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了語文課代表一節課 強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厲璟霆突然造訪后臺,自然是掀起一陣狂風暴雨。

周圍的人紛紛緘默,連大氣都不敢出。

葉翩然定定的望著他,嘴角的笑意依舊沒有淡去,只是臉色微僵。

望著兩個人對視的眼神,辛珊珊心里閃過一抹驚慌,咬咬唇心下一橫,扭著腰將站在厲璟霆對面的葉翩然擠開,往厲璟霆的懷里鉆去。

葉翩然的眼神一直放在厲璟霆身上,壓根沒想到她會擠自己,腳下微微踉蹌,還好她對高跟鞋的駕馭能力不錯,很快便調整重心,重新站定。

剛一站定,便見窩在厲璟霆懷里的辛珊珊,嘟著嘴嬌滴滴的哼唧了幾聲,眼淚嘩的落下,嗲嗲的說著。

“厲總......我把你的衣服弄壞了,對不起……”她說著,還恨恨的望葉翩然這邊望去。

葉翩然淡漠的別開眼,給張檸使了個眼色。

“你人沒事就好。”厲璟霆眉峰動了動,聲音低啞的說道。

原本還擔心厲璟霆會厭倦了她,誰知道他居然對她這么溫柔,辛珊珊立刻滿臉嬌羞的再次往他懷里蹭了蹭。

“厲少,你真好......”

厲璟霆沒有答話,幽深的黑眸,緩緩的對上葉翩然清亮的眸子,她眼中依舊平靜的沒有一絲波瀾,漂亮的狐貍眼一閃一閃的,像是看戲一般盯著他們,。

厲璟霆瞇了瞇眼,剛要發火,便見張檸快速的走上前來,對著葉翩然笑笑。

“翩然,快去換衣服吧!十分鐘后,我們可以出發了。”

葉翩然點頭,緩緩地轉過身,剛要抬腿,耳側突然的一下,傳來厲璟霆陰沉的說話聲。

“弄壞我的衣服就想跑?”

葉翩然腳步頓然一滯,頭微微的彎了彎但是卻一直沒有轉過身。

“衣服的錢,我會讓張檸稍后給厲總劃過去的。”

說罷,直接抬步朝著更衣室走去。

此刻,其他的模特都在前面車展,更衣室里并沒有什么人,葉翩然很快走到她專用的那間更衣室,打開門走了進去,等待著張檸給她拿衣服過來。

門關合上,她閉了閉眼,身子緊貼著門,低嘆了一口氣,夫妻做成這樣,還真夠諷刺的。

咚咚!

更衣室的門突然間被敲響,葉翩然下意識認為是張檸,轉頭神色淡然的將更衣室的門打開。

門剛開合一個口子,眼前便倏忽一下浮過一抹暗紅的影子,緊接著腰間被一雙大手牢牢的握住,葉翩然心里一陣緊張,下意識用力的掙扎。

鼻尖充斥著一股熟悉琥珀香味,她有些恍惚,條件反射的抬頭,迎面正對上一雙幽深狹長的黑眸。

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厲璟霆,葉翩然心里一緊,立刻揚起脖子看向門口。

柳葉眉微動,狐貍眼中閃過一抹驚慌,但是也只是半秒,便很快斂去,轉而仰起脖子,沖著厲璟霆嬌媚的笑笑。

“厲總不去陪你的嬌美人,來這里做什么?”

厲璟霆往前邁了兩步,將她抵在更衣室的堅硬的墻壁上,骨節明晰的手指,輕輕地在她白皙的臉上劃過。

“你說呢?弄壞我的衣服,想這么簡單的就走?”

“那你想怎么樣?”葉翩然眨巴眨巴眼睛,輕笑出聲。

厲璟霆微瞇了一下黑眸,輕撫著她臉頰的手,轉而慢慢的滑下,用力的緊扣住她尖尖的下巴,眸色微冷。

“你說我想怎么樣?”厲璟霆挺直了身子,低著頭緩緩地湊近她的耳邊,輕輕的呼著氣,“我還沒試過在更衣室里,要不要試試?

什么?

葉翩然晃神的瞬間,厲璟霆已經低下頭,噙住了她嫣紅的唇口,撬開她的牙關長驅直入。

他的動作異常的粗魯,葉翩然只感覺嘴上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痛意,大腦一片空白。

肩膀被他桎梏住,她壓根沒辦法動彈,后背傳來絲絲涼意。

感覺他的手,已經緩緩地將她腰間的拉鏈拉了下來,葉翩然心里驀地一沉。

這地方,可是更衣室,隨時都可能有人進來,要是被發現了.......

