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被交換粗又大又硬的視頻&人妻好久沒做被粗大迎合

高貴的聲音明顯透著冷凝,意外。

蘭嬌點頭:“是呀,偶然聽她養母說的,好像是嫁給那位中年喪妻的王磊,妹妹也真是的,雖說王磊死后財產都是她的,但怎么能賠上自己一生的幸福。哎,下次見面,我可要好好說說她。”

三言兩句,表面聽似關心,實則無不是在說,蘭溪溪為了錢嫁給老男人。

薄戰夜寒了臉。

他給蘭溪溪的黑卡還不夠?她就那么缺錢?

空氣里,遍布寒霜。

蘭嬌微笑,突然捂住肚子,臉色蒼白:“啊,好疼……”

她有嚴重的宮寒,痛經,醫生檢查判斷,房事太早,再加上生孩子太早,導致的。

當然,這是虛假的。

薄戰夜并不知道,他將蘭嬌每個月的痛苦歸根為自己的責任,收起思緒,道:“你回房間休息,我讓子與送點藥過來。”

“好,謝謝你,戰夜。”蘭嬌虛弱開口,捂著小肚子‘艱難’上樓。

在進屋后,她臉上的痛苦消散,取而代之的滿是得意高興。

雖說薄戰夜對她并不夠關心,也不像別的男友噓寒問暖,貼身照顧,但她借著這個借口,留下來,再搬進來,以后有的是機會。

而他對蘭溪溪厭惡,是她滿意的結果。

我的好妹妹,你還好嗎……

暗室里。

冷,好冷。

蘭溪溪迷迷糊糊間,看到周圍全是黑色,冰冷,她不知道身處哪里,位于何處,只覺腦子混沌,難受,不斷陷入沉重的昏迷,黑暗。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么漫長,刺眼的陽光灑進屋里,耳邊響起‘嗒嗒’的腳步聲,她才猛然睜開眼!

入目的,是土到極致的暴發戶房間,連小擺件,都彰顯著屋子主人的品味,一步步走來的男人,更是大腹便便,滿頭禿頂,看一眼都惡心。

王磊!

是他把自己打暈,帶來這兒的!

“王磊,你個混蛋!”蘭溪溪激動罵人,起身想逃,結果‘嘩啦’一聲,鐵鏈響起,她才猛然發現自己手腳被綁了鐵鎖,生氣道:

“你這樣做是非法綁架,你放開我,放我出去!”

王磊呵呵一笑,站到她面前,居高臨下鎖著她:

“這么久了,還學不乖呀?沒事,繼續喝這個吧,我又想看到你臣服在我身下的媚態了,你每次也很享受吧?”

惡心的聲音滿是邪惡。

蘭溪溪皺眉,什么?

不及她思索,王磊端過杯水走來,里面無色無形,只是杯白開水,但絕對不是好東西!

不,她不能喝!

她現在被綁著雙手雙腳,喝下去必死無疑!

怎么辦?

她該怎么逃脫?

誰來救救她!

就在蘭溪溪慌張無助時……

“叮咚叮咚叮~”一道突兀的手機鈴聲響起。

王磊暫停動作,拿出手機,看到上面的來電后,滑動接聽:

“什么事?……你說什么?招商活動改成今天?大名鼎鼎的唐時深會去?……好好好,我盡快準備。”

唐時深!

蘭溪溪聽到這個名字,眼底燃起希望:“你要去參加招商活動?”

王磊掛斷電話,看向她:“對,算你走運,我先暫時放過你,不過……”他陰險一笑:“別高興太早,你先喝吧,在家里自己解決,等我回來再好好滿足你。”

說著,他一把抓住她下巴,要將藥強灌進去。

力道之大,痛的蘭溪溪悶哼:“唔……不要……我能幫你說服唐時深,拿到合作。”

“哈哈哈。”王磊像聽到天大的笑話,粗魯抬起她的臉:“就憑你?一個外賣員?窮女人?”

蘭溪溪點頭:“我沒騙你,他以前喜歡我,不信你可以登陸我qq,看空間相冊,里面有我和他的照片!而且我人都被你綁著,怎么敢騙你?”

她說的信誓旦旦,小臉坦然。

王磊半信半疑。

他待在s城數年,只聽說唐時深神秘高貴,在報紙上看過一次照片,從未見過他真人,這女人居然見過?還喜歡她?

可看她樣子不像說謊,他想著幾億的項目,還是打開電腦,逼迫道:“賬號。”

蘭溪溪如實回答:“一零五六一九七一四六。”

王磊按照她的賬號和密碼,順利登陸上去,然后,果然看到了“珍貴”相冊里兩人的合照!

那里面的男人帥氣寵溺,女人青春活潑,還真是唐時深和蘭溪溪!

“算你沒說謊!”

蘭溪溪微微松下一口氣,她真慶幸唐時深和南大哥長得一樣,不然她今天就完了。

她抿了抿唇:“我和他認識許多年,知道他的軟肋和喜好,百分百能幫你。有了幾億的錢,你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何必要我這種生過孩子的?”

王磊心動了。

他是喜歡蘭溪溪的臉蛋和身材,可和幾億比起來,不足一提。再說,睡了幾次,也有點麻木了。

但……

“誰他媽知道你是不是騙我,想去跟他求救?你以為我有那么蠢,那么好騙?”

蘭溪溪搖頭:“不是,唐時深厭惡我當年背叛他,和別的男人生孩子,怎么會救我?我只是正好有他的軟肋,想離開這里,安心和丫丫生活。

我要是騙你,幫你拿不到合作,你可以把我再抓回來啊,我女兒不是還在我母親手上,到時候你拿我女兒威脅,我也會乖乖回來的。”

王磊深知蘭溪溪對丫丫的疼愛,也對,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關鍵是幾億的項目,他不想放過。

“好,我就信你一次,要是拿不到,你死定了!”

