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著震動器寫作業的感受 啊…公交車坐最后一排視頻

她上一世可是醫藥世家的傳人,自小精通藥理。為了讓她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家里更是請了隱世高手傳她武藝。本來她在原來的世界活得風生水起,精彩絕倫,哪知道出去旅游遇到個山洞,好奇心極大的好,進去就覺得一陣吸力襲來,再睜開眼睛已經穿越到了這具身體身上。

真是好奇心害死貓。

好在,她的本名也叫月微涼,讓她還不至于太崩潰。

“小姐。”丫環站在身后淚眼汪汪。

“站住,你是我月家買回來的下人,這個賤人沒權利帶你走。”月寒依白皙的臉上全是得意,天知道,她等這一刻等了多久。可能是太得意忘形的緣故,把原本顏值不錯的一張臉,愣是降了幾個檔次。

“真丑。”月微涼回頭。不待她反應,看著丫環嘆了口氣,抬腿就走。不是她心狠,是她目前養自己都成問題,實在是無法顧及別人。

出了月家,她長舒一口氣,以后,她就要靠自己的雙手在異世打拼了。

月微涼,加油!

走出月家所在的街道,向路人打聽出想要找草藥的話,要出城到南山。反正自己身無分文,想要填飽肚子,也必須要到城外。

一路疾馳,出了烈焰國都城焰城,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南山。打了一只山雞,用火烤了填飽肚子。可她總不能一直耗在山上吃野味啊!

看到南山上遍地都是藥材,她輕笑出聲,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忍下心中激動,她用枝條編了一個簡易藥筐,往背上一背, 看到有用的藥材,挖了直接扔在里面,半個時辰就弄了滿滿一筐。臨下山時,又打了二只山雞給自己當晚餐和明日的早餐。

進城后,找了處空置的茅草房,住上一晚。第二日,早早吃了早飯,背上藥筐去賣藥。

找了幾家藥鋪,都沒人肯收。她不禁一陣失望,這可是貨真價實的藥材啊!怎么會沒人肯要。

看看臨近中午,她正好來到一家門面比較大的藥鋪前,揉了揉發酸的肩膀,鼓起勇氣推開藥鋪的門。

“野種,你還沒餓死嗎?”沒等她看清里面的情形,披頭蓋臉的就迎來一句話。她眸色一沉,這個刺耳的聲音,不是月寒依是誰,真是陰魂不散,冤家路窄。

幽冷的目光射過來,落入眼中的是月寒依那張因憤怒而扭曲的臉,她兩旁的那二位也好不到哪去,月云柳正咬著一口銀牙,月明雙已經攥起了拳頭。

“看來這間藥鋪是月家的產業,不歡迎我,我走便是。”她想快點把草藥換成錢,解決眼下的生存問題,哪有心情搭理她們。

“想走?先跪在地上給我學幾聲狗叫, 再爬著出去。”月寒依惡狠狠的看著她,一使眼色,月明雙已經堵到了門口。

欺人太甚!

“你們月家人真是不要臉。”月微涼冷笑,“真是不長記性,身上都不疼了?”她這話無疑是火上澆油,三人的臉立馬鐵青。

“給我打,打死這個賤人,一起上。”月寒依怒喝。要不是知道自己不是月微涼的對手,她真想沖過去直接撕了她。

月微涼抬腳,猛地一用力,直接將月明雙踹出了門外,狼狽的坐在地上。回手一勾,迎上月寒依攻過來的手臂,另一只手也沒閑著,接連甩了她三個耳光。讓你不長記性,沒那本事還想欺負人……

月寒依被她打得眼冒金星,嘴角流血,半邊臉以看得見的迅速腫起。顫抖著嘴唇,卻一句話也不敢說,只是嚶嚶哭泣。

月云柳膽怯了一下,心一橫,抓起柜臺上的算盤用力扔過來,月微涼側頭,一個利落的抬腳,將算盤又踹了回去。

“啊!”一聲慘叫,被大力攻回來的算盤直接打斷了月云柳的鼻梁骨,鮮血順著鼻子涮涮往下淌,把她今早特意穿上的白衣染成了鮮紅一片。

店鋪里的伙計原本是抱著看熱鬧的心理,沒想到轉眼間,家主的掌上明珠就被人打了。趕緊將月微涼圍住,想把她押到家主面前請罪。如果解釋得好,他們還不至于丟了這份工作。

月微涼全身一冷,目露寒芒,嚇得眾伙計一呆。無視這些趨炎附勢的小人,推開伙計,來到月寒依面前,手指勾起她光滑的下巴,目露森寒,卻柔聲道,“月寒依,再有下次,我就扒光你們幾個的衣服。那個小子喜歡你好久了吧?你說,后面會怎么樣?”

月寒依心下駭然,嚇得臉都綠了。還是逞強道,“你……你敢?”

“我敢不敢,你試試就知道了。”月微涼放開她,幽冷的目光掃過店內的眾伙計,“擋我者……全都扒光衣服。”

伙伴們只覺得全身一冷,當著大小姐的面被扒光衣服,那種毀小姐名聲的事,一旦出了,他們就是有幾個腦袋也不夠砍啊!