她咬咬唇,狐貍眼微動,垂在身下的手突然間用力的將厲璟霆從自己的身上推開,轉而順勢輕勾住他的脖頸,仰著頭笑的風情萬種。

“既然你想玩?那不如,玩點有趣的?”

她嬌笑著,說話的聲音很是細軟,厲璟霆低著脖子,靜靜的凝視著她,眼中閃過一抹狐疑。

印象中,葉翩然在他面前,永遠都是不冷不熱,就連干那檔子事都是冷著一張臉。

見他失神,葉翩然勾唇一笑,望著他滾動的喉結,輕咬著唇瓣,而后踮起腳尖一口咬了上去。

一陣酥麻之感,一瞬間宛若電流一般流至全身,厲璟霆下意識悶哼了一聲,眉峰微擰,眼中的黑意愈發濃稠。

他的手輕撫上她的后腦勺,在她柔順的黑色緞發上下滑動著,喉結滾動。

“真是小看了你,看來這兩年……你學到的東西挺多的啊……”

葉翩然眨眼沒有說話,伸出舌頭在他滾動的喉結上舔了一下,突然用力咬了下去。

厲璟霆吃痛,條件反射的放開了桎梏她的手。

得到自由的葉翩然,飛快的轉過身,正要打開更衣室的門,手腕忽的被緊攥住。厲璟霆大手一動,她整個人便被他砰的一下子直接摁在了墻壁上。

“葉翩然,你找死!”

震耳欲聾的吼叫聲自耳邊響起,夾在著滿腔怒意。

葉翩然長睫顫動了一下,望著雙目赤紅的厲璟霆,心里閃過一抹緊張,蹙眉用力的掙扎著。

“厲璟霆,你放開我!”

“放開?葉翩然,你最好給我記住你的身份!你不是費盡心機想要當厲太太嗎?你以為,厲太太,是那么好當的嗎?”

他說著,大手突然猛地一攥,直接將葉翩然身上的小黑裙給攥了下來......

他周遭散發著一股濃濃的憤怒,葉翩然心里沒來由的浮現出一抹害怕,正晃神,卻見厲璟霆已經俯下身來,緊咬住她白皙秀頎的脖子,密密麻麻的吻,不斷的往下......

只聽得咔擦一聲解皮帶的聲音,下一秒一股蝕骨痛意席卷至全身,葉翩然緊緊的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發出一丁點聲響,比起這股灼痛,更讓她受不了的,是這種想反抗,卻沒辦法反抗的屈辱感。

逼仄的隔間里,氣溫不斷的攀升,這場“奮戰”,持續的時間并不長,但是結束的時候,葉翩然整個人都仿佛虛脫了一般,雙腿不停的打顫,她后背緊貼著墻壁,勉強讓自己站立。冷冷的望著除褲子有些褶皺以外,穿戴的整整齊齊的厲璟霆。

他面色平靜,鳳眸依舊清澈明亮,但是眼中卻暗含著滿滿的譏諷。

“食之無味,真不知道那些將你奉為夢中情人的人,是不是眼睛瞎了,沒勁透了!”

葉翩然暗咬了一下舌頭,壓住心里噴涌而出的屈辱,蹲下身,將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撿起來,穿在身上,小黑裙被他扯的有些松動,她只能勉強的蔽體。

“我自然是沒有厲總經歷過的那些的女人那么身經百戰,厲總若是不滿意的話,大可以去找那些女人。

“我想,她們應該很樂意伺候你,你放心好了,今天的事情是個意外,只要她們不來招惹我,我是絕對不會去招惹她們的。”

她說著,挺直著身子,斜瞥了他一眼。

“你說什么?”厲璟霆黑瞳微縮,臉色陰沉。

“我想厲總應該明白我說的是什么意思,我只要我父親可以連任市長,其他的,隨便你怎么樣。”

“你還真是打著好算盤啊!先是用離婚要挾我,現在又假裝大方,隨便我怎么樣,為的就是你父親連任的事情吧!”

“葉翩然,你父親當年做的那些事,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如今的葉錦峰,你確定他還有能力,繼續擔當市長這么重要的職位嗎?”

