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高H黃暴辣H全文男男 小YIN娃日記H雙性窯子開張了

陸北宸看著那丫頭拿著高跟鞋沖過去的樣子,簡直做好了同歸于盡的準備。

他低低一笑,簡直太可愛了。

鄧良在心底暗想,果然這位安小姐才是陸總的菜,

男人的力道很重,每一下都仿佛要把她釘在草地上。

蘭溪溪渾身顫栗,寸寸肌膚都是委屈的痕跡,嗓子早已哭啞。

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今天是她和姐姐蘭嬌的十八歲生日,家里人終于想起被丟棄在鄉下S市的她,讓她回去一起參加成人禮。

回城的大巴車中途休息,她因為暈車,走去稍微偏遠的荒草地呼吸新鮮空氣。

萬萬沒想到,一個男人忽然把她拉到草叢深處,壓著她就……

汗珠順著男人精壯的肌理滑落,不知道過了多久,薄戰夜雙眸才褪去血色的猩紅。

望著身下嬌花般脆弱的女孩,他神色一怔。

怎么會是她?

既然如此……

“蘭嬌,我會給你想要的。”薄戰夜眸色一沉,放任自己沉陷在女孩的甜美中。

聽到他的話,蘭溪溪猛地瞪大了雙眸。

先前她只顧掙扎,根本沒看清他的樣子。

透過淚水朦朧的雙眼,她這才發現身上的男人竟然是她姐姐的未婚夫——薄家九爺薄戰夜!

“你放開我,我不是蘭嬌……啊!”

最后幾個字被生生撞碎,飄散在空氣中……

等到男人終于暈過去的時候,天色已經黯淡。

蘭溪溪渾身仿佛被卡車碾過,一動就要散架。

她緊咬牙關,一把推開身上的人,跌跌撞撞的離開,滿心屈辱和愧疚。

她竟然和姐姐的未婚夫……

她沒有臉再回去了,更沒臉再見姐姐了!

攏著不整的衣衫,蘭溪溪強忍著哭泣給家里打去一個電話。

“你死哪里去了!不知道家里人都在等你嗎?”

蘭父暴躁的怒吼傳來。

“我、我身體不舒服,我不來了……”

“爛泥扶不上墻的東西!那你就一輩子待在鄉下別回來了!”

電話被掛斷,成人禮并沒有因為蘭溪溪的缺席而有任何改變。

家里人只是罵了她一通不知好歹,便繼續開開心心的給蘭嬌慶生……

蘭溪溪心虛地回到鄉下的養母家,本以為這件事能一直隱瞞下去,但意外總是猝不及防……

看著手中的驗孕單,蘭溪溪指甲狠狠戳進掌心。

掙扎了許久,她還是決定向姐姐坦白。

“喂?找我干什么!我忙著呢!”

蘭嬌接到蘭溪溪電話的時候,正在精心打扮,語氣滿是不耐。

薄戰夜約她共進午餐,她一定要牢牢抓住機會,和他留下美好的回憶!

想到那個天神般的男子,蘭嬌一陣心馳神往……

“姐姐,有件事我必須和你說。”

蘭溪溪咬牙,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開了口……

“什么!你竟然和薄戰夜發生關系!還懷了他的孩子!”

手中的化妝瓶打翻,蘭嬌那張和蘭溪溪一模一樣的臉上青白交錯,姣好的容顏猙獰的扭曲。“你要不要臉,他是我的未婚夫!你竟然背著我勾引他!”

“不,我沒有!這一切都是意外!”

蘭溪溪連忙解釋,“我會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我把這件事告訴姐姐,就是希望到時候你不要說漏嘴。他不會知道我的存在,他只會以為那天的人是你……”

聽到蘭溪溪的話,蘭嬌漸漸冷靜下來,腦海中有一條線串了起來。

薄戰夜一直對她很冷淡,還堅持要和她解除婚約。

但意外的是,成人禮第二天,他竟然現身蘭家,親自為她補送了生日禮物。

雖然他只待了片刻便離開,臨走前還說什么會對她負責。

當時蘭嬌只沉浸在幸福里,哪還顧得上追究男人為何一夕間改變了態度。

如今她才知道,原來成人禮那天,薄戰夜和蘭溪溪發生那場意外,他以為是她,才有了動容。

蘭嬌心思百轉。

嫉妒蘭溪溪的同時,火速分析了利弊。

要不是那次意外,薄戰夜和她說不定已經解除婚約了。

只要蘭溪溪嘴巴緊,這次的事情說不定會成為她的轉機……

半晌沒有聽到姐姐的聲音,蘭溪溪雖然害怕,但語氣依然堅定:“姐姐,你放心,我這就把孩子打了,這件事只有你和我知道……”

“不,這孩子是薄戰夜的,必須留下!”蘭嬌紅唇一勾,“但是,孩子得由我來‘生’!”

……

八個月后。

“用力!看到孩子的頭了!”

“啊!”

伴隨著蘭溪溪一道痛苦的叫聲,嬰兒哇哇降世。

醫生們激動地道:“生了生了,是個男孩兒!”

