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亂校園性純肉運動會——高潮高H濕各種按摩器

半山別墅外。

心情忐忑的林念兒,鼓足勇氣按了門鈴。

之后她拼命鼓勵自己,暖暖畫的這張臉跟之前截然不同,肯定不會被發現。

對,淡定,淡定!

門打開,老管家上下打量著她,目光落到她手里拎著的醫用箱時,恍然。

“您是來給小少爺看病的神醫?”

“是!”

“您請跟我來,我們少爺在等您呢。”

跟在老管家身后走進別墅,林念兒仔細觀察著別墅內景,不愧是席家,布置擺設處處透著資本家的霸氣。

客廳,在看到席慕寒那張冷傲的冰塊臉時,林念兒心里咯噔一下。

“你就是神醫杜莎?”席慕寒一雙銳利鷹眸打量著她。

“是。”林念兒攥緊手指,竭力保持淡定,跟他對視。

片刻后,席慕寒不急不緩的說了句:“你可以去治病了。”

她這才徹底松了口氣,打心里覺得,肯定是暖暖給她畫的這個妝太給力,席慕寒那雙眼睛只會盯著美女看,哪里會盯著一個長相平庸臉上又有瑕疵的丑女看。

“神醫,您請跟我來。”

席凱臥室裝潢的清新舒適,又不落俗套,完全符合席家小太子才會有的待遇,林念兒略感欣慰。

看著躺在床上,臉色泛白的席凱,她心疼不已。

“神醫,這就是我們小少爺,您趕緊給看看,小少爺的病怎么才能治好?”

林念兒點頭,快速走過去,俯身,摸了摸席凱的小腦袋。

席凱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的林念兒,突然蹙起了眉頭。

母子對視,林念兒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苦澀難言。

“小少爺,你感覺哪里不舒服?”

“你是誰?”席凱兩只眼睛盯著她看。

來這別墅的女人,都是濃妝艷抹,可這個阿姨臉上只化了淡妝。

而且,左臉頰還有一塊淺淡的指甲蓋大小的紅色印記。

長得雖然不漂亮,卻給了他一種不一樣的奇怪的感覺。

“我是醫生,來給你治病的。”

林念兒說著輕輕撫上他的脈搏,臉色越發深沉。

小小年紀,體內寒氣如此重,腸胃不好,肺部也不好。

“神醫,我們小少爺剛才又吐血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啊?”

“他體弱,平時吐血和胃腸消化道,呼吸道都有關系。剛才的吐血,是腸胃的原因,飲食方面要格外注意,我先給他針灸,之后把藥房寫下來,要按照方法悉心調理!”

“好!”

老管家剛應下,就聽席凱鬧起來。

“我不要扎針,我不要治病,我沒病!”

“小少爺,這是神醫,您要聽話……”

“我不!讓她走!”

客廳里的席慕寒聽到兒子的咆哮聲,快步走了進來。

“席凱,聽話!”命令似的語氣里,帶著幾分難掩的心疼。

林念兒看了他一眼,拿著幾根細長的銀針走到席凱面前。

還沒下手,席凱又鬧起來。

“我沒病,我不要扎針!我不要!”

“席凱!不準鬧了!”

席慕寒突然的一聲呵斥,渾身不舒服的席凱“哇”的哭出聲來,“我要媽咪,我要媽咪……”

聽著小凱要媽咪,林念兒的心仿佛被一只無形的手拽住,疼的她臉色突變。

小凱這么想她,她卻……真想把小凱抱在懷里,擦擦他小臉上的淚水。

“小凱…”

她下意識剛伸出胳膊,想要抱抱席凱。

就聽席慕寒冷冽的呵斥聲:“我說了!你媽媽死了!以后不準再提那個女人!

死……了……?

席慕寒居然跟席凱說她死了?

混蛋!!

你才死了!!

“沒有,你騙人,我媽咪沒死!”

提起林念兒,席慕寒就像是被觸怒的雄獅,渾身透著霸道危險的氣息。

“我說死了就死了!席凱,你最好乖乖配合,不然……”

“你怎么能這么對孩子說話!我看他身體這些毛病,都是因為你沒照顧好!哪有你這樣做爸爸的!”

話被打斷,還被斥責,這種情況讓席慕寒十分意外。

意識到自己剛才有些激動,林念兒低了低頭,竭力平復情緒:“我的意思是,孩子還小,你要好好跟他說。”

“剛才你的聲音……”

“剛才一時激動,人在激動的時候,跟平時的聲音都會不太一樣。”

林念兒竭力解釋,對視上席慕寒探究的目光,心里緊了一下。

“席總,您別忘了答應我的條件!我是醫生,治療過程全由我說了算,您不干涉,請您出去!”

席慕寒仔細打量著眼前的神醫,剛才覺得她聲音有些怪,這會兒覺得她神情……不,整個人都有些怪怪的。

難道有什么問題?

見他遲遲不離開,林念兒再次催促:“請您配合!”

席慕寒不動聲色邁步離開,心里的疑惑卻更甚。

林念兒看著哭的慘兮兮的小凱,心疼的安慰起來。

“小凱是男子漢,不能這么愛哭。”

席凱不樂意的看了她一眼,將眼淚擦干。

除了想起媽咪,其它時候他從來不哭。

林念兒耐心的哄了好一會兒,軟硬兼施,小凱才同意她扎針。

“疼嗎?”