”別以為你霸著這厲太太的名號,就能改變什么,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

厲璟霆說著,轉身怒氣沖沖的打開門沖了出去,隔間的門被他摔的又是一陣驚天動地的響動。

站在外面的等著葉翩然出來的張檸,聽到這聲響動,心里也跟著一顫,而后便見厲璟霆冷著一張臉走出來。她立刻低下頭往旁邊走了兩步讓出一條道。

待到厲璟霆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才大步上前打開隔間的門走了進去。

里面,葉翩然緊靠著墻邊,唇角有些泛白,長裙的肩帶脫落,她只能用兩只手護住胸前,上面布滿了斑駁紅點,發絲凌亂,一副狼狽不堪的模樣。

張檸皺皺眉,快速的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來蓋在她的身上,在她耳邊低聲開口。

“我已經跟工作人員說了我們還在里面多待一會,我們等下從后門出去,我讓人將車開到后門等。”

葉翩然點點頭,沒有說話,任由著張檸扶著她走出去。

外面,辛珊珊一直呆呆的站在話化妝間門口,剛剛葉翩然一走,厲璟霆就放開了她,自顧自的朝著葉翩然那個方向走去,那地方除了葉翩然專屬的更衣室外就沒有其他的房間了,而且......距離他進去到現在,已經一個多小時了,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他們在里面做什么......

葉翩然這個賤人!居然真的敢勾引厲璟霆!

“珊珊姐,其他的模特都已經走了,要不,我們也走吧!”

助理小玉見辛珊珊一直站在原地,有些忍不住低聲提醒著她。

“滾開!”辛珊珊轉頭,沖著她大吼了一句,轉頭的時候,正好對上正從里面走出來的厲璟霆,雖然心里有些憤恨,但是卻還是揚起一抹自以為最美的笑容,扭著腰大步的朝著厲璟霆奔去。

“厲總,您去哪兒了,可讓珊珊好等。”

她一邊說著,一邊緊抓著厲璟霆垂直著的手臂,抬頭略微有些委屈的望著他。

厲璟霆垂眸,微瞥了一眼她抓著自己手臂的手,直接伸出另外一只手,毫不留情的用力撥開。

不遠處的蕭然見狀,立刻走上前去,拿出一塊手巾遞到他面前。

厲璟霆接過來,用力的擦了擦剛剛碰過辛珊珊手指的那只手,好似剛剛沾惹了什么惡心的東西似的。

辛珊珊面上有些掛不住,只能訕訕的笑笑。

“先送辛小姐回去吧!”

厲璟霆轉頭,淡淡的瞥了蕭然一眼,蕭然立刻上前,彎腰對著辛珊珊開口。

“辛小姐,請跟我來。”

聞言,辛珊珊眼中立馬閃過一抹晶亮,剛剛的不悅,直接消失殆盡。

外界傳聞,厲璟霆有很嚴重的潔癖,看來......他剛剛只是因為潔癖,并不是因為討厭她。

她抿唇,輕笑著點點頭,立刻跟在蕭然的身后出去。

外面,停著一輛銀色的阿斯頓馬丁,蕭然全程都對她很是尊重,甚至還親自替她打開門讓她上去,蕭然是厲璟霆的特別助理,能得到他的尊重,想來,應該是厲璟霆的意思。

這么想著,辛珊珊心里更加的興奮,從車窗仰出一個頭,嬌羞的沖著蕭然詢問著。

“蕭特助,厲總......什么時候來啊!”

“辛小姐,總裁只是讓我送您回去,沒說要親自送您,您放心吧!司機會將您安全送到住所的。”

他說著,對著司機使了個眼色,車子立刻往前奔馳著,坐在車里的辛珊珊,一直到車開了之后,才愣生生的反應過來,憤憤的用力捶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

從展會回來,葉翩然腦袋昏昏沉沉的,便直接回了她住的小公寓,在床上躺了下來。

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她只覺得一陣陣口干舌燥,摸了摸額頭,果然是發燒了,本來是想要找出點藥來吃的,但是剛一抬步,卻發現自己壓根就不記得藥放在哪兒了。

沒有辦法,只能拿出手機給張擰去個電話。

“我說......我都快要成你二十四小時貼身助理了,上次搬家的時候,我都替你寫好了紙條,就放在茶幾上,你該不會沒看到吧!”

“我沒注意看。”

葉翩然雙眼眨動,十分自然的說著,轉頭果然見茶幾上放著一個小小盒子,她走過去,將盒子打開,里面放著一些便利貼,葉翩然看了幾眼,順著紙條找到醫藥箱的位置,找出感冒藥吃了兩粒。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72.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