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濕野外PLAY高H 總裁在體內不肯退出

像,真的太像了。

眼睛、鼻子、嘴巴,這個男人的每一處,都和她的兒子一模一樣!

就連抿唇的習慣,也和兒子如出一轍!

“誰給你的膽子,打她?”狠狠掐著安盛夏的脖子,幾乎將她整個人拎了起來,權耀臉色陰郁的可怕。

見狀,安如沫得意的一笑,現在的安盛夏,拿什么跟她比?

“咳咳……你放開我!”揚起倔強的臉,安盛夏此刻不施粉黛,卻更添一份清麗,怎么看,都不像五歲孩子的媽。

“耀,她是我的妹妹安盛夏,也許是知道你會過來,所以想認識你,方便進娛樂圈吧……”

頭發亂糟糟的,嘴角帶了淤血,安如沫我見猶憐的哭訴,“我剛才沒答應,所以她就……”

“潑婦!憑你,也妄想進娛樂圈?”恨不得掐死安盛夏,他完全把她當做了,為上位不擇手段的女人。

“咳咳……我這個潑婦,卻比安如沫強一百倍!”心口一片窒息,安盛夏齜牙咧嘴的想要掙扎,他掐的她,無法呼吸了!

“道歉!”他用寒眸瞥著她,不屑的目光就好比將她的衣服當眾脫下,裸露給眾人觀賞一般難堪。

“我沒錯,為什么要道歉?”好似聽到天大的笑話,安盛夏不怕死又附加一句,“我打她,是因為她欠!”

“我不打女人。”狠厲的伸手一推,權耀將安盛夏扔給了保鏢,“把她扔出去。”

“靠,你什么都不知道,為什么幫她!”氣呼呼的,安盛夏索性低頭,雪白的貝齒像撓人的爪子,猛地一口咬住男人的手腕。

嘶……

這么位高權重的男人,什么時候被咬過?

他低頭去看,手腕處帶血的牙印,無比刺眼!

“你屬狗的?”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安盛夏嘴里全是類似鐵銹的味道,察覺那是他的血,她心下一驚。

完了。

她居然咬傷了他,不知道這變.態要怎么收拾自己了。

“對,對不起……大不了,我讓你咬回來!”

哪怕被咬死,她也不想被扔出去。

她只想,拿走媽媽的遺物!

眼底女人的手臂,纖細到只要一伸手就能捏斷似的,權耀冰冷一瞥便收回目光,“咬你,我嫌臟。”

“耀,我們走吧!”宣布主權一般,安如沫急切的挽著權曜,重回拍賣會現場。

一對狗男女!

王八看綠豆!

一路腹語著權耀和安如沫,安盛夏也恨恨坐了回去。

主席臺上……

“接下來,拍賣品是一樣首飾,大家請看我手上,這是一只彩色琉璃手鐲,五萬起拍!”

那是媽媽生前,每天都會佩戴的手鐲,安盛夏勢在必得!

“十萬!”勾了勾妖嬈的紅唇,安如沫當然知道那是安盛夏母親唯一的遺物,她今晚的來意,也正是這個。

“十萬零一!”

所有人都覺得,安盛夏瘋了。

有權少在,誰敢招惹安如沫啊?

也就只有安盛夏,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了。

“看什么看?沒見過美女啊?你們再看,我就要臉紅了!”安盛夏絲毫不輸陣。

“五十萬。”

“五十萬零一!”

又是她安盛夏!

臉上火燒似的紅,安盛夏是被氣的。

該死,安如沫也盯上了這只手鐲!

“一百萬……”

不等安如沫把話說完,權耀身側的秘書舉牌,“五百萬!”

眾人,大氣也不敢出一下。

死一般的安靜。

五百萬……在有錢人眼中,大概就像五百塊那么輕易吧。

安盛夏氣勢洶洶的,跑到了權耀眼前。

恨不得砍死他!

然而下一秒,安盛夏卻一改沖動,只是抓著他的手,“我們,談談好嗎?”

他不就喜歡女人對他裝可憐么?

安如沫干得出來,她也干得出來!

節操什么的,她暫時不要了!

“這個安盛夏是瘋了吧,她居然敢惹權少……”

“我看她啊,是想勾搭權少吧……”

眾人議論紛紛。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權耀野性的眼眸,突然看緊了安盛夏!

好,深邃的眼睛!

雖然他的眼睛,很好看,可眼下不是走神的時候!

