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跪趴高撅肥臀出白漿,亂h野外高潮小樹林

“你……”

這女人簡直像個流氓。

柏景瀾惱怒不已,狠狠地甩開寵兒的手腕:“滾,從哪里來滾回哪里去,我不需要沖喜!”

女人這物種他從未真正的了解過。

這么些年,他依舊緬懷那晚的女孩。

在他心里,她是他的第一個女人,也是最后一個。

可寵兒并不知道,只知道她既然來了,就不會輕易走。

她要名正言順地變成那對渣男賤女的小嬸嬸。

“不管瀾爺認不認可,我現在都是您的妻,上要伴您敬老,下要陪您愛幼,能嫁給瀾爺是我的夢寐以求,我不會輕易離開。”

寵兒還是那般自信:“我覺得瀾爺現在應該考慮的是,我要不要出去通報您醒來的訊息。”

好一個膽大包天的小女人,不但摸他還口出狂言!

柏景瀾斂眉:“我不承認你,你有什么資格留下來?為錢、為名、為力?你沒有聽說我已經被奪權了嗎?”

“所以瀾爺還有什么好嫌棄我的?難道我們不是同命相連?”

寵兒起身:“瀾爺看起來中氣十足,很明顯沒有生命危險,我也就不用擔心守活寡了,在瀾爺康復之前,我會照顧您的飲食起居,我想瀾爺是想通報您醒來的事情了,我出去宣布好消息!”

說完,她轉身離開,姿態那般灑脫。

柏景瀾望著她的背影,雙眸宛如寒潭。

這女人到底什么來頭?柏楓晏給了多少錢才會讓她這般留戀!

門外,寵兒邁下樓梯,管家守在樓梯口。

四十出頭的男子看起來沉默寡言,冷冰冰的像個雕塑。

果然什么奴才跟什么主子,瀾爺的人,大概都是這么清冷。

“麻煩您帶我去柏老的別墅,瀾爺醒了,我要去通知他老人家一聲。”

“瀾爺……”站在樓梯口的蕭然微微一愣。

柏景瀾假裝昏迷,他知道內情。

可現在這是不打算裝下去了?

寵兒看出他的心思,淡淡一笑:“您要不要上去確認一下?”

蕭然是聰明人,聽她這般說,已然不用去確認了。

瀾爺的城府和運籌帷幄,他很清楚。

看來這位爺是真的不打算裝了。

“你跟我來!”

蕭然走去門口打開了別墅大門。

寵兒跟著冷冰冰的男人前往了柏楓晏的別墅。

兩人來到花園大門口,鏤空的雕花大門剛好被打開了,正要出門的溫靜怡出現在寵兒面前。

“溫寵兒!”

對方看到她就像見到鬼一樣,嚇得花容失色。

當年那晚,醫生已經判了寵兒的死刑,之后她又命令司機將寵兒撞飛,溫寵兒不可能還活著。

而且事后他們找人確認過,那晚那條路上的確死了一個孕婦,他們故意沒有去認尸,任由官方自行銷毀尸體了。

溫寵兒怎么可能還活著!

可眼前的這張臉,她早已嫉妒到發狂的程度。

她不可能認錯,難道溫寵兒真的還活著?

“怎么了?不認識我了嗎?”

寵兒巧笑嫣然,就好像當年的事情全然沒有發生。

不打算理會對方,她繞開人準備走進花園。

溫靜怡一把扯住了她的手腕:“你到底是誰,你來這里做什么?”

寵兒依舊笑著:“你沒有認錯人,我就是溫寵兒,而且……你現在該叫我一聲小嬸嬸!”

幾年的磨煉,她即便依舊善良,可終究是帶刺的,精致奪目的臉頰綻放自信,氣場強大到令溫靜怡感到可怖。

“你說你是誰的小嬸嬸?你把話給我說清楚!”

溫靜怡還不知道柏楓晏把柏景瀾的新媳婦接回了家。

更不可能想到嫁過來沖喜的女人就是寵兒。

小嬸嬸那幾個字著實令她感到驚恐又無措,畢竟這身份碾壓她整整一個輩分。

面前,寵兒轉頭看向蕭然:“蕭管家,她好像聽不懂我說的話,麻煩您跟她解釋一下?”

“是!”

蕭然規規矩矩地走上前來,將手讓到寵兒身前做了介紹:“這位是瀾爺的新媳婦,柏老認可的柏家少奶奶。”

“不可能!柏景瀾就算昏迷不醒,他在柏家的地位也尊崇無比,你溫寵兒怎么可能有這個資格,你想騙誰!”

溫靜怡根本不相信蕭然說的話。

可蕭然只忠誠于柏景瀾,她又有點拿不準這里頭的實情。

女人緊緊地攥起雙拳,說不心慌絕對是假的。

畢竟寵兒給柏景瀾生過孩子,他們一家人能飛黃騰達全靠那兩個孩子。

如果寵兒真的嫁給了柏景瀾,后果不敢想象。

“呵,這么多年沒見,你這智商一點也沒見長,你溫靜怡可真有出息!”

寵兒無所顧忌地冷嘲。

溫靜怡看著她鎮定自若的樣子,越發心慌。

五年前,她將寵兒打進了地獄,她以為她就算變成冤魂野鬼也無法爬出那個深淵。

可是現在,她溫寵兒活脫脫地站到了她面前,已然不再是那個任人欺凌的弱女子了。

難道她溫寵兒翻身了?

或者說,她是浴火重生的鳳凰?

