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YIN蕩的公司聚會 小雪早被伴郎摸濕出水了

餐后……

寵兒將柏宇宸抱下餐椅,看向坐在一旁的柏景瀾問:“瀾爺,剛吃飽飯不適合劇烈運動,我可以帶宇宸去花園里走走嗎?”

“一起!”

柏景瀾回答的毫不猶豫,顯然他是不信任她的。

或者說,他根本不準許她跟兒子單獨相處。

不過也無所謂,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那我們走吧。”

寵兒上前準備推上柏景瀾的輪椅。

男人卻操控輪椅自行離開了餐廳,把她丟在身后,很明顯不屑她的好意。

也好,這樣她就有時間多陪兒子了。

在這樣的家庭生存,她能做的也只有寬慰自己。

好在,這些年練就了她內心的強大。

“走吧,宇宸。”

拉上兒子的手,母子倆離開了餐廳。

蕭然守在別墅門口,別墅大門是敞開著的。

男人提醒:“瀾爺在花園。”

“好。”

寵兒帶著兒子走到門邊,花園里突然傳來柏景瀾冷漠無邊的聲音。

“什么事,這么心急火燎?”

“瀾爺,老太太讓我請少奶奶過去,說是有急事商討。”

一個小女傭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寵兒有些意外地挑了下眉。

蕭然也因此皺起了眉頭。

小女傭口中的老太太是柏景瀾的祖母。

那老人家默守陳規,從來沒把瀾爺當成是柏家人,平日里稱呼柏景瀾私生子,這么些年幾乎不跟柏景瀾往來,這突然要見寵兒,著實有些蹊蹺。

寵兒知道對方是誰。

因為沒有調查到二兒子的情況,她把柏家上上下下都調查了一遍。

然而并沒有找到線索,只是了解了每個人的個性。

“少奶奶,麻煩您跟我走一趟吧,老太太要見你。”

小女傭跑進別墅,看起來沒什么敵意,只是格外著急。

寵兒她看向柏宇宸知會:“宇宸等等我,我去去就回。”

不要!

柏宇宸心里頭這般想,可話未出口,只是用小手緊緊地握住了寵兒的手。

小家伙知道老太太十分嚴厲刻薄,很不待見他和爹地。

他擔心寵兒去見對方會受委屈。

寵兒看出了兒子眼底的擔憂,心里升起了幾分暖意。

可這會兒即便是龍潭虎穴她也得去,不然絕對會讓人并購她這位少奶奶擺架子。

為了能有個和諧的環境跟兒子相處,她必須走上一遭。

“放心,媽咪是有功夫的。”

伸手揉了揉兒子的頭頂,寵兒笑得格外自信。

此舉一出,當真安撫了小家伙的情緒。

他怎么忘了,新媽咪是有功夫的呢,她會保護自己的。

小家伙放開了寵兒的手。

站在寵兒面前的小女傭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快走吧,老太太性子急,晚了她會發脾氣。”

說著,她便急急地邁開了腳步。

寵兒沒有掙扎,順著對方的意思,跟著對方離開。

兩人來到花園,柏景瀾的輪椅停留在花園里。

男人看著寵兒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冷漠,完全沒有阻攔她的意思,也沒有要出面保護的想法。

這人根本指望不上。

他怕是巴不得有人能將她趕走。

寵兒故意揚起笑容:“瀾爺,我去面見一下老太太,很快回來。”

回來那兩個字她故意咬重了音節。

意思是什么,她相信柏景瀾聽得懂。

男人也確實聽懂了她的意圖。

柏景瀾在心中煩悶了一下,面上冷若冰霜:“但愿。”

“那稍后見。”

寵兒才不管對方是什么情緒,跟著小女傭前往了老太太的住處。

“知不知道老太太找我是什么事?”

跟著小女傭來到老太太的花園,寵兒試探。

所謂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她總得了解點情況。

可小女傭一無所知。

“不知道,柏老也在,我們快走吧。”

女孩著急交差,應酬一聲,拉著寵兒跑了起來。

兩人邁進別墅大門,室內的景象著實讓她震了一下。

梨花木的大沙發邊上坐滿了人。

柏楓晏和他的原配夫人蘇晴,一左一右的圍坐在老太太身邊。

長條沙發邊,柏耀陽母子面對面地坐在單人沙發上面。

這情況……怕是柏耀陽那人渣搞的鬼。

柏楓晏沒能幫他出了那口氣,他把事情捅到老太太這里來了。

“跪下!”

心里才這么想著,沙發邊就傳來了蘇晴格外嚴厲的聲線。

寵兒抬眸,氣場凌然的女人正怒瞪著她。

對方的氣場很強,名副其實的大家閨秀。

當年柏楓晏娶她進門,是為壯大柏家實力,很明顯蘇家是個什么背景。

蘇晴有多么心狠手辣,調查資料上有顯示。

當年她為了阻止柏楓晏跟柏景瀾的母親私奔,逼著柏景瀾的親媽喝下了毒藥,丟下了緊緊兩歲半的柏景瀾。

柏楓晏當時差點殺了她,可在老太太的勸說之下,忍下了那口氣。

這個家里的人際關系著實有些復雜,她必須硬氣一點,不然非被人欺負死不可。

“請問,讓我下跪的理由是什么呢?”

寵兒擺出一副不卑不亢的態度向大家走了過去。

老太太瞅見她面容上的自信皺起眉頭:“你這孩子怎么這么不懂規矩,那私生子的親媽不在了,蘇晴就是他的母親你的婆婆,你怎么能對你的婆婆大不敬?”

