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車了被做到高C 和離婚女兒相互弄了好多年了

車子回到了陸家的豪宅。

陸老太太聽到汽車的剎車聲,就走出大門,看到從車上走出來的兩人,瞬間笑瞇了眼睛,“呦,夫妻兩終于回來了,一起回娘家怎么樣了,一切都好嗎我?”

姜月直接丟下陸靳寒,走上去,笑道,“奶奶,都好的。”

“好就是好,吉利。”陸老太太頓了頓,又笑瞇瞇的抓住了姜月的手,“孫媳婦兒,我讓人給你燉了雞湯,過來,跟奶奶一起喝!”

“啊?”

“雞湯補啊,身體好才容易生孩子。”

姜月忍不住紅了臉,怎么奶奶十句有九句都脫離不了孩子啊?!

她下意識求助性的看向了陸靳寒,想要他幫忙說幾句。

誰知,他來到她身邊后,竟然俯身下來,微涼的薄唇緊貼著她柔軟的耳垂,似要含住,“其實,要一個也不是不可以……”

溫熱的呼吸噴灑在耳邊,帶著成熟男性清冽的氣息,一并竄入她鼻息。

姜月呼吸微窒,再加上旁邊還有陸老太太的竊笑聲,她窘迫得不行,不回應他,拉過陸老太太的手就往廚房走過去,佯裝淡定,“奶奶,走吧,我喝雞湯!”

陸老太太看到兩人極好的相處氛圍,感覺一切都在往她所期待的方向發展,笑著回了頭,問,“靳寒,這雞湯我特地差人熬制,很補腎,你喝不?”

姜月面色又一窘。

陸靳寒雙手抄兜,淡定得很,“奶奶,你這是瞧不起誰?!”

“我這不是為我孫媳婦好嘛?”

“她能承受得住,我沒意見。”

姜月尷尬得無地自容,恨不得用腳指頭扣出三室一廳。

她趕緊推著陸老太太走,“奶奶,他不喝的,我喝,我全喝!”

陸靳寒看著姜月落荒而逃的曼妙身姿,嘴角勾起了意味深長的笑。

這女人,時而冷靜睿智,時而嬌憨軟萌,真是每時每刻都會給人驚喜。

他發現,他對她的興趣更濃了……

姜月剛喝完雞湯,就接到姜申的電話,略帶歉意一笑,“奶奶,抱歉,我先去接個電話。”

陸老太太看到那一碗湯已經被姜月喝見了底,滿意的點點頭,“去吧去吧!”

姜月走到樓梯口一處無人的角落,這才接通電話,她直接問,“爸,我今天回家并沒有看到你,你說要給我母親的遺物,什么時候給?!”

姜申夾怒的語氣傳來,不答反問,“姜月,你還好意思說?你今天回去是不是去找你繼母麻煩了?!”

姜月聽了,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爸,宋如蘭是這樣告訴你的?她說我回家里是找她麻煩?!她怎么不告訴你,是她找了幾個男人差點在家里把我強了?!”

姜申一時語塞,然后疑惑的看向了一旁的宋如蘭。

宋如蘭理直氣壯道,“我都跟她解釋了這件事是誤會,是姜月一直不肯把那段錄音刪了,我就想個辦法恐嚇一下她,讓她交出錄音,誰知道她當真了,還把我的臉都打腫了,你看,都腫得跟豬頭似的,我以后還怎么見人?!”

姜月聽到電話里傳來宋如蘭的聲音,嗤笑著開口,“那是你活該,我還覺得下手輕了呢!”

宋如蘭惱羞成怒,“你,姜月,你留著小雪的錄音,是何居心啊!還有,我告訴你,離蘇澤遠一點,你配不上她,他跟小雪情投意合,就快訂婚了!”

姜月勾著唇,“不是我不離他遠,是他主動追著我出來的,我魅力太大沒辦法,誰讓姜雪栓不住自己的男人,怪誰呢?!”

“你!”

