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真濕夾得我好爽,美艷人妻老師的呻吟聲

席凱懶得解釋,直接催促她開車。

“你去酒吧做什么?”

“……”席凱瞥了她一眼。

看著席凱嚴肅認真再不發一言的小模樣,林念兒只能帶他去。

車子朝著濃情酒吧疾馳而去,二十分鐘后,穩穩當當的停在了酒吧停車場。

席凱沒有著急下車,而是拿出手機給林陽打起了電話。

林陽看到來電顯示是小少爺時,很意外。

接聽。

“我們之間的交易你沒忘記吧?”

提起交易,林陽心里咯噔一下,小少爺記性真好。

“沒,沒有,我怎么會忘呢。”

“那你查到了嗎?”

“小少爺,您也知道這件事不好查,何況還不敢讓席總知道,只能悄悄的查,所以速度就慢些。”林陽扯理由搪塞。

席凱早就料到他會這么說,“那你現在來濃情酒吧,二十分鐘之內必須趕到。”

“什么?小少爺我在上班,如果席總發現……”

“否則后果自負!”

不等他說完,席凱直接將電話掛斷。

林陽一臉無奈的扶額,一邊是席總這個“閻羅王”,一邊是“閻羅王”的兒子,天吶,他太難了!

考慮到小少爺跟席總一樣,是個說到做到言出必行心狠手辣的角色,沒敢耽擱,他按時趕到了濃情酒吧停車場。

席凱自己下了車,叮囑林念兒不要露面,免得被林陽發現。

“小少爺您讓我來有事?”

“你去調一段視頻給我看!”

“什么視頻?”

“聽說我爸曾經發過一個尋人啟事,一百萬尋找一個女人的下落,那女人曾經在這個酒吧丟過錢給她,我要那個女人的視頻。”

林陽聽后心里咯噔一下,小少爺居然會知道這件事?

肯定是在電腦上看到的。

席總為了讓小少爺了解席氏集團的發展史,特意讓他把自己所有的專訪都看一遍,每一期他都看過,肯定是因為這樣得知了這件事。

“小少爺,您找那女人干什么?”

她是自己爸爸唯一尋找過的女人,肯定跟爸爸關系不一般,也沒有其他線索,只能從她身上下手。

“讓你去就去!”

還不讓問?

林陽無奈,只能俯首聽命,“小少爺您稍等。”

他邊往里走邊思量,這個女人是小少爺的母親不假,這一點林陽清楚,可席總不希望小少爺知道有關他母親的事,要怎么搪塞過去呢。

林陽去了好一會兒還沒回來,席凱等的有些不耐煩。

他轉身,正要打電話時,突然一道有些尖銳的嗓音從頭頂傳來。

“席凱,你怎么在這里?”

又是那個整天糾纏爸爸的女人蘇雨菲!嘰嘰喳喳的,吵死了。

席凱轉身,往前走,不理她。

“席凱,我在跟你說話!”

蘇雨菲喊了一聲,席凱腳步不停的繼續往前走。

“這孩子,真沒禮貌!“

蘇雨菲看著他的背影蹙眉,再一想,他怎么會一個人在這兒。

不對,席慕寒不會讓席凱一個人出來,他在席慕寒肯定也會在。

這幾天,她正愁沒機會見席慕寒呢,眼下,正是個好機會啊。

這么一想,她立刻去追席凱,待會帶著他一起去見席慕寒,就說自己見席凱一個人不放心,特意送他的。

席凱對蘇雨菲沒什么好感,巴不得趕緊甩開這個女人,停車場車子很多,他繞來繞去,找了個隱蔽的縫隙處蹲下。

咦?

這熊孩子,怎么一轉眼就不見了?

半山別墅,

黑色勞斯萊斯,已經迅速駛入車庫,緊接著,席慕寒俊臉陰沉的,抬步往席凱的房間走。

林念兒,要是被我知道,你敢瞞著我私自將席凱帶出去,我一定扒了你的皮!

樓上,看見席慕寒這個點回來,管家還有些錯愕,

“少爺,怎么這個時候回來了?”

“席凱呢!”

管家還未回神,怔怔的,“小少爺,還在房里睡覺啊……”

席慕寒不理會老管家的話,直接推門,怎料房門反鎖。

席凱除非跟他賭氣,其余時候沒有鎖門睡覺的習慣。

太不尋常。

難道……蘇雨菲看見的真的是席凱?那席凱是先將房門反鎖,又爬窗離開的?

這孩子簡直太不像話!

想到這兒,席慕寒心里一股怒火升騰,猛地一腳將房門踹開,急急走了進去。

床上鼓鼓的,像是有人蒙著被子睡覺,席慕寒一把將被子掀開,一個玩具熊赫然出現在眼前。

老管家慌了。

“這……”

“肯定是林念兒這個該死的女人出的鬼主意!”

席慕寒咬牙切齒!

哼~壞爹地居然這么罵媽咪!

躲在衣柜里剛換好席凱衣裳的軒寶,小臉氣鼓鼓的。

他猛地將柜門推開。

老管家被突然的聲響嚇了一跳,看見席凱時,驚詫不已。

“小,小少爺,您怎么在衣柜里?”

席慕寒也很意外,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玩具熊蹙眉,“席凱,怎么回事兒?”

