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的人妻1―10雨柔——隔壁傳來嬌妻的呻吟1

柏宇宸不自覺的握緊雙拳,轉過頭看向寵兒:“你不是我媽咪,我不要你做我的媽咪!”

話說到最后,鼻頭一酸,冷漠地眼底泛起淚光。

他連忙轉回頭,望向窗外。

他不配擁有媽咪,他不配擁有幸福。

即便渴望,他也要克制住。

“宇宸……”

寵兒心痛的要命,卻不知該如何是好。

此刻的柏宇宸就像一只受傷的小獸,豎起身上堅硬的倒刺,在自我保護著。

她該怎么跟患有自閉癥的兒子溝通?

她不知道該怎么跟兒子解釋她這五年的缺席。

當年是為了錢才出賣自己,這樣卑微下賤的事情,她哪好意思跟兒子說。

車內陷入死寂,寵兒心底發涼。

豪車緩緩地發動起來,柏宇宸含在眼眶里的淚珠終是因為憋不回去,滑落下來。

小家伙抬起小手默默地擦掉了眼淚。

這一瞬,寵兒有種心碎的感覺,已經什么都顧不得了。

“媽咪回來了,媽咪會守護你,不管你承不承認我,我都會保護你。”

她湊上前抱住兒子的小身體,淚珠滑落下來,順著臉頰滑落到柏宇宸的脖頸上。

小家伙感受到那抹涼意,小心臟又突突地跳了兩下。

他好想有個媽咪。

好想被媽咪保護。

可是他配嗎?

柏宇宸抿緊小嘴唇沒有說話。

寵兒也不再多說什么,就默默地抱著兒子。

這一次,柏宇宸依然不理會她,卻沒有再推開她。

小家伙感受著她身體傳導給他的溫暖,竟燃起幾分不舍推開人的心情。

可是他是不會輕易承認她是他媽咪的。

他只是貪婪這份溫暖,不是這個女人。

寵兒能感受到兒子需要媽咪的能量。

到底是小孩子,他還能倔強到哪里呢。

這一刻,她猶豫了。

她似乎還不能跟柏景瀾攤牌,至少在兒子接受她之前還不能!

返回柏家別墅區的一路,母子倆就這樣抱著。

兩人都不說話,車內安靜到可以很清晰地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少奶奶到了。”

管家將車停至柏景瀾的花園門前,原本喧鬧的別墅早已恢復安靜。

“放開我!”

柏宇宸冷冷開口。

他有些痛恨自己貪戀這份溫暖。

管家聽到小家伙的聲音忍不住瞄了眼照后鏡。

剛剛聽到柏宇宸開口說話,他震驚到現在都回不過神來。

整整兩年,就連瀾爺都無法讓小少爺開口,這個女人還是有點能耐的。

剛剛見她在幼兒園的表現,也確實是個彪悍的主。

挺好,這副性格應該是柏老喜歡的。

“媽咪抱你下車好不好?”

現今這種情況,只能先和兒子和平相處。

寵兒放開小小的身體,試圖幫兒子解開安全帶。

柏宇宸卻制止了她:“我自己可以。”

小家伙恢復了冷漠,自顧自地打開安全帶,推開車門,跳下車。

“宇宸!”

寵兒只能追下車去,跟在兒子身后一路跑到了別墅門口。

柏宇宸突然想到什么,望向她:“你剛剛是不是說爹地醒了?”

“是,爹地醒了。”

寵兒點頭。

柏宇宸的眼底閃過一道幾不可查的暖意。

可她沒有錯過。

看來,兒子跟柏景瀾的感情是很深厚的,想要把他帶走并沒有那么容易。

那她,就只能按原計劃辦事了。

“少奶奶,小少爺請。”

管家跑過來,打開了別墅大門。

柏宇宸小火箭似地跑進門,將兩人丟在了門外。

寵兒跟上樓梯,那道小身影早已不見。

她想著兒子可能是去找柏景瀾了,直接前往了男人的房間。

來到房間門口,柏宇宸怯怯地定在門邊。

主臥的房門掩著一道小縫,室內傳來砸東西的聲音。

寵兒走上前去,透過門縫看到了室內的一片狼藉。

地板上躺著打翻的餐盤和茶杯,蕭然低垂著腦袋站在床邊。

大床上,柏景瀾的臉色冷到極致,額角邊青筋爆起,整個人籠罩在一片陰霾之中。

這男人正在發怒!

