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質RB攻略系統芙芙餓了 飄飄欲仙狼太郎

慕煜城正想詢問他什么時候有妻子和孩子了,身后傳來好友安金哲的聲音。

“城哥。”

慕煜城和童渺渺下意識停下腳步。

這時候,安金哲追了上來,遞上一個銀色手機,笑道:“城哥,你手機落下了。”

他說著,八卦的眼神卻在兩人之間來回打量。

這個童渺渺前腳剛走,城哥后腳就跟上。

要說兩人沒貓膩,打死他他也不信。

慕煜城和童渺渺自然沒錯過他的眼神。

童渺渺有些不自在。

慕煜城橫了安金哲一眼,嗓音清冷帶著幾分警告,“還有事?”

“呃……沒事了,沒事了,城哥,你們慢走啊,我先回包廂了。”

安金哲察覺到危險,一個激靈驚醒,轉身快速的消失在兩人視線里。

他一走,童渺渺和慕煜城之間的氣氛更加尷尬。

童渺渺看了眼身邊的男人,什么都沒說,抿著唇繼續往前走。

此時,酒精的后遺癥越來越重,她腦袋暈得厲害。

慕煜城見她走路有些搖晃,心里起了異樣,忙追了上去,詢問道:“你開車了嗎?”

“開了。”

童渺渺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聲音帶著些許隱忍,“我現在的情況不能開車,一會兒我打車回去,慕總可以先走。”

慕煜城蹙眉,看著童渺渺臉上的隱忍,嗓音低沉道:“我送你。”

“不用了,不合適,就不勞煩慕總了。”

童渺渺想也不想的拒絕了。

說完,她就準備要走。

結果手腕忽然被扯住,本就平衡不怎么好的她,整個人都朝后傾斜。

眼看就要跌倒,一只強有力的手臂扶住了她的腰肢。

隨后她被帶進了一個陌生的懷抱,鼻尖下蔓延著熟悉的龍涎香水。

童渺渺呆了一下,立即掙扎了起來。

“你干什么,放開我!”

慕煜城沒想到童渺渺反應會這么激烈,下意識松開了手。

童渺渺得了自由,惱羞地瞪了慕煜城一眼,轉身就要再次離開。

結果又被攔住了。

“慕煜城,你到底想做什么?”

她氣惱地低喝。

也不知道是醉得還是氣得,她的臉頰越發緋紅,像熟透的蘋果,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慕煜城神情恍惚了下。

眼看童渺渺搖搖晃晃又要走,他反應過來,連忙拽住童渺渺的手臂。

“喝醉了就別逞強了,沒聽說最近有罪犯,就喜歡逮落單的女性下手嗎?”

聲音低沉嚴肅。

像是覺得這樣說不夠嚴重,他又補充道:“你要是執意,說不定明日的早報受害者,就多了一個你,而且還是身首異處的那種。”

“你嚇唬誰呢?”

童渺渺下意識不相信,臉色卻白了幾分。

慕煜城淡淡地看著她,“你覺得我有騙你的必要嗎?”

童渺渺想了想,搖頭。

這種事,這男人的確沒有騙他的必要。

可是……

“你真不是在說謊?”

慕煜城低眸,就對上童渺渺將信將疑的黑眸,“信不信隨你。”

話落,他越過童渺渺準備離開。

童渺渺見狀,立即就慫了。

她連忙上前拽住慕煜城的衣角,“等一下。”

慕煜城停下腳步。

他挑眉地側頭,冷聲詢問道:“有事?”

“那個……要不麻煩你還是送我一下吧。”

童渺渺陪笑地仰著頭。

慕煜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嘴角微不可覺地勾起,“那就走吧。”

就這樣,童渺渺拽著慕煜城的衣角離開了會所。

回去的路上,車廂里很是安靜。

童渺渺腦袋還暈乎乎著,靠在椅背上閉目假寐。

慕煜城微微側頭,就看到童渺渺安詳的睡顏,乖巧甜美,像是收起利爪的貓咪。

他心里劃過一抹異樣,不過他并沒有在意。

他降下車速,讓車子更加平穩。

半個小時后,慕煜城把車停在了童渺渺公寓樓下。

他側頭看著還在熟睡的童渺渺,伸手輕輕推了下,“醒醒,到了。”

“到了?”

