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手指按壓高潮G乖 揉捏蜜核 (H)

說完,瀟灑的轉身,直接離開了辦公室。

容凌眸光微動,好囂張的女人,還八抬大轎抬她?也真是看得起自己。

不過,她自信的神色,讓容凌想起了七年前的時候,那一天,也有一個女人,跟他共度一夜之后,就消失的無影無蹤,至今都還沒有她的下落。

現在想來,真的是跟這個女人膽子一樣大!

他冷笑一聲,收回目光,看向蘇金,“讓你找狡兔尋找神醫安南的事發布了嗎?”

蘇金急忙回道:

“發布了,但狡兔到現在沒接,可能還要再等等,不過您讓我打聽的那個無憂散配方今晚要在一個酒吧進行拍賣,您要不要去看看?”

容凌想了想,應了聲,“嗯,去看看。”

——

這邊慕安歌氣呼呼的出了容氏集團,滿腦子不下一百種弄死容凌的畫面。

這個男人,他!死!定!了!

她在路邊打了輛出租車,準備回家。

然而在等紅燈的時候,旁邊的一個男人忽然直挺挺倒在了他們車前。

司機趕緊往旁邊拐,路過的行人也紛紛避開,沒有一個人有想上前幫忙的意思。

“停車,我去看看那個人怎么了。”

見死不救,不是她們這行的人能做出來的事兒。

“小姐,我勸你最好別下車!這年頭碰瓷的多了,萬一賴上你可說不清楚了。”

司機從后視鏡里看著慕安歌,蹙眉提醒道。

慕安歌分析道,“他突然倒地,可能是病了,我下車去看一眼。”

司機一聽來了脾氣。

“那你結賬,結完賬你想干嘛干嘛!我可不想攤上這爛攤子!”

慕安歌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沒說,果斷地掏了一百塊錢扔給司機。

下了車,她幾步走到那人面前。

男人長的很帥,一張臉白的過分,雙眼緊閉,人事不省的躺在地上。

慕安歌給他號了號脈,有點意外,沒想到這人年紀輕輕的,身上毛病倒不少。

不過眼下的情況,多半是低血糖引起的昏迷,吃點糖就好了。

她摸了摸男人的衣兜,正常來講,一般低血糖的人,口袋里都會常備糖塊、餅干什么的。

可她翻了半天,什么能吃的都沒找到。

她正打算掏手機準備叫救護車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手機不見了。

不會是落在出租車上了吧?

她嘆口氣,幸好她剛才摸到了男人的手機,匆匆撥打了急救電話。

然后,她又拿著這個手機,撥打了自己的電話。

手機響了幾聲,沒人接,然后被掛斷了,接著對方直接關了機。

慕安歌的一張臉瞬間沉下來。

這司機,沒有半點同情心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還想昧了她的手機?

真是癡心妄想!

她拿著手機又給她寶貝兒子打了個電話。

“寶貝,查一下媽咪手機在哪,剛落在出租車上了。”

“好的,媽咪,你面試還順利嗎?”

聽著小魔頭軟糯的聲音,慕安歌趕緊答:“嗯,還行!”

她含糊應著,生怕他嘮叨沒完。

其實慕安歌這次回國本沒打算找工作,她完全可以自己創業。但小魔頭不知為何,非說找工作比創業穩定,還親自給她挑了這家公司來面試。

誰知道,這還沒進去呢,就遇上了這樣一個老總!

慕安歌暗暗吐槽,自家的兒子眼光也實在是不咋地!

解決了手機的事,救護車也到了。

她救人救到底,好心的又跟著去了趟醫院,給交了點手術費,又幫忙聯系了家人,等她家人到了才離開。

容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助理蘇金握著手機過來匯報:“容總,您看,這照片里的人是不是二少爺?”

容凌接過手機,上邊是一則剛更新的帖子,標題:

“世風日下,美男當街暈倒,女人趁火打劫~”

下邊配有一張清晰的圖片,一位年輕男人暈倒在地上,被一個女人上下摸索。

那女人神色緊張,從某個角度看起來,的確有幾分鬼祟。

容凌的面色沉了下來,眉間褶痕加深。這躺著的確實是他弟弟,而這個女人,呵呵!

不就是剛剛來公司面試,因為人品問題被他打回去的女人嗎?怎么,現在又來偷他弟弟的手機?

容凌把手機還給了蘇金,然后打了一個電話:“阿盛怎么了?”

電話里傳來一個女聲:“沒事,就是老毛病,剛才在路上暈倒,被急救車送到醫院來了。現在人已經沒事了,你不用擔心。”

聞言,容凌松了一口氣,“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找一個叫安南的神醫,等我找到他,讓他也給阿盛看看。”

電話里女人停頓了一會,然后傳來一聲很輕的嘆息,“阿盛的身體就這樣,怕是什么人過來也治不好了。都這么多年了,你給他找的醫生還少嗎?這些年來,也真是辛苦你了。”

“沒事,不管怎么說,他始終是我弟弟。”

兩人又說了幾句,掛了電話。得知弟弟沒事,容凌的心也就放下了。手機是小事兒,重要的是阿盛的身體。

蘇金在一邊無奈的搖搖頭,容總其實很關心他這個弟弟,特別是二少的身體。

而畫面上的這個女人。三番兩次觸上容總的霉頭。她可能要倒大霉了!

