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H密室情趣道具體驗,乖灌滿道具調教囚禁NP

半山別墅。

銀色勞斯萊斯緩緩駛入,兩側已然恭敬的站立著兩排傭人。

“少爺好!”

砰,車門甩上,席慕寒拎著兩盒打包好的蛋糕,著急的往樓上走。

“席凱怎么樣了?”他冷聲問著身側的管家。

“剛才又吐血了……”老管家聲音都是發顫的。

你們席總?

額,果然是席家的小太子,這樣奇特的稱呼,也只有這位小少爺才能想出來了。

但這男人還是特意強調:“小少爺,您爸爸,我們席總,讓您來是有什么吩咐嗎?”

軒寶心里竊喜,表面上卻煞有其事的點頭,還聰明改了口。

“啊,對啊,我爸讓我來找一個女人。”

稱呼爸,順耳多了。

男人恍然大悟:“女人?是席總走的時候,吩咐一步不準離開的那個嗎?”

軒寶眸色一沉,怪不得媽咪這么久不回去,原來是被這個叫什么席總的老變態囚禁在這了!

小手暗暗握拳,媽咪,等我,軒寶會救你出去的!

“對,就是她,帶我去看看。”

“好,小少爺您跟我來!”

軒寶來到關著林念兒的房門前,小手一揮,“把門打開!”

幾個保鏢相互對視,猶豫。

“小少爺,席總吩咐過,這女人……”

“這女人我爸讓我帶走的!我爸的話你們敢不聽?”

“這……”

保鏢有些為難,也覺得有些奇怪,席總怎會讓小少爺一個人來帶這女人離開?

還有,這小少爺向來寡言少語,問十句不回一句是正常情況,問二十句回一句,是給天大的面子,今天倒是反常啊!

為了謹慎,一個保鏢提出:“小少爺,我覺得還是給席總打個電話,請示一下,要不要派人把這女人和您一起送回去。”

這番話,讓軒寶瞬時緊張起來。

如果這個電話打過去,那他就露餡了,還怎么救媽咪?

“我爸著急見她,要是耽誤了事,我會告訴我爸,你們不聽他的命令,故意為難我,到時候,你們肯定會倒大霉的!”

他們故意為難他?

這……

眾所周知,小少爺可是席家的掌中寶,借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故意為難他啊!

如果小少爺真的跟席總告狀,他們簡直不敢想,以席總護犢子的個性,會如何處罰他們。

權衡利弊,他們決定按照小少爺吩咐的做!

門突然被打開,吸引了正來回踱步,為脫身犯愁的林念兒的目光。

看到門外站著的軒寶,她一臉疑惑。

軒寶生怕媽咪的反應讓他露餡兒,趕緊開口。

“喂,女人!我爸要見你,跟我走!”

說著話,軒寶還特意給林念兒遞了眼色。

起初林念兒被他的話驚到,接收到他丟的眼色時,才恍然。

軒寶這是……在救她?

瞧著媽咪渾身濕噠噠的模樣,軒寶小眉頭瞬間皺起。

敢把他媽咪關起來,還把人弄得這么狼狽,這仇他記下來!

等離開后,必定加倍奉還!

“快跟我走!別磨磨蹭蹭的!”

軒寶催促后,轉身往外走,林念兒快速跟了上去!

看著一小一大兩人離開,保鏢們總覺得哪里不太對勁兒,可又說不上來。

相互對視,得出一個結論。

小少爺脾氣一向古怪,跟他沾上邊的事兒都不正常就對了!

出了濃情酒吧,林念兒徹底松了口氣,她剛要開口問軒寶話,就被軒寶一個噤聲的小動作制止。

他澄澈的大眼睛里寫滿了提防謹慎。

林念兒瞬間覺得,如果今天換做是兒子遇到她的處境,以兒子的敏銳機智,肯定不會落到席慕寒手里。

唉~該怪她運氣不好,還是智商不夠?

“少爺,小少爺喝了藥睡著了,做夢還不斷念叨著要媽媽……”

說到這兒,老管家心疼的嘆氣。

佇立在窗前的席慕寒,臉色冷到了極點。

要媽媽……

那個女人,值得席凱這樣?

她憑什么!

她有什么資格值得席凱這樣!

席慕寒手指攥緊,眸中劃過一抹凌厲,突然轉身,拿了外套徑直往外走。

“少爺,您去哪兒?”

去哪兒?

去問問那個女人怎么還有臉活著!

去讓她付出代價!

勞斯萊斯快如閃電,朝著濃情酒吧疾馳。

突然,手機鈴聲響起,席慕寒按了接聽鍵。

之后,他眉頭微蹙,一個華麗的漂移,瞬間調轉車頭,朝著公司駛去。

突如其來的緊急狀況,讓公司的臨時會議持續了三個小時。

會議結束后,席慕寒回到總裁辦,有些疲乏的靠在椅背上,揉了揉眉心。

想起那個還被關在房間里的女人,一股邪火又竄了出來!

