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貨把腿張開嗯讓你爽 邊做邊講葷話H失禁

諾筱穎覺得自己躺著也中槍,真的很冤!

她收拾東西,離開公司的時候,小組長楊陽好心過來給她踐行。

“筱潁,我聽說,我們公司新上任的女老板的名字叫蘇漫雪!你說,我們這個女老板會不會就是你的那個閨蜜呀?”

臨別前,小組長楊陽覆在她耳邊,小聲地八卦著。

諾筱穎怔了怔,淡然地笑了笑:“是不是,都已經與我無關了。”

“那你好自為之噢!別泄氣!”小組長楊陽咧嘴一笑,握著拳頭給諾筱穎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諾筱穎點點頭,微微一笑。

這一刻,算是她最狼狽的時候。

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一份帶薪的實習工作,卻沒想到這么快就結束了。

諾筱穎回頭看了看這家裝飾裝修公司,心里突然有絲不舍。

這是她正式步入社會,人生第一次奮斗的地方。

與此同時,在某個深山老林里扎營的傅夜沉,不顧自己身上有傷,仍舊在跟敵人周旋。

大少奶奶只喜歡一切高消費的東西,比如:高檔化妝品、珠寶首飾、名牌衣服、名牌香包、名牌高跟鞋!——劉管家。

傅夜沉看完劉管家發過來的信息后,不由地壓低了眉頭。

難道,是他看走眼了?

哎,算了。走眼就走眼吧!再怎么說,他們已經有過肌膚之親,這也是他唯一一個有感覺的女人,他又能怨誰去?

大不了,將來等他退役了,他便負責賺錢養家,蘇漫雪負責貌美如花便是。

“四少,禿鷹他們下一步,會選擇什么方式走私?”戰友韓劍鋒的問話,拉回了傅夜沉的思緒。

傅夜沉收好手機,單指點了點地圖上的一條河,果斷道:“禿鷹一定會選擇這條河水運!但是,他還會選擇這條旱路作為掩護運輸。”

他的判斷,從來都沒有失誤過。

唯獨失誤在對一個女人的判斷上!

傅夜沉本想著等這次任務結束后,回去買件她喜歡的同時又比較特殊的禮物送給她,于是詢問了劉管家關于蘇漫雪的喜好。

既然蘇漫雪喜歡的都是那些常見得不能再常見的奢侈品,傅夜沉覺得自己還不如給她蘇漫雪一張刷不完的信用卡會更省事。

事實也確實如此,當劉管家接到傅夜沉的指令后,替蘇漫雪辦了一張信用卡交給蘇漫雪時,蘇漫雪拿著那張信用卡,興奮得歡天喜地,尖叫了好幾回。

甚至,她還喜極忘形地對劉管家又摟又抱,一點貴太的矜持也沒有。

被蘇漫雪弄得非常尷尬的劉管家,不禁嗤之以鼻,并莫名其妙地對蘇漫雪心生厭惡。

這種拜金女,壓根就配不上他家大少爺!

因為有了錢,蘇漫雪很快就在臨海城的名流圈里混出了頭,還結交了不少千金名媛和貴族公子。

這人脈一廣,蘇漫雪揮金如土,做什么事都非常順心。

但,她的心卻一直輕松不下來,因為諾筱穎的這根刺,一直扎在她的心臟上。

她一定要想辦法,讓諾筱穎在臨海城混不下去。。

被公司辭退后,諾筱穎消沉了幾天,然后重整旗鼓的去找工作。

可誰知,她就像瘟疫一樣,那些公司一聽到她的名字,就說不要,到最后,她不僅沒有找到工作,回到出租屋里,就連房東都拿漲房租來逼迫她。

可是諾筱穎哪有多余的錢來墊付房租費,無奈之下,只好退了出租房,去投奔男友何明旭。

臨海城有市中心,也有縣區。

何明旭的大學,就在縣區里,她從市中心坐公交車過去,要轉三趟車,花兩個半小時才能到。

等到諾筱穎拖著行李箱下了公交車,站在“臨海大學”的校門口時,天都已經黑了。

男生宿舍是十點鐘關門,諾筱穎事先并未給何明旭打電話,而是直接找了過去。

何明旭的宿舍她知道在哪兒,以前,每個周末,她一有空就會過來幫他洗衣服,以至于這里的宿管阿姨都知道她了。

而何明旭的另外三個室友也都認識諾筱穎,并且對諾筱穎都非常地友好,把她當妹妹看待。

當諾筱穎拖著行李箱,站在何明旭寢室門口時,宿舍里的三個男生看到諾筱穎后,立即連游戲都不打了,一個個全都湊過來,十分熱情地歡迎她過來。

因為每次過來,諾筱穎不僅僅只是幫何明旭洗了衣服,就連何明旭他這三個室友的衣服,在何明旭的要求下,她也一并洗了,而且還把他們的寢室里打掃得干干凈凈的,所以,他們都很喜歡她。

此時,剪了一個球頭,皮膚稍微黝黑的章海昌,非常殷勤地問候:“筱潁,今天不是周末啊!怎么也過來了?還帶著這么大一個行李箱!”

