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性美人的yin亂合集sao 兩口子交換真實刺激過程小說

汗一滴滴流下來。

“唔,好熱……”

諾筱穎難受的蹭了蹭腿,翻了個身,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迷迷糊糊的摸到了空調遙控器,按了幾下,空調都沒有響。

諾筱穎才反應過來,估計是停電了!

諾筱穎郁悶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房間里黑乎乎的,只有窗外的一點微光射進來,照著斑駁的墻皮。

房子實在是太老了,不僅不通風,還總在夜里停電,每次一停電,就熱的跟蒸籠似的。

諾筱穎一邊抱怨著以后一定要努力賺錢換個好點的房子,一邊用手當風扇在臉邊扇著,穿著拖鞋,瞇著眼睛朝陽臺走去,然后唰的一下拉開了窗簾。

突然,一個漆黑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窗簾后面,直直的站在諾筱穎的對面。

“啊——”諾筱穎瞬間瞪大眼睛,睡意全無!

剛尖叫了一聲,一只大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巴,低沉暗啞的冷斥,在耳畔響起:“別吭聲,過去……”

可是諾筱穎哪里還聽得見男人的話,只是在腦海里拼命的盤算著該怎么辦,在這個疏于管控的老小區,打架斗毆已經是家常便飯,不用想,這人一定不是什么善茬!

身后的男人耐心已經見底,低低的催促著:“快點!”

諾筱穎連忙頭點,可腳卻像黏在了地上一般,怎么都邁不出去一步。

黑影見狀,低咒了一句,便直接把她像個小雞似得夾在了腋下。

“你干什……”

話還沒說完,后續的話語便被堵住。

這下,諾筱穎是真的嚇傻了,看來這男人不是為了求財……

可是,這是她的初吻啊!

想到這里,諾筱穎拳頭不停的砸在男人的胸膛上。

男人見狀,直接鉗住了她不安分的手腕。

他的手掌力氣很大,輕而易舉的就將諾筱穎固定的一動不動,男人狠狠的在她耳邊命令道:“我說了,不要動,否則,后果自負!”

后果?

諾筱穎才不管什么后果。

現在她的初吻被奪走了,就是她最差的后果。

所以她掙扎的更加兇了。

屋外傳來噠噠噠的腳步聲,男人敏銳的分辨出,那是五個人的腳步聲,如今他腹部受傷,如果現在被這群人發現了行蹤,別說他無法活命,就連他兄弟的命都可能都會被搭進去。

為了顧全大局,他只能對不起身下的女孩兒了。

屋外的人恰在此時走到門口,停下了準備推門而入的手,在門口徘徊了幾下,聽著屋內的聲音,想到那男人已經身受重傷,不會是他的動靜,便離開去別處搜尋了。

男人緊繃的神經松弛下來,半瞌著眼皮,黑暗中,看著諾筱穎頭發鋪開在枕頭上的模樣,眸底漫上一層溫柔的光。

諾筱穎哭的痛徹心扉,眼淚像是開水一樣,淋濕了大片的枕頭。

屋外的月色勾勒著男人的脊背,淚眼模糊間,諾筱穎只能看到男人面若刀削,唇若山巒緊緊的抿著。

就在她適應了黑暗,終于快要看清他的臉的時候,卻再也沒有力氣的昏睡了過去。

男人疼愛的吻走了她眼角的淚痕,然后往她脖子上掛了一樣東西,音色沉沉道。

“來日,我定娶你。”

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清晨。

諾筱穎腦海里的思緒一滯,猛然想起昨晚的事情后,倏地坐起身來。

諾筱穎連忙轉頭打量著床單,才知道這一切并不是在做夢。

眼淚滑落了下來,她現在該怎么辦,她已經有男朋友了啊!

但是如果她報了警,那么這事肯定會人盡皆知,到時候,不僅何明旭會離開她,她的學業也會因此而葬送的!

就在不知道該怎么辦的時候,客廳的門忽然咔噠一聲被人從外打開,是她的合租舍友蘇漫雪回來了。

諾筱穎嚇得連忙起身,然后把床單揭了下來。

脖子上被一塊石頭樣的東西砸的生疼,諾筱穎狐疑的取了下來,發現那竟然是一塊白色的玉墜!