“奶奶,您想多了,我只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才請教一下。”

來到茶幾前,寵兒規規矩矩地站定,看著一群人的眼神淡定如初。

蘇晴冷眼看她,心里頭早已燃起怒火。

今天之前,她還不相信那個道士說的話。

可柏景瀾真的醒了,她就不得不相信了。

都是這個女人,是這個女人喚醒了她的死對頭。

柏景瀾一醒,她可能會憂慮到睡不著覺。

那個男人太聰明,如果被他查出那場車禍是她的所作所為,她不敢想象日后會發生什么事情。

“來人!”

怒火灼燒心頭,蘇晴又大喝一聲。

伴守在別墅門口的保鏢們立刻迎上前去。

柏楓晏掃了蘇晴一眼:“你要做什么?”

“既然是柏家的媳婦就該懂柏家的規矩,我不介意親自教誨她。”

有老太太在身旁力挺,蘇晴這話說的理直氣壯。

坐在她身旁的老人家瞥向柏楓晏催促:“你回去吧,我們女人家的事情你參與什么?”

“媽……”

柏楓晏想幫寵兒爭取寬大處理,畢竟能被柏景瀾看上的女人實在少之又少,他擔心這群人會嚇跑了寵兒,然而老太太不給他插話的機會。

“怎么?為了這么個小丫頭,你連你母親都不放在眼里了嗎?”

柏家算不上是豪門世家,家中的產業都是柏楓晏父親一手打下的江山。

老太太不僅陪著丈夫度過了最艱難的歲月,還因為丈夫英年早逝獨自扛起了家中的重擔。

她一邊打理公司事務,一邊照顧三個未成年的兒子。

她的百般辛苦都看在兒子們眼中,在家中十分受人尊敬,兒子們都不敢輕視她。

柏楓晏也不例外。

老人家這般說,他根本不敢反駁。

男人暗暗地嘆了口氣,又愛莫能助的掃了寵兒一眼,隨即起身離開。

蘇晴和老太太目送他走出別墅,雙雙瞪上寵兒,擺出來一副頤指氣使的模樣。

“你們還不動手,傻站著做什么?”

蘇晴掃了眼守在寵兒附近的保鏢,是什么意思大家都很清楚。

兩名保鏢上前架住了寵兒的手臂。

老太太瞟向守在樓梯口的小女傭吩咐:“去,把我的戒尺拿來!”

戒尺可是柏家最高的懲戒。

放在古時候那就叫挨板子。

柏耀陽一聽這話喜從心來,洋洋得意地瞟上了寵兒。

李秀琴也挺欣慰,原本她還擔心兒子會把事情鬧大,現在看來是她多慮了。

寵兒撞上男人的眼神,差不多想到了什么。

戒尺這東西,不是拿來打手板,就是用來打屁股,打哪里她都不愿意!

“奶奶,我還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錯,您要懲罰我,能把話說清楚嗎?”

寵兒依舊不卑不亢,甚至有些理直氣壯。

蘇晴恨得咬牙切齒:“那么丟人的事情你都干得出來,你還有臉來問奶奶為什么懲罰你,你這個女人還真是不要臉的很!”

“我哪里不要臉?不管是您還是奶奶要責罰我,我都希望你們能拿出證據,否則就是誣陷,我不認。”

很明顯就是柏耀陽搗的鬼,寵兒瞥上男人補充:“如果您們只想聽片面之詞,那就是欲加之罪,我不會任人宰割,因為我問心無愧!”

“好大的膽子,給我拿下!”

蘇晴豈能容的她如此囂張,女人發狠似地瞪向保鏢。

挾持寵兒的保鏢們騰出一只手,按著寵兒的后背將人按倒在梨花木大茶幾上。

凹凸不平的雕花隔得她胸口生疼,有些難耐地皺起了眉頭。

可她沒有動,現在還不是時機。

“老太太,戒尺拿來了。”

抱著戒尺的小女傭氣喘吁吁地從樓梯上跑了下來。

整整一米長的板子,是一整條鐵樺木做的。

這種木材十分堅硬,堪稱木材中的鋼鐵。

柏耀陽歡喜的要命,恨不得寵兒的屁股開花,面上卻裝出一副無辜的模樣,看向老太太求情:“奶奶,您得饒人處且饒人吧,您要是真把她打壞了,我小叔八成會心疼,到時候他要是找您們算賬……”

他故意沒把話說完。

老太太不待見柏景瀾,蘇晴更是把柏景瀾視為眼中釘,他這般說,不過就是想挑起兩人更深的怒火,讓他們更狠地教訓寵兒。

到時候,他就把寵兒撿回去羞辱,出了他那口惡氣。

“打,重重地打,打到她求饒,打到她不敢再水性楊花,我會怕那個私生子嘛!”

老太太明顯上了套,已然沒了往日和善的模樣,看著寵兒滿臉不耐煩之像。

依著她,她根本不會給柏景瀾娶親,她巴不得那個私生子一睡不醒。

“還傻愣著做什么?沒聽到老太太的話?”

蘇晴又瞪向了兩名保鏢。

她故意把事情鬧大,也是為了給自己立威。

她這是打狗給主人看,讓柏景瀾知道,她不是好惹的。

說白了,也是為了自保。

“給我吧。”

保鏢們自然不敢反駁什么,其中一名保鏢接過了小女傭懷中的戒尺。

下一秒,被按壓在茶幾上的寵兒翻身而起。

那迅猛又疾馳的速度嚇了保鏢一跳,挾持她的保鏢踉蹌地退后一步。

寵兒迅猛上前,拉起男人的胳膊,動作熟練地來了一記過肩摔。

“呯”地一聲,被撂倒在地的男人苦不堪言,一口氣梗在喉頭,連痛呼都卡在了喉間。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05.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