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擦黑板被老師C了一節課作文,坐在老師的雞叭上寫作業

厲薄深冷冷地盯著她看了幾秒。

傅薇寧不動聲色地掐著掌心,生怕自己露出一點破綻。

“最好是你說的那樣。”

半晌,厲薄深才收回視線,扭頭看向侯在一邊的路謙,“警方那邊有消息了嗎?”

路謙語氣沉重,“暫時還沒有。”

說完,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厲薄深,擔心道:“小小姐,會不會是被人抓了?”

小小姐是自家爺的心肝寶貝,在厲家地位尊貴,這些年來,沒少被人盯上。

也曾經有過差點被綁的經歷。

現在他們四下找不到人,甚至連警方那邊也沒有消息,讓路謙不得不往綁架上想。

聽到這話,厲薄深眸色猛地暗了下去,厲聲道:“加派人手,擴大范圍,今天之內,必須把人找到!”

“是!”

自家爺的怒氣,幾乎要化為實質,路謙心神一凜,揚聲應下。

剛要轉身出去,厲薄深的手機響了。

他此刻哪有心情接聽電話,不耐煩地拿出手機,正要掛斷,卻看到是一個陌生號碼。

想到路謙剛才的話,厲薄深青筋一跳,面色冷凝地接起。

剛一接通,一道輕柔的女聲傳了過來,“您好。”

聽到這聲音,厲薄深眸子微瞇,眼底閃過一抹狐疑。

這個聲音……跟那個女人,簡直一模一樣!

下午在機場看到的那抹身影,在他腦海中閃過……

“您好?有人在聽嗎?”

江阮阮半晌沒等到回應,不解地問了一句。

厲薄深緩緩收起思緒,簡短地應了一聲,“嗯。”

短短一個音節,顯然不足以讓江阮阮聽出什么。

見那頭有人回應,江阮阮松了口氣,“您好,是這樣的,我這邊撿到一個小女孩兒,這個電話是她給我的。您應該是她爸爸吧?您現在有沒有時間,過來接一下她?”

女人的聲音,在厲薄深耳邊清晰地響起、回蕩。

她說的越多,厲薄深眸色越冷。

等她的聲音終于落下,男人眼底,已經覆了一層寒霜。

果然是她!

即便是時隔多年,可這個聲音,他絕對不會認錯!

江阮阮!

你到底還是回來了!

厲薄深狠狠地磨了磨后槽牙,壓低了聲線,追問道:“你在哪?”

江阮阮下意識回答,“我們在醉仙居,我們帶著人在這等,您直接過來餐廳來接她?”

“好,我馬上到。”

話音落下,厲薄深直接掛斷了電話,對路謙道,“備車,去醉仙居。”

路謙不知道自家爺這又是哪來的火氣,連忙答應了下來。

看著黑下來的手機屏幕,江阮阮莫名地覺得心里發緊。

剛才那男人的聲音,聽上去有些啞。

莫名有些熟悉感……

不過,江阮阮一時也想不出在哪聽到,就放棄了思考。

“你們餓不餓?”

在外面站了大半晌,席慕薇無奈了,“我要餓死了,先進去吃飯吧,一會兒人到了,我們把這小丫頭給送出來就行了。”

江阮阮對她笑笑,“好,先進去吧。”

說完,又蹲下身子,看著小丫頭的眼睛,征求她的意見,“肚子餓不餓?阿姨帶你進去吃點東西好不好?你爹地應該已經在路上了,一會兒他到了,阿姨再送你出來,可以嗎?”

小丫頭跟她對視了幾秒,大眼睛里眸光閃爍,有些猶豫。

“你要是不愿意的話,阿姨就在這里陪你等。”江阮阮耐著性子安撫。

聽到這話,一旁的朝朝、暮暮異口同聲,“我們陪媽咪在這里等!”

席慕薇扶額,“合著就我一個人餓著肚子?小丫頭,我們真不是什么壞人,壞人誰帶你吃這么好的餐廳?你肚子也餓了吧?別逞強,跟阿姨進去好不好?”

一時間,眾人的視線都落在了小丫頭身上。

朝朝跟暮暮也餓著肚子,不由期待看著小妹妹。

小丫頭咬了下唇,往江阮阮身邊走了兩步,伸手牽住她的衣袖,對她點了點頭。

“不用勉強。”

江阮阮看懂了她的意思,心下柔軟。

小丫頭又搖了搖頭。

見狀,江阮阮笑著摸了摸她的頭,把小丫頭放在她衣袖上的手握在了手里,起身牽著她往餐廳的方向走。

席慕薇牽著朝朝暮暮跟在后面,看到小丫頭亦步亦趨地跟在自家閨蜜身邊,忍不住打趣了一句,“這小丫頭,剛才還防著我們,突然就跟你親昵起來了。”

說完,又感嘆道:“這世道,長得好看的人,果然是男女老少通吃啊。”