玉墜的質地非常的好,一看就價值不菲,上面刻著一個夜字,旁邊纏繞著一道龍紋。

這樣的東西,絕對不會是她或者蘇漫雪的,那么……就只能是那個男人戴在她脖子上的。

想到這,諾筱穎一陣惡心,想都沒想就把玉墜拽了下來,準備趁著蘇漫雪回來之前,從窗子里扔掉。

可誰知,手剛抬了一半,蘇漫雪就已經推著門進來了,一邊進來一邊抱怨著:“哎呦,累死了姐姐,這樣的苦日子什么時候是個頭啊,真是夠了。”

蘇漫雪說著,抬起了眸子朝諾筱穎看去,看到她奇怪的姿勢之后,立馬問道說:“你干嘛呢?”

諾筱穎心虛的回答:“沒,沒干嘛。”

“沒干嘛是干嘛?”

蘇漫雪朝諾筱穎走了過去,她們兩個是老鄉,又是同學,現在還一起出來勤工儉學合租在一起,以她們朝夕相處的經驗來看,諾筱穎此時一定是有事在瞞著她。

諾筱穎想要把玉墜藏起來,誰知剛一轉身,就被蘇漫雪一個跨步搶了過去:“手里藏著什么寶貝,給我看看!”

下一秒,那個白色的玉墜就在蘇漫雪的手心躺著。

蘇漫雪看著玉墜,眼睛都發直了,因為她平時最喜歡研究珠寶首飾,所以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塊玉墜一定價值不菲。

“筱潁,這個墜子誰送給你的呀,肯定不是何明旭吧,他自己都靠你打工賺錢養活呢,哪里有錢去給你買這么貴的禮物。”蘇漫雪說著,一半羨慕,一半嫉妒。

諾筱穎這丫頭平時清純的跟什么似得,好像金錢為糞土,多高尚一樣,結果呢,還不是背地里背著自己的男朋友收了這么貴重的禮物!

諾筱穎聞言,連忙解釋著:“這不是什么貴重的東西,你看錯了,就是個贗品而已。”

“是嗎?”

蘇漫雪重新把目光投向了玉墜上,在看到上面刻著的那個夜字的時候,微微的蹙了下眉頭:“這里怎么有字?”

諾筱穎一聽,心臟都狂跳了起來,她向來不會說謊,如果被蘇漫雪發現什么端倪,知道她在昨夜失了身,她以后還怎么做人。

于是,在蘇漫雪還想問什么的時候,諾筱穎直接說道:“漫雪,你不是喜歡玉制品嗎,這個墜子送你好了,對了,公司有著急的任務找我,所以我就先走了!”

說完,諾筱穎抱著床單就準備離開,蘇漫雪立馬問:“你拿床單干什么?”

“哦,外賣灑在上面,弄臟了,我拿去丟掉。”說完,諾筱穎就抱著床單頭也不回的走了,直至走出了房間,才狠狠松了口氣。

呼,好險。

屋內的蘇漫雪,把玉墜戴在脖子上,然后去衛生間里臭美了一下。

發現這玉確實襯的人膚色好,不過是戴了塊玉整個人的氣質卻完全不一樣了,只可惜是個贗品,否則諾筱穎也不會這么大方的送給她。

想到這里,蘇漫雪撇撇嘴就準備摘下來,恰在此時,門外傳來嘟嘟的門鈴聲。

諾筱穎不是說上班了嗎?怎么又回來了,自己就不會帶鑰匙嗎!

蘇漫雪一邊在心里腹誹著,一遍不情愿的走過去開門,誰知打開門后,卻發現兩個身著黑色西裝革履的男人正一臉嚴肅地看著自己。

蘇漫雪嚇了一跳,連忙警惕的說:“你們找誰?”

為首的之中年男人,將蘇漫雪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最后視線落在蘇漫雪脖子上那塊傅家的祖傳玉墜上,連忙欠身頷首,畢恭畢敬地問候道:“大少奶奶,您好!屬下是來接你的!”

大少奶奶?!”屬下?接她?

蘇漫雪被男人的一席話弄得驚怔,滿臉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你們為什么叫我大少奶奶?”

為首的男人會心一笑,接著解釋道:“因為您脖子上戴著的,是大少爺留給您的祖傳玉墜!”

祖傳玉墜?

