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撩就心動1V1 午夜男女羞羞爽爽爽視頻

姐夫?

呵,她可不認!

只能說,人至賤無敵。

“我可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還多了一個姐姐……請問我們有血緣關系嗎?”

“哦對了,你和權少,一沒辦婚禮,二沒領證,你就當真自己是權太太了么?”

“安如沫,你這么著急倒貼,還能要點臉嗎?”

安盛夏這幾句,完全踩到了安如沫的痛腳。

“盛夏,我知道你一直討厭我,什么都要跟我爭,但是他不行,他是我的未婚夫,我們就要結婚了,你不要跟我爭!”若不是心中有鬼,安如沫這番話,也不會說的如此委婉。

怎么?

安如沫以為,她喜歡權耀?

真是有意思。

她哪里表現的,愛慕這個男人了?

“嗯,權少一表人才,女人都會想爭的。”說實話,安盛夏是有點見不得,安如沫如愿嫁給權耀。

若事事都如安如墨的愿,安盛夏第一個不答應。

她不是不會反擊的小白菜。

“安盛夏,你來晚了!”安如沫話中有話。

“我只知道,不是你的,強求不得!”安盛夏玩味一笑。

等著,如果安如沫的過去,公布與眾,那就有意思了。

不知不覺,所有的焦點,引到了權耀身上。

這個金貴的男人,惜字如金。

安大山不得不發話,“權少,今天這個事,真是給你鬧笑話了。”

“權少,你是來找如沫的吧?”李美玉喜不自勝。

等安如沫嫁進權家,整個安家都要跟著沾光。

那么,在安大山面前,她的地位也會提高,安盛夏也就徹底沒了后臺。

“當然了,姐夫來家里,自然是找姐姐的。”安以俊得意的昂起頭,不怕事的模樣。

“耀,你這次過來,怎么也不……”

不等安如沫把話說完,安盛夏咬牙道,“爸,剛才的事,我們還沒說清楚!”

“安盛夏,你真是夠了!但凡有點腦子就知道,這可是在家里,以俊不會把你怎么樣!我看是你,故意想冤枉以俊!”

安如沫緊緊挽著權耀,簡單的三言兩語,就把安盛夏的后話全部封死了。

而安大山呢,他只有安以俊這么一個兒子,但凡說得過去,也不會狠下心的去懷疑安以俊。

“也許他就是利用了別人的這點心理,他差點就把我……!”安盛夏雙目深紅,眼眸中堆積著恨意。

“安盛夏,你要說我侵犯你,那么,你有什么證據?”安以俊雙手抱臂,那神色,十分的悠然。

“對,如果你說以俊對你圖謀不軌,你有什么證據嗎?”安如沫好笑的問。

“不錯,盛夏,我也不能單憑你的話,去做判斷。”安大山沉下了眸光。

“他給我下藥的咖啡,我還沒喝,就在爸你的書房……”安盛夏說罷,立即看向安大山。

她就怕,爸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此作罷。

安大山抬頭,看了安盛夏一眼,沉默了好一陣子,仿佛在做什么重要的決定,最后嘆氣道,“來人,現在去拿那杯咖啡,去做檢查!”

“可是爸……”咬了咬牙,安如沫不安的看向安以俊,隨后看向了李美玉。

“好了如沫,既然你爸決定做檢查,那就……做吧!”臉色還算淡定,李美玉卻猛然的回頭,望著安以俊!

安以俊捏了捏掌心,隨后看緊權耀!

“爸,真的沒想到,你居然愿意做檢查,謝謝你了……”安盛夏的內心,還是有點小震撼的,看來爸對她,還是信任的。

現在只要查清楚,那杯咖啡杯下了藥,安以俊也就無話可說。

十分鐘后……

“回先生,結果已經出來了!”

因為是當場做的檢查,結果很快就出來了……

“咖啡中,沒有迷藥的成分,也許是二小姐誤會了……”

“什么?這不可能!”

