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嗎你個小浪貨叫大聲點,寶貝~夾得好緊我進不去了

“再多喝一點。”劉爽慫恿著,就怕白雅喝少了,藥性沒有發揮。

白雅以為是醒酒的,她頭重的厲害,咕嚕咕嚕又喝了兩口。

肚子里太撐了。

胃里翻騰的厲害。

她跑去洗手間,哇的一下,全部吐了。

吐完,頭更暈了。

劉爽扶住白雅,擔心藥性被她吐光了,她就白忙活了。

她把水杯頂住白雅嘴唇,“再喝兩口,一會就好了。”

白雅不疑有他,全部喝光了。

不一會,熱量從脊椎出發,到處亂竄,視線開始模糊了起來,身體軟綿綿的。

她靠在劉爽的身上。

劉爽扶著白雅,走到鉆石包廂門口,敲門。

顧凌擎打開了門,一雙幽眸淡漠的看著她,冷聲道:“你找誰?”

劉爽被他的氣場震撼住。

靜距離看,他簡直帥的令人屏息。

為了姐妹的幸福,她豁出去了。

“你女朋友喝醉了,麻煩你送她回去。”劉爽把白雅推出去。

顧凌擎警覺的閃開,睿眸掠過鋒銳,掃向白雅,微微一頓,很是詫異。。

眼看著她快摔倒在地上,他更快一步的拉住白雅的手。

白雅軟綿綿的靠在了他的肩頭。

身上濃重的酒味撲在他的臉上。

他的心中閃過疑惑,看向門口。

剛才那個女孩已經不見蹤影了。

“她是你女朋友嗎?”蘇暢浩詫異的看向白雅,揚起嘴角,“挺漂亮的,看來,我妹要傷心了。”

白雅半瞇著眼睛,熱的難受,她扯著V字領,含糊道:“不舒服。”

顧凌擎低頭看她,一眼,就看到她的呼之欲出,眼眸一緊。

再這樣下去,她就該曝光了。

他把她抱起來,背對著蘇暢浩,冷酷的說道:“我先送她回去。”

“我們重點還沒有說呢。”蘇暢浩站起來。

“感情你前面鋪墊的都說廢話,重點電話里面再說。”他抱著她頭也不回的離開。

白雅歪著腦袋,迷糊的看著顧凌擎。

眼前是很多個重疊的影子。

她壓根就看不清楚是誰。

隱約中,還出現了幻覺。

身體的難受,燥熱,越來越明顯,有些濕濕的感覺,讓她難以啟齒。

顧凌擎進了VIP專屬電梯。

她捧著他的臉蛋。

顧凌擎全身一怔,平視這前方。

“今晚,要我好嗎?”白雅溫柔的出聲。

他毫無表情的臉上微微擰眉,墨蓮的眼眸更加深邃,俯視向她。

三年前的記憶涌上心頭。

他清晰的記得,在她身體里的感覺,因為欲罷不能,所以,就算她求饒,在藥物的作用下,崩潰的理智中,他沒有停止。

甚至,渴望得到更多。

“你喝醉了。”顧凌擎移開眼神,冷酷的說道。

白雅不甘心。

他就那么不想碰她嗎?