“滾!”

暴氣到極致的一個字,嚇得蕭然趕快離開。

寵兒見他向房門走來,裹上柏宇宸的小肩膀退后了一步。

蕭然出門,看到她微微一愣。

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率先開口:“他怎么了?”

蕭然直言:“剛醫生過來給瀾爺看了腿,情況不太妙。”

言外之意,柏景瀾很可能一輩子落下殘疾。

這樣的消息對那位曾經叱咤風云的大人物來說,無疑是最傷自尊的打擊。

“我進去看看他。”

這一瞬,寵兒打消了跟柏景瀾攤牌的心情。

兒子一回家就來找父親,顯然他們父子的關系很不錯。

她若強行將兒子帶走,肯定會傷害小朋友的內心。

更何況,柏景瀾這個樣子,她帶走兒子似乎有些不講情面。

“滾出去,誰準你進來的!”

寵兒剛進門就換來一聲暴吼。

肉眼可見,男人脖頸上的青筋都暴凸起來,這怒氣還真是大得很呢。

“你冷靜一點。”

她保持冷靜,心平氣和地穩步上前。

柏景瀾抓起床頭柜上的水晶煙缸向她砸了過來:“滾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呃……”

本想躲開飛來的煙缸卻來不及,水晶煙缸砸中寵兒的左手臂,掉落在地,碎成兩半。

皮肉之下傳來劇痛,她下意識地伸手捂住。

大床上的男人再次吼道:“我說了,我不會承認你,你給我立刻消失!”

“如果我說不呢?”

緩解了些許疼痛,寵兒繼續走上前去。

柏景瀾冷冷盯著她,似乎覺得她死皮賴臉,又似乎不屑跟她爭辯。

索性,她堂而皇之地站到了大床邊。

男人望著她的眼神越發陰鷙,好似恨不得將她撕碎一樣。

她知道這時候該服個軟,可是面對如此強勢的男人,服軟真的有用嗎?

“不就是雙腿殘廢了嘛,輪椅代步怎么了?”

出人意料的,寵兒一把掀開了蓋在柏景瀾推上的棉被,暴露出男人的雙腿。

“你做什么!”

柏景瀾暴怒,伸手想要將棉被拉過來蓋住雙腿,寵兒卻沒給他機會。

她都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勇氣,竟不管不顧地坐到了男人的大腿上。

兩人的距離瞬間拉進,柏景瀾無比惱怒,伸手想將她推開,她卻一把抓住男人的大手,十指緊扣地握住了他的五指。

一瞬間,柏景瀾愣住,冰冷的雙眸掃了眼兩人緊握的雙手。

寵兒突發靈感,淺淺地彎起了紅唇:“這就叫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你……”

曾經呼風喚雨的瀾爺從未聽人表白過,這一刻竟無語到不知該說什么才好。

寵兒看著他,軟硬兼施:“一雙腿就擊垮瀾爺了嗎?這可不像是您的風格,以瀾爺的品性,難道不該把東西搶回來,再把那些人打入十八層地獄嗎?”

“你知道什么?”

