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進絕色鄰居的緊窄小肉,公交車被多男摁住灌濃精芽子

“有請新郎新娘交換訂婚戒指,從此情定一生,恩愛相隨……”

簡安安剛走進酒店的訂婚宴會場,耳邊就響起了司儀的話,她猛地抬頭看向高臺上一對宛若璧人的男女,頓時心中一片絕望。

新娘蘇子萱,新郎陸寒陽。

這兩人她都很熟悉,他們三個人是一起在一個大院里長大的,只是蘇子萱特別喜歡搶她的東西,上學的時候也各種針對她,所以兩個人并不對付。

而陸寒陽……

想到他,簡安安的心里抽疼了一下,他是她的男朋友!

只是,現在和蘇子萱訂婚了,變成蘇子萱的未婚夫了!

因為陸寒陽出了車禍,昏迷了一段時間,等他好了以后,就把她給忘記了,而蘇子萱趁虛而入,把他給搶走了。

她去找過陸寒陽,他卻說:“簡安安,我沒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的心思歹毒,編出這樣一個謊言來想把我從子萱的身邊搶走,我惡心你!”

想及此,簡安安的心更疼了,看著高臺上的陸寒陽,胸口如被什么東西堵上了一般,如鯁在喉。

臺上的蘇子萱原本臉上呈著幸福的笑容,結果往臺下一瞥,就看到了簡安安。她的臉色頓時變了變,驚慌的看了眼陸寒陽,見他沒什么異樣,也沒發現什么,這才松了一口氣。

蘇子萱怨毒的看了簡安安一眼,朝著臺下自己的母親使了個眼神。

蘇母順著蘇子萱的視線看到了簡安安,頓時大驚,擔心她會破壞女兒的訂婚宴,于是拉著旁邊的簡宏業,直接走上了前去,攔住簡安安想上前的腳步,質問道:“你來這里干什么?”

簡安安只覺得搞笑,她看了一眼蘇母旁邊的簡宏業,冷笑起來:“我爸爸在這里舉辦宴會,我為什么不能來?”

沒錯,簡宏業就是她的親生父親,這件事情說起來就好笑,蘇子萱搶走了她的男朋友,而蘇子萱的母親,卻也同時搶走了她的爸爸簡宏業。

蘇母聽到簡安安的話,頓時臉色很難看,瞪了旁邊的簡宏業一眼。

簡宏業摸了摸鼻子,這才道:“安安,今天是子萱的訂婚宴,你別鬧了!”

“我鬧?”簡安安冷笑起來,抬頭看向簡宏業,質問:“因為你出軌,媽媽氣得心臟病發過世,而她的頭七剛過,你就堂而皇之的公開了自己與這個小三的關系,還給小三的女兒舉行訂婚宴!”

簡宏業的臉色頓時一變,表情由尷尬轉為惱羞成怒:“爸爸和你蘇阿姨是真心相愛的,她不是小三,今天又是子萱的訂婚宴,你若不會說話就給我滾!我不想看見你!”

簡安安忍不住嗤笑一聲,瞥了蘇母一眼:“簡宏業,她若不是小三,那作為你原配的,被氣得心臟病發過世的我的母親,她又是什么?”

“你……”簡宏業頓時氣得咬牙切齒。

蘇母被人指著鼻子說小三,臉上的表情也有些掛不住,她連忙招呼了保全過來:“你們酒店的保全都是干什么吃的?這個人要鬧事,你們趕緊把她給我抓起來!”

幾個保全聽到吩咐,連忙上前去,架住了簡安安,就準備把她往外拖。

“啊,放開……唔,唔……”簡安安剛準備掙扎反抗,結果旁邊的蘇母便速度很快的直接往她嘴里塞了一塊手帕,堵住了她的嘴。

簡安安恨得咬牙切齒,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高臺上的陸寒陽,以及對自己一臉淡漠的父親。

簡安安很不甘心,趁著保全不注意,一口咬了架住她的保全,大力掙脫,逃走了。

“抓住她!別讓她跑了!”蘇母見此,慌了起來,連忙讓幾個保全去追。

簡安安一路逃走,保全追的很急。

簡安安突然瞥見不遠處的電梯到了,她連忙眼明手快的跑了進去,狂按電梯的關閉鍵。

電梯上行,暫時安全了。

簡安安呼出一口氣,就在這時,電梯到達了一個樓層,她還沒來得及反應,便聽到了不遠處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和尋人的聲音。

肯定是蘇母的人!

簡安安不敢再停留,連忙離開電梯,在酒店的樓道里奔跑起來。

“一定要找到她!”