小凱繃著一張小臉搖頭。

林念兒濕了眼眶,怎么會不疼,這孩子剛才哭的跟什么似的,這會兒針真的扎到身上,卻又如此能忍。

“小凱真棒!”

“還用你說!”

聽到小凱反駁,林念兒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

席凱很討厭別人碰觸,可林念兒摸他腦袋時,他卻莫名的不想吼她。

“小凱,以后要按吃飯,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還有……”

“行了,你可真煩!”

見小凱不愛聽,林念兒沒再接著說。也對,跟他說不如跟席慕寒說。

從他臥室出來,林念兒特意開了些調理藥材,和管家交代了需要注意的飲食事項。

“神醫,我都記下了。”管家應道。

“好,那我明天再過來。”

林念兒話落,頭頂飄來席慕寒冷傲的嗓音。

“小凱需要天天針灸?”

林念兒愣了愣:“我明天過來看一下他的情況,需不需要現在說不好。”

席慕寒看著她,許久才意味深長的說出一個字。

“……好。”

“那我先回去!”

看著她離開,席慕寒眸光微沉,吩咐一旁的保鏢。

“跟著她!”

“是,少爺!”

出了席家別墅,林念兒特意去甜品店買了乳酪和巧克力蛋糕,帶回名苑小區。

看著媽咪安然無恙的回來,幾個娃懸著的小心臟算是落了地。

“媽咪,你有沒有被認出來?”

“沒有!”

“我就說我的化妝術超級厲害,已經到了登峰造極出神入化的地步,肯定不會被認出來。”

暖暖傲嬌的仰起小臉。

林念兒摸了摸她的小腦袋,給她豎了個大拇指,“我們暖暖超級棒!”

“媽咪,這是給我買的甜點嗎?”萌萌盯著林念兒手里的甜品盒子,兩眼放光,一幅迫不及待的模樣。

“對,這些都是我們萌萌喜歡吃的。”

“謝謝媽咪。”

萌萌將盒子接過去,歡喜的放到一旁的桌上,打開。

“吃吃吃,就知道吃!”

“我吃我愿意!”萌萌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你還一天到晚擺弄你的化妝魔具呢!”

“我,我美我愿意!你早晚胖成豬!”

“你……”

“好了暖暖,先去幫媽媽卸妝吧。”

看著兩個小家伙又吵得不可開交,林念兒趕緊拉著憋氣的暖暖去了洗手間,

一旁的軒寶蹙著小眉頭嘆氣,都說三個女人一臺戲,哪里用三個,他家這兩個就已經天天有戲看了。

哎……

……

半山別墅。

席慕寒盯著手機上的定位地點,眸色微沉。

“席總,這就是破壞公司系統的那奇葩的準確定位。名苑小區,四棟108號。”

林陽話落,就見跟蹤林念兒的保鏢走了進來。

“席總,您讓我們跟蹤的人,最后進了名苑小區,查到的地址是四棟108號。”

林陽疑惑,居然跟破壞公司系統的奇葩的地址一模一樣。

怎么會這么巧?

席慕寒臉上浮現出一層陰霾,手指慢慢攥緊。

破壞公司系統,留言罵他的奇葩……

“杜莎”神醫……

很好!

林陽和保鏢相互對視,明顯感覺到席慕寒身上散發出的冷冽氣息,

總裁心情很不爽,他們連呼吸都不敢用力。

下一刻,席慕寒突然站起身,徑直朝外走。

作為席慕寒得力助理的林陽,立刻想到磅礴怒氣的席總這是要去哪里。

對著保鏢們喊了句:“跟上。”

一群人急匆匆的跟了上去。

二十分鐘后。

名苑小區外,席慕寒的邁巴赫急剎!

下車,他大步朝著查到的位置走去,跟在后面的林陽和保鏢們強烈意識到,住在這里的人要倒大霉了。

來到四棟108號房門前。

席慕寒給了林陽一個眼神,林陽立刻去拍門。

砰砰砰—

急促的拍門聲讓林念兒不由得心慌。

“誰啊?”

無人應答,只有猛烈的拍門聲在繼續。

我靠,怎么感覺像是催債的上門了呢?

她可是剛回來沒幾天,也沒欠任何人錢。

林念兒一臉不滿,猛地一下將門拉開,嘴里還忍不住抱怨:“干嘛的!收魂……!”

話沒說完,就看見席慕寒那張冷如寒冰的羅剎臉,出現在眼前。

咔—

林念兒仿佛被雷劈到般,大腦瞬間空白。

“果然是你!”

席慕寒嘴角勾起一抹冷冽弧度,抬腿朝里面走,還將站在門口的林念兒狠狠的撞了一下。

一個踉蹌,林念兒快速回神。匆匆擋在已經邁進客廳的席慕寒面前。

“席總,這是我家,您這是私闖民宅!請您出去!”

林念兒一顆心七上八下,就怕席慕寒發現其他三個寶。

席慕寒完全不把她的話放在眼里,蔑視一笑:“私闖民宅?比起你做的那些下三濫的事,這算得了什么?”

下三濫的事……

這話,讓林念兒心里打鼓,席慕寒能夠找到這里肯定是查到了什么,莫非知道了她就是神醫杜莎?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300.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