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多人強倫的小柔小說片段,這木馬就是專門為你設計的

把眼睛閉上!”

柏景瀾實在忍不住尿意,有些沮喪地喝了一聲。

“好,你尿吧。”

寵兒十分配合地閉上眼睛,還轉過頭,送了個后腦勺給男人。

然而,她并沒有平息男人惱火的情緒,大名鼎鼎的瀾爺覺得顏面盡失,暗戳戳地思考要怎么懲罰這個女人。

這個敢騎到他頭頂上的女人實在是可惡的很。

不過,不得不承認,她的膽量,讓他覺得勇氣可嘉。

從來沒有女人敢這樣挑戰他!

“好了?”

沒有再聽到異樣響聲,寵兒轉回了頭。

柏景瀾掃了眼她還緊閉的雙眸,惱怒的情緒散了幾分。

“我要洗手。”

他不在咆哮,平靜寡淡的口氣停在寵兒耳中有種他在認輸的感覺。

師傅說過,男人最不能傷的就是自尊。

寵兒不多言語,睜開眼掃了眼盥洗臺的位置,將男人架過去,幫他打開了水龍頭。

柏景瀾一邊洗手一邊在鏡子里瞄著她。

寵兒垂著頭并沒有看對方,他在洗手,她無事可做,模樣看起來有些百無聊賴。

這態度看在柏景瀾眼中有些不爽。

也說不出是為什么,好似那種不被在意才燃起的煩悶。

“怎么?這就受不了了,你的大言不慚是否打臉的太快?”

男人一掌拍上水龍頭,拿起一旁的毛巾擦手,鏡子中瞟著寵兒的眼神帶著幾分輕蔑和嘲諷。

寵兒從口氣里就聽出了男人的情緒。

果不其然,一抬頭就從鏡子里看到了男人充滿蔑視的眼神。

這家伙簡直就是卸磨殺驢,沒有她,他今天非尿褲子不可!

可是跟他硬碰硬似乎也不妥當,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嘛。

“呵!”

寵兒故意輕笑一聲,又故意垂眸瞟了眼柏景瀾的下半身,再抬起頭來對著鏡子里的男人嘲弄一笑。

“瀾爺的雙腿雖然不中用了,可是某個功能似乎還很正常,你若不相信我說的話,不如今晚咱們就洞房?”

“你……”

主動的女人倒是見過不少,卻從來沒見過這么不故作矜持的。

柏景瀾就像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的人一樣,盯著寵兒的眼神異常復雜。

寵兒說是說,可絕不會那么做。

說白了,也就是在回懟男人。

眼見柏景瀾緊皺的眉心,她伸手壓下那處凸起,巧笑嫣然:“我只是在提醒瀾爺一個事實,我幻想的洞房可不是我主動的,我相信瀾爺早晚還會生龍活虎的,所在這事咱們以后再說。”

說完,她攙扶著男人邁開了腳步。

柏景瀾垂眸瞟著她,有種遇到妖孽的感覺。

從前都是他拿捏女人,現在有種要被這女人拿捏的感覺。

該死的不甘,也不知道該怎么懟人,他沒有跟女人獨處的經驗。

當然,除了當年那晚。

然而,那晚的女孩是那么的乖巧懂事,明明那么疼卻一聲沒吭,窩在他懷里瑟瑟發抖。

她太小了,才十八歲而已。

現在想想,他簡直就是禽獸。

“好了,瀾爺這會兒消氣了,能安安生生地吃飯了吧。”

把男人扶坐到床邊,寵兒瞟了眼床頭柜上的餐盤。

堂堂瀾爺雖然失勢了,卻不影響伙食,餐盤里都是山珍海味。

可見,柏楓晏真的很寵溺這個兒子。

也是,柏景瀾的母親因為愛他才喪命,他也該對這個兒子好一點。

寵兒伸手拿起飯碗和筷子舉到了柏景瀾面前:“瀾爺自己吃還是我喂您?”

“你出去!”

依舊趕她,柏景瀾不接她手里的碗筷也不看她,好像在無視她的存在。

這么下去可不行,她想好好照顧兒子,不想在這人身上浪費時間。

他們的關系不和諧肯定是要浪費精力的。

靈機一動,寵兒把碗筷放回到餐盤,拿起放置在一旁的勺子,盛了口米飯,在柏景瀾完全沒留意的情況下,一把捏住男人的雙腮,強行將米飯送到了男人口中。

她這動作雖不暴力卻也透著幾分強勢的感覺。

柏景瀾看著她好一陣愣神。

她才不管那些,送出勺子盛了一塊紅燒肉,用同樣的方式送到了男人嘴里。

瀾爺被塞了一口的食物,根本說不出話來,怒意橫生地瞪著她。

她看出了男人的情緒,故意彎起嘴角痞笑:“瀾爺不乖,我有很多法子治你,你不吃飯我就強行喂你,你不睡覺我就叫醫生過來給你注射鎮定藥物,你喜歡作鬧我就給你收拾殘局,總之我不會離開,瀾爺最好不要白費心機。”

說完,她拉起男人的右手強行將勺子送到對方手中,轉身就走。

時間不早了,兒子還沒有吃飯呢,她不想跟這人浪費時間。

她這樣忽冷忽熱的舉動,看在柏景瀾眼中就是個奇葩,是個怪物。

他拿她一點辦法沒有,只能目送她的背影消失。

門外,寵兒關上房門的一瞬,心尖徒然一抖。

她不知道柏宇宸站在門外,突然看到對方,嚇了一跳。

“宇宸,你怎么在這里?”

她走到兒子面前蹲下身體。

柏宇宸抿了抿小嘴唇,垂下眼眸:“你可不可以對爹地溫柔一點?”