“你把手鐲賣給我,我分期還你,怎么樣?”深呼吸了兩口氣,安盛夏惡心吧唧的笑了笑。

“我最惡心,女人對我裝!”

權耀優雅的手臂下一秒就將安盛夏甩開了。

靠!居然嫌棄她?

后背撞上冰涼的墻壁,安盛夏疼得要命,他們肯定磁場不合!

“為了安如沫,你居然愿意花五百萬,好吧,我算你有錢任性!”

頓了頓,安盛夏不屑的說,“不過我想送你兩個字:腦殘!”

也就只有腦殘的富二代博女人一笑,才會一擲千金吧。

安盛夏氣呼呼的轉身要走,才走了一步,衣領就被扼住了!

“你敢罵我?”

男人陰沉的氣壓提醒著她,他不是好惹的!

“沒有啊,我罵的是腦殘,請問你是腦殘嗎?”

無辜的眨了眨眼,安盛夏特別強調了,腦殘這兩個字。

“找死!”舌頭頂了頂英俊的側臉,權耀眼底蓄滿了冷意。

真是太久,沒遇到這么不知死活的女人了!

“你……你想怎么樣?”

他好像笑了一下?安盛夏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把她扔出去,記住,是扔!”

男人一聲命令后,安盛夏瞬間被人抬了起來。

砰!

“啊,你們這幫混蛋,憑什么把我扔出去!”

重重摔在地板上,安盛夏只覺骨頭要碎裂了一樣,稍微一動就疼。

等著!

總有一天,她要拿走媽媽的遺物!

以及,讓這個腦殘富二代跪地唱征服!

……

膝蓋破了,衣服臟了,腳也崴了,安盛夏吃力的回到租房,可憐的給自己上藥。

但后背的地方,手卻怎么也夠不到,疼的她眼淚直掉。

無助的感覺,和五年前一個人默默生娃差不多。

安盛夏吸了吸鼻子,將跌打酒放在一旁,抬眸卻看到了兩只小包子。

“哭什么哭,真是丑死了!”安大白雙手抱臂,嫌棄的道。

“我丑,那你不要看啊!”安盛夏看到這張,類似欺負了自己的臉,就更氣了。

“被欺負了就知道哭,你不知道還手嗎?”安小白軟巴巴的小嘴,悠然的咬著薯片。

“可是我打不過他,我能有什么辦法,我就不能哭嗎?”安盛夏拉上了被子,氣呼呼的道,“沒良心的小東西,早知道我就不生你們了!”

“媽咪,還不是你偷偷砸碎了我的儲蓄罐,那是你送我的第一個禮物,討厭!”安小白丟下沒吃完的薯片,委屈巴巴跑開了。

安盛夏驚的立馬從床上坐起來。

其實她忘記了,她送給安小白的第一個禮物,是一個豬頭的樣式的儲蓄罐。

她摸著沉沉的感覺,應該有不少錢,又著急去拍賣行,就給摔碎了。

沒想到,沒心沒肺的安小白,會這么生氣?

小白是氣錢沒了,還是氣唯一的禮物,就這么沒了?

要不要去給兒子道歉呢?安盛夏猶豫著。

“媽咪,我枕頭下的私房錢,也是你順走的。”安大白是肯定的口氣,“我本來想報警抓你,不過看在你哭唧唧的份上,這次放過你。”

“那我謝謝你哦!”她真是失敗啊,兒子居然還想報警抓她!

“不如,我還是報警抓你好了,也許爹地認出你,就會把我和弟弟領回家。”安大白很猶豫不決。

“安大白,老娘不發威,你當我是機器貓啊?”過分,太過分了!安盛夏憤怒的渾身直抖。

“再廢話,我就不給你擦藥了!”小手握著跌打藥,安大白仔仔細細的幫她擦了藥,還有什么話想問,但最終還是沒問。

“大白,告訴媽咪,你為什么這么好心的幫我上藥啊?”

感動之余,更多的卻是防備,安盛夏總覺得安大白不會這么好心,這事沒這么簡單……

“我才五歲,還能把你怎樣?”安大白嘴角抽搐,他這個當兒子的,好憋屈啊!

“嗚嗚嗚,我家大白居然這么好心?”抱著安大白又是哭又是笑,安盛夏感動壞了。

可兒子和那個人渣好像,真是見鬼了。

心神不寧的想著這事,安盛夏不記得自己怎么睡著的。

第二天。

安盛夏起的很早,和兒子們吃了早餐之后,便開車送他們去上學。

車子,還算平穩的行駛著。

可下一秒,突然而來的碰撞!

