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東西你噴的到處都是文字 啊…學長我們換個地方無彈窗

白雅定定的看著蘇筱靈,仿佛看到了蘇桀然身邊的那些女人。

從三年前綁架她的女人,到上次的孕婦,再到蘇桀然身邊的助理小月。

他們都知道,她才是蘇桀然明媒正娶的妻子。

可是,一次又一次的糾纏,把她們的樂趣建立在對她的傷害之上。

她很厭惡這樣的女人,是從骨子里對她們的惡心。

她們就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不對的嗎?

“蘇筱靈,有件事情,你可能還不知道,我也報名了。”白雅淡淡然的說道。

蘇筱靈撐大了眼眸,不可置信的看著白雅,“你也是醫生。”

白雅揚起笑容,這份笑意不達眼底,“你說呢?”

“我說你不要臉,你報就能被選上嗎?”蘇筱靈不淡定的說道。

“事實上,就是為她開設的特例,你覺得她能報的上,還是報不上。”顧凌擎冷聲道。

雖然知道顧凌擎是撒謊的,她的臉還是微微泛紅了。

蘇筱靈不可置信看著顧凌擎,眼中染上了紅色的血絲。

她氣不打一處來,有種竹籃打水白忙活的感覺,端起了桌子上的紅酒,正預往顧凌擎的臉上潑去。

顧凌擎更快一步的握住她的手腕,蕭冷的光如同刀芒掃向她。

蘇筱靈被他震撼住。

她愛他的冷酷霸道,剛正不阿,卻也恨他的嗜血無情,薄情冷性。

“走著瞧,我不會讓她進特種部隊的。”蘇筱靈抽出手,恨恨的離去。

顧凌擎看向蘇筱靈,沉聲道: “明天我讓尚中校把申請單交給你填寫。”

白雅有些尷尬,“那個……”

剛才她只是,不知道為什么腦子抽了,說出這樣的話。

現在改口,還來不來得及?

“平心而論,我覺得,我并不太適合軍中的職務。”白雅委婉的說道。

“但是最少也應該做到言而有信,你只是對我說說就算了,我就當你開了一個玩笑,此說此了。但是你跟蘇筱靈也這么說,我很難辦。”顧凌擎簡單直白道,壓根不容拒絕。

白雅低下了頭,無意識的切著牛排。

她現在再不接受,顯得言而無信,還會讓他在蘇筱靈的面前也丟臉。

顧凌擎看她一眼,“進去后,就會給你中尉的職稱,比你一個辦公室主任強多了。”

“在其位謀其職,我只是擔心我勝任不了。”白雅把切好的一小塊牛排放入口中。

“從你那天救人的表現,可以勝任的。”顧凌擎把自己的盤子放在她的面前,拿走了她切好的那盆。

“你這是……”白雅不解。

“我覺得你切的挺好。”

白雅:“……”

她是切的好,活該被征用了嗎?

白雅有種特無語的感覺。

吃完飯,白雅走去收銀臺,從包包里拿出錢夾。

顧凌擎睨了她的錢夾一眼,不冷不淡的問道:“你是要請客嗎?”

“嗯,我請你。”白雅確定的說道。

她問收銀員,“我們是8號桌子的,多少錢?”

“8號桌的已經付過了。”收銀員彬彬有禮的說道。

白雅詫異的看向顧凌擎。

“我讓尚中校付了,你現在欠我一頓,改日再請吧。”顧凌擎解釋道,朝著門口走去。

改日?