聽到檢查結果,安盛夏臉色為之一怔,猛然的后退。

沒有迷藥?

這怎么可能?

當時,安以俊那么迫不及待讓她喝下那杯咖啡,不是下了東西,還能因為什么?

“安盛夏,是你非要做檢查的,現在結果出來了,你還要狡辯?”

眼看結果不利于安盛夏,安如沫再接再厲的說,“盛夏,我知道你一直看我和我媽很不順眼,沒關系,我可以讓著你,但你也不能隨便冤枉以俊!”

“沒錯,以俊是準備接手安氏了,我知道你一直不服氣,但就算如此……”

停頓兩秒,安如沫饒有意味的說,“你也不能故意往他身上潑臟水,好歹以俊也是安家的男人,他繼承公司也沒有什么不對!”

字里行間,在暗示,安盛夏想挑事!

“爸,你要相信我……”檢查結果,不會有人動手腳,安盛夏不知道,是哪出了錯。

“美玉,這件事你怎么看?”剛才做檢查,安大山很不給李美玉的面子,此刻當然要詢問李美玉的意見。

安盛夏內心冷笑。

這個繼母早就看自己不順眼,李美玉要說什么,她清楚的很。

李美玉長舒了一口氣,她和安大山睡在一張床上這么久,說話自然是有分量的。

李美玉以退為進,“盛夏,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過去五年,你一個人在外面生活,肯定經歷了不少,真是委屈你了,不過……”

下一秒,李美玉話鋒一轉,“以俊是我的兒子,也是我親自帶大的,我了解他,他雖然貪玩了一點,還是知道分寸的,我怎么都不信我的兒子,會在家對你做那樣的事……”

言下之意,安以俊被冤枉,安盛夏故意挑事!

“盛夏,你這個脾氣,也該收一收了!”安大山身為人父,也不信自己的兒子,會對自己的女兒做畜生不如的事。

“爸,你寧可信他們,也不信我?”

失望,悲切。

當年媽媽在世的時候,是不是也因為他們,被爸爸冤枉過?

眼神越發冷漠,安盛夏可笑的問,“爸,你是不是忘了,我媽怎么死的?”

“夠了!”

提到前妻,安大山全無耐心,“我念你媽去的早,從小把你慣壞,所以才讓你這么沒家教!”

“我沒家教?他安以俊,分明就是個畜生,根本不配繼承我媽的公司!”

一個試圖侵犯姐姐的男人,不是畜生,是什么?

“安盛夏,你嘴巴給我放干凈點,如果我是畜生,那你是什么,爸又是什么?”安以俊真會見風使舵。

“安盛夏!你給我滾出去!你來看我可以,但不要回來氣我!”安大山此刻氣的渾身顫抖,一眼都不想多看安盛夏。

“好,好,好,既然你們一家人,一個鼻孔出氣,那我再也不會回來!”

原本還想回家看一眼爸,結果呢,卻再次被趕出門。

一如,五年前一樣。

安盛夏只覺得可笑,她果然不該回家。

“……”眼看安盛夏要走,安大山猛然撐大眼瞳,他對這個女兒有愧,可她這次挑事,也確實讓他失望。

“盛夏,既然你回國了,還是住在家里吧……”李美玉走過去拉住安盛夏的手。

“滾!你碰我一下,我都覺得惡心!”安盛夏伸手一推她,動作很急,卻沒用多大力。

李美玉卻夸張的摔在地上,“盛夏,你今晚住下吧,我想你爸,也是這個意思……”

“安盛夏,你給我道歉!”

不論身后,安大山發多大的火,安盛夏卻走得頭也不回。

權耀從頭到尾,都置身事外。

他不是一個多事的人。

手機忽而響起。

“我是權耀。”他只是漫不經心的接聽。

“權少,鑒定結果已經出來了……”

“權少,那兩個孩子,并不是老爺的私生子。”

“孩子的親生父親,是……是您!”

不知對方之后說了什么,權耀眼瞳猛然陰鷙,渾身散發可怕的氣場,拔高聲音質問,“什么,安盛夏?”