她擺過他的臉,送上紅唇。

嘴唇接觸的瞬間,閃爍出流光溢彩。

顧凌擎背脊僵直著,沒有反應,也沒有后退。

她的紅舌掃過他的唇形,深入他的口中,滿滿的柔情盡用在這親吻之中。

一陣嬌吟從她呼吸之中毫不保留的溢出。

顧凌擎的腹部開始緊繃了起來。

喝了酒的她,主動的她,更加的魅惑。

她比三年前成熟了,嫵媚了。

是他讓她從女孩變成了女人。

她也變得更加迷人了。

叮的一聲

電梯打開。

顧凌擎別過臉,快速朝著車子走去。

白雅難受,夠不著他的嘴唇,親吻著他的喉結,在口中婉轉,吸取,留戀,弄出一個紅色的印記。

尚中校守候在車旁,看到他們高高在上的首長第一次遇到強吻居然沒有暴怒的推開。

他瞠目結舌的張開了嘴巴。

“還不開門。”顧凌擎命令道。

“哦。”尚中校趕緊的拉開后車門。

顧凌擎把白雅放在后車位上,他坐到了她的旁邊。

她撲了上去,手忙腳亂的解開他的紐扣,低頭吻上去。

小巧的舌頭劃過他的肌膚,尋尋覓覓,到他心口。

顧凌擎擰起了眉頭,緊握住了拳頭,理智在掙扎之中。

得不到回應,白雅非常的難受,水霧彌漫了眼睛,嬌柔的說道:“吻我,嗯?”

顧凌擎快要在崩潰之中。

三年前,她什么都不懂,干凈的就像是一張白紙。

現在的她,火熱的就想是蝕骨的妖精。

尚中校好奇,想要回頭。

顧凌擎一道鋒銳的目光掃向尚中校,下巴緊繃,霸氣的命令道:“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回頭,除非你眼睛不要了。”

尚中校不敢看了,挺直了腰桿,看著前面。

白雅苦悶他的無動于衷,心中澀澀的發疼。

她親吻他的耳垂,委屈的問道:“你就那么不想碰我嗎?”

顧凌擎喉節性感的滾動著。

天知道他現在需要多大的意志。

除了那次和她外,他沒有碰過其他女人,本來就是血氣方剛的年齡。

他捏住她的下巴,抬起來,凜然的目光帶著幾分侵略性,呼吸濃重的吐在她的臉上,“你確定想要?”

白雅睨著他。

那種感覺是陌生的,讓她微微有些害怕但是又期待的。

她和蘇桀然是夫妻,早就應該睡過了,不是嗎?

她水盈的大眼被谷欠望折磨的發紅,羞澀的點了點頭。

他墨染得黑眸灼灼發光,剛毅的臉孔緊繃,沉聲道:“你不要后悔?”

“不后悔。”白雅確定的說道。

尚中校聽的都面紅耳赤,小心翼翼的問道:“首長,我是在路邊停下來下車,還是送你去酒店?”

“去軍區。”顧凌擎命令道。

低頭,吻住了她的嘴唇,溫熱的唇舌勾起她的纏/綿婉轉,那升起來的陽剛之氣,灼熱的像是要把她燃燒,燒盡。

手掌,不知覺的在她心口流連,慢慢的移向左邊。

白雅輕呼出聲。

她那,除了被那個神秘男人碰過外,沒有被其他人碰過。

非常的敏感,身體微微顫動著。

她的反應生澀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難道,她跟蘇桀然從來就沒有做過嗎?

怎么可能,他們都結婚三年了。

意識到這點,讓他心里很不舒服。

他特意不去想這點,握住她的腰,加深了這個吻。

兩個人的呼吸在狹窄的車中變得急促,混亂,曖昧。

溫度也越升越高……

一回到房間

他把她放置到床上,糾纏糾纏再糾纏。

片刻,她的裙子丟在了地上。

露出黑色裹衣。

他解開她背后的卡扣,往上推起裹衣。

她粉嫩的一如三年前。

感官刺激著他所有的神經。

顧凌擎含上,捻轉……

她的樂音絕對是他荷爾蒙的催化劑。

他忍住緊繃的痛苦,溫熱的唇沿著她的腹部往下。

他不想像三年前那樣,讓她感覺到的只有痛。

白雅有些害怕,陌生異樣的感覺讓她覺得某處的暖流蜂擁而至。

“桀然,輕一點。”白雅顫抖的說道。

顧凌擎身體一怔,手下動作停止,擰起眉頭,黑眸染上復雜的情緒盯著她緋紅的小臉。

她眼睛閉著,睫毛輕顫著。

他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她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誰。

墨蓮般的眼眸緊了一圈,他煩躁的起身。

某處雄赳赳,氣昂昂著。

他快步走向浴室,打開水龍頭。

冰冷的水從頭上淋下來。

他的目色更加深邃,幽暗。

平息后,他走出去。

白雅已經睡著了,衣服還丟在地上。

她修長的美腿微微彎曲,平坦的小腹上有道人魚線。

性感,妖嬈卻又冷艷。

他幫她把衣服穿好了,輕柔的把她的小腦袋放在枕頭的中央,蓋上毯子。

坐在床頭,凝望著她。

房間中很安靜,安靜的仿佛剛才的熱情四溢,靈魂疊交是一場錯覺。

三年前,是他毀了她的第一次。

她現在和丈夫的關系這么差,是因為他造成的嗎?