保全尋人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簡安安突然瞥到樓道的地上,有一個被人丟棄的面具。

簡安安連忙撿起來,是一個狐貍面具,她頓時急中生智,將面具戴到了自己的眼睛上。

就在這時,簡安安突然聽到不遠處的房間里,傳來一聲巨響。

那個房間里應該有人,正好可以去求助。

簡安安想著,連忙跑了過去,結果她剛走到門口,還沒來得及反應之時,就被一只大手拽進了房間里……

緊接著就被一個男人抵在了墻上……

男人的眼睛上戴著銀色的面具,露出一雙如同鷹隼一般銳利深邃的眸子。

雖然面具遮住了半張臉,但是管中窺豹,也已經足以證明男人的長相極其俊美了。

“你干什……唔……”簡安安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一個溫柔冰冷的唇覆上了。

簡安安頓時震驚:“混蛋,放開我……”

結果……

“不要……”簡安安伸手抵在厲少霆的身前,想要將他推開,但是他的力氣卻很大,身體如同銅墻鐵壁一般,根本就推不開。

緊接著,她就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懸空了,被厲少霆抱了起來,一把扔到了身后的席夢思上。

簡安安察覺到了危險,渾身發抖起來,她現在只想要離開這里:“你放開我……”

“來不及了……”

“來不及了……”厲少霆的話音剛落,便忍不住……

隨后,他發現,這個女人竟然還是……

“我會對你負責的。”厲少霆說完,就……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于,結束了!

簡安安都快要沒有知覺了,眼中只有男人腰間的那個雄鷹紋身……

“女人,你叫什么?我說過會對你負責的,明天我們就去領證。”厲少霆摟著臉上泛著紅暈的簡安安,溫和的說道。

隨后,他就伸手想要將簡安安眼睛上的面具摘掉,也好讓他知道,未來厲太太的長相。

簡安安休息了一會兒,恢復了一些體力,見厲少霆靠近,頓時一把推開了他,撿起地上散落一地的衣服,胡亂的穿在了身上,怒罵道:“混蛋,我才不要你負責!”

說罷,她轉身就想跑。

“女人,你給我站住!”厲少霆立刻高聲說道。

簡安安怕厲少霆會追她,連忙撿起地上他的衣服,一起抱著從房間里跑了出去。

厲少霆追到房間門口,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小女人的背影越走越遠,他頓時開口大聲的說道:“女人,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厲少霆,你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簡安安太慌亂了,只顧著逃,卻壓根沒有注意到厲少霆究竟說了些什么。

厲少霆收回眼神,突然看到地上有一條桃花形狀的項鏈。

他連忙將它拾起,眼里閃過一抹了然,他不會有這種東西,所以一定是那個小女人留下的……哼,女人,你逃不掉了!

簡安安一路逃離酒店之后,連忙將眼睛上的面具和厲少霆的衣服全部扔進了垃圾桶里,這才發現外面的天已經全黑了,蘇子萱和陸寒陽的訂婚儀式也已經舉行完畢了。

簡安安心中十分難過,隨意的往后一瞥,突然瞥到了旁邊的酒店海報,只見上面清晰的寫著四個大字——假面舞會。

簡安安再也忍不住,蹲下來,抱住自己嚎啕大哭了起來。

沒有了……

她什么都沒有了……

沒有爸爸,沒有媽媽,沒有陸寒陽,就連自己的第一次,也被一個連長相都不知道的男人給奪走了!

……

五年后。

六月驕陽似火,片場里熱火朝天,褪去了簡家大小姐光環的簡安安,正穿著一身路人戲服,在劇組里做著群演。

她正狼狽的埋頭整理著道具。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群演里忽然爆發出了一陣歡呼,好像是女主角來了。

簡安安是昨天剛應征到這個劇組的,還不知道主演是誰,她好奇的站起身來張望,只一眼,她就認出了那個被眾人簇擁著下車、排場十足的女演員。

竟然是蘇子萱!!!

看到蘇子萱,簡安安就頓時想到了五年前的種種,心里恨意翻涌。

在媽媽死后,爸爸就娶了蘇母,蘇子萱也從一個小三的女兒搖身一變,成為了簡家的千金小姐。

更是進入了娛樂圈,成為了女主角,星途一片光明。

而她只是劇組一個打雜的群演而已!

現在的她,最好還是不要跟蘇子萱碰面。

簡安安扭頭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剛剛邁步,腳腕就被一根話筒線絆住了,她驚叫一聲,向前撲去。

就在她以為自己要摔倒的時候,腰上忽然一緊,待她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落入了一個寬闊溫暖的懷抱中。

“你沒事吧?”