方浩博搬來凳子,讓諾筱穎坐下歇一歇。

戴著黑框眼鏡,文質彬彬的馬智杰則給諾筱穎倒來了一杯涼開水:“筱潁,你喝口水。”

“謝謝啊!”諾筱穎端過水,微笑著坐下,目光卻四下看了看,“怎么不見阿旭?”

一提起何明旭,三個人相互交換了眼神,停頓了一下,章海昌才笑嘻嘻地說:“他去上自習了!”

“是、是啊!”方浩博有些支支吾吾地接話。

馬智杰卻皺了下眉頭,不吭聲。

諾筱穎總覺得他們三好像有什么事情瞞著她,于是從自己手提包里掏出手機,準備給何明旭打電話的時候,馬智杰突然走過來,將她的手機給奪走了。

“電話就不用打了,我直接帶你去找明旭吧!”馬智杰忽然冷冷地說。

章海昌和方浩博立即對馬智杰擠眉弄眼,示意他不要多事。

馬智杰瞥了章海昌和方浩博一眼,完全不顧他們的提醒,將手機又還給諾筱穎后,接著說道:“筱潁,你跟我來!”

他說完,便只身走出了寢室門。

諾筱穎連忙交代了一下讓章海昌和方浩博照看一下她的行李箱,她提起自己的手提包后,立即跟隨馬智杰而去。

留下章海昌和方浩博兩個人面面相覷。

諾筱穎跟上了馬智杰的步伐,見馬智杰心事重重的樣子,不由地抿了抿唇,關心地問道:“馬智杰,你這是怎么了?”

“待會見了何明旭后,答應我,不要哭。”馬智杰一邊往前走,一邊深沉地說道。

其實,這是何明旭和諾筱穎兩個人的事,他何必插手?

但是……

馬智杰想到這里,眉頭緊鎖。

諾筱穎以為何明旭出了什么大事,急得嗓子都發出了嘶啞的聲音:“是不是阿旭出什么事了?他要不要緊?”

“他沒事,而且,活得很好。”馬智杰冷淡地回答。

隨后的這段路程,不管諾筱穎怎么問,馬智杰總是用“到了之后,你就知道了”來搪塞諾筱穎。

諾筱穎不得不識趣地閉上了嘴。

兩人去了學校的后門,后門外面是一條寬敞的馬路,馬路對面則是一幢又一幢的五六層的居民房和小吃街。

馬智杰帶著諾筱穎進了一條胡同,然后拐彎不到十米的地方,有一張不銹鋼欄珊門。

這里進進出出的,都是成雙入對的青年男女。

諾筱穎隱約間明白了什么,但是仍舊不敢去相信自己心里的那個想法。

馬智杰拉開了不銹鋼欄珊門走進了去,諾筱穎微微低著頭,隨后默默地跟了進去。

他們上了三樓,在一張墨綠色的防盜門前停下了步伐。

馬智杰從褲兜里掏出一把鑰匙,開了門,只身走了進去。

諾筱穎也跟著進去后,才知道,這房子里有四居室,帶客廳、陽臺、餐廳和廚房,是她和蘇漫雪一起租的那個小出租屋的三倍大。

馬智杰徑直走到最左邊的那張房門前,輕輕地敲了敲后。

房門里傳來了何明旭的聲音:“誰啊?”

“是我!”馬智杰應了聲。

何明旭又問道:“你不是說今晚回寢室去住嗎?怎么又回來了?”

“你出來,我找你有事。”馬智杰接著說道。

“那你等會兒,我穿上衣服后再說。”何明旭也應了聲。

緊接著,房門內還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這個馬智杰,真是的,來得一點都不是時候。”

“親愛的,別急。等我問了他是什么事情,回來再跟你繼續。”何明旭溫柔地哄道。

從房門內傳出來的聲音并不大,雖不足以聽清楚里面的人在說什么,但是卻能分辨出里面的人,除了何明旭以外,還有一個女人。

諾筱穎就站在馬智杰的身旁,聽的一清二楚。

房間里除了何明旭,還有一個女人。

現在還沒到睡覺的時間,何明旭為什么要穿好了衣服才能出來?