江阮阮被閨蜜打趣,笑著握緊了小丫頭軟乎乎的小手,沒有接話。

醉仙居是海城排得上號的私房菜館,服務周到,菜品又色香味俱全,只面向高奢客戶開放預訂,預定時間,更是要提前一個月之久。

席慕薇還是找了些關系,才在昨天拿到了號。

餐廳里的布置也很雅致,每個座位之間都用屏風隔開,正面做了個小木門,沒做封頂,晚上用餐時,頂上的吊燈,氛圍感十足,頗有些古人月下對酌的意境。

幾人推門進去,在一個圓桌上落座。

很快,服務員便端著菜品上來了。

江阮阮怕身邊的小丫頭放不開,注意力全程放在小丫頭身上,時不時地給她夾菜、擦嘴。

朝朝暮暮坐在她另一邊,看到小妹妹吃的鼓鼓的臉頰,覺得可愛不已,殷勤地給小妹妹剝蝦。

小丫頭被他們喂的嘴巴根本停不下來,專心致志地解決著面前越堆越高的小山。

“聽說了嗎,厲家的小公主不見了,厲家派了大批人手,把海城都快翻了個遍了,都沒找到!”

這時,隔壁的座位,傳來了淡淡的議論聲。

另一道聲音,顯得有些小心翼翼,“該不會是被綁架了吧?那兇手膽子可真大,厲家那位小公主,可是厲薄深的眼珠子,平日里疼的要命,敢對她下手,真是活膩了……”

聽到厲薄深的名字,江阮阮無意識地放慢了動作,有些走神。

隔壁的議論還在繼續,“可不是嘛,那小公主雖然是個啞巴,長這么大都沒說過話,但擋不住人家命好啊,投了個這么好的胎!”

啞巴?

江阮阮眼底劃過一抹驚疑,徹底停下了動作。

厲薄深視作眼珠子疼的小公主,是個啞巴。

她撿到的這個小丫頭,始終不曾開口。

小丫頭的氣質和穿著打扮,也確實配得上厲家的地位。

而且,剛才在電話里,那個男人的聲音……

想到這兒,江阮阮強壓下心底的震驚,看了眼坐在自己左手邊的孩子。

小丫頭似有所覺,抬眸對上了她的視線,大眼睛里滿是疑惑。

四目相對,江阮阮只覺得一道晴天霹靂砸在了自己頭上。

“這小丫頭……該不會是厲薄深的女兒吧?”

席慕薇也停下了筷子,盯著小丫頭看了幾秒,心往下沉了沉,抱著僥幸道:“不會這么巧吧?”

作為江阮阮最親近的閨蜜,席慕薇清楚地知道六年前發生的一切。

這小丫頭看上去也就五六歲,跟朝朝,暮暮差不多大。

這要是真是厲薄深的女兒,那只能說明,當初自家閨蜜跟他離婚后,那男人轉頭就跟白月光生了個女兒!

就那么迫不及待?

席慕薇只是想想,都替自家閨蜜不值。

江阮阮不知道她心里所想,只是想著撿到小丫頭以后發生的種種,越想越是篤定,這就是厲薄深的女兒。

一時間,她的臉色很是難看,“我覺得,就是這么巧。”

見她這么確定,席慕薇的心也跟著沉到了底,掃了眼一臉茫然的小丫頭,壓低了聲音問江阮阮,“那現在要怎么辦?厲薄深應該已經在路上了。”

江阮阮臉色驚疑不定。

片刻后,拿出手機推到了席慕薇手邊,“你拿著我的手機,一會兒就說是你打的電話。我帶朝朝暮暮,先去停車場等你。”

席慕薇了然地點了點頭。

江阮阮看了眼身邊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小丫頭,還是不由得心軟,“這小丫頭就交給你了。”

叮囑了一句,便扭頭看向自家的兩個小家伙,“走了。”

朝朝暮暮也沒多問,乖乖起身跟在她身后。

從小丫頭身邊經過時,江阮阮的衣角被一只小手拽住。

江阮阮眸色復雜地回頭看了她一眼。

小丫頭死死地拽著她的衣角,大眼睛里滿是慌亂。

看到她可憐巴巴的樣子,江阮阮到底還是狠不下心來。

不管她跟厲薄深之間發生過什么,孩子到底是無辜的。

最后,江阮阮還是安撫了一句,“阿姨有事要先走了,這個阿姨會照顧你,你乖乖在這兒等著,你爹地一會兒就過來了。”

說完,便有些殘忍地撥開了小丫頭的手,大步離開包廂,一路上都不敢回頭。

與此同時,席慕薇匆忙讓人撤了多出來的三副碗筷。

服務員剛收走碗筷沒多久,木門便被人一把推開。

一眾著裝整齊的黑衣保鏢,訓練有素地排成兩列,在中間空出一條過道。

席慕薇看到這陣仗,下意識地挺直了身板,強作鎮定地看著門口。

只看到厲薄深面容冷峻,邁著大長腿,從外面大步走來。

隔間里只有兩個人。

厲薄深的視線在隔間里一掃而過,最后落在自家女兒身上。

小丫頭剛剛還因為江阮阮的突然離開,感到委屈,此刻見到自家爹地,不僅沒有懼意,甚至還氣哼哼地撇過了腦袋。

厲薄深眸色微沉。

“小小姐,您沒事吧?”