頭頂輕柔熟悉的話語聲讓簡安安一怔,她抬起頭,愣愣的看著這個近在咫尺的男人。

是陸寒陽!

陸寒陽救她只是舉手之勞,但抱住了簡安安之后,她身上那股似曾相識的馨香,讓他的心頓時為之一動。

這股味道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聞到過,但是卻又想不起來了……

陸寒陽扶著簡安安站穩,迎著她驚愕中帶著哀傷的目光,他鬼使神差的開口提醒了一句:“當心一點。”

簡安安看到陸寒陽的眼神,頓時鼻子一酸,他看她的樣子完全是在看陌生人一般,即使過了五年,他依然沒有記起她。

簡安安瞟到了他手上的訂婚戒指,心中更加的刺痛起來,道謝的話還未說出口,蘇子萱的聲音就從他們背后傳來了:“寒陽,你們在干什么?”

她的聲音清亮,惹得周圍的人紛紛看了過來。

陸寒陽坦蕩蕩的松開了手,走向蘇子萱,語氣很是溫柔:“有個群演差點絆倒,我就扶了她一把。”

竟然敢覬覦她的寒陽!

蘇子萱氣得咬牙,挽住了陸寒陽的手,給灰頭土臉的簡安安,以及劇組所有的女人來了個下馬威:“當群演就把腦袋放機靈點,這些道具要是磕了碰了,就憑你賺的那點小錢賠得起嗎?”

陸寒陽無奈一笑:“好了,化妝師等你很久了,我們過去吧。”

“嗯,我聽你的。”蘇子萱小鳥依人的點了點頭,然后在旁人看不見的地方,狠狠的剜了簡安安一眼。

但就是這一眼之后,她突然發現,這個群演的身影好像有點熟悉,像是在哪里見過似的……

不過,簡安安很快就低頭搬道具去了,蘇子萱疑惑歸疑惑,也不可能放棄身段,親自去問一個群演的名字。

見蘇子萱離開之后,簡安安這才松了一口氣,看樣子今天的妝沒有白化,蘇子萱好像并沒有認出自己,否則的話,以她歹毒的性格,是不可能就這么輕易的放過她的!

一陣折騰之后,戲就準備開拍了。

蘇子萱在這部民國劇里扮演的是一個愛上富家少爺的卑賤歌女,這場戲是她被少爺的家人羞辱之后,哭著跑進大雨中的場景。

一會兒要人工降雨,簡安安正在提前給大家準備毛巾。

就在這時,她突然感受到了一股讓人很不舒服的視線,結果剛一抬頭,就跟蘇子萱的目光對上了!

簡安安的心里,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就在蘇子萱為接下來的戲醞釀情緒的時候,突然看到了那個想要勾/引陸寒陽的女群演正在下面準備毛巾,她越看越覺得,這個群演很眼熟。

當那個女群演抬起頭來時,她終于看清了她的臉。

蘇子萱愣住,隨后差點笑出聲來,她怎么也沒有想到,當初那個高高在上的簡家大小姐居然落魄到來當群演了,看來這個女人當初被趕出簡家之后,這些年過得很是凄慘嘛!

“導演,等一下。”蘇子萱輕笑了起來,指著站在臺下的簡安安道:“那個誰,簡安安,給我拿瓶水來,我渴了。”

簡安安突然被指,還沒反應過來,一旁的劇務張落薇就把一瓶開了蓋的水遞給她:“還愣著干嘛?快把水拿過去啊!”

簡安安站在臺下死死的握著水瓶,指節都有些發白。

她很想把手里的這瓶水砸到蘇子萱的臉上,但心里更明白,要是今天她真的這么做了,以后就別想再在影視城呆下去了。

簡安安深吸了一口氣,走上臺,把水瓶遞給了蘇子萱。

蘇子萱瞥了一眼,當即皺眉道:“你腦袋里裝的都是垃圾嗎?我涂著口紅,不知道拿根吸管過來嗎?”

簡安安咬緊了嘴唇,按捺住性子,又從張落薇手里拿了吸管遞給她。

蘇子萱卻冷笑一聲,揮手直接把瓶子和吸管都打翻在地,橫眉豎目的看著張落薇:“你們到底在哪兒找的人啊?呆的像個傻子一樣,她手指碰過吸管我還能喝嗎?臟死了!”

時間本來就比較趕,導演脾氣不好,可總不能在蘇子萱身上撒氣,所以他就把張落薇和簡安安當成了出氣筒,大罵了一通。

蘇子萱冷笑的在一旁看戲,就在這時,導演助理突然沖了進來,氣喘吁吁的道:“張導,厲……厲少親自來視察了!”