童渺渺迷茫地睜開眼,腦子還有些混沌。

慕煜城看著眼前迷糊的女人,和平時精明干練樣子形成一個反差萌,讓他覺得很是有趣。

眼看童渺渺準備開門下車,嗓音暗沉道:“你就這樣走了?”

此時童渺渺神智已經清醒了幾分。

她側頭看向身旁的男人,疑惑道:“還有事嗎?”

慕煜城挑眉,“你今晚專程來找我,是不是忘了記了什么?”

童渺渺愣了一下,這才想起企劃案的事。

“抱歉,我差點忘了。”

她說著,忙從手提包拿出企劃案遞過去。

慕煜城收下就立即翻看起來。

他看得很快,一目十行。

童渺渺見狀,也不好離開。

沒多久,耳邊響起男人磁性好聽的聲音,“方便的話,順便說下你這企劃案的一些問題吧。”

涉及工作,童渺渺自然不會拒絕。

她點了點頭,“你說。”

慕煜城頷首,拿著企劃案上半身傾斜了幾分,低著頭貼近童渺渺,嗓音清冷道:“你這企劃有幾個不成熟的地方,我需要你修改一下。”

童渺渺整個人都僵硬了起來。

因為兩人靠得很近,都快能感應到彼此呼吸了。

童渺渺很不自在,特別是鼻尖下獨屬于男人的荷爾蒙,更是攪亂著她的心池。

她微微抬頭,入眼地便是男人冷硬俊美無暇的側臉。

心,跳得更加的厲害了。

她咽了咽口水,下意識往后挪了挪,拉開了點距離。

感受著包裹自己的男性荷爾蒙沒有剛才那么濃烈,童渺渺這才松了一口,強打起精神認真聆聽男人的要求。

卻不知道,她自認為做得隱秘的動作,全部被慕煜城看在眼里。

慕煜城能感覺得到,童渺渺這個女人似乎一直有意和自己保持距離。

他蹙了蹙眉,不過也沒說什么。

半個小時后,慕煜城合上合同,神色淡淡地遞給童渺渺,“你拿回去修改,等改完了,再讓人重新遞完整版過來。”

“好。”

童渺渺收下合同,準備下車。

不過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動作停頓了一下,側頭道:“今晚謝謝你送我回來。”

話說完,她開門下車,頭也不回地快步走進公寓樓。

慕煜城看著她消失的背影,眼眸深邃了幾分,隨后掉轉車頭離開。

樓道里,童渺渺已經清醒了不少。

她看著消失在馬路上的車子,一只手忍不住放到心口,感受著心臟劇烈的跳動。

男人在耳邊說話的低沉嗓音,似乎還在耳邊回蕩。

耳朵至今都還有微微發燙的感覺。

“別再想了!”

她用力甩了甩頭,想把腦海里那些曖昧的畫面甩出去。

她不斷地自我催眠。

幾分鐘后,童渺渺徹底冷靜下來,心無波瀾地回到家里。

她輕輕關上房門,身后響起腳步聲。

她側頭看去,就見顧青從小寶的房間走了出來。

“小寶睡了嗎?”

她一邊把手上的手提包放下,一邊詢問。

“剛睡沒多久。”

顧青說著,上前接過童渺渺脫下的外套。

一股刺鼻的酒味竄入了她鼻腔,她忙關心詢問:“童總,你喝酒了,沒事吧?”