他立刻撥了電話出去,

“那女人怎么樣了?”

“女人?……席總,那女人不是被小少爺帶走了嗎?”

席慕寒臉色瞬間沉了下來:“什么!?”

“席,席總,小少爺把那女人帶走了,說是您讓帶走的啊……”

席凱把林念兒帶走了?

席慕寒眸中劃過一抹不可置信。

“確定是小少爺?”他一字一句擲地有聲的問。

“席總,這還能錯?我們幾個親眼所見!小少爺口口聲聲說,是您的意思,您要見那個女人……”

席凱這么說的?

那是他一手養大的兒子,從來不會說謊!

可如今,席凱竟然為了救那個女人,編造這樣的謊言!

更重要的是,兒子是什么時候和那蠢貨見面的!

那女人果然心機深沉!

林念兒,你居然還有臉利用我的兒子,我看你真是找死!

“立刻把那該死的女人給我找回來!”

席慕寒歇斯底里的怒吼聲,驚得電話那邊的保鏢心顫,連連回是。

掛掉那話,保鏢們面面相覷,這……

難道不是席總吩咐小少爺做的?

“小少爺這也太……”

“行了,趕緊找人吧!聽席總這吼聲,殺人的心都有。”

“那女人和席總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能被席總恨得咬牙切齒?我看她是死定了!”

……

席慕寒一腔怒火,正不知該如何發泄,總裁辦的門突然被敲響。

“進來!”

冷冽的聲音,讓門外的助理林陽心里一緊,推門,小心翼翼的走進去。

席慕寒抬頭看他,冷眸銳利如刀,林陽惶恐不安的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來。

“…你最好有事!”

席慕寒提醒,林陽才想起來總裁辦的目的。

趕緊回道:“席總,咱們公司網絡遭遇黑客侵襲,電腦全都癱瘓了。”

“什么?”

席慕寒立刻打開電腦查看,果然,網絡密鑰被篡改,黑色的屏幕上,幾行紅色字體格外刺眼:

席慕寒難難難,公司系統全玩兒完!

席慕寒煩煩煩,欺負女人是大壞蛋!

小爺給你的教訓,驚不驚喜?刺不刺激?

“這是誰干得?!”

“沒,沒查出來!”

想到屏幕上面的字,林陽伸手摸了摸鼻子,低頭,不敢直視席慕寒那張冷到結冰得臉。

下一秒,只聽砰得一聲,限量版水杯應聲落地,水花四濺,玻璃片碎成渣。

林陽屏住呼吸,大氣不敢喘。

“去把這無聊的奇葩找出來!否則,你知道后果!”

“是,是是!”

沒敢多停留,林陽快速轉身離開,走出總裁辦,他有一種出了閻王殿的感覺,長長喘了口氣。

怎么辦?

要怎么把這無聊的奇葩找出來呢?

公司頂尖高手都無計可施,這還真是個難題啊!

……

名苑小區。

軒寶坐在電腦前笑得開心,好幾個時辰過去了,席慕寒公司的網絡依舊處于癱瘓狀態,想想他都覺得痛快!

敢欺負小爺的媽咪,敢用水潑媽咪,這就是代價!

“軒寶,你在笑什么?”

一旁的暖暖,看著傻笑的軒寶疑惑的蹙眉。

軒寶回頭看了她一眼:“噓,這是秘密。”

暖暖上下打量著一本正經的軒寶:“秘密?我看你肯定又做壞事了,你不說我去告訴媽咪!”

說著就往客廳走,軒寶趕緊起身將她拉住。

“別,別告訴媽咪,我說,我說。”

接著小聲在暖暖耳邊低語起來。

“你說,欺負媽咪的是席氏集團的總裁?你是在給媽咪報仇?”

“沒錯!濃情酒吧的人,誤把我當成席總家的小少爺,我查了,濃情的老板就是席慕寒!”

“那他為什么要欺負媽咪?”

“這個……我還沒查出來。”

軒寶摸了摸腦袋,在機場撞見席慕寒時,他就察覺到媽咪很害怕席慕寒,想來應該是有舊仇。

“真沒用!”

暖暖丟下這三個字的評價,抱著胳膊走了出去。

“……”軒寶對著她的背影不服氣的吐舌頭,做鬼臉。

暖暖這脾氣比萌萌可差遠了!

一個媽生的兩個女兒差別怎么就這么大呢!

“軒寶,軒寶你快來看啊,你上電視了!”

萌萌奶聲奶氣的聲音傳進書房,勾起軒寶的好奇。

好吧,雖然他承認自己有點帥,

但這也太夸張了吧?剛一回國就上電視了?