他的眼中流淌過內疚和憐惜。

起身,朝著門外走去。

尚中校手里拿著毓婷,“首長,這個讓她72小時內吃下去,不會懷孕的。”

顧凌擎好看的劍眉蹙起,“她不需要吃這個”

“她安全期嗎?”尚中校詫異的問道。

顧凌擎幽冷的目光看向尚中校,沉靜中,好像殺人于無形。

尚中校不敢對視,低下了頭。

顧凌擎睨了一眼尚中校手中的蘇婷,幽邃的目中有種看不清的復雜,“我沒有碰她。”

“啊?”尚中校頓了頓。

那豈不是首長還沒有開葷。

那真是……太不幸了。

他一點都不了解首長的口味,怎么能那么禁欲的。

“你現在去安排一個女勤務員照顧她,今晚的事情你腦子給我洗的干干凈凈。”顧凌擎命令道。

“哦。”尚中校應道。

“另外,去買些最高檔的化妝品。”顧凌擎又吩咐道。

“哦。”尚中校狐疑的看向首長。

首長到底怎么想的啊?

到口的肥肉不要,還要倒貼。

他不懂。

早上

白雅睜開眼睛。

因為宿醉,她頭疼的厲害。

坐起來,環視了四周。

毯子是軍綠色的。

床頭柜上整齊的放著兩一本,一本合著,夾著書簽,一本是俄語書,打開著,滿滿的做著筆記。

床對面是書架,上面全是書。

書架上兩盤吊籃,一面紅旗,幾十個獎杯。

整個房間充滿了陽剛的味道。

不是她的。

白雅擰起眉頭,記憶終結在劉爽遞給她一杯水上,之后,完全不記得。

她喝斷片了。

正預起身,勤務員端著盤子進來,盤子里放著洗漱用的工具。

白雅詫異,“你是誰,我怎么會在這里?”

勤務員對著白雅微笑著,“首長昨晚讓我來照顧你,這是你的洗漱工具。”

“首長?”白雅毫無記憶。

“嗯!您先洗漱吧。”小秦推開衛生間的門,把東西放在梳妝臺上就出去。

白雅心里狐疑,走進衛生間。

梳妝臺上整齊的放著男士用品,一絲不茍。

她心里有種怪異的尷尬。

她昨晚睡在了一個男人的床上。

走到鏡子面前,看到里面的自己,白雅嚇了一跳。

她眼圈下面都是黑的,假睫毛不翼而飛,臉上都花了。

她趕緊刷牙,洗臉。

可是,那些黑眼圈頑固的洗不掉。

一只卸妝油遞到她的面前。

白雅抬頭。

顧凌擎深幽的看著她,濃眉下一雙俊美而凜冽的雙眼,不怒而威。

白雅認出來,他就是那天救人的首長。

她怎么來這里的,一點印象都沒有。

“不好意思,我昨天喝的很醉。”白雅抱歉道。

“嗯。”他從喉嚨口發出這聲音,沉聲道: “拿這個卸妝油洗吧。”

“哦,謝謝。”白雅接過。

他把手里的一套化妝品放在梳妝臺上。“這些你用吧,我這不用女士的。”