柏景瀾知曉他出車禍不是意外,可這件事對外沒有聲張過,寵兒這么說,讓他充滿疑惑地皺起了眉頭。

“我說,我愿意當瀾爺的第三條腿,如果瀾爺能冷靜下來,日后我就是您的輪椅,您的左膀右臂,如果瀾爺安靜不下來,我就只能請醫生過來給您注射鎮定劑了。”

她不回答男人的話,直接翻身下床。

柏景瀾盯著她的背影,有種虎落平陽被犬欺的感覺。

然而,他沒有再發火。

“瀾爺,您的兒子還在門外,您最好收斂一下您的脾氣。”

余光瞄到還守在門外的柏宇宸,寵兒忍不住提醒。

柏景瀾因此往門外掃了一眼。

柏宇宸撞上他投遞來的目光,轉身跑走。

寵兒看到了卻沒有去追,畢竟在家里是安全的。

她俯身將地上的雜物收進餐盤,然后端著一堆雜物離開,一句話未說。

柏景瀾盯著她漸行漸遠的身影,皺起了眉頭。

這小女人不簡單的,他看得出來,他不能不防。

至于有多不簡單,那就要慢慢看了。

門外,蕭然定立在一旁并沒有離開。

剛剛看到寵兒坐上柏景瀾的大腿,他都快嚇死了。

要知道,除了當年那晚的女孩,瀾爺可不準其他女人近他的身。

這些年主動貼上瀾爺的女人們是什么下場他還歷歷在目。

如今,這小女人竟安然無恙地站在他面前,實在是令他感到吃驚。

“暫時讓他一個人待著,叫廚房在準備些菜品,待會我送過去。”

寵兒將手中的餐盤送到蕭然面前,詢問:“小少爺的房間在哪里?”

“在樓下,他們父子每人一層樓。”

蕭然把托盤接過來,道:“我帶你過去。”

“不用,你幫我送些創傷藥膏,我自己去找他。”

寵兒丟下這話,獨自下樓。

樓下同樣四間房。

樓梯口的兩間都敞著房門,其中一間簡直就是迷你型兒童游樂場,另一件極其商務化。

長長的書桌邊,并排擺著四臺電腦,柏宇宸背對著她坐在電腦前。

小家伙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低垂著小腦袋一動不動。

“宇宸……”

她擔心嚇到兒子,輕喚一聲才走進門去。

對方沒有理會她,沒言語,也沒看她。

她走到兒子身邊,蹲下身體,試探:“宇宸是害怕了嗎?他嚇到你了嗎?”

柏宇宸不說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一個被稱作小啞巴的人,想來也不會話很多了。

寵兒也不難為對方,她目測了一下浴室的位置,起身走過去,洗了條溫熱的毛巾再次返回到柏宇宸身邊。

兒子臉頰的淤青越發嚴重,她送出毛巾輕輕地擦拭傷處。

“嘶……”

柏宇宸發出一聲輕呼,緊張到她的手部一抖,連忙道歉:“對不起宇宸,我太不小心了。”

小家伙抬起頭來,薄涼的小眼神望著她的臉頰,出人意料地問道:“剛剛你說的是不是真的?你會陪著爹地嗎?”

果然,他們父子的感情很深!

寵兒從兒子的眼中看到了希冀。

想來,小家伙是有心計的,他知道柏景瀾現在需要幫手。

“會!”

寵兒毫不猶豫地回答,隨即蹲下身體安撫道:“宇宸不用擔心,媽咪會陪著爹地會護著你,有我在,誰都別想欺負你們。”

柏宇宸:“……”

好溫柔好有力量的感覺,他似乎想要抱抱她。

淡漠的小眼神閃出一抹柔光,卻瞬間被收斂了起來。

寵兒并沒有感知到兒子的情緒,送出毛巾輕拭傷處,試探:“今晚媽咪陪宇宸睡好不好?媽咪很會講故事,宇宸想不想聽?”

“我要洗澡。”

柏宇宸沒有回應她的話,推開她,跳下椅子,跑出了房間。

小家伙的心里還拿不定注意。

他還不知道該不該要這個媽咪。

“宇宸,你慢一點,小心摔倒!”

寵兒追出門去,跟著兒子的小身影,來到了兒子的房間。

柏宇宸似乎很獨立,他跑進房間直接進了浴室。

她追到浴室,小家伙已經脫掉了上身的校服。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03.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