砰!

十字路口,兩車相撞!

她剛買的奇瑞QQ,就這么被撞了?

還能再背一點嗎?

“哥,人家怕怕啊!”安小白慫成一團,一個勁往哥哥懷里躲。

“不怕,沒事了,沒事了。”安大白順了順弟弟的后背,眉宇之間,透著不悅。

安盛夏看了一眼兒子們,這才往窗外看去,看到撞上來的是一輛貴氣逼人的幻影,不由得吃驚。

全世界也就兩輛的豪車,其中一輛撞了自己?

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就聽見窗外有人哭訴……

“權耀!我喜歡了你十年!你卻要娶別的女人!你讓我以后怎么做人?”打扮時尚的年輕美女,伸手攔在幻影面前。

眾所周知,權耀和安如沫的婚期將近。

很顯然,眼下是一出女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

只是……

權耀……

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聽過?

靠!

不正是昨天扔她的那個?

“韓小姐,總裁趕時間開會,您也是豪門千金,不要在這里失了身份,先回去吧!”司機伸出腦袋,對女人無奈的勸道。

“權耀,你要是不答應娶我,我今天就不走了!”美女又是哭,又是鬧,可惜后座的男人,卻不露面。

被撞,怎么也是吃虧的一方。

可現在,不管是司機,還是路人,都把安盛夏給遺忘了。

她不能一直看戲吧?

安盛夏不希望被認出來,只好伸手捂住自己的臉,走到對面,很低調的用手機拍下幻影車的車牌后,無語的望著司機,“那個,你開車撞到我了。”

“總裁,我們撞到人了!”司機剛回過神一樣,朝身后的男人看去。

唰一聲!

車窗整個降落!

露出一張雕刻般俊美的五官。

男人輪廓棱角分明,山峰般高挺的鼻染,一言不發的緊抿著性感的薄唇,一雙深眸如黑曜石般深沉,藏著傷人的冷芒,一望無垠。

“哇,好帥的男人啊啊啊!”

“我現在才知道,什么叫只想坐上去自己動!”

“只有睡了這樣的男人,這一輩子才不是白活啊!”

是不是瘋了都?

這么薄涼的男人,白送她都不要。

“擋什么臉?”權曜還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不想被他多看一眼。

這是他目前為止開口說的第一句話,聲音很好聽,年輕透著磁性。

如果沒有之前的瓜葛,安盛夏也要忍不住對這樣的男人生出幾分好感。

可惜,他就是一個披著良好皮囊,空有外表的男人罷了。

“老男人,你的車撞了我,咱們商量一下賠償問題!”恨沒有口罩,安盛夏只能伸手擋住自己。

老……男人?

他很老么?

他不過27歲,哪里老?

權耀勾唇,將一張名片遞給安盛夏。

“少糊弄我,我要的是你私人電話,畢竟這是一場交通事故,我可不想打到你的工作單位,然后找不到人!”安盛夏撇嘴。

權耀眼底閃過晦暗,再度勾了勾唇,給了安盛夏一張私人名片,“這是我的私人電話,24小時都能打通。”

“我提醒你,這次交通意外你是全責,關于后續賠償問題,我會再聯系你!”說完,安盛夏高冷的回到車上。

還好還好,他沒認出她。

可下一秒……

“天啦,要撞死人的!”

突然聽到窗外的動靜,安盛夏急忙往車窗外看去。

安大白和安小白,也好奇的看了過去。

只見停下來的黑色幻影突然啟動,筆直朝著美女開了過去,那車頭幾乎要撞上美女的膝蓋。

美女立即后退,發出凄烈的慘叫,車頭卻還是沒停下來,卻是加速,飛快擦過美女肩膀的手提包。

美女嚇得扔了包,腿軟的跌坐到地上,黑色幻影卻再一次加速。

他身后的車隊也跟著一起加速,囂張至極的遠離!

“那個男人也真夠絕的,放著這么漂亮的美女不要,也不怕把人撞死啊!”

“有錢男人都沒什么良心,妹妹你還是看開點吧!”

路人頗為同情美女。

美女卻一個字都聽不進去,她韓恩雅,非權耀不嫁!

就在轉彎的時候,兩車擦肩而過。

安盛夏微微昂起頭,她那張白嫩柔美的臉頰,猝不及防落入權耀眼底,令他有一瞬失神。

安盛夏趕緊低下頭,內心慌了一下。

他應該,沒認出她吧?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67.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