回神,只見安盛夏頭也不回的背影!

安盛夏……

居然是她?

“耀……”到了晚餐時間,安如沫當然想留權耀吃飯。

再加上,剛才安盛夏輸的那么狼狽,她姿態輕快。

可察覺權耀臉色陰郁,她意外的問,“誰的電話?”

“急事。”捏緊手機,權耀一把揮開安如沫,匆匆離開。

夜,雷電交加。

安盛夏剛走出安公館,天就下起了雨。

內心,無比荒涼。

她這個樣子回家,恐怕會讓兒子擔心。

卻意外,頭頂突然出現黑色的傘。

抱著自己半蹲的安盛夏,迷茫抬起頭,一眼對上那雙黑曜石般的眸,也就忘記了傷心。

怎么是他?

“上車。”就這么高高在上的姿態,男人仿佛是暗夜中的王者,低頭瞥向她。

“多謝,但是不用了。”抱緊了自己,安盛夏只想安靜蹲著,不想被任何人打擾。

“起來!”他見不得,她這么沒出息的樣子。

“你為什么,不幫我作證,其實你都看到了……”

磨了磨牙,安盛夏終于把自己的不滿,發泄了出來。

“你為了安如沫,所以包庇安以俊!”她諷刺的笑了笑。

安如沫到底有什么好的,爸爸喜歡他,就連這個不可一世的男人,也對她傾心。

她當時,很想讓權耀幫自己作證,但也只是想想。

他怎么可能,幫她呢?

“為什么不說,是你自己太沖動!”男人的言語,沒有絲毫波瀾。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安盛夏狐疑的問。

“是你自己非要認定,咖啡杯加了東西。”

聞言,安盛夏眼眸閃爍,仿佛很不能接受一樣,猛然從地上站了起來,惡狠狠的推了他一把,“原來你早就知道,他沒下藥!”

他知道,卻什么都不說,也不提醒她,而是冷冷的站在制高點,看她怎么掉進深淵。

這些話,他還不如不說。

說了,只會給她添堵。

“他就是希望你認定,被下了東西。”權耀現在說,還有什么用?

安以俊故意設計她,害她被爸爸趕出家門。

她和爸的關系,也鬧得越來越僵。

一切,無法挽回了。

“我現在被趕出來,你們都高興了?”擦肩而過的瞬間,安盛夏用力撞開男人的肩膀,“你這么高貴的身份,跑過來看我的笑話很掉價!”

“安盛夏,我不是什么好人。”他及時伸手,抓緊她的手腕,“那么我問你,當時,即便我提醒你,你會信我?”

“……”安盛夏動了動唇,卻始終吐不出半個字。

答案很明顯,她不會信。

“上車。”

他將她攔腰抱起,扔進車內!

“你……你要對我做什么!”急切的護住自己,安盛夏仿佛在看一頭惡狼那樣,臉色防備。

可一路上,權耀也只是在開車,沒有任何的越界。

看到窗外熟悉的路,安盛夏原本就緊張的神經,更加緊繃,“搞什么,你去我家做什么?”

“下車。”順手解開她的安全帶,權耀已經先一步跨開長腿,下了跑車。

“為什么,門口這么多車,這么多人?”

晚上十二點了,路上不該有人才對,何況她住的只是一個普通小區。

門口清一色的跑車,無比嚇人。

安盛夏掏出鑰匙,準備開門。

一只修長的手,卻先一步把門推開。

“爹地,你是來接我和哥哥的嗎?”

安小白早已換上干凈的小西裝,純白可愛的小臉充滿了崇拜,笑盈盈抱住了權耀的小腿。

“兒砸!”安盛夏驚呼不已,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小白,露出這么乖巧的小表情,簡直萌翻了。

“媽咪,怎么樣,和我爹地相處的還好嗎?”安大白好奇的問。

什么?

兒子們叫這個男人,爹地?

這一刻,安盛夏的世界徹底崩塌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69.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