“別你你你的了,說起來,我跟蘇澤有婚姻的時候,姜雪還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姜申怒喝,“姜月,夠了,她可是你媽,有你這么對待媽的嗎?”

姜月的聲音瞬間戛然而止。

心里卻一陣冷笑,媽?宋如蘭她配嗎?!

這種隨時都會算計人頭上的后媽,她可無福消受!

姜月深吸一口氣,眼眶有些霧氣,不是不想反駁,是不想做無用功。

因為她說再多,姜申也不會聽,只會指責她不聽話,天生反骨。

姜申沒有再聽到姜月咄咄逼人的話,以為她后悔了,語氣緩下來了幾分,“月月,爸爸跟你說的就是這件事,雖然當年你跟蘇澤的婚姻只是雙方家長的口頭約定,但是還是需要你們雙方親自提出解除婚姻的事,再加上你已經結婚了,這件事就比較簡單了,我明天把蘇澤約出來,你到時候出來跟他說清楚就行。”

姜月定神,讓她當面跟蘇澤說清楚?

怎么?他們是怕她跟蘇澤斷不干凈,所以一起來見證,讓他們一刀兩斷是么?

也好,她倒要看看,宋如蘭跟姜雪還要玩什么把戲!

姜月收斂了思緒,冷笑著應了一聲。

見姜月同意了的,姜申笑了,“行,明天我會發地址給你。”

姜月沒有忘記正事,“爸,媽的遺物……”

“明天再說。”

姜申匆匆的敷衍一句,然后就掛斷了電話,顯得很迫不及待。

姜月抿緊唇,明眸劃過一絲晦色,父親這么遮遮掩掩是什么意思?

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避,她心里不太舒服,甚至有一種不詳的預感,怕母親的死跟父親有關系。

她深吸一口氣,搖搖頭,算了,一切等明天過后就知道了。

姜月回到了臥室,發現陸靳寒正從浴室走出來。

濕潤細碎的黑發垂落在他額前,微微調和了他冷硬如雕刻般的五官,少了一點成熟,多了一點少年韻味。

他身上穿著薄薄黑色睡衣,細致昂貴的睡衣柔軟服帖的包裹住他健碩有力的身軀,腰間束著一條松松垮垮的腰帶,襯得肩寬窄腰,雙腿筆挺修長。

胸前的布料大大的敞開,露出一大片令人遐想連篇的蜜色肌膚。

從性感凸起的喉結以及精致的鎖骨,往下則是若隱若現的胸肌,以及線條流暢,令人垂線的八塊腹肌跟人魚線,每一塊都格外的有型有力量。

姜月忍不住后退一步,被這美男出浴圖驚得差點狂飆鼻血。

陸靳寒環著胸,寬厚的背脊慵懶的倚靠在浴室門前,從浴室里飄出來的水霧繚繞在他周圍,朦朧了他英俊的輪廓,多了一絲神秘的誘惑感。

他凝著已經面如火燒的女子,眼底劃過一絲笑意,薄唇微掀,“陸太太,你的眼神是想引誘我犯罪?”

姜月假裝用手擋臉上,然后稍微側過身,臉如同熟透的漿果,“你...,快點把衣服穿好!”

陸靳寒笑意加深,語氣添了幾分逗弄,“我穿的已經夠多了,陸太太貌似不知道,我以前一個人睡的時候,都是裸睡,全裸的那種。”

什么?還全裸!

姜月腦海一晃而過某個某男人全裸圖,臉色瞬間爆漿,話都說不利索了,“可,可是現在不一樣……”

說話間,男人的氣息已經逼近,一把摟住了她柔軟纖細的腰肢,后背緊緊貼著他,呼吸越來越近,“和我說說怎么不一樣,嗯?

姜月的身子瞬間僵硬,手都不知道往哪擺放,“陸先生,請你自重!”

陸靳寒目光落在她飽滿透紅的耳垂上,輕呵一聲,“奶奶說讓我們要個孩子,如果自重的話,怎么制造出孩子?”