說完,顧凌擎轉身。

白雅看向牌子,是法國嬌蘭。

這個牌子,一瓶30ML的潤膚露價格在15000以上。

她是用不起的。

她拎著化妝品禮品袋出去。

顧凌擎坐在沙發上。

他連坐姿都剛正不阿,矜貴優雅。

手上拿著剛才做筆記的俄語書,專注的看著。

沙發前面的茶幾上放著一碗粥,一根油條,一杯牛奶還有一碗不知道什么湯。

白雅走到他的跟前。

他頭也沒抬,仿佛她并不存在的疏離。

“那個,這個我不能要。”白雅把禮品袋放在了沙發的旁邊。

他目光還在書上,像是不想搭理她的樣子。

白雅很是尷尬,準備離開,向門口走了一步。

“把桌上的早餐吃了再走。”顧凌擎沉聲道。

白雅看向顧凌擎,他還是沒有看她。

要不是這里只有他們兩個人,她會覺得他是跟別人說的。

白雅坐在了餐桌前。

“旁邊的那碗是醒酒的,先喝。”顧凌擎又說道。

白雅狐疑的看著他。

他明明不看她,她怎么覺得,他全部都看在眼里呢。

她確實頭疼,端起碗,喝光了。

心中狐疑。

顧凌擎對她態度這樣怪異,不會是她昨天喝醉后,胡言亂語了。

“我昨天喝醉了,沒有說過分的話吧?”白雅擔心道。

他優雅的翻過一頁書,漫不經心的問道:“你以為,你會說什么過分的話?”

難道她真的說了?

一抹紅霞飛到她的臉上。

白雅尷尬笑笑,“聽我損友說,我酒醉后會胡言亂語,首長不用相信。”

他抬起頭來,墨染得黑眸染上一抹看不透的深邃,在她紅潤的臉上停留了一秒,把她的緊張和羞赧看在眼里,冷眸緊縮了一份,迸射出一道寒意。

白雅心被提了起來。

“你沒有說什么!”顧凌擎冷聲說道。

白雅這就放心了。

她覺得這里不能久呆了,站起來,對著顧凌擎恭敬的頷首,“多謝首長昨日的收留,我先回去了。”

“把化妝品帶走。”顧凌擎命令道。

“不用了。”

“特意為你買的,你以為你不要,誰還能要?”顧凌擎口氣冷了幾分。

白雅有些害怕這樣的他,拎起禮品袋,“錢我回去后再打給你,麻煩你給個賬號。”

“有錢了,到軍區來還我就行了。”他在紙上飛快的寫下手機號碼,遞給白雅,“來了后,打我電話。”

“哦。”白雅恭敬的接過。

顧凌擎深邃的看了她一眼,撥打電話出去,吩咐道:“送顧小姐出去。”

*

今天是她休息。

回去后,她把禮品袋放在了茶幾上,換了衣服,去精神病院看望自己的母親白冰。

白冰自從被離婚后,就患有了精神類疾病,五年前在蘇桀然的幫助下獲得了醫治,情況好轉。

她三年前被綁架,被強J的事情讓白冰崩潰,出現傷人的情況,被強制性的送進了精神病院,以至于現在都沒有出過病房。

白雅懷著愧疚之前走進病房。

白冰安靜的坐在窗口,愣愣的發呆,眼神很空洞。

白雅拿起梳子,走過去,幫她梳頭。

白冰回頭看向白雅,問道:“我女兒什么時候來看我啊?”

白雅眼眸一沉,幫她扎好了頭發,坐在了她的對面,輕柔的說道:“媽,我是白雅。”

白冰頓了頓,打量著白雅,又看向她的身后,眼中恐慌,“桀然呢,他怎么沒有來,你們不會出了什么問題了吧?”

白雅揚起苦澀的嘴角,眼中的氤氳加深。

當初白冰精神崩潰,以死相逼,讓她一定要嫁給蘇桀然,她理不清自己的情緒之下,嫁給了蘇桀然。

如果媽媽那個時候清醒著,不被自己的回憶折磨著,還會這么逼她嗎?

“我們沒有問題,他對我很好,對了媽,我馬上會成為副主任了。”白雅微笑著說道。

“那他怎么不過來看我,你讓他明天就來看我,必須的。”白冰霸道道,眼神之中都是不相信。

“他明天要上班。”白雅解釋著。

白冰一巴掌甩在了白雅的臉上,吼道:“你下次來的時候帶上他,否則不要來見我了,我就當沒有你這個女兒。”

白雅臉上火辣辣的疼,望著眸色腥紅的白冰。

如果媽媽沒有得暴力型精神病,不會這么對她的,對吧?