“我沒事,別擔心。”

童渺渺淡笑地擺手,感謝道:“倒是你,今晚又辛苦你幫我看孩子,謝謝了,你快回去吧。”

“這沒什么。”

顧青笑了笑,又想起一件事,說道:“對了,總經理,你讓找的保姆已經有著落了,明天你若是有時間,我可以讓對方來公司面試。”

童渺渺同意了。

……

隔天一早,童渺渺送完小寶去幼兒園,就去了公司。

進了公司后,她先去了企劃部。

她站在走廊中間拍手道:“各位,暫停下你們手上的工作,我有個好消息要宣布。”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停下了工作,紛紛看向童渺渺。

“總經理,什么好消息啊?”

“難道是我們交給慕氏集團的企劃案通過了?”

有人忍不住大膽猜測。

其他人更是雙眼發亮地看向童渺渺,催促道:“總經理,你快說是不是這個好消息!”

童渺渺瞧著眾人心急的神色,也不再賣關子。

“不錯,我們的企劃案通過了。”

“歐耶!”

眾人忍不住舉手歡呼。

童渺渺看著歡喜的眾人,也被感染,嘴角噙著淺笑。

不過開心過后,其他人也忍不住失落起來。

因為當初童渺渺承諾的高額獎金是給入選的企劃案設計者。

“不行,得讓經理請客,這么大筆獎金不請客,太說不過去了。”

“對,必須請客,不然我怕我會忍不住去打劫經理。”

聽著眾人七嘴八舌地討論如何打劫企劃部經理,童渺渺知道有的人心里是真的很失落。

她拍了拍手,示意眾人聽她說,“雖然這次你們的企劃案沒有通過,巨額獎金拿不到,但之前大家辛苦加班加點,下個月獎金也回翻倍,答應你們的不會少。”

眾人一聽這話,再度歡呼了起來。

童渺渺又趁熱打鐵地宣布,“另外,今晚我請企劃部所有人吃飯,大家記得早點完成工作。”

大家又是一陣歡呼。

“有總經理這句話,今天肯定是超額完成工作,絕不可能加班的!”

“對,絕對不可能加班!”

童渺渺聽著他們搞怪的話,不由失笑。

她又叮囑了幾句,就去了企劃部經理的辦公室。

因為慕煜城要求修改一些地方,她需要給企劃部經理說一說。

“差不多就這些,你盡快改好。”

“總經理放心,我一定盡快改好。”

童渺渺點頭,轉身回了總經理辦公室。

一上午,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童渺渺帶來的好消息,所有員工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

私底下更是有不少員工夸贊童渺渺。

“總經理真的好厲害,剛上任一個月不到,就拿下和慕氏集團兩個大項目。”

“雖然人嚴厲了點,不過總經理卻是賞罰分明,等下個月獎金發下來,我算了下,我可以買我一直想買卻舍不得買的那只香奈兒口紅了。”

秦璐原本要進茶水間倒水,沒想到聽到手下員工大夸童渺渺。

她臉色一下難看了起來,握著水杯的手用力到發白。

她可以明顯感覺到公司人心已經漸漸偏向童渺渺了。

一時間內心萬分不是滋味。

憑什么啊!

她之前在公司做了那么多年努力,憑著什么童渺渺這個女人一來,就讓她所有努力都付之東流!

難道她這么多年,就比不上才到一個月的童渺渺嗎?

一群不知好歹的白眼狼!

她憤恨地瞪了眼茶水間,陰沉著臉轉身后回了總監辦公室。

這些童渺渺都不知道。

午休過后,顧青領著一位中年大媽走了進來。

“總經理,這位就是您讓我找的保姆,她是我一個親戚,有著很多年的保姆經驗,大家都習慣叫她孫媽。”

因為童渺渺工作太忙了,所以這面試只能在公司。

童渺渺上下打量了眼孫媽,從辦公桌里走了出來,吩咐道:“顧青,你去端杯茶進來。”

顧青領命出去。

之后,童渺渺示意孫媽坐到沙發上,“孫媽,想來顧青把我的要求都跟你說過吧。”

“說過,總經理放心,那些事我都很熟練,一定會把孩子照顧好,讓您沒有后顧之憂。”