導演一聽到厲少來了,立刻收斂起了臉上的煩躁兇悍之氣。

蘇子萱也轉身,臉上是掩飾不住的欣喜:“張導,厲少不就是那位深藏不露的投資方嗎?不如趁這個機會,介紹我們認識一下?”

張導和顏悅色的點了點頭:“沒有問題,等下我會試著跟厲少引薦的……”

而簡安安這邊,趁蘇子萱和導演在談話,張落薇連忙拽了一下簡安安:“快走啊,怎么還在犯傻?”

簡安安一怔,立即會意的跟著他去后臺了。

“你以為我不知道那個蘇子萱是在故意找茬嗎?但人家是明星,我們又能怎么辦?”到了后臺,張落薇從口袋里數了幾張鈔票遞給她,小聲叮囑道:“我知道你的情況,所以只有你的工錢是日結,別告訴別人,今天你的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先走吧。”

簡安安接過鈔票,頓時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謝謝你。”

張落薇擺了擺手:“唉,都不容易,這點小事別放在心上。”

張落薇只比簡安安大個三四歲,今年才26,但因為在影視城混的時間比較長,所以人脈比較廣,小小年紀就已經是劇務了。

簡安安換回自己的衣服之后,盡量不惹人注意的往外走去。

路過片場時,她看到導演和蘇子萱正一派和氣的簇擁著一個貴氣逼人的年輕男人往里面走,頓時暗暗的哼了聲,果然一物降一物,然后就背著包包離開了。

就在她走出片場之時,被人群簇擁著的厲少霆不知怎的,忽然停下了腳步,扭頭往簡安安離開的方向看了過去。

片場外的陽光很盛,簡安安的身影被強光映成了一道扭曲的剪影,可厲少霆看在眼中,卻不知為何,感覺異樣的熟悉。

這個身影,好像在哪里見過?

他頓了頓,剛想問問導演那個人是誰時,簡安安已經轉了個彎,徹底的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厲少霆頓時只覺心中一空,悵然若失的握緊了拳頭。

……

回到自己家附近,簡安安順路去買了個菜,才到自己簡陋的出租房里開火煮起了飯。

簡安安把香腸切成了小花朵和小章魚形狀,一一擺進了飯盒里。

今天她要給自家寶貝兒子小辛做點好吃的!

小辛的大名叫簡無辛,是五年前和那個男人的那場意外,留下的孩子。

當年,知道自己懷孕之后,她去醫院,想要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因為手里沒有錢,所以就去了一家小診所。

可是給她做人流手術的醫生是個沒有執照的騙子,她在六個月開始顯懷時,才知道醫生根本沒有把孩子打掉。

月份大了,孩子沒有辦法打,簡安安只好把孩子生了下來。

結果因為早產,孩子一出生就患了先天性白血病,需要更換骨髓,可一直都沒有配型成功,只能住在醫院里,靠進口藥物來穩定病情。

醫生說,最有可能配型成功的是孩子的親生父親,所以簡安安一直都在找那個男人,盡管她唯一的線索只有男人腰間的雄鷹紋身,要找到他幾乎是大海撈針。

為了小辛,簡安安日復一日的努力工作,可有時候缺錢缺到絕望時,她都恨不得去搶銀行。

簡安安剛把飯做好,就接到了劇組制片的電話。

聽完了制片的話,簡安安十分的吃驚:“什么?蘇子萱讓我去做她的替身?”

“是的,你的身形跟她很像,而且我聽張落薇說你很缺錢,做替身的報酬可是你現在的十倍,這不正是個好機會嗎?”

簡安安低頭想了想,還是拒絕道:“對不起,我不做。”

她今天只是當個群演都要被刁難,要是當了替身,整天在蘇子萱眼前,還不得被她玩死。

制片還想繼續勸,簡安安以家里有事為由,把電話給掛掉了。

掛斷電話之后,她就去了醫院。

簡安安輕車熟路的找到病房,隔著玻璃,看到小辛正在和護士一起做游戲。

因為生病,小辛比一般的孩子瘦弱,但他的五官十分的精致可愛,一雙大大的黑眼睛像黑曜石一樣美。

見到簡安安過來送飯,護士直起身打招呼。

小辛扭頭見到媽媽,大眼睛和薄嘴唇兒一彎,露出了一個溫柔治愈的笑容:“晚上好,媽媽。”

“晚上好,寶貝,猜猜媽媽今天給你做了什么好吃的?”簡安安故作輕松的走了進去,陪兒子樂融融的吃飯。

護士在一旁對簡安安使了個眼色,簡安安了然,讓小辛自己先吃著,她就跟著護士一起走了出去。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83.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