她其實準備今天給他買了衣服后,就再也不要往來了。

有種……好像被人握在鼓掌之間的感覺。

而她,不喜歡這樣。

她的手機響起來。

白雅看是劉爽的,接聽。

“小白,你在哪里啊?我做了手術出來,你已經走了啊?我還有東西給你呢。”劉爽眼珠烏溜溜的轉悠著說道。

“我在水月國際這里,有一點點的事情,晚點再說。”白雅解釋的說道。

“有什么事啊?”劉爽問出口,白雅已經把電話掛了。

她眼中狡黠,出門,朝著水月國際而去。

*

白雅跟在顧凌擎的后面。

他步子放的很慢,像是故意在等她一般。

兩個人,不緊不慢的保持著五十厘米的距離。

顧凌擎長的太好,走在路上都是一道風景線。

很多人的目光看向他們這邊。

她覺得挺尷尬的,畢竟,一男一女,總會染上愛昧的味道。

“你如果要買好點的衣服,應該在樓上。”白雅提醒道。

“嗯。”顧凌擎應了一聲,好像并不著急。

他看向土耳其冰淇淋,問道:“要吃嗎?”

“不用了。”白雅不習慣接受陌生男人的禮物。

她拿他的已經夠多了。

“給我三個。”顧凌擎對著老板說道。

白雅看了看周圍。

就他們兩個啊。

難道還有其他人?

第一個做好的冰淇淋,他拿在了手上。

第二個做好的冰淇淋,他又拿在了手上。

老板把第三個冰淇淋遞過去,顧凌擎深幽的目光白雅。

白雅看他沒手拿了,只能接過冰淇淋。

“快點吃,一會融化了。”顧凌擎沉聲說道,經過她。

白雅:“……”

她還真是霸道的過分啊。

白雅握著冰淇淋,舔了兩口,看他走到兩個小朋友面前,蹲了下來。

他把手中兩個甜筒送給了小朋友們。

小朋友們歡歡喜喜的跑掉了。

白雅走到他的旁邊, “他們是你親戚啊?”

顧凌擎站起來,沉聲道:“不是,我只是不吃甜食。”

白雅巴望著他。

心里有一百頭草你馬吐著舌頭奔騰而過。

“你就沒有想過我也不吃甜食嗎?”白雅嫌棄的說道。

顧凌擎深深望她一眼,握著她的手腕,低頭,就著她吃過的地方,吃了一口冰淇淋,“我幫你吃掉一點。”

白雅望著他英俊的臉蛋。

心,莫名其妙砰砰砰的跳著。

手腕被他握著的地方,也如同煙蒂一般。

臉上,泛起了紅暈。

顧凌擎凝望著她,眼中彌漫上一層令人看不透的旖旎薄紗。

他朝著她的嘴唇湊過去。

白雅感覺到他強烈的雄性荷爾蒙靠近。

心里一驚,下意識的往后退開了一步。

她怎么有一種,他想親她的感覺呢?

她是想錯了吧。

他是高高在上的將軍,有的是美麗的女人投懷送抱,也犯不著對她……那個。

他擺過她的臉,拇指指腹擦過她的嘴角,“怎么吃東西像是個小孩一樣,沾到冰淇淋了。”

“哦,是嗎,我可能沒注意。”白雅轉過身,避開他的曖昧。

他沒有讓她躲避,握住了她的手臂,拉到了他的身邊,目光灼灼的看著她……

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看是劉爽的,剛好很尷尬,“我接個電話。”

顧凌擎看著她紅的像是水蜜桃一樣的臉,清了清嗓子,松開了她的手臂。

白雅走到一邊,接聽。

“怎么了,爽妞。”白雅問道。

她覺得她的臉還是熱的。

“我看到那個男人了,就是你在他家過夜的那個男人吧,好帥啊,越看越帥,他剛才是想吻你嗎?”劉爽興奮的說道。

“沒有。”白雅的臉更紅了。

她意識到劉爽就在附近,看向四周。

劉爽從車上下來,對著白雅揮手。

“你等等,我給你買了禮物。”劉爽朝著她跑過來,瞟了顧凌擎一眼,抿著嘴笑。

她把禮品袋塞到白雅的手里,“妞,這個晚上好好用用。”