“和薄九爺一樣,長得好帥!”

蘭溪溪全身發軟的躺在床上,臉色慘白,望向孩子。

他如小貓兒般大小,皮膚白皙,皺巴的小臉上五官精致,的確遺傳了薄戰夜的天人之姿。

她揚起笑容,想要伸手抱抱孩子。

然……

“妹妹,辛苦了,孩子我帶走了。”和蘭溪溪長得一模一樣的蘭嬌,丟掉了衣服里的假孕肚,抱過娃娃啼哭的嬰孩。

蘭溪溪還沒來得及摸一下,就看著孩子被姐姐抱走,聽著孩子的哭聲,她心如刀絞:

“姐姐,我……我想留下孩子……”

十月懷胎,感受著孩子一點點長大,她已然割舍不下他。

“什么?”蘭嬌震驚地望著她,“溪溪,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你才19歲,單身,你要怎么跟大家交代孩子的由來?難道你想大家知道你和薄戰夜睡了,讓爸爸媽媽失望,讓全家跟著你丟臉?還是你想讓孩子變成 人人唾罵的野種?”

一連幾句的反問,問的蘭溪溪小臉兒刷的蒼白。

為了姐姐,為了家人的名譽,那天的事她什么都不能說。

所以這9個月,是姐姐在“懷孕”,是姐姐在生薄戰夜的孩子!

如果現在揭露,所有人都會唾棄她,然后……

蘭溪溪眼里的光芒越來越暗。

蘭嬌手落在她肩上,安慰:“好妹妹,孩子在我這里,是正統的薄家太子爺,我會待他如親生,和戰夜一起撫養他長大的。”

“你就安心回鄉下吧,永遠也別回來。我這么做,是為你,為寶寶好。乖啊。”

話落,她看了醫生們一眼。

醫生們拿出針劑。

蘭溪溪一臉詫異:“姐姐,這是什么?”

蘭嬌說:“別怕,是止痛麻醉藥,你好好休息,睡一覺,什么都過去了。”

隨著她的話語,醫生們將針劑推進蘭溪溪的身體。

蘭溪溪身體無力,意識即將渙散的時刻,肚子猛然一疼。

里面還有一個寶寶!

蘭溪溪被醫生從后門推出醫院,而蘭嬌則躺在病床上和孩子一起推出產房。

產房外,一個身高極高,冷酷英俊的男人恰好趕來。

他穿著西裝革履,五官立體深刻,雙腿筆直修長,扣到最上方的紐扣透著濃厚的男人成熟禁 欲氣息。

他,就是薄戰夜。

一個長期占據福布斯富豪榜,全球最具男性魅力榜,讓全球女性為之瘋狂的最年輕總裁!

蘭嬌看到他,眼睛瞬間亮起星光:“戰夜,你來了。”

想到什么,她又隨即摸了摸懷里的寶寶,“虛弱”說:“這是我們的寶寶,我……剛剛好痛,差點痛死過去,可是戰夜,能為你生寶寶,我好幸福。”

“戰夜,為了孩子,我們早點成婚好嗎?”

現在,孩子是她成為薄太太的唯一機會。

薄戰夜矜貴的視線落在嬰兒身上,想到那晚執行任務被人設計,強迫要了她的粗魯和殘忍,薄唇掀起:“好,明天領證。”

……

三年后。

S市。

“溪溪,塞納國際的客人又打電話催了,你的外賣還沒有送到啊?”電話里好閨蜜催促。

蘭溪溪提著外賣走在錯綜復雜的獨棟別墅區,找了好一會兒,才看到99號:“到了,剛剛找到。”

“那就好,我聽客人的聲音冷冰冰的,住在那里面的也非富即貴,一定是個惹不起的大人物,你要小心點應付。”

“嗯,好。”蘭溪溪掛斷電話,站到門前按門鈴,決定送完這單就下班回家。

然,豪華的電子門拉開,她整個人都怔住了!

門內的男人華貴帥氣,俊美絕倫,那張冷硬深刻的臉,無比記憶猶新!

他不是別人,正是多年前和她一晚糾纏的男人,薄戰夜!

他居然來S市了!

與此同時,薄戰夜深邃的視線亦落在蘭溪溪身上,劍眉微蹙。

眼前的女人穿著一條類似制服的及膝黑色長裙,外套白色花邊圍裙,身材姣好,帶著隱隱的制服誘惑。

認識十年以來,從未見過她這樣的穿著。

“換風格了?嗯?”

蘭溪溪詫異不解,但很快想到曾經姐姐說的即使遇見也要裝不認識,她努力平復下情緒,低下頭:“先生,您的外賣,一共96塊錢,請您支付一下。”

說著,她遞給他外賣,想要早點結完賬開溜。

可男人饒有興趣的看著她,并沒有接過的意思。

她小手遞來遞去,半天都放不到他的手心里,一來而去間,倒像是撩來撩去!

薄戰夜只覺有股電流從她的小手流出,傳入他的血液,他眸光一暗,握住她的手腕,一把將她拉入懷里:“角色扮演?這戲碼不錯,我喜歡。”

“砰”蘭溪溪猝不及防撞入他堅硬的懷抱,小臉兒都炸了!