這女人對他很溫柔,可是對爹地實在暴力。

他看到她把爹地拖去了浴室,然后又看到她捏著爹地的臉,逼他吃飯。

這樣的態度,他接受不了。

“小傻瓜,對付你爹地來軟的是不行的,以后你就懂了。”

大概看出了兒子的情緒,可寵兒并不多做解釋,因為說了也沒用,小朋友怎么那可能理解大人的想法。

她將兒子抱起,走向樓梯口。

柏宇宸這會兒沒有掙扎,不想看她卻忍不住看,小眼神飄忽不定,還有話要說,卻不知道怎么開口了,只好又抿住了小嘴唇。

寵兒沒有過分關注兒子的心思。

腦海中晃動著柏景瀾剛剛站立起來的身影,她打算給他請個中醫。

這事得著手辦起來。

七七不能長期安頓在賀子忻那里,那家伙時常不靠譜,她有些擔憂。

柏景瀾好起來就能東山再起,屆時她也就不算欺負人了。

兒子她是勢必要帶走的。

“少奶奶,晚餐準備好了,您跟小少爺開餐吧。”

蕭然守在一樓大廳,眼前他們下來便知會了一聲。

“好的。”

寵兒點了點頭,在蕭然的指引下走進餐廳。

長方形餐桌上擺滿了菜品,跟送給柏景瀾的菜色一模一樣,柏家人并沒有差別對待她,又或者是因為柏宇宸的關系,也不能吝嗇了餐品。

“我抱著宇宸吃還是你坐下來自己吃?”

將兒子抱到餐桌邊,寵兒詢問。

柏宇宸指了指他的兒童餐椅:“我自己可以。”

“好的。”

這種事沒必要強求,寵兒將兒子放到了兒童餐椅上。

下一秒,別墅的門鈴響了起來。

“我去開門。”

蕭然匆匆跑走。

片刻,大廳傳來犀利的女性聲線:“那個女人在哪里?”

這口氣貌似來者不善。

寵兒微微挑了下眉,伸手揉上兒子的頭頂:“宇宸乖,我出去看看是誰來了,你乖乖吃飯不要出來,知道嗎?”

“嗯!”

小家伙本就不喜跟其他人接觸,十分乖巧地點了點頭。

寵兒起步離開,來到大廳便看到了坐在沙發邊的三人。

柏耀陽那個人渣還真是小氣的很,他竟然把柏楓晏給叫來了,還有那人渣的母親。

從前她接觸過的女人,對方的性格刁鉆又刻薄。

那時她還要叫對方阿姨,現在卻是同輩人了!

“爸,你給我們耀陽評評理,這才剛進門的媳婦就對您的孫子大打出手,這日后家里頭還能安寧才怪!”

李秀琴還挺會裝,在柏楓晏面前儼然就是一副忍辱負重、受氣小媳婦的模樣。

柏楓晏也是挺寵著柏耀陽的,所謂隔輩親,他對孫子們都挺好。

男人瞟著寵兒皺起眉頭:“你說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爸,我不是都跟您說了嘛,耀陽過來看他小叔,結果碰到了小嬸嬸,我們耀陽風流倜儻您是知道的,是個女人見了都得春心大動,她勾引耀陽不成,惱羞成怒才動了手。”

不等寵兒開口,李秀琴倒打一耙,說的跟真事一樣。

一旁,薄耀陽補充:“爺爺,我小叔現在那個樣子,你給他娶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進門合適嗎?指不定哪天她就得送我小叔一頂綠帽子!”

好家伙,真不愧是母子倆。

寵兒在心中冷笑一聲,并不開口。

所謂一招制敵,她倒要看看他們還要怎么抹黑她。

李秀琴見她不說話,還以為她被嚇到了。

底氣一來,她大言不慚地搬弄是非:“是啊爸,景瀾已經醒了,這女人也沒多大用處了,不如給景瀾換個媳婦,咱們柏家可容不得如此水性楊花的女人,哪天她做了什么不光彩的事情,傳了出去,全北城都得笑話咱們。”

“是啊爺爺,我聽說我小叔還沒跟她領證呢,不如直接將人趕出門,我小叔肯定不會怪您的。”

柏耀陽掃了眼寵兒,眼底幾不可查地透出來幾分胸有成竹。

人渣就是人渣,他耍得什么心思,寵兒清楚的很。

這人慫恿柏楓晏將她趕出門,無非就是想讓她無家可歸。

他們母子都知道,溫家人不待見她,她在北城沒有避風港。

她若被趕出柏家,雖不至于流落街頭,卻可以任這人渣踐踏欺凌。

他們的小算盤打得響亮,卻不知她早已不是當年任人宰割的小女孩了。

“爺爺,我跟你說實話吧,這女人本就不是什么好餅,她十八歲就出賣色相,還幫人家生了孩子!”

柏耀陽是下定決心要把寵兒趕出門的,怎么可能輕易放過她。

就像寵兒想的那樣,把人趕出去他就可以肆意踐踏,他柏耀陽就不相信他治不了這個女人!

“耀陽說的是真的?”

柏楓晏頓時皺起了眉頭。

為了柏景瀾,他倒是可以不介意寵兒是不是完璧之身。

但,如果她生過孩子那就要另當別論了。

“你怎么不說話?心虛了是嗎?”

眼見柏楓晏變了臉色,柏耀陽得意的很,看著寵兒擺出了勝利者的趾高氣昂。

“發生了什么事情?”

不等寵兒開口,二樓樓梯口突然傳來了柏景瀾的聲音。

沙發上的幾人紛紛抬頭。

停留在二樓緩臺上的男人坐在輪椅上,膝上搭著一條薄毯,上身還是那間純黑色的真絲睡衣。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04.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