“什么啊?”白雅詫異的打開袋子看。

是……女性……那個時候的……用品。

白雅的大腦好像被閃電劈中了一樣,趕緊把袋子合上了。

“我不……”要。這句話還沒有說出來,劉爽已經跑掉了。

“她是你朋友?”顧凌擎俯視她問道。

“嗯。”白雅應了一聲,低著頭,思維還停留在看到的禮物上。

“她送給你的是什么?”顧凌擎狐疑的睨了一眼她的禮品袋。

“沒,沒什么。我們快去買衣服吧。”白雅眼眸閃爍著,不想說。

幸好,顧凌擎也沒有逼她。

他走進了水月國際里面的五樓。

這層樓上的衣服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好一點的西裝價值都在十萬以上。

“你喜歡什么顏色啊?”白雅看著櫥柜里的衣服問道。

“藏青色,米色。”

白雅看到一件很特別的西裝,現在正穿在模特身上。

獨特地剪裁修身,米色的基調,領口和袖子又剛好是藏青色的。

很適合顧凌擎。

白雅握住了顧凌擎的手臂,視線看著模特,問道:“這件,喜歡嗎?”

顧凌擎看了一眼她的手,目光移到她的臉上。

白雅的皮膚很白,就像是剝了皮的鴿子蛋一樣,吹口即破,一點瑕疵都沒有。

很耐看的五官,越看越好看的精致。

只是,她的眉宇之間有股淡淡的憂愁。

顧凌擎凝望著她,應了一聲,“嗯,喜歡。”

白雅沒注意他的目光一直放在她的臉上。

“那就這件。”白雅松開他的手,走進精品店,對著服務員問道:“請問,這件有190的嗎?”

“有。”服務員熱情的把衣服遞給顧凌擎。

“這邊請。”服務員把他領進更衣室。

白雅隨意的看著店里的衣服,余光里,看到蘇桀然往這邊走過來。

她暫時不想見到他,想起之前他的所作所為,她就覺得惡心。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她拉開更衣室。

顧凌擎剛換上襯衫,紐扣還沒來得及扣上。

強健的胸肌,隨著優美的肌理線條下去,是巧克力的腹肌。

他穿的中腰褲,黑色的皮帶卡扣,隱隱的,在皮帶處,看到他里面的褲子是黑色的,很性感。

白雅有一絲的閃神。

“蘇先生。”服務員熱絡的打招呼道。

白雅擰眉,來不及多思考了,她走進了顧凌擎的更衣室,把插削插上了。

更衣室很窄,兩人在里面,他和她的位置靠的很近。

“怎么了?”顧凌擎俯視著她問道。

“我老公在外面。”白雅解釋的說道。

顧凌擎的眸色黯淡了幾分,隱隱的還有一絲慍色。

“跟我走在一起讓你丟臉?”顧凌擎不悅的問道。

“當然不是。”

顧凌擎靠近她。

白雅一驚,用手抵住他的胸口。

他的胸口的溫度很高,炙熱,隨著心臟的跳躍,起伏著。

“那是什么?”顧凌擎問道,呼出來的氣息都落在她的臉上。

白雅緊張的收回手。

紙袋掉在了地上,里面的東西滾了出來。

顧凌擎看向地上。

一根假的那個。

還有一地的火熱碟片以及部分非常辣眼的海報。

白雅也看到了,腦子里哄的一下,炸了。

更衣室里溫度急劇的上升。火熱火熱的,快要透不過氣來。

“不……不是我的。”白雅尷尬的解釋道。

顧凌擎墨蓮般的黑眸中染上了一層迷離之色,深的好像是不見底的漩渦。

他單手撐在她腦側的墻上,曖昧的氣息籠罩她的全身,沙啞的問道:“想跟我睡嗎?”

“啊?”白雅抬頭看他。

她的心飛快的跳動,無法想象這樣撩情的話會從他的嘴里說出來。

他勾起她的下巴,緊鎖著她紅潤的嘴唇,多了一分迷離,“你躲起來,不就是這樣認為的嗎?”

“不,不是的。”白雅解釋、

他在她的面前蹲下,把她地上的東西放進紙袋里。

白雅想找個地洞。

“這東西,我沒收了。”顧凌擎沉聲道。

嫣然一副剛正不阿的首長模樣。

白雅尷尬的笑著,“收吧,收吧,反正不是我的。”

他眸色朦朧。“你確定?”