慕安歌回到家,剛進門,就看到電腦前的兩個腦袋,正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腦,不知道在看什么。

“你們在干什么?”

沈樂萱回頭,“你回來啦?你知不知道你火了?現在網上到處都是罵你的貼子,小寶貝正在幫你處理。”

沈樂萱是慕安歌的閨蜜,這次回國,慕安歌也只告訴了她一個人。

聽到這話,慕安歌一頭霧水,“什么帖子?”

她轉頭看向屏幕,一眼就看到了那篇世風日下的報道。

“我這是在救人,怎么還說我偷東西啊?偷東西有在光天化日之下偷的?”

沈樂萱撇嘴:“你再往下翻,說你是小偷還是客氣的,還有說你……”

她話到了嘴邊,但看了眼那個不到七歲的小包子,還是堪堪收住,到底是湊到慕安歌的耳邊,才將那兩個不算文雅的字說出來。

“猥褻。”

慕安歌氣的差點爆了粗口:“誰這么會斷章取義?難道他們沒看到我救人的時候嗎?沒看到我還跟著救護車去醫院嗎?沒看到我還自掏腰包幫他墊付醫藥費嗎?我這么美的小仙女,竟然被他們說成了這樣?”

她越說越氣,“寶貝,你好好查查到底誰報道的,然后封了他的賬號!今天特么的出門絕壁沒看黃歷,什么倒霉事都遇上了。”

慕熠南應了聲,兩只小手快速的在鍵盤上忙碌著,神情專注,屏幕上的各種代碼不停的變換,看得人眼花繚亂。

沈樂萱看著她問道:“對了,你不是去應聘了嗎?怎么樣?”

不說還好,說起來慕安歌就是一肚子的火。

“別提了,差點把我氣死!”

沈樂萱眉頭微蹙,“怎么了?容氏集團總裁容凌,商界大佬,聽說他長得帥又有錢,是全錦城姑娘們最想嫁的男人!最主要的是聽說他一直在找一個女人……”

慕安歌頭疼的擺手,

“可閉嘴吧!這狗男人沒你說的那么好!”

坐在電腦跟前的慕熠南,小眉頭也漸漸擰緊,豎起耳朵聽。

慕安歌嘆口氣,把面試的經過說了一遍。

末了氣呼呼道:“說我人品不好,還放了狠話要封殺我,笑話!我慕安歌想找工作,誰不是搶著要?用得著他封殺?”

沈樂萱輕輕拍了拍她的背,

“好了好了,不氣不氣,讓咱小寶貝收拾他。”

慕安歌聞言,使勁的點點頭。

此時的慕熠南,才是真的覺得心累,他這個爹地真是不知道什么是作死。

其實他早就調查過,雖然媽咪總說他爹地的墳頭草都一尺多高了,還叫他不要提也不讓問,但他才不信,暗中調查了好久,才查到了容凌的頭上。

這次趁著謙哥家的事,將媽咪給哄回國來,又想方設法說服了媽咪去容氏面試,他就是想把媽咪安排到爹地身邊去,讓他們日日相對,然后順理成章的在一起。

可這倆人倒好,明明一副好牌,他們給打的稀碎。

“媽咪放心,寶貝會給你報仇的。”他揚起小臉一臉鄭重的說。

慕安歌聞言,頓時湊過來在他的小臉親了親,“寶貝最疼媽咪,來說一說,寶貝準備怎么幫媽咪報仇?”

慕熠南神色認真的看著慕安歌,

“媽咪想讓他虧多少?”

慕安歌想了想,“我在他辦公室里里外外呆了五分鐘,就五千萬吧。”

慕熠南小手在電腦上忙碌著,突然彈出一條消息,是鬼火總部發過來的消息。

“有一個大額訂單,查一個名叫安南的神醫,出場費一千萬,接嗎?”

慕熠南的小手微微停頓了片刻,眉心也斂了斂,隨即打了幾個字,“發布人底細有嗎?”

“是一個叫做蘇金的人,其他信息沒有說太多。”

蘇金?

這個名字好像聽過呢。

是了,這不是他那個爹地的特助嗎?