意識到這一點,溫靜怡徹底慌了。

好在,她在豪門里翻騰了這么多年,她還不至于慌亂到不知該如何是好。

靈機一動,她故意虛張聲勢,刺激溫寵兒。

“對了,你好像還不知道,我跟耀陽哥結婚的時候,他送給我一場世紀婚禮,不知羨煞了多少旁人,而你……下半輩子真的準備跟那個活死人過了?”

她這般說無疑就是在炫耀。

可寵兒不放在心上。

從小生活在舒適圈的嬌小姐還是那么沖動,一點沒變。

挺好,她溫靜怡一點沒長腦子。

“讓開,好狗不當道!”

寵兒甩開女人的手,準備離開。

溫靜怡伸手指上她的鼻尖,瞪起眼睛:“溫寵兒,你敢罵我!”

“我不僅可以罵你,我還可以打你,因為我是你的小嬸嬸。”

寵兒淡淡一笑,側目看向蕭然:“蕭管家,麻煩清理路障。”

“是!”

蕭然上前,伸手去拉溫靜怡的胳膊。

對方十分厭煩地向后退了一步,腳下的高跟鞋不知道絆倒了什么東西,只見她的身體趔趄一下,然后撲通一聲,跌坐在地。

“溫寵兒!”

溫靜怡氣得咆哮。

蕭然冷冷道:“溫小姐,您露點了。”

“啊!”

溫靜怡這才發現自己有多狼狽,高開叉的旗袍遮擋不住下半身,蕾絲底褲曝光在空氣之下,她扯過裙擺遮住了下體。

寵兒懶得多說,起步走向別墅。

溫靜怡大吼:“溫寵兒,你給我站住!”

女人準備爬起來跟寵兒算賬,結果她才剛撐起身體,又一屁股跌坐在地。

她站不起來了,她的左腳腕似乎被拐到了,好疼!

“可惡!”

溫靜怡氣得想要捶地。

蕭然因為瞟了眼寵兒的背影。

當初柏家人給瀾爺選妻,他還生怕是個軟弱好欺的主。

現在看來,是他想多了。

五分鐘過后,柏家人仰馬翻。

聽說柏景瀾醒了,全家人齊齊地涌去了男人的別墅。

寵兒跟在一群人身后不慌不忙。

人群中,她沒有看到那個渣男,溫靜怡也不見了,保不齊兩人去醫院了。

“你去接下我的小孫孫,我讓司機送你過去。”

一群人來到柏景瀾的別墅門口,柏楓晏突然跑回來攔住了寵兒的去路。

眼前這人的小孫孫豈不就是她兒子。

這等差事,她怎么可以錯過。

寵兒若無其事的點頭:“好。”

柏楓晏向四周一望,找到他的管家,喚道:“你送少奶奶去幼兒園接宇宸。”

“好的。”

管家急忙跑走。

柏楓晏看向寵兒知會:“你在花園門口等,管家去取車了。”

說完,匆忙離開。

急著看柏景瀾,他無暇多說。

寵兒也不計較,獨自走到花園大門口,立身等待。

整整五年,她無時不刻地都在想那個孩子。

她還記得大兒子出生那一刻的哭聲很嘹亮,可是二寶就沒那么好了,她緊緊聽到了微弱的哭聲,而后就是醫護人員高喊的那句:“不好了,產婦大出血。”

再然后,不想也罷。

“少奶奶上車吧。”

管家將豪車開到寵兒身前落下了副駕駛的車窗。

寵兒收斂起思緒,坐到了車輛后排。

半小時后,管家將她送到了幼兒園門口。

她望著那座豪華到像是宮殿一樣的幼兒園,心中有些感嘆。

雖說七七跟在她身邊也沒吃過多少苦,可終歸沒有留在柏家的豪氣。

這所幼兒園一看就是貴族學校,學費便宜不了。

柏景瀾很舍得!

看在他對待兒子如此好的份上,她也得陪他走過最艱難的時刻。

“他們會出來還是我們要進去?”寵兒問。

司機轉回頭答道:“我帶您進去,幼兒園還沒到放學時間,小少爺每天都會提早離開。”

“好的。”

寵兒推門下車,管家緊隨其后。

兩人步入園區,被夕陽籠罩的滑梯邊突然傳來嘲笑聲:“你個小啞巴,小野種,你爹地保護不了你了,以后你要叫我老大聽到沒有,你敢不叫我就揍你!”

明明是童聲卻那般飛揚跋扈。

寵兒和管家聞聲望去,看到了站在滑梯邊的三個小男孩。

兩個小膀墩將一個小男孩堵在滑梯口,一個抱著肩膀,一個叉著腰,一副在霸凌同學的樣子。

坐在滑梯口的柏宇宸十分冷漠地望著他們倆,好似并不懼怕他們,又好似不屑一顧。

他的側臉掛了彩,雖然沒有出血跡象,卻亮著一片淤青。

顯然,他們剛剛已經動過手了。

寵兒的心尖突突地跳了起來,劇烈的跳動竟令她感到心慌。

那個冷漠無邊的小男孩是她兒子,那張臨摹柏景瀾的小臉,只比那位爺小了一號而已。

那是她的兒子,心心念念的兒子。

“小少爺!”

管家也看到了柏宇宸,低呼一聲,起步走過去。

寵兒跟在他的身后,竟緊張到手腳發涼。

她是那么期盼見到兒子,可真見面的這一刻,她竟想不到該說些什么。

心里越在乎的東西越令人感到緊張無措。

“你個啞巴,你不會說話還不會點頭嗎?我說的話你聽到沒有!”

三個小男孩顯然沒有發現他們的存在,其中一個小胖墩一把揪住了柏宇宸的耳朵。

但見,柏家小少爺皺緊了眉心,顯然被弄疼了。

寵兒頓時火大,加快腳步走了過去。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02.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