父女倆都是悶葫蘆,路謙這個做助理的,便派上了用場。

小丫頭掃了他一眼,氣鼓鼓地撇過了腦袋,不理會。

路謙仔細地打量了她一圈,見她安然無恙,心下松了口氣,回頭向厲薄深匯報了一下。

厲薄深頷首,眸子微瞇,看向了坐在女兒身邊的人。

對上他的視線,席慕薇心里一緊,用力地掐了下掌心,才勉強穩住表情,沒有失態。

“江阮阮呢?”

厲薄深的視線從席慕薇臉上掃過,看清她的樣貌,面色微沉。

他居然認出阮阮了!

席慕薇為自家閨蜜感到心驚,又慶幸她跑的及時。

這男人的氣勢,壓得她都有些喘不上氣來。

要是阮阮在場,還不知道會怎么樣呢!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你們是什么人?進來為什么不敲門?”

席慕薇收起思緒,發揮出自己最大的演技,把小丫頭護在懷里,警惕地看著面前的人。

厲薄深眉心微擰,“你懷里的是我女兒,剛才是你打電話讓我過來的?”

席慕薇愣了一下,硬著頭皮道:“是我。”

厲薄深面無表情地睨著她,視線緩緩掃過隔間里的每一處細節。

面前這女人的音色,跟電話里那道聲音確實有些相似。

但是,騙不過他。

而且,隔間里的偽裝,顯然也太過倉促。

桌上確實只有兩個人的碗筷,但旁邊的三個座位卻有些歪。

醉仙居的服務員,不可能犯這樣的錯誤,只可能是人為拉開過。

滿滿一桌的菜,也不是一個女人加個孩子,應有的分量。

厲薄深的視線在隔間里繞了一圈,又繞回了席慕薇身上。

對上他的視線,席慕薇莫名地心下一沉。

下一秒,只看到男人向助理要來手機,骨節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劃了兩下,而后抬眸看向自己。

桌上,剛才江阮阮臨走時留給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席慕薇毫無準備,聽到這聲音差點哆嗦一下,低頭裝作看來電顯示,緩了幾秒,才抬手掛斷電話,若無其事地迎上男人的視線,“既然你是孩子的父親,那就帶走吧。”

說完,摸了摸小丫頭的頭,把她放在地上,往厲薄深的方向推了推。

厲薄深眉頭微挑,往餐桌旁走了兩步。

席慕薇以為他是過來接小丫頭,剛要松口氣,就聽到男人帶著懷疑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這位小姐,你胃口不錯,一個人,再加上一個小女孩,居然點滿了一桌菜。”

厲薄深看似漫不經心地在桌邊停下腳步,語氣意有所指。

席慕薇:“……”

一口氣泄到一半,又被她吸了回來,抬眸憋出一個笑來,“我胃口大不大,不勞您操心,點這么多菜,是因為我約了朋友,他們還沒過來而已。”

厲薄深眉頭微挑,“朋友還沒到,你就急著動筷子了?”

話音落下,男人的視線,在幾個動過的菜上,一一掃過。

席慕薇差點沒一口氣憋死。

垂眸沉默了半晌,才調整好表情,帶著疏離的微笑,“我約的,都是關系特別好的朋友,這點小事,他們都習慣了。”

說完,不等厲薄深再發問,席慕薇深吸了口氣,“先生,我找到了您女兒,還好心給您打了電話,在這期間,又收留您女兒吃了頓飯,您不感謝我也就算了,還把我當成犯人一樣審,我是哪里得罪您了嗎?”

她的語氣里,滿是被冒犯的不滿,心下卻是欲哭無淚。

能不能不要問了?

再問她就要說實話了……

這氣勢誰扛得住啊!

停車場。

江阮阮左右手各牽著一個小家伙,時不時地看一眼時間,心下滿是不安。

厲薄深的性格,她再了解不過,要是有任何一點蛛絲馬跡,都足夠那個男人發現異常。

不知道慕薇能撐多久。

要是露餡了……

露餡了,會怎么樣?

江阮阮想了半天,竟想不出個答案。

半晌,自嘲地扯了下唇。

她到底在怕什么?

當年,自己那樣對厲薄深,那男人恐怕是這輩子都不想再看見她了。

就算見了,或許也會裝作不認識,嫌自己臟了他的眼。

倒是她自己,面都還沒見到,先把自己嚇成了這樣……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35.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