蘇漫雪下意識地低頭看了看胸前的這塊玉墜,沒想到這個玉墜竟然還有些來頭,驚喜的同時,又有些失落,因為這塊玉墜是諾筱穎的。

難道,面前的男人,不知道嗎?

蘇漫雪思前顧后,決定裝傻,先探探對方的底細:“我還是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男人介紹道:“大少奶奶,您好!我們是傅氏集團的人,我是傅家大少爺的管家,您可以叫我劉叔。”

“傅氏集團?!”蘇漫雪震驚,喜上眉梢得有些支支吾吾,“就是那個產業擴及娛商政三界,凈利潤稱霸全國連續十年第一的傅氏集團?!”

“是的,大少奶奶。”劉管家微笑著點了點頭,傅氏集團在國內外都很出名,幾乎無人不知。

蘇漫雪連忙激動的接著問:“那你家大少爺是?”

“我家大少爺是傅氏集團的繼承人!因為大少爺的身份比較特殊,真實姓名暫時不宜透漏給您,等您和我家大少爺成婚后,大少爺自會告知您有關于他的一切。”劉管家繼續保持微笑著回答道。

蘇漫雪聽得心花怒放了,她沒有在做夢吧,傅氏集團的大少爺,竟然要娶她!

如果能嫁給傅家大少,那么她將再也不會住在這么寒酸的房子里,她會過上她夢寐以求的榮華富貴的生活!

“好,我跟你們走。”蘇漫雪立馬點頭道,早已忘了這塊玉墜真正的主人。

蘇漫雪一件自己的行李都沒有收拾,就跟著劉管家走了出去。

反正嫁給了傅大少,她就有花不完的錢,這些廉價的破爛貨,已經配不上她!

下了樓,蘇漫雪第一次坐上價值上千萬的豪車,心潮澎湃,更對那位傅家大少爺充滿了無限的期待。

傅大少爺會是一個什么樣的男人?

蘇漫雪既緊張又激動,坐在駕駛座后,想到諾筱穎,不由地有些心慌,試探性地問:“你家大少爺,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嗎?還有,你家大少爺,為什么突然要娶我?”

“這個嘛……”劉管家頓時一時間也答不上來,因為大少爺并沒有告訴他緣由,只是吩咐他,讓他去希望公寓1808號房接一個擁有傅家祖傳玉墜的女人,而這個女人,就是未來的傅家少奶奶!

劉管家搖了搖頭說:“大少爺也沒有告訴我您的名字。”

“這樣啊……”蘇漫雪假裝可惜的說道,但心里早已心花怒放,哈哈,真是老天爺都在幫她!

蘇漫雪連忙坐正,裝作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說道:“劉叔,我叫蘇漫雪。”

劉管家聞言,連忙點頭,然后拿出手機發出去一條短信:

‘大少爺,已經成功接到大少奶奶,蘇漫雪。’

漫雪,滿天飛雪,真是個冰清玉潔的美麗名字!

某棟廢棄的爛尾樓里,被偽裝成破銅爛鐵的越野車里,臉上涂抹了油彩的男人看到劉管家發過來的信息內容后,暗暗思索道,情不自禁地嘴角微揚。

“四少,待會我們將要跟‘禿鷹’大干一場了,你竟然還有心思看手機傻笑?”坐在身邊的戰友,臉上卻被涂成黑炭的韓劍鋒看著難得一笑的傅夜沉,不禁打趣地問。

向來冷酷面癱,令敵人聞風喪膽的傅夜沉,竟然也會笑?!

韓劍鋒今天倒是碰到新鮮事了,莫非這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

傅夜沉聞言,瞬間笑容淡盡,發了條短信后,便默不吭聲。

韓劍鋒八卦的問:“四少,你昨晚潛伏敗露行跡,被‘禿鷹’的人追捕,從那么高的樓頂跳下去,竟然大難不死,該不會是被哪位美女救了吧?”韓劍鋒摸著手里的槍,笑賊賊地問。

傅夜沉冷峻的黑眸瞥了一眼韓劍鋒,反問:“本少被自家老婆救了,你也有意見?”

“你有老婆了?什么時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韓劍鋒一臉懵然,難以置信地看著傅夜沉。

傅夜沉嘴角微揚,會心一笑:“昨晚的事……”

一夜定情!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52.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