孫媽坐在童渺渺對面,神情有些拘謹。

童渺渺看出她的緊張,安撫道:“你不用這么緊張,我就是想問幾個問題。”

“總經理只管問,我不緊張,一點都不緊張。”

孫媽強作鎮定的擺手。

童渺渺看著,忍不住失笑。

隨后,她便開始問問題。

孫媽一開始還有些緊張,不過隨著相處,她漸漸放松了下來。

童渺渺一直暗暗在觀察這孫媽。

她見孫媽回答問題的時候,眼神清明,沒有閃躲,顯然是做實事的那種人,便當場錄用了。

決定錄用后,童渺渺就把家里的鑰匙,以及接小寶的學校地址都交給了孫媽,讓孫媽今天開始上工。

顧青見童渺渺這么信任自己,都不考察考察孫媽,就把家里的鑰匙交出去,很開心。

處理好這些瑣事后,童渺渺繼續工作。

當天晚上,松溪餐廳。

顧青事先包下了兩個包廂,足夠他們企劃部所有人用餐。

席間,眾人一放松下來,難得八卦起來。

“總經理,你結婚了嗎?你這么好看,又有能力,肯定有不少人追吧?”

童渺渺看到眾人投過來的八卦眼神,柳眉微挑。

她避開了結婚問題,笑道:“我兒子都已經可以打醬油了。”

這話一出,眾人都驚呆了。

“總經理,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對啊,你這么年輕。”

眾人不相信,畢竟童渺渺看著年紀并不大,最多二十四五的樣子。

“我有騙你們的必要嗎?不信,你們可以問顧青,她見過我家孩子。”

童渺渺抬了抬下巴,指著顧青說道。

其他人紛紛找顧青證實。

“總經理的確有個五歲大的孩子。”

顧青也只提孩子的事,對童渺渺結婚的事只字不提。

不過其他人卻誤會了,都以為童渺渺一驚結婚了。

隨后他們又聊起了其他的八卦,氣氛很是和諧。

晚些時候,眾人吃完飯,興致還很高昂,紛紛提議再約下一場,去酒吧喝酒。

“總經理,今天大家難得聚著出來玩,一起去吧。”

他們三五個人圍著童渺渺,邀請童渺渺同行。

童渺渺作為在場最高領導,自然不好推脫,于是也就同意了。

……

隔天一早,宋氏集團,總經理辦公室。

宋雨溪剛坐下沒多久,助理就敲門走了進來。

“總經理,慕氏集團把我們的企劃案退了回來。”

“退了回來?”

宋雨溪先是驚訝,再是難以置信,“怎么會退了回來?”

她皺起眉頭,怎么想也想不明白,難道是企劃案有什么問題嗎?

“慕氏集團那邊還有說什么嗎?”

助理如實道:“慕氏集團那邊負責人說,他們已經找到合適的合作公司。”

“是誰?”

宋雨溪面色一沉。

她一直對這次的合作志在必得,畢竟宋氏和慕氏合作已經有很久的時間。

再加上兩家如今模糊的關系,她壓根就沒想過慕煜城會拒絕自家公司!

助理見她臉色不好,連忙把她打聽到的消息說了出來,“聽說是史蒂芬,他們的企劃案是慕總親自定的。”

“你說誰?”

宋雨溪猛地看向助理,聲音也拔高了幾分。

助理被她臉上猙獰地表情嚇了一跳,冷汗涔涔地重復道:“是史蒂芬分公司。”

宋雨溪臉色瞬間變得陰沉至極。

“童渺渺!”

她咬牙切齒的叫著。

明明她已經把史蒂芬的企劃案給丟了!

肯定是這個賤人去糾纏了煜城!

想到這里,她心里開始有點慌了。

要知道,慕煜城一直以來都是公私分明。

可是童渺渺這個賤人卻讓他破例了!

難道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他們兩人藕斷絲連了嗎?

不!

她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她猛地站起身,把一直等著她吩咐的助理又嚇了一跳。

“總經理?”

