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師你別急我還沒有準備好*老師感受到它在你里面了嗎作文

“暖暖——”

穿著白色公主裙,頭戴定制mini皇冠的小女孩兒邁著藕節似的小短腿,噠噠噠走到男人面前。

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著,眼珠子像黑葡萄一樣,睫毛濃密又卷曲,一開一合,像兩把小扇子。

她朝傅律霆伸出肉窩窩的小手:“抱!”

男人原本冷淡的眉眼稍稍軟化,俯身將女兒抱起來。

徐漢陽極有眼色地請走賓客,把獨處的空間留給父女二人。

“爹地,你不要訂婚。”

“為什么?”

“我不要壞阿姨!”

傅律霆皺眉:“暖暖——不可以沒有禮貌。”

小女孩兒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即使這樣搞怪的動作,由她做起來也是說不出的可愛:“我要媽咪!不要壞阿姨!”

“暖暖!”

她開始掙扎,胖乎乎的小腿一通亂踢:“我就是不要!爹地是媽咪的!誰也不能搶走!”

“傅暖暖——”男人嗓音發沉,“我平時就是這么教你的嗎?這就是你的家教?!”

說完,把她放回地上,“站好!”

暖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漂亮的小臉寫滿無措和受傷:“爹地!你兇我?!你為了壞女人兇我?!暖暖不要你了,暖暖要去找媽媽——”

“徐漢陽!”

“傅、傅總……”

“把小姐看好,沒有我的允許不準她走出這個房間!”

說完,大步離開,門摔得震天響。

暖暖小嘴一癟,眼淚流下來,不是那種嚎啕大哭,也不是眼淚鼻涕混在一塊兒,只是默默流淚。

不愧是小公主,連哭都透著仙氣兒。

配上粉撲撲的小臉蛋,奶甜奶甜的。

徐漢陽一個鋼鐵直男看得心都融化了,比女朋友哭還焦慮:“乖暖暖,別哭了好不好?叔叔給你拿糖吃。”

“我才不吃糖!吃了要長胖,還會生蛀牙!然后就不漂亮了,我怎么可以不漂亮呢?”用最萌的小奶音說最硬的話,淚珠子也毫不含糊地往下掉。

“哎喲,你、這可怎么辦……”

突然,暖暖身上的小豬挎包動了動。

“啊——”她驚呼一聲,“差點忘了小呆毛……”

拉鏈拉開,一只黃綠相間的鸚鵡從包里飛出來,背羽覆蓋大片黑色條紋,頭頂有一撮白色水滴狀的毛。

只見它撲棱著翅膀在房間里飛了一圈,大叫:“壞女人——壞女人——”

最后落到暖暖肩頭。

一人一鳥,都朝同一個方向歪頭,動作神同步。

就、好可愛!

想rua!

“徐叔叔,小呆毛餓了,暖暖不要糖,暖暖想要谷子,你能給我一把嗎?”

谷、谷子?

徐漢陽抓抓臉,“酒店應該沒有吧?”

“可小呆毛會餓死的,小呆毛死了,暖暖會很傷心很傷心……”

小呆毛落到地上,啪唧一聲倒下去,無條件配合演出。

徐漢陽目瞪口呆:還能這樣?

“那……我去酒店后廚問問吧!不過暖暖,你答應叔叔,一定乖乖待在這里,不要亂跑,知道嗎?”

“嗯嗯,暖暖保證不亂跑!”

徐漢陽走了。

很快,門再次打開,一個小腦袋探出來,她肩上的鸚鵡也跟著歪頭歪腦打量四周。

“沒人——沒人——”

“噓!小聲點!”

小呆毛像是能聽懂一樣,立馬不叫了。

暖暖:“爹地是個大壞蛋,我們一起去找媽咪……”

“媽咪——媽咪——”

“哎呀!你又叫了。”

……

上午十點,訂婚典禮在一陣悠揚的音樂聲中準時開始。

蘇顏穿著白紗禮服,手持捧花,一步一步朝紅毯盡頭的男人走去。

她含情低目,雙腮粉紅,眼里滿是喜悅與嬌羞。

可就在最后兩步,一道奶里奶氣的聲音響起——

“爹地!”

傅律霆第一反應是暖暖,可聲音不對!

雖是童聲,但能夠聽出來這是一個男孩兒的聲音。

賓客嘩然,循聲望去——

只見一個頭戴鴨舌帽的小男孩兒不知何時出現在婚禮現場,矮矮小小的一只,打扮很潮范兒。

就站在紅毯的另一頭,與傅律霆遙遙相望。

他手里拿著擴音話筒,哭腔顫顫:“爹地,你不要我們了嗎?雖然媽咪說你又小又短,技巧也差,可是她一點都不嫌棄你,我也不嫌棄你。可你為什么還要跟其他阿姨訂婚呢?”

這話信息量有點大,眾人都驚呆了。

又小又短……技巧差?