他像個小惡魔似的邪惡的揚起唇角,直接回了倆字,“不接。”

真是風水輪流轉,剛把媽咪得罪的這么徹底,現在又求到媽咪這來了,愛找誰找誰去,他媽咪還忙著呢。

這么多年他們一直低調行事,雖然媽咪經常的治病救人,但沒人知道她就是那個赫赫有名的神醫安南。

現在,他還是教訓一下他那個不知所謂的爹地比較好。

容氏集團。

“總裁不好了,公司系統的防火墻被人攻破,對方是個高手,我們損失慘重,現在保守估計已經損失了三千萬。”

蘇金滿頭大汗,幾乎是冒著被打死的危險過來匯報。

容凌臉色發黑,聲音震懾,“立刻讓信息安全部想辦法攔截。”

安全部拼了命的找漏洞打補丁,但對方是個高手,他們所做的一切,都能被對方輕易的找出破綻,每一次反抗,都是迎來更沉重的打擊。

十分鐘后,對方瀟灑的撤了回去,還囂張的留下一串代碼,翻譯過來居然是:“警告。”

核算過后,公司賬面上足足損失了五千萬。

容凌坐在電腦前,狠狠瞇眼,這個人不僅技術高超,膽子也不小!

容氏集團的技術人員,是業內最頂尖的技術人員,容氏的防火墻每天承受十幾億次的攻擊,但卻很少有人能夠攻入進來。

但是在面對這個人的時候,竟全無對抗的能力!

到底誰有這么大的能耐?

這個警告,到底是什么意思?

“蘇金——”容凌喊。

“容總。”蘇金匆匆趕過來。

“狡兔接單了嗎?”

蘇金垂眸,十分沒底氣,“剛、剛回復了說不接。”

容凌的眼睛微微瞇了瞇,“錢不夠?回復他,我給雙倍的價格。”

“是,容總。”

——

慕安歌看著容氏損失的五千萬,一口惡氣總算是順了氣兒。

在沈樂萱的攛掇下,他們晚上來到了當地最大的娛樂場所——樂天酒吧。

當然還帶上了林謙。

幾個人找了一個四人臺的卡座,點了三杯雞尾酒,林謙特意給慕熠南小朋友要了杯牛奶。

“聽說今晚有拍賣會,安歌一會你相中什么了,跟我說我給你拍下來。”

林謙挑眉看她,一副“你看我對你多好”的樣子。

慕安歌瞥他,“顧好你自己就行!”

而此時,二樓的雅座上坐著三個男人,為首的那個,赫然是剛拒絕了慕安歌面試的容凌。

他身邊的兩個人,是他從小玩到大的兄弟,陸遠程和秦羽。

陸遠程和秦羽今晚是跟著容凌過來的。只是容凌今天興致不高,喝酒也沒個氣氛。

陸遠程的眼睛四處亂轉,直到看到慕安歌他們在臺下,忍不住輕笑出聲。

“帶著小孩兒來酒吧,還真是第一次見。”

他的話音落下,坐在他旁邊秦羽也朝下邊望了眼。

“嗯?容凌,你看那個男人像不像林謙?”

聞言,本來慵懶的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的容凌,微微轉頭。待他看到那一桌四人時,一雙狹長且深邃的眸子危險的瞇了瞇。

秦羽輕笑著說道,“我就說看著像他,這小子什么時候偷偷溜回國了呢?”

陸遠程見容凌一直沒有收回目光,也禁不住勸道:

“差不多就行了,這么多年過去了,你還能總不讓他回來?也不過是年輕好心辦壞事罷了。”

容凌沒吱聲,任由那兩個家伙在他的耳邊嘰嘰喳喳,始終一語不發,那雙諱莫如深的眸子,卻一直盯著下邊的四人。

不,準確的說,是慕安歌一人。

他沒想到,這女人這么神通廣大,什么時候又跟林謙搞到了一起?

莫不是想打林謙的主意?

此時臺下傳來主持人的聲音,“接下來我們要競拍的是無憂散的配方,起價五十萬。”

容凌聞言,瞬間收回了視線。

他今晚到這里來的目的,就是為了這個無憂散的配方!

據說這個配方對重癥病人有奇效,他留意很長時間了,現在爺爺的情況很不好,他只能指望這個東西,能夠給他爭取點時間找到那位神醫。

而此時,坐在下面卡座里的慕安歌,也對這個無憂散表現出極大的興趣,“林謙拍這個,我很早就聽過這個無憂散,可能對你太姥爺的病癥會有幫助。”

“好。”

林謙聞言想也沒想的答應下來,很快參與叫價。

一度從五十萬,叫價到了五百萬,林謙眉頭微微蹙起,這個東西不就是輔助作用,又不是有起死回生的功效,至于這么多人搶破腦袋的要么?

就在他猶豫還要不要參與的時候,二樓傳來冷沉的聲音,“一千萬。”

他的話音擲地有聲,眾人聞言皆是咝了聲,這價格,可以說高的有些離譜了,直接翻了二十倍。

林謙被氣得火冒三丈,抬頭望去,這特么哪個冤大頭有錢沒處花了?

結果這一看不要緊,讓他恐懼到骨子的那張臉,就這么出現在他的視線,他嗖的一下坐下,然后將衛衣帽子直接罩在自己的腦袋上,就這么掩耳盜鈴似的藏了起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94.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