姜月稍微避開了一下男人在她耳邊灼熱的呼吸,輕咬著紅唇,“可是我們明明已經約定好了,婚后各過各的……”

陸靳寒忽然摟緊了她,下巴磕在她柔軟的肩頭上,“嗯,這并不妨礙我想跟你加深夫妻感情。”

“你……”姜月剛想出聲說什么,卻被他捏住了下顎,面對著他。

男人漆黑的眸子如同一汪深潭一般,神秘又深不可測,“相信一見鐘情么?”

低啞性感的嗓音徐徐而來,似春風拂面,攪亂了一汪春水。

姜月怔了怔,凝著他深邃迷離的眸子,心跳一時有些加快。

陸靳寒微涼的薄唇漸漸靠近她,一張一合中,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壓低過后的嗓音,格外的醇厚醉人,“或許,我對你,就是一見鐘情……”

姜月一瞬間心跳如雷,呼吸都忍不住停滯下來。

陸靳寒說什么?

他說對她一見鐘情?

怎么可能?

姜月第一時間表示不信,緩了三秒之久,深吸一口氣,“可陸先生聽說過一句話么?”

男人挑眉,“什么?”

姜月對上他深諳的視線,佯裝鎮定,“那就是所謂的一見鐘情不過是見色起意,是耍流氓行為!”

對,肯定是這樣,她為自己找到的理由鼓掌!

陸靳寒目光在她那張雪白如玉的臉蛋上游移,最后落在她胸口上,眼神諱莫如深,“嗯,還挺有道理。”

“……”

頓了頓,他目光灼灼,一本正經道,“如果陸太太決定對我以色事人,興許我會忍不住,像古代里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昏君,把陸太太往死里寵……”

什么以色事人?!

鬼才會對他以色事人!

姜月紅了臉,又氣又羞,“呵呵,陸先生,我不陪你開玩笑了,因為輪到我洗澡了!”

說完,她立即躲進浴室里,把門關上,鎖緊。

此刻的她已經面如火燒,憤憤的臭罵一句,流氓,變態!

還真以為自己是古代里高高在上的帝王?

想得倒美!

姜月為了平復著自己心,洗澡洗得格外的久,差不多一個小時左右。

洗完后,她發現沒有帶換洗的衣服進來,只能扭捏著穿浴袍走出去。

剛開門,就嗅到了一股催眠的藥香味,很濃郁,熏得她昏昏欲睡。

而且房間里不止有陸靳寒一個人,還有管家以及一個穿著灰色袍子的外國老者。

那老者手中拎著一串風鈴跟一塊鐘表,正在陸靳寒面前輕輕晃動。

姜月愣了愣,意識到那老者是催眠師,正在給陸靳寒催眠。

而陸靳寒的臉色不太好,手臂上環繞的青筋因為隱忍而劇烈鼓動,又是準備發病前的征兆。

明明剛剛還能淡定的站在她面前調情,現在才剛過了一個小時,就……

許是察覺到了姜月看過了的視線,陸靳寒洶涌如寒潮般的黑眸射過來,在看到姜月身上一件簡單的睡袍以及裸露在外的精致嫩滑的小腿時,眸底瞬間迸發出犀利的冷銳,“怎么穿成這樣就出來了?進去!”

姜月目光擔憂的看了陸靳寒一眼,不想刺激他,只能乖乖的退出去,把舊衣服重新換上,這才走出來問管家,“怎么回事?”

宋管家看向姜月,嘆口氣,如實道,“少爺每天晚上九點左右都需要催眠安撫心中躁郁,不然會徹底失控。”

“這種情況有多久了?”

“五年了。”

這么久?!

姜月看向坐在單人沙發上的男人,他骨節分明的雙手緊緊的抓住兩邊的扶手,俊逸的臉色略微比平時的蒼白,額頭青筋微微鼓動,眼底血絲明顯。

哪怕是極為難受跟痛苦,他也能夠極力控制,表面依舊保留著自己的風度。

這個男人,自控力真是強大到了極點。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92.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