神他媽角色扮演!

他怎么可以抱她!

她慌張無措的抬起手慌張推拒:“先生,我不懂你在說什么,放,放開……”

女人用力的掙扎間,可以清楚聞到她身上好聞馨香的氣息。

薄戰夜原本深諳的眸色變得愈發暗沉。

這些年來,除了那晚,他一直清心寡欲,現在,她僅是換了裝扮,他竟產生難以克制的情緒?

“別動。”他暗啞提醒。

再動下去,他不保證會不會發生什么。

可蘭溪溪怎么可能不動!

她不想跟他有任何牽扯,再說她和他抱在一起,又算什么!

她直接張嘴咬他。

力道微重,但對男人而言,如同小貓兒,無疑是火上澆油!

薄戰夜僅有的理智和忍耐力沖破,抬手扣住她的后腦:“蘭嬌,你今晚成功了。”

轟!

蘭嬌!原來他是又把她認成姐姐了!難怪……

只是什么成功?

“唔!”蘭溪溪還沒反應過來,男人的唇就覆了上來,帶著不可抑制的兇猛和強勢,將她吞沒。

她無比錯愕的睜大雙眼,他瘋了么!竟然親她!

不對,他是在親“姐姐”。

她心里難受又委屈。

四年前被他當成姐姐,噩夢一晚,現在又要重蹈覆轍嗎?

“叮鈴~”

就在蘭溪溪無措凌亂間,突然的門鈴聲響起,隨即門外響起溫柔的女聲:“戰夜,我手里提了東西,開一下門。”

這聲音,是姐姐的!

蘭溪溪全身狠狠一顫,原本就緊張的心,瞬間提到嗓子眼,也不知哪兒來的力道一把推開薄戰夜。

完了完了!

姐姐來了!

怎么辦?

薄戰夜自然也聽到門外的聲音,看著身前臉白的女人,他蹙了蹙眉,抬手按開門鈴視頻,然后就看到外面站著一個一模一樣的女人,瞳孔驟然一緊……

平時很少見他笑的,冷酷的他像座冰山,冷得他隨時都想辭職。

他看到視頻就趕緊拿進來給他看了,他覺得自己立了一功。

“陸總,我這就去把安小姐給撈出來。”

看到她被警察帶走,主動請命去撈,把未來的少夫人搞定了,他也算有保命符了。

陸北宸看完了視頻,微瞇了一下眸子,撈她是必須,那丫頭應該是嚇壞了。

想到昨晚他也把她給嚇壞了,今天要是他親自去,她可能就不生她的氣了兩天。

他起身,“我親自去。”

鄧良微微有些驚訝,去警局撈人的事,陸總不用親自去的。

不過看得出來,陸總這是想表現一下,他認定自己的想法了。

這位安小姐最有可能成為他們未來的少夫人,他跟了上去。

“陸總,我讓他們備車。”

陸北宸穿上黑色風衣,拿起車鑰匙。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

鄧良只能停下步子,陸總真真的腹黑呀,他這樣親自出現,救了安小姐,安小姐肯定會很感動的。

……

警察局里,安以甜和白蘭錄了口供,都說劉忠那個渣男背叛老婆,還不救孩子。

雖然警察也同情她們的,對于壞人也是痛恨的。

可是她們把人家打成那樣,構成了故意傷害了,特別是還破了相這一條,事情就嚴重了。

劉忠和那陳倩死咬著要告她們,警察局這邊也不好辦。

兩人被關進了同一間詢問室,讓他們找人來保釋,之后準備打官司。

白蘭是后面進來的,她走到安以甜的身邊,一臉歉意。

“甜甜,都怪我,連累你了。”

現在她們兩個都在里面,那四個孩子怎么辦?

越想吧,她就忍不住打了自己一耳光。

“都怪我,那種渣男,我對他還抱什么希望?他要是愿意去配型,早就去了,我這樣鬧了,也沒什么用?”

安以甜摟住她,“我第一次打架,覺得挺爽的,想到苗苗,打死那對狗男女都不為過。”

說著她笑了起來,“白蘭,我們是最好的朋友,現在不說這些了,想想找誰來撈我們才是正事。”

安以甜這幾年幾乎沒有朋友,每天拼命工作才能養得起三個孩子,根本沒時間交朋友。

就算以前的同事,偶爾會約她吃飯,逛街啥的。

可是她沒時間,都拒絕了,時間一長期,人家都會覺得她沒時間,也就不再約她了,漸漸的也就沒朋友了。

白蘭也是,由于女兒生病,跟親戚朋友借過幾次錢,之后人家就怕她了,避她如瘟疫。

她苦著個臉,“人家聽到我的聲音就掛了,怎么可能來幫我交保釋金。”

兩人互看一眼,然后都笑了。

她們兩還真是驚人的相似,安以甜嘆了口氣。

“我們兩個什么時候才能活得像個人樣呀?”

就在這時,門開了,進來兩個警察。

“安以甜,有人來保釋你。”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47.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