說著,他走到柜子處,找出別的藥,直接給她灌進去:“這個藥是我在黑市買的,只有我這里有解藥,如果你敢耍賴或算計我,你就等著暴斃身亡吧,還有你的丫丫,我會夜夜折磨她,讓她提前變成女人的。”

蘭溪溪喉嚨里滿是藥味,這個王磊,哪里來這么多稀奇古怪的藥,連小孩子都不放過,真是個混蛋!

可她能出去,就是希望!

哪怕暴斃身亡,也不會被他欺辱!

晚上。

華燈初上。

王磊為了項目,迫不及待帶著蘭溪溪提前趕往招商宴會廳,這會兒還早,大廳并沒有人,他打聽到唐時深所在的房間,直接過去。

“知道你身上的藥和丫丫吧?最好給我安份點!”

蘭溪溪自從服了藥后,全身說不出的難受,發暈,發軟,她忍著難受,點頭:“嗯,我知道。”她會安安份份的逃……

房門打開。

王磊揚起一臉諂笑,粗魯的拉著蘭溪溪進去。

從始至終,那只手都沒有松開,似乎生怕她跑了。

蘭溪溪準備見機行事,卻愕然看到豪華房間里的兩抹身影!

沙發上,一男一女面對面相坐,男人高貴英俊,女人溫柔賢淑,正給男人整理著領帶,姿勢親密,畫面美好,如同丫丫看的韓劇男女主般浪漫。

姐姐!薄戰夜!

他們竟然在這里!

蘭溪溪心里一喜,正想說什么,男人冷厲冰涼的目光射了過來。

那般無情,那般疏離。

也是,她消失一晚,他毫不在意,對他來說,她只是可有可無的存在吧……

心里莫由來一陣難受。

薄戰夜沒想到會在這里看見蘭溪溪,掃見她身邊的王磊,和他們拉在一起的手臂,他冷俊眉峰一挑。

昨天迫不及待跑回去,一晚沒出現,就是和這個老男人在一起?

呵。

他又想起那晚在車里,被她親,抱,內心一片惡心。

該死的女人,沾染他,憑什么又去招惹這么丑的老男人!在她心里,男人都一個樣子?

蘭嬌身子狠狠一抖,這個王磊,怎么把蘭溪溪帶來這里了!要是他認出是她,怎么辦?還有薄戰夜救蘭溪溪怎么辦?

不,不能讓這些事發生!

“啊,戰夜,我好痛……”蘭嬌突然一臉痛楚的痛倒在沙發上。

薄戰夜收回視線,尊貴望向蘭嬌:“怎么回事?子與不是開了止痛藥?”

“我也不知道,好難受……對不起,怪我自己身子弱,嗚嗚……”蘭嬌哭的梨花帶雨。

薄戰夜最厭惡女人的眼淚,偏偏,那是他自己犯下的罪。

他冷著臉一抱將她抱起:“我帶你醫院。”

然后,步伐冷凝尊貴的離開。

蘭溪溪看著薄戰夜對姐姐的溫柔,心里莫名的涌起一抹說不清的滋味流淌,只是面對姐姐的情況,她意外又擔憂,連自己的事情都忘了,在薄戰夜抱著蘭嬌路過身邊時,伸手拉住他手臂:

“姐姐,你怎么了?哪里痛?”

蘭嬌緊咬著唇,“痛苦”的不說話。

薄戰夜視線落在蘭溪溪細手上,眼前下意識浮現她抱過、摸過王磊的情形,誰知道她在來之前,又和王磊做過些什么親密的事情,周身一陣蝕骨的凜冽氣息:

“松開!”

兩個字,冰冷無情,疏離高貴的好似根本沒見過她一般。

蘭溪溪心里一顫,一痛,本能松開手。

薄戰夜看都未看她一眼,抱著蘭嬌,徑直離開。

他殘留下的風,都是冷的。

王磊驚了,怎么有個一樣的蘭溪溪?那女人身上的香水味還很熟悉?見鬼了?

不對,現在不是關心這個的時候,他反手就給了蘭溪溪一巴掌:

“啪!”

“你有個姐姐?姐夫還是高高在上的薄九爺?你個賤人,是知道他們在這里,故意帶我來的吧!”

“可惜你千算萬算,沒算到你姐姐突然難受,他們沒時間搭理你!”

“跟老子回去,看老子怎么弄死你!”

蘭溪溪被打的發懵,臉上火辣辣的疼,看著王磊猙獰憤怒的臉,她知道怎么解釋,他都不會相信,心里害怕極了。

她沖著薄戰夜的背影,大聲喊道:

“九爺,我被綁架了!救我!救救我!”

聲音大的響徹房間,彌漫整個樓道。

然,抱著蘭嬌步入電梯的薄戰夜,里面正好有人在播放音樂,并沒聽見。

他冷漠高貴的俊容,沒有絲毫變化。

電梯門緩緩合上,如同絕望之門,關上蘭溪溪的所有希望。

她希望破滅,心里一陣悲涼。

完了,都完了。

王磊氣急:“你個小賤人,今天不把你弄到跪地喊爸爸,老子就不信王!”

他抬起手,又要給她一巴掌。

蘭溪溪軟的根本無力反抗,她下意識閉上眼睛,做好承受那一巴掌的準備。

結果,想象中的疼痛并沒有襲來。

“她也是你能動的人?”男人無比磁冽的聲音響蕩在空氣中,霸氣危險。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51.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