白雅不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腦子里有些懵。

回憶自己有沒有說錯話。

應該沒有。

“確實……那個,我用不著,我……我那個”開口,她發現自己居然語無倫次,有些懊惱。

顧凌擎揚起嘴角,轉身,拉開插削。

“別。”白雅緊張的拉過他的手。

他回過神。

嘴唇碰到她的嘴唇。

白雅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后退開,到了墻角。

剛才那一下,是因為她拉他的原因嗎?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白雅解釋道。

他英俊的臉朝著她緩緩地靠近。

白雅緊張的握住了拳頭。

今天的顧凌擎給她了不一樣的感覺,有種不亞于蘇桀然的危險。

他的手伸向她的腦后,濃重的陽光之氣襲擊而來。

她心跳快的,快要窒息。

他鎖著她緊張的模樣,好像小白兔一樣,惹人憐惜,“你微微讓一下,我拿衣服,這個更衣室讓給你躲藏。”

白雅想撞墻。

她剛才到底在想什么?

是不是很久沒有男人,所以,在雄性氣息下,她的荷爾蒙泛濫了。

她不應該這樣的。

白雅很是懊惱。

顧凌擎,這個惹不起的男人,還是敬而遠之的好。

“對不起。”白雅往旁邊挪開。

顧凌擎拿過自己的衣服,快速的扭了紐扣,開門出去。

蘇桀然回頭,手上正拿著和他身上一件一模一樣的衣服。

他邪魅一笑,把衣服丟給了服務員,“我不喜歡別人穿過的衣服,給我換一件。”

服務員微微一愣,看向顧凌擎,臉紅了。

顧凌擎的身材比模特還好。

衣服穿在他身上,恰到好處的展現了所有的優點。

肩寬,腰窄,渾身散發著荷爾蒙的味道,讓人眼紅心跳。

世界上,還有這么好看的人。

顧凌擎漠然的經過蘇桀然,不理會他的陰陽怪氣。

他把衣服交給收銀員,沉聲道:“幫我包起來吧。”

“是,先生是付現金,還是支付寶?”服務員害羞的問道。

顧凌擎把黑卡遞給服務員。

黑卡?

這種卡,不是普通富豪能辦到的。

眼前這個人,肯定是權貴。

蘇桀然眸色朦朧的緊鎖顧凌擎,邪魅的勾起一笑。

他把黑卡也拿出來,食指和中指夾著,慵懶的遞給服務員,“除那個人手上的那種,凡是190的黑色系都給我包起來。”

服務員眼睛亮了。

今天她是走狗屎運了嗎?

一個酷酷的帥哥,充滿了禁谷欠的味道。

一個魅惑的帥哥,讓人臉紅心跳。

關鍵是,他們都是有錢人啊。

“好。”服務員興奮的說道。

顧凌擎回頭,淡漠的看了蘇桀然一眼,分明在蘇桀然的眼中看到了挑釁。

他平淡的眼中沒有半分漣漪和波動,筆直的站立著。

蘇桀然覺得自討無趣,從錢夾里拿出金色的名片,放在臺上,“送到這個地址。”

“哦,好。”服務員恭敬的接過他的名片。

蘇桀然再次露出邪魅一笑,轉身,推開門出去。

“哇,好帥啊,這個男人是明星嗎?氣質好好。”一屋子營業員集體泛起了花癡。

顧凌擎眼眸沉了一下,浩瀚如大海般深邃。

他拿著衣服走到更衣室門口,敲了兩下,“他走了,你出來吧!”

白雅走出來,看向他手中的發票, “多少錢?說好我買的!”

“我已經付了錢了,以后再說吧。”顧凌擎深邃的望著她。

白雅被看的心虛,“那個,我剛好有事,先走了,我知道你愛好了,以后買了給你送過去。”

“我送你回去。”顧凌擎沉聲道。

不知道為什么,白雅覺得他心情不太好。

跟他們初見的時候差不多。

她也覺得局促,“不用了,我那個,跟我小姊妹有約。”

白雅對著他頷首,逃也似的離開了。

顧凌擎望著她的背影,擰起了眉頭,刀削般的五官,越發的立體了。

他撥打電話給蘇暢浩,直接用的是命令的口氣,“出來,陪我喝酒。”

蘇暢浩頓了頓,“我和朋友約了水云間玩,你要不要一起過來?”