“好。我知道了。”白雅垂下了眼眸,長長的睫毛遮住眼中的水霧。

“滾,你現在就給我滾,否則我殺了你。”白冰猙獰道。

白雅站了起來,輕柔道:“媽,你好好休息,改天我再來看你。”

“滾。”

白雅轉身,從精神病院走出去,回頭,看了一眼白冰的房間。

她記得高三那邊,她成績很好,但是家里很窮。

白冰跪在鬧市區的地上乞討。

不管是炎炎夏天,還是寒冬臘月,跪了整整一年,得到了她上大學的學費。

她知道,她的媽媽是愛她的。

只是,人都不想生病,生病的時候,精神混亂,卻又無能為力。

她深吸了一口氣,不想媽媽擔心,影響病情。

去菜市場買了菜,去蘇桀然那里。

別墅門的密碼還是19920316,她的生日,密碼沒有改。

她的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她領著菜走進去,房間中冷冷清清,廚房里面的垃圾桶里安安靜靜,顯然這個男人不經常回來吃飯。

她打開冰箱,里面放滿了酒,還有……岡本。

白雅的眼眸一沉。

心,瞬間,落入了深不見底的冰湖。

寒氣侵入,涼到大腦。

早就習慣了,不是嗎?

她今天來不是查房,不是敘舊,而是讓他幫忙的。

白雅把多余的食材放進冰箱里,走進廚房。

從櫥柜里找出了曾經放進去的圍裙。

圍好,洗菜,切菜,燒菜,燉菜。

一切就緒。

她想把他的家里打掃一遍。

卻發現……除了客廳,廚房,衛生間,其他房門都緊鎖著,包括他們曾經的新房。

而她還沒有鑰匙。

白雅扯了扯嘴角,拿起座機,給蘇桀然打電話過去。

三聲。

蘇桀然接了。

“喂。我是白雅。”

蘇桀然勾起嘴角,嘲諷道:“你在我家,捉奸去的?”

她聽得出他的陰陽怪氣。

習慣了。

“不是,我今天休假,給你準備了晚飯。”白雅淡淡然的說道。

“是誰允許你這么做的?”蘇桀然的聲音陡然變冷。

“呵。”白雅輕笑一聲,“我允許我這么做的。”

她直接掛上了電話。

眉頭擰了起來,眼中閃過煩躁。

她有求于他,應該忍著一點的。

“咔。”電子門打開了。

白雅看向玄關處。

蘇桀然走進來,魅眸緊鎖著她,里面閃爍著流光溢彩,邪魅的勾起嘴角,“你不會是過來道歉的吧?不想離婚?”

她并沒有覺得做錯了什么。

“蘇桀然,我同意離婚,但是,我有條件。”白雅不想再堅持了。

只要他一個月陪她見一次白冰。

她愿意放過他,也放過自己。

蘇桀然眼中掠過一道鋒銳,憤怒燃燒了眼眸,死死的盯著她,“你知道我最討厭什么樣的女人嗎?”

白雅沉靜的看著他,知道,他說出來的話肯定不好聽。

蘇桀然上下比劃著她,毫不掩飾對她的厭惡,“圍著圍裙,穿著拖鞋,不修邊幅的歐巴桑。你配的上我嗎?跟我離婚還要跟我談條件,你是哪里來的自信。”

白雅冷然的看向蘇桀然,“如果我昭告天下,你在外面有私生子,你的仕途一定會被影響的吧。”

“那個孩子不是我的,我是不可能在她們的肚子里留下我的種,你想多了。”蘇桀然自負道。

“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腳,我跟你離婚,你以后想怎么玩都不會有問題,我只需要你一個月陪我去見一次我媽。”白雅理智的談判道。

蘇桀然嗤笑一聲,“一個月見一次,你怎么想得到的,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以退為進,對我沒有用。”

“條件我已經開了,想通了給我打電話。”白雅懶的辯駁,拎起沙發的包,朝著門口走去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75.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