助理兢兢顫顫地看著宋雨溪。

“你出去繼續工作,我出去一趟!”

丟下這句話,宋雨溪頭也不回的出了辦公室。

她直接開車去了慕氏集團。

經過陸銘通報,她進了慕煜城的辦公室。

“煜城,你怎么把宋氏集團的企劃案退了回來,如果是有什么問題的話,我可以安排人修改。”

她直接走到慕煜城面前,雙手撐桌,開門見山道。

慕煜城皺起眉頭,嗓音淡漠道:“這件事我已經做了決定,宋氏的企劃案,不符合我們公司的要求。”

宋雨溪一聽這話,就覺得是慕煜城在找借口。

她惱羞道:“企劃案哪里不符合要求了,里面的條款明明都是按照你們公司要求做的!”

她被嫉妒蒙蔽了理智,咬牙質問道:“煜城,你實話告訴我,你選擇史蒂芬分分公司,是不是就是因為童渺渺在那家公司,你就是因為童渺渺對吧!”

慕煜城立即拉下了臉,聲音沉冷且嚴厲,“宋小姐,我做什么決定,似乎并不需要給你交代,你是不是管得太寬了。”

話說完,他抬眸冷漠地盯著宋雨溪。

宋雨溪對上慕煜城冰冷犀利地眼神,頓時猶如一盆冷水從頭澆了了下來,四肢發寒。

此刻她已經冷靜了下來,想到剛才自己的失控,眼里滿是懊惱。

她怎么就沒忍住呢?

“煜城,抱歉,我剛才的意思不是我本意,我就是,我就是著急了。”

宋雨溪結結巴巴解釋。

可慕煜城已經不耐煩了,“宋小姐什么都不用解釋。”

說著,他按下內線,把陸銘叫了進來,不容置喙地吩咐道:“送宋小姐出去!”

宋雨溪察覺得到慕煜城生氣了,不敢糾纏,老實的跟著陸銘離開。

出了慕氏集團,她轉身看了眼身后的高樓,內心后悔不已。

她很清楚,經過今天這事,慕煜城肯定開始討厭她了!

不行!

她不能讓事情再往不受控制的方向發展,她必須快點把婚事給定下來!

想著,她立即開車回去,打算找父親想辦法。

宋家別墅,位于北城三環蘆溪別墅區。

整棟樓都偏歐式風。

明亮奢華的客廳里,蔣黛娥優雅地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

宋雨溪走進去,瞧著父親不在,便詢問道:“媽,我爸呢?”

“雨溪,你今天怎么回來這么早?”

蔣黛娥有些詫異地看著宋雨溪。

宋雨溪心里想著事,催促道:“這事晚點跟您說,您先回答我,我爸呢?”

“你爸在樓上書房。”

宋雨溪一聽這話,直接去了書房。

“爸!”

她推門進去,也不等宋鵬賦詢問,直言道:“你有沒有什么辦法讓我和慕煜城的婚事盡快訂下來?”

宋鵬賦愣了一下,詢問道:“發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這么著急起來了?”

宋雨溪也沒有隱瞞,把宋氏集團企劃案退回的事,以及童渺渺存在的事,都說了出來。

“爸,你快幫我想辦法,不然煜城就要被姓童的那個賤人給搶了!”

宋鵬賦表情嚴肅了幾分。

慕煜城是他看好的女婿,而且他也有自己的私心,他可不想到嘴的鴨子飛了。

他沉吟了一會兒,給出主意,說道:“你去見見慕家老爺子吧,慕老爺子的話,慕煜城還是會聽的。”

“這能行嗎?”

宋雨溪有些遲疑。

在她印象里,慕煜城可不是那種盲目聽從長輩安排的人。

宋鵬賦提醒道:“你別忘了,慕煜城上段婚事就是慕老爺子給強制訂的。”

聽到這話,宋雨溪也想起五年前的事,心里有了幾分信心,當晚就打算去見慕老爺子。

畢竟慕老爺子還是挺喜歡她的。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88.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