外面有個女人,還生了個兒子……

音樂停了,現場一片死寂。

再看傅律霆那張臉,嘖嘖,比鍋底還黑。

蘇顏憤怒:“哪來的野孩子,胡說八道!保鏢呢?快點把他給我抓起來!”

保鏢聞聲而動,迅速朝小孩兒圍過去。

小寶一邊跑,一邊拿著話筒,靈活地左閃右避:“你這個阿姨壞得很!不僅想霸占我爹地的人,還想侵吞他的財產,對媽咪和我趕盡殺絕,你一定會變得又老又丑,渾身長瘡流膿……”

蘇顏瘋了,不顧形象地尖叫:“抓住他!給我抓住他!”

她要把這個破壞她訂婚宴的小孩兒打死!

可惜,小寶身形靈活,一群保鏢被他當猴子一樣耍。

“來呀!抓我啊!抓不著!嘿嘿——”

一邊說,還一邊朝蘇顏和傅律霆做鬼臉。

傅律霆眼神一暗,總覺得這個孩子莫名眼熟……

到底在哪里見過呢?

他暗暗琢磨。

而此時,蘇顏差點沒被氣暈過去!

對著保鏢大罵:“你們是廢物嗎?干什么吃的,連個小鬼都抓不住?!”

眾保鏢只能更加賣力。

可那小孩兒就像條滑不溜手的魚,每次眼看要抓住了,最后都讓他給逃了。

按理說,這個年紀的小孩兒體力不該這么好,身手也不該這么靈活才對。

就像……

練過一樣!

思及此,傅律霆眉眼驟沉,轉頭朝身后一個穿西裝的黑衣人微微頷首,那人立馬上前。

小寶見狀,知道這人不是那群保鏢可比的,眼珠一轉,對著蘇顏大喊:“阿姨,你長得真丑!而且一點也不善良,不善良的人會受到懲罰哦!”

蘇顏表情扭曲,抬起手臂指著他,氣到渾身發抖:“你……”

小寶眼里閃過狡黠,開始默默倒數——

三,

二,

一!

開始了!

突然,蘇顏身上的白色禮服從后背開始自動崩裂,最后整件脫落滑到地上。

為了穿出最佳效果,她里面只穿了條丁字褲,貼了兩張薄薄的乳貼。

這一落,光溜溜的身體不加遮掩地出現在全場所有人面前。

嘩——

“掉、掉了?”

“這白花花的皮子哦,就是柴了點,不知道傅總怎么下得去口?會塞牙吧?”

“嘖嘖,長得仙氣飄飄,原來內里這么騷!”

“……”

記者很快反應過來,拿起相機沖上去就是一頓狂拍。

明天的頭版頭條穩了!

事情發生得太快,蘇顏根本沒意識到,她呆愣地站在原地,兩眼茫然。

直至聽到那些不堪入耳的議論和嘲笑,才反應過來,然后抱頭尖叫!

“啊——”

現場的混亂成功絆住了那個西裝男,小寶隔著騷亂的人群站在高處朝傅律霆吐舌頭,墨鏡和鴨舌帽成功擋住他大半張臉,讓人認不出這究竟是誰家的小鬼!

“爹地,媽咪讓我送你一件訂婚禮物,注意看哦,千萬不要眨眼!”

話音剛落,一個花圈從天而降,不偏不倚剛好砸在傅律霆頭上。

完美!

小寶滿意地吹了聲口哨,然后對著耳機說:“準備撤退——”

那頭立馬回應:“好嘞!”

等傅律霆踢開花圈,再抬頭時,那小孩兒已經不見了。

還好,暗一追了上去。

陸凌霄:“老傅,你還愣著干什么?快來看看顏顏……”

哦,是了,蘇顏還光著。

……

小寶仗著身形小,動作快,靈活地閃出酒店。

接著,跳進路邊一輛黑色尼桑的副駕駛。

“溟澈叔叔快開車!”

“坐穩了,走你——”

車如離弦之箭,絕塵而去。

直到開出一段距離,小寶才輕舒口氣,拿出今天出門前媽咪疊好放在包包里的小手巾擦了擦臉上的汗水。

然后又照原樣疊好,規規整整地收回包里,最后小手在包上拍了拍。

很是珍惜的模樣。

“寶子?寶子?你出來了嗎?還需不需要掩護?”這時,耳機里突然傳出一道聲音。

然后,另外幾道也緊跟著響起——

“寶哥不會被抓了吧?”

“不能吧?當年他入侵帝國安全局內網都沒被抓到,就鬧個婚禮而已,小case啦~”

“也是哈,寶哥那么強,如果他都被抓了,那我們還玩兒什么?”

“咳!”小寶清了清嗓,“我已經脫身了,今天謝謝大家幫忙,一會兒我到群里給大家發紅包!”

頓了頓,他一本正經補充:“大紅包!”

那頭頓時一片歡呼。

大家都不缺錢,但平時摳摳搜搜的小寶居然要發紅包了?

嘖,稀罕!

“寶哥寶哥,你怎么還用變聲器啊?都認識這么久了,讓大家聽聽你的原聲唄?”