諾筱穎鼻子一酸,眼淚瞬間在眼眶里打轉。

當何明旭打開房門后,看到站在馬智杰身旁的諾筱穎時,瞬間驚怔了。

“明旭,你發什么愣啊?”那個女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下一秒,聲音的女主人便出現在了諾筱穎的眼前。

女人長發披肩,唇紅齒白,臉上化了淡妝,身上還穿著何明旭的白襯衫,下露兩條雪白的大長腿。

“喲,馬智杰。你這書呆子,終于找女朋友了啊!”女人將諾筱穎打量了一番后,紅唇微揚地嘲諷。

馬智杰不以為然地斜睨了林若琴一眼,嘴巴剛一張,準備對何明旭說什么的時候,何明旭搶先了一步,打斷了馬智杰欲要說的話。

“她是我表妹!鄉下來的!”何明旭微笑著說。

這一刻,諾筱穎心痛到就連眼淚都無法流出來了,只有唇瓣在微微顫抖著。

“對,你表妹突然過來找你。所以,我就把她帶這兒來了!”馬智杰冷冷地附和著。

何明旭微微側身,溫柔地對身旁的女友林若琴說道:“若琴,我先帶我表妹去吃晚飯,安頓好她后,就回來陪你。她從鄉下坐長途大巴過來,一定還沒吃晚飯。”

“嗯,好。正好,我也不想出去了。就不陪你的表妹了!”林若琴撒嬌地說道,頓了頓后,轉眼看向諾筱穎,微微一笑,“小表妹,初次見面,你好呀!我是你表哥的女朋友,林若琴。”

“你們……在一起……多久了?”諾筱穎的聲音有些哽咽。

林若琴靦腆地笑了笑,然后親密地挽著何明旭的臂彎,回答道:“快一年了吧!旭,對不對?”

“先不說這些了,我帶我表妹吃飯去了。”何明旭連忙岔開話題。

林若琴微微點頭,放開了何明旭的手。

何明旭從房間里出來,并帶關了房門,臉色突然一變,憤恨地瞪了馬智杰一眼。

諾筱穎什么話也沒再說了,而是轉身就走,甚至大腦不聽使喚地跑了起來。

何明旭連忙追了出去。

兩人在樓道里拉拉扯扯,何明旭怕影響到自己的形象,索性牽住諾筱穎的手,拉著她飛快地下了樓,去了一條人少的后街。

后街的路燈,只開了一盞,昏昏暗暗的一條路上,壓根就看不清來往的行人。

諾筱穎甩開了何明旭的手,什么話也不問,就呆呆地站在墻邊,一言不發。

何明旭雙手插在褲袋里,低著頭,深沉地嘆了口氣:“其實……我一直把你當妹妹看待。”

“以前不說,現在才來跟我說,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嗎?”諾筱穎聲音嘶啞地質問。

何明旭頓時皺起了眉頭,不耐煩地回答道:“筱潁,不要把話說得這么難聽!我兩雖然是高中同學,又都是從農村里走出來的。但是,我是本科生,前途無量,你只不過是個大專生而已,將來也只能找到一份安穩微薄收入的工作。而且,這一年里,你拿錢給我花。只不過是想在我身上投資,將來等我有成就了,好娶你為妻,帶你在這大城市里生活罷了!”

“你就是這么想我的?”諾筱穎難以置信地看著何明旭。

何明旭抬眸看著諾筱穎,反問:“不然呢?你本身就是這樣的女孩子啊!”

“既然如此,我要你把我這一年來拿給你的錢都還給我!連本帶利一起還給我!”諾筱穎氣惱地向何明旭伸出手來。

何明旭瞥了諾筱穎一眼,癟了癟嘴,微微側了側身:“瞧瞧吧!我看人一點都沒錯。你果真是那種女孩子!算了,誰叫你是農村里出來的女孩子了!人沒志氣也就算了,眼里果真就只有錢錢錢,也是沒辦法的了。”