“一會到。”顧凌擎掛了電話,快步走了出去。

*

白雅走出了水月國際,一個人,行走在馬路上。

有些事情,逃避,解決不了。

該面對的,總歸要面對。

她撥打了電話,給蘇桀然。

蘇桀然那邊接聽了,沉默著。

“我想和你心平氣和的談一談,有空嗎?”白雅冷清的問道。

“我在你家。”蘇桀然說完,掛了電話。

白雅想起之前的事情,心有余悸。

她在藥店買了一只防狼噴霧,才回去。

蘇桀然坐在了沙發上,修長的食指和中指夾了一只煙,玩著手機,嘴角微微揚起。

她看他的心情好像不錯。

坐到了他的對面。

一不小心,看到了他正在聊天的屏幕。

無情的人:“我老婆本來不同意,一聽到你也來,就同意了,桀哥,還是你魅力大。”

桀驁不馴:“除了你們家,還有誰一起?”

無情的人:“老李帶著他的新寵過來,是一個電影明星,身材超火辣的,桀哥,你老婆也會來吧?”

蘇桀然看向白雅。

白雅收回視線。

她知道桀驁不馴是蘇桀然的網名,無情的人,估計是他的朋友。

“我們明天去民政局,不知道你有空嗎?”白雅輕聲問道。

蘇桀然眼中掠過一道慍色,收起手機,“今晚陪我去一個地方。”

“什么地方?”白雅防備。

“你去了就知道了。”

“我不想去。”白雅直接回絕。

蘇桀然揚了揚嘴角,“不想得償所愿嗎?你知道的,惹怒了我,你以后的日子會很凄慘,醫生的工作,我說讓你有就有,我讓你沒有,你就沒有了。”

白雅忍不住的對他厭惡。

她以前是腦子里進了多少的水,才會喜歡他這種骯臟的人。

“你晚上帶我去干嗎?”白雅狐疑的問道,瞇起眼睛。

她要衡量,審時度勢。

“跟章子他們聚聚,章子的網名就是無情的人。他們很想見見你。”蘇桀然輕描淡寫的說道。

“我們都要離婚了,你的朋友我就沒有必要見了吧,以后你和我再碰到他們都會尷尬,不是嗎?”白雅站起來。

“以后尷尬不尷尬我不知道,但是這次你不去,會讓我很尷尬,得罪我的下場,你知道的,去換件衣服,我們走。”蘇桀然不容抗拒的說道。

“去了后,你會答應離婚的,對吧?”白雅冷清的問道。

蘇桀然抬起高傲的下巴,鄙視的看著她,勾起壞壞的嘴角,“你覺得我不離婚的理由是什么?”

“我知道了,換件衣服就走。”白雅進了房間,隨手鎖上了。

她不喜歡蘇桀然那些朋友,他們跟蘇桀然一樣,獵女成性,渾身上下,張揚著紙醉金迷的味道,讓她不舒服。

她特意穿上了牛仔褲,跑鞋,很保守的格子襯衫,頭發老氣的盤在了頭上,戴了副黑框眼鏡。

能多土,就有多土。

過了今天,她跟那些人渣,都可以拜拜了。

白雅從房間里出來,蘇桀然不滿的擰起眉頭,“你鄉下來的?穿的那么土?”

“怎么了?我一向這么土。”白雅無所謂的說道,眼神之中帶著幾分挑釁。

蘇桀然聳肩,一改常態的勾起邪魅的笑容,“不怎么?這樣打扮也挺好的,很特別,看起來,挺純。”

白雅真不喜歡他現在眼中的色彩。

好像把她當做了獵物,很是危險。

他把車鑰匙丟給她,“你開車,去水云間。”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77.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