“你這個賤人,真是不要臉,我今日非殺了你不可。”月明雙從地上起身,正好聽到她威脅月寒依的話,氣得差點當場吐血。

妓子生的女兒,就是恬不知恥,連女孩子該有的矜持都沒了。他呸了一聲,“真不要臉。”

他一直最聽月寒依的話,她就是他心中最完美的女神,哪容得了別人如此侮辱于她。氣血上涌,雙目泛紅, 手臂一揮,直接沖了過來。

月微涼目光微瞇,由著他的拳頭打向自己,眼看就要落到臉上時,才一錯腳,手指成爪抓住他腕部,咔嚓一聲脆響,直接掰斷了他腕骨。

月微涼蹙眉,她真的不是有意的,再說自己只是借了巧勁而已。哪知道他這么不禁掰,不過他倒是個有骨氣的,手腕斷了,只是哼了哼。倒是憤怒,羞愧,自卑,絕望……這些表情,輪番在他臉上上演。

“以后,要是再不長眼睛,就別怪本小姐說到做到。”清亮的目光,故意在月寒衣身上掃來掃去,眼中的警告意味頗濃。

月寒依緊緊抓住自己胸前的衣襟,生怕她當著大家的面扒了自己衣服,那她的臉該往哪擱,還怎么活?最后,藥鋪里的所有人只能眼睜睜看著月微涼消失在街上。

“我還不信了,賤人你等著,你到底是誰?你不是月微涼……”見人走遠了,月寒依才憤憤的沖著街道大喊。

她認識的月微涼,懦弱自卑、膽小怕事沒主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十年來,那個一直在她眼前活得如同阿貓阿狗一般卑微弱小的賤人,哪去了?這兩天的月微涼一定是別人假扮的。她,月寒依是月家千金,一呼百應,有的是法子整治她。

呆住的伙計們這才回神,趕緊扶著月寒依、月明雙和滿臉是血的月云柳去后堂。因為鼻梁斷掉被嚇傻的月云柳,此時才哇的一聲大哭,她一定是毀容了,嗚嗚……那個該死的女人。

“去,給我盯著她。”月寒依忽然扯住一名伙計,讓他去跟蹤月微涼。伙計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月明雙和月云柳,面露難色,他實在是沒膽去惹那位煞神。

“你信不信我馬上就能開除你?”月寒依怒不可遏,一臉猙獰。

伙計臉色一黯,“大小姐,她出去那么久了,我怕我找不到人……”

“廢物,去藥鋪,挨家的給我找。”

伙計無奈,只好硬著頭皮出去找人。心里打定主意,一找到月微涼,就遠遠跟著,絕不靠近。

月微涼一口氣走出二條長街,直到遠遠的離開月家藥鋪,才選了一家店面比較干凈的鋪子進去。

“請問,你們鋪子收草藥嗎?”她目光清亮,臉上一片平靜。

柜臺里面的伙計有點意外,他們藥鋪進藥都是大批量的從商家手里進貨,還從未從個人手里零星的進過。又一看說話的是個小丫頭,身上的衣服不僅破破爛爛的,好像還有血跡,估計是生活遇到了什么難事。心下不忍,“你等等,我去給你問問掌柜的。”

月微涼心下一暖,說了聲謝謝。她走了這么多家藥鋪,還是頭一次有人好心的幫他去問掌柜,前面的都是直接把她打發了。

伙計和旁邊的人說了一聲,轉身去了后堂,很快又臉色訕訕的出來。不好意思的對月微涼道,“小姑娘,真是對不起,我們這里不收零散藥材。”

月微涼收起臉上的失望,淺笑著又道了謝,出來后特意看了一眼藥鋪的名字,同生堂。雖然還是沒賣出藥材,可是伙計的善良,讓她看到了希望。

她才剛走,從外面跑進來一名伙計,直奔后堂。沒多久,剛才的伙計就被叫了進去,很快他又出來,到外面去追月微涼。

“你有事嗎?”見剛才的伙計突然攔住自己,月微涼笑著問。

“小姑娘,我們掌柜的想要收下你手中的藥材。走,快跟我回去。”伙計伸手從她肩上接過藥筐,眼中閃過心疼。這么小的孩子,就要自謀生路,看著好辛酸。

雖然不明白掌柜的為何突然改變主意,她也懶得問。她要的最終結果就是,把藥材換成現錢,讓她在這陌生的異生生存下去。

“小妹妹,你叫什么?”伙計邊走邊問。

“額,月微涼。”

“我叫吳憂,你家里還有什么人嗎?”

無憂,像女孩子的名字呢!夜微涼心道。“沒了,父母雙亡。”月微涼不加思索,她在這個異世真的一個親人都沒有。至于月家,在她心里屁都不是。

回到同生堂,吳憂把她送到掌柜那就出去忙了。

見月微涼進了同生堂,月家藥鋪的伙計一溜煙的往回跑,終于找到她的蹤跡了,看來自己的飯碗是保住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31.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