“你……”諾筱穎抬起手來,氣得咬牙切齒,直指何明旭的鼻子,欲言又止。

何明旭順手從褲兜里掏出一個錢包,將里面所有的錢都拿了出來,塞到了諾筱穎指著他鼻子的這只手中。

“筱潁,你配不上我。你的身份,你的學歷,你的家世,統統都配不上我了。而且,以后,我若是娶了你,就相當于娶了你一家子。不僅要養你,還要養你吝嗇的媽媽,殘疾爸爸,連著你那個沒出息的哥哥也要一起養著。這樣一來,我將來會很累。這點錢你先拿著,就當是我給你的補償。等以后,我研究生畢業了,找到好的工作后,再把錢連本帶利的還給你。”何明旭一邊嘆息著,一邊感慨地搖了搖頭。

諾筱穎卻直接將錢甩在了何明旭的臉上。

何明旭一臉懵然地看著諾筱穎,并未因為她如此放肆地侮辱他而生氣,而是蹲下身去,一張一張地將錢給撿了起來。

諾筱穎怔怔地看著何明旭將撿起來的錢,重新塞回了他自己的錢包里。

何明旭還一臉不耐煩地碎碎念叨:“這是你自己不要的,算了,是我有錯在先,你生氣是應該的。”

“何明旭,我們高中同學三年,大學戀愛快滿一年。我真的沒想到,你除了會腳踏兩條船以外,還會如此虛情假意!”諾筱穎聲音哽咽道。

她真的沒想到,她在為了他勤工儉學,每個周末都來照顧他的時候,他卻瞞著她在學校里交了另一個女朋友,而且還同居了!

何明旭瞥了諾筱穎一眼,沉默了片刻,不知道說什么是好,于是悶不吭聲地轉身就走。

他何必在這里跟這個女人計較呢?

反正已經東窗事發,從今以后,他和她就不會再有什么交集。

其實,諾筱穎長得比林若琴漂亮,但是她的出身沒林若琴好。

林若琴就是這臨海城里的人,家里在臨海城還有好幾套房子,她爸媽在臨海城里還有個關系很硬背景很強大的大人物關照著。

將來他娶了林若琴,他可以少奮斗十年。

將來他娶了諾筱穎,他那得辛苦一輩子!

如此對比一來,何明旭自然是嫌棄諾筱穎,喜歡林若琴。

諾筱穎看著何明旭漸行漸遠的背影,直至黑暗將他吞噬,她的眼淚終于從眼眶里掉了下來。

最痛心的那一刻,她哭不出來,那痛過后,她終于哭出來了。

明明,愛情那么美好,為什么,他要將這美好的愛,給摧毀得一絲余溫也不剩。

何明旭并非沒愛過諾筱穎,只是,這樣的愛,經不起現實的考驗。

他不可能陪她一起跑馬拉松式的柏拉圖愛情,所以,為了能讓自己更好,他必須拋棄她。

諾筱穎去了何明旭的寢室,拿回了自己的行李箱。

何明旭的室友章海昌和方浩博很替諾筱穎擔心,但看到諾筱穎臉上那堅強的笑容后,就安慰了諾筱穎幾句,便和馬智杰一起送諾筱穎去了長途汽車站。

臨別前,馬智杰深沉地說道:“筱潁,別怪我。你是個好姑娘,我不想你被瞞在鼓里。將來,你一定會再遇上一個你愛的同時又愛你的,對你好的男人。”

“就是!何明旭就是個渣男!你別太傷心!”章海昌隨聲附和道。

方浩博也忍不住插嘴安慰了一句:“何明旭渣,我們三不渣!這世界上,還是有好男人的。對愛情,千萬別灰心。筱潁,你要保持初心啊!”

“嗯,謝謝你們。”諾筱穎欣慰地笑了笑。

這三個大男孩,算是對她重情重義了吧!

“看來,以后沒人再幫我們三洗衣服嘍!”章海昌又感慨道。

方浩博立即拍了一下章海昌的頭頂:“你這個混球,衣服自己不會洗嗎?”

諾筱穎忍不住噗嗤一笑。

“車要開了,筱潁,你上車吧!路上小心,注意安全。”馬智杰叮囑道。

諾筱穎點了點頭,揮手和他們三告別后,轉身上了大巴車,踏上回家的路途。

大巴車駛動后,慢慢地出了站。

方浩博一手繞過馬智杰的肩頭,一手掛在方浩博的肩膀上,三人并排走在了一起。

“智杰,你是不是喜歡筱潁啊?”方浩博一邊走,一邊問。

章海昌隨之起哄,側身拍了拍馬智杰的胸膛:“肯定是喜歡。從認識筱潁開始,這一年來,你這暗戀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你們想多了,我只不過是看不慣何明旭而已。”馬智杰淡淡地回答。

方浩博和章海昌不約而同地相視而笑。

大家彼此,就當心照不宣了吧!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53.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