一個店鋪,讓她當老板娘,衣食無憂。

在破舊的出租屋里,她無限的幻想著美好的未來。

可是結果呢?全他媽都是騙人的。

就在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了聲音。

“那就是趙家人啊?怎么一副窮酸樣,你看見那六月的父親沒,渾身臟的要命,褲腿上還有泥巴,像是剛干完農活。”

“可不是,看她那母親和她妹妹,典型的鄉下人,剛才還把酒桌上的紙巾和雞蛋全塞到包里去了。”

“我們家許譽要娶這種女人……我真有點擔心,你說她是不是一開始就沖著我們家錢來的?”

“保不準,父母都這樣,孩子肯定也差不多哪里去。”

“這可不行,我得跟許譽說說去。”

周芳和許譽姑姑的話,一字不漏的落入趙六月的耳里。

她抽盡最后一口煙,將煙頭扔進水池,大大方方的走出了衛生間。

再次走進包廂,她看見三年不見的言楚,長相越發俊美,那時,還是個毛頭小子,現在,已經風度翩翩,即便是一身休閑裝,也擋不住他非凡的氣質。

趙六月坐了下來,許譽關心的問道:“你怎么了,沒事吧?”

趙六月笑著說:“許譽,你媽不同意我和你在一起,要不我們分手吧。”

許譽臉色一變,握住趙六月的手:“六月,你怎么了,別瞎說,我媽可喜歡你了。”

趙六月一把甩掉許譽的手,站起身,冷冷說:“許譽,我跟你玩完了,結婚的事就算了,咱們分道揚鑣。”

“六月!”許譽慌了,不知道自己哪兒做錯了,惹得趙六月這般生氣。

場面一度尷尬,周芳也忍不住指著趙六月:“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趙六月冷笑:“您就別藏著掖著,瞧不起我們直說,實話告訴你,我就看上你們家錢了,不過現在呢,我瞧不上!”

話音剛落下,趙六月繼父李文沖上來,狠狠的給了趙六月一巴掌。

猝不及防,誰都沒料到這一巴掌會這樣落在趙六月的臉上。

‘啪’的一聲,驚得在場的人,啞口無言,目目相覷。

柏景瀾郁悶至極,低垂著眼眸靜坐在浴缸中。

寵兒步入浴室,感受到男人煩悶的情緒,心里頭也有些憤憤不平。

她都做到這般了,這男人卻毫不領情,換誰也平衡不了。

心里頭突然有些不爽,惡魔心態躍躍欲試。

她瞟見浴巾架上的毛巾,冒出來一個主意。

隨即,隨心而動。

她走到浴缸邊上,扯下毛巾,直接招呼上柏景瀾的頭頂。

按著男人的腦袋,用力擦拭他的頭發。

沉醉在自我思緒里的瀾爺,先是一驚,而后惱怒不已。

這女人暴力到像是在擦拭一個皮球,她是故意虐待他嗎?

“喂,你別太過分了!”

瀾爺怒了,伸手去搶毛巾。

寵兒一把扯下毛巾,砸到了男人身前:“身體你自己擦!”

說完,她按下了排水開關。

返回來的一瞬,她看到了頂著雞窩頭的男人。

瀾爺這頭烏黑的短發著實被她蹂躪的不輕。

“噗——”

著實忍不住笑,她捂住了嘴,撞進男人眼底的雙眸彎成了兩道月牙,開心到無法掩飾。

柏景瀾頓時黑臉:“你是故意虐待我?這就是你所謂的照顧!”

“對,情感是需要互動的,瀾爺既然選擇虐待,那日后也別想好過,我聽說虐戀才表示情深,日后咱倆就互虐吧。”

寵兒瞟了眼逐漸流失的池水,又道:“瀾爺不想被我虐待就趕快擦干凈自己,我出去給你拿衣服。”

說完,她轉身離開,那叫一個瀟灑。

該死的!

柏景瀾氣得咬牙。

這女人已經騎到他頭頂上了,他卻壓制不住她。

這感覺該死的煩躁!

“怎么樣?瀾爺可以出來了嗎?”

寵兒返回浴室,浴缸里的水已經差不多流干凈了。

柏景瀾孤身坐在浴缸中,濕噠噠的浴巾遮著男人的下半身,手中緊攥的毛巾已經濕透了。

他還沒擦干身體,想來是郁悶到了極致,正琢磨怎么報復她呢。

寵兒看破不說破,拎著男人的睡衣來到浴缸邊上,將衣物放到干燥的浴巾架上,然后不顧男人是什么想法,搶過對方手里的毛巾,扭干,強行擦拭男人的肩頭、前胸以及后背。

因為柏宇宸在房間里,她不想跟男人發生爭執,這會兒不似剛剛那么暴力。

柏景瀾冷眼睨著她的一舉一動,這會兒也想不到怎么報復這個女人。

畢竟她是在服侍他,他暫時挑不出什么理。

“好了,下面瀾爺自己擦!”

再次把毛巾甩到男人身前,寵兒轉回身送給男人一道背影。

“內褲!”柏景瀾冷道。

這女人指不定還是個女流氓,他不能不防。

他只要扯掉身前的浴巾就會被這女人看光光,那是他最后的尊嚴,他得保護好。

“給!”

寵兒也不遲疑,拉過男人的內褲舉到他面前。

他一把搶過,冰冷道:“轉過去!”

“你以為我想看你!”

寵兒嘴上不饒人,身體卻配合著轉了過去。

柏景瀾盯著她的背影又咬了咬牙。

這女人牙尖嘴利,他著實懟不過她。

算了,今晚暫時不跟她計較。

自行擦干身體,柏景瀾撐著浴缸邊坐到了一旁干爽的平臺,穿上了內褲。

萊卡平角褲遮不住某處風光,他只好又開口:“睡褲!”

“接著!”

因為他坐去那里,兩人之間有些距離,寵兒扯下睡褲直接丟了過去。

真絲睡褲不偏不倚地落在柏景瀾的頭頂,蒙住了男人的臉頰。

這么大不敬的舉動也就她溫寵兒敢!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06.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