軒寶小臉存疑的走到客廳,看向電視屏幕,不由得睜大眼睛。

電視上那個穿著西裝的小男孩……跟他,除了穿著外,真的一模一樣。

暖暖和林念兒聽到萌萌的喊聲也來到客廳。

電視上正播放著席氏集團總裁重金尋人的新聞。

林念兒心里咯噔一下,四年前席慕寒就曾要花一百萬找她的下落,這回該不是又……

接著畫面切換,帥氣無比的席凱再次出現在屏幕上。

這是……

林念兒一顆心瞬間提起來,快步走到電視屏幕前,激動得看著他。

這是當初她留給席慕寒的那個兒子?

真的跟軒寶長得一模一樣啊。

真的……

林念兒伸手撫摸屏幕上的席凱,手指不由得發顫,眼睛里氤氳出了水霧。

“媽咪,他為什么跟軒寶長得一樣?”暖暖疑惑不已。

“媽咪,這個小哥哥好像生病了,他爸爸在找神醫,好可憐哦。”萌萌眨巴著小眼睛,一臉天真。

“媽咪,席慕寒在找神醫,他在找神醫杜莎!”

杜莎……說到這兩個字,軒寶忍不住看林念兒。

席慕寒苦苦要找的神醫,就是他們的媽咪哎!

“藥呢?喝了嗎?”

管家嘆了口氣,“又被小少爺倒了。”

席慕寒步子瞬間一頓,劍眉擰了擰,“好,知道了。”

上了樓,席凱的房間果然被反鎖了,席慕寒試探的擰了下,擰不開。

“我不要喝藥!”房間里傳來奶聲奶氣的抗議聲。

“席凱,開門,我是爸爸!”

席慕寒冷聲催促,渾身是不可抗拒的威嚴。

里頭的動靜沒了,

很快,房門咔噠一聲開了,

一個長相精致的像個洋娃娃般的小男孩,紅著眼睛,委屈巴巴地站在門口,仰著蒼白的小臉看著席慕寒。

“爸爸,我不要喝藥。”

“席凱聽話,生病了,喝了藥才會好。”席慕寒彎腰摸了摸席凱的小腦袋。

也唯獨對這個兒子,向來殺伐果決的席慕寒才有這般罕見的耐心和溫柔。

“我不喝藥!就是不喝!我沒有生病!”

席凱突然急了,將席慕寒的手推開,小臉寫滿抗拒,像只發怒的小老虎。

“席凱,你到底想干嘛!”席慕寒怒了。

席凱那雙葡萄般清亮的眼睛頓時又紅了,小嘴一顫一顫的,“我想要媽媽。”

媽媽?

席慕寒頓時想起那個和自己裝瘋賣傻的蠢女人!

四年前,那女人利用車禍去世這個借口,狠心將襁褓中的小凱送到席家,

可事實上,這四年她一直活的好好的!

小凱卻自幼多病,備受渴求母愛的煎熬!

可惡!那該死的女人她根本不配做母親!

席慕寒一字一句的回他,“席凱,我再說一遍,你媽媽死了,你只有爸爸!”

“我不聽不聽,你騙人,你就是騙人!”席凱小手捂著耳朵,小臉盡是惱火。

砰的一聲,席凱直接又將門關上,迅速反鎖。

“少爺,小少爺畢竟還是個孩子……”

管家小心翼翼道……

“下午把他的樂高和平板全都收起來,讓他好好反思一下!”

席慕寒沉著臉轉身就走,可沒兩步,又忽的停下,“另外,吩咐廚房,繼續熬藥!”

……

濃情酒吧門口,

軒寶兩只黑曜石般的小眼睛,盯著燈光璀璨的酒吧滴溜溜轉。

之后垂眸對照小手腕上的定位追蹤器,沒錯,媽咪就在這里。

軒寶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一進前廳,就看到舞池中的男男女女,隨著音樂有節奏的晃動身體,如同群魔亂舞。

動感強勁的音樂刺激著耳膜,嘈雜的氛圍吵得他小腦袋疼。

沒多停留,他徑直朝著后面的包廂跑去。

定位顯示媽咪就在后面的區域。

可是看到后方一模一樣的包廂,軒寶有些犯難,這么多房間,要怎么找媽咪?

正當他蹙著小眉頭思考時,身后突然響起一個聲音,

“小少爺,您怎么來這里了?”

軒寶回頭,抬眸,疑惑的看著面前的黑衣男人,這是在跟他說話?

小少爺?

是在喊他嗎?

見他不作聲,男人俯身,畢恭畢敬的繼續問:“小少爺,您是來找席總的?席總剛離開了!”

席總……

聽起來好厲害的樣子。

軒寶眼珠滴溜溜轉了一圈,反正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找到媽咪,不如……

他咳了一聲,儼然一幅小領導的模樣。

“是你們席總讓我過來的!”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99.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