時間緊急,一進來他就急著換席凱的衣服,床上的玩具熊還沒來得及處理。

軒寶稍稍猶豫,“我剛睡覺時,抱著它睡得,不可以嗎?”

“抱著它睡?小少爺您睡覺時,不是習慣床上不許有任何東西嗎?”

額……

想不到席凱居然還有這種習慣。

軒寶摸了摸小腦袋,

“習慣也是會變的啊,我現在就習慣抱著它睡了,毛絨絨的多可愛,不高興時還能捏它一把,或者薅它兩搓毛,這樣,心情好多了。”

軒寶說著,還走到床邊上,將玩具熊抱起來做示范。

看著他捏玩具熊,還有薅熊毛的模樣,席慕寒和老管家不由得蹙眉。

席慕寒比任何人都清楚,席凱從小到大,都沒有這么多小動作,

“怎么?你們覺得不好玩?那你們試試?”

軒寶說著,將熊遞到席慕寒面前。

席慕寒一臉懷疑的看著他,將熊接過來放到一旁,“你身體好些了嗎?”

軒寶心里一喜,這可是夸獎媽咪醫術的好機會,不能錯過。

“好多了,神醫醫術太高明,這短短幾天,我渾身上下充滿活力,你看!“

說完還特意踢腿,展示臂力。

這狀態讓老管家驚喜不已。

“少爺,看來杜莎小姐真是神醫啊!不只能治好小少爺的身體,就連小少爺性子都活潑多了。”

席慕寒眼睛微瞇,上下打量著眼前的兒子,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他的席凱,很少會有現在這么話多的時候,

可今天,怎么像是變了個人?

細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是他兒子沒錯!

軒寶被席慕寒盯得不自在,小心臟怦怦跳,答應媽咪的事,一定要光榮的完成,不能被發現,不然會害慘她的。

他撓了撓小腦袋,一幅慘兮兮的模樣,拉著席慕寒的衣角,“爹地,我想再睡一會兒,可以嗎?”

他經常這樣對媽咪撒嬌,很管用。

對爹地,也一樣管用吧!

席慕寒垂眸看著他,

席凱之前跟他說話都是幾個字幾個字,從來沒有對他如此熱情過,更沒有對他撒過嬌,現在這個樣子,甚至讓他一時有些不適應。

“睡吧,想吃什么?我吩咐廚房去做。”

“我想吃……”軒寶有些犯了難,

席凱喜歡吃什么他還真的不知道,要說什么呢?

“小少爺,您盡管說,我去讓廚房給您準備!”管家在一旁催促。

軒寶摸著小腦袋:“我想吃……糖醋排骨,耗油豆腐,炭燒肘子,翡翠彩蔬卷。”

“……”老管家意外的看著他,這些菜以前他從沒做過,小少爺怎么會想吃這些?

席慕寒也很驚訝。

難道是林念兒告訴他的?除了林念兒,席凱也接觸不到別的人。

席凱摸著腦袋想的模樣,在他看來,肯定是在回想林念兒跟他念叨這些菜時的情景。

“少爺,這些菜,廚子都沒做過,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出來。”

“讓他們去做,席凱想吃,必須做出來!”

“是,少爺!”

老管家急急離開。

軒寶想到媽咪做的那些美味,一幅小饞貓的模樣,

席慕寒的臉色瞬間難看了,

林念兒,的確很有心計,

用她那上不得臺面的廚藝誘惑席凱,是覺得他這里的廚子做不出來,想借機表現找存在感,讓席凱慢慢依賴她,離不開她么?

可惡!

一定不能讓她得逞!

做不出來,買也要買來!

老管家和席慕寒相繼離開臥室,軒寶躺在床上打滾,心里念叨,也不知道媽咪跟席凱什么時候才能回來。

另一邊。

席凱對于林念兒說的,不會讓席慕寒發現的話,半信半疑。

他爸爸可是很聰明的,她究竟有什么辦法能瞞過爸爸呢。

“你確定不會被發現?”

“當然確定,放心吧,一會兒回去你悄悄溜進你房間,別讓人看見,肯定萬無一失。”

席凱狐疑的打量著她。

這次出來根本就沒收獲,

林陽告訴他,時間太久了,監控視頻早就沒有了,用了很多方法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沒能查到。

他還指望下次出來再用別的方法查呢,如果被發現,可就沒機會了。

所以,他很在意這件事。

為了不被發現,林念兒將車子停到離半山別墅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徒步跟著他走到別墅不遠處,再次叮囑他進去時小心。

“放心!”席凱不耐煩的說了這兩個字,快速朝著別墅后墻走去。

林念兒趕緊拿出手機給軒寶發消息,讓他小心撤退!

可以離開了,軒寶很高興,想想幾道喜歡的菜肴吃不上,又有些掃興。

不能浪費美食,不如讓真的席凱多吃些,就算是替他吃了。

這么一想,再加上原本就對席凱好奇,軒寶決定,跟席凱見一面再撤。

他安安穩穩的躺在床上等席凱回來。

吱呀一聲,窗戶被輕聲推開,接著一個小身影跳了進來。

軒寶坐起身,怔怔的盯著他看。

哇塞,跟電視上,跟他,一模一樣,像是在照鏡子,好神奇哦。

看著對面那個一臉好奇的盯著自己的小男孩,席凱也愣住了,

他怎么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甚至,還穿著他的衣服?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01.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