小寶兩眼略懵:“啊?這就是我的原聲。”

“別鬧,這明明是正太音嘛,你原聲要是這樣,那你不得是個小屁孩兒啊?”

小寶糾正:“我是小孩兒,不是小屁孩兒。”

那頭哈哈大笑:“寶哥,咱別鬧了行嗎?你?小孩兒?”

“你要是小孩兒,那我就是巨嬰哈哈哈……”

小寶很憂傷,為什么實話總是沒人信呢?

他們相識于暗網,大家都是世界級的頂尖黑客。

彼此沒見過面,但英雄惜英雄,所以拉個群,平時都通過線上交流。

小寶來得最晚,但實力卻最強。

所以,大家都稱呼他“寶哥”,偶爾打趣也叫“寶子”。

寶哥什么都好,但就是喜歡用變聲器,還愛角色扮演,經常說自己是個五歲小屁孩兒。

誰信呢?

小寶:“對了,你們教我的那個——又小又短,技巧不好是什么意思啊?為什么渣男聽了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哈哈哈哈……”那頭狂笑,“是個男人聽到都會生氣啦!寶哥,你就別裝了,我不信你不懂,嘿嘿~裝小孩兒裝上癮了?擱這兒扮純情呢?”

小寶嘆氣:“算了,懶得跟你們解釋……我要回去陪媽咪午睡了,掰掰~”

“誒?”

“別啊,等我切個蘿莉音,咱們再聊會兒。”

“那我換御姐音。”

小寶:“……”為什么他們不信這個世上真的有天才呢?

愁死了!

就在他準備結束通訊的時候,那邊突然嚴肅起來——

“寶哥!我剛才通過衛星監控發現有輛車一直跟在你后面。”

小寶瞬間警惕。

腦海里閃過傅律霆那個黑衣手下的臉,可惡,居然被他跟過來了!

“幺雞,幫個忙,把他攔住。”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一頓噼里啪啦的鍵盤聲后,某個路口的紅綠燈突然失控,直接從綠色跳轉成紅色,頓時驚起一片急剎聲。

而暗一的車被堵在中間,進退不得,他罵了句臟話,一拳捶在方向盤上。

只能眼睜睜看著前面那輛黑色尼桑絕塵而去,消失在視線范圍內。

……

“到了。”溟澈把車停在別墅外。

小寶磨磨蹭蹭不肯下去:“那個……溟澈叔叔,你能不能不告訴媽咪我今天去鬧婚禮了?你知道的,女人不能生氣,一旦生氣就會變老,媽咪辣么辣么好看,怎么能讓她老呢?你說對不對?”

溟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既然知道你媽咪會生氣,那為什么還要去?”

“渣男天誅,我要替天行道。”

“……”

“那我們就說定了哈,你別告訴媽咪,嘻嘻,走吧,回家睡午覺嘍~”

溟澈:“?”誰跟你說好了?

……

訂婚宴現場,雞飛狗跳落幕后,只剩一地雞毛。

徐漢陽拿出紅包,送走最后一個記者:“多多擔待,傅總的意思是,明天不想在報紙上看到任何有關這場訂婚儀式的報道,當然,也包括某些照片,明白嗎?”

記者掂了掂手里的紅包,眉開眼笑:“放心,規矩我懂。”

休息室內,一陣柔弱的嚶嚶哭泣聲傳出。

“我沒臉見人了,當時大家都看到了,我、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說完,又是一陣梨花帶雨。

陸凌霄陪在蘇顏身邊,小聲安慰:“都封口了,不用擔心照片會流出去,諒他們也不敢亂傳。”

“那孩子到底是什么人?他居然叫霆哥哥爹地?”

這才是蘇顏最介懷的。

“不過是個小崽子,你管他做什么?”

“凌霄,我現在心很慌,總覺得有些事情要失去控制。”蘇顏皺眉,突然眼神驟凜,“你確定當年是親眼看著那個女人和兩個孩子被活生生燒死的?”

陸凌霄目光一閃:“當然。”

蘇顏這才稍稍安心,“霆哥哥呢?”

“暖暖不見了,他在找人。”

蘇顏嘴角一緊,想起這五年傅暖暖那個小魔女對自己的捉弄,眼里飛快閃過一抹恨意:“早知道當年干脆連她也一并燒了,一了百了,也不至于如今處處礙眼!”

陸凌霄皺眉,看她的眼神多了一抹震驚和復雜。

這還是他印象中那個溫柔善良,連螞蟻都舍不得踩死的顏顏嗎?

此刻,另一間休息室內。

傅律霆坐在椅子上,眉目冷峻,渾身上下都散發出寒氣:“找到沒有?”

徐漢陽擦了把汗:“暖暖小姐走的時候,酒店監控其實都拍下來了,她還去了儀式現場,之后……”

由于場面太過混亂,加上所有現場監控都被黑客破壞。

“所以,暫時還沒有消息。”

傅律霆面無表情:“繼續找!暗一回來沒有?”

說曹操,曹操到。

暗一入內,低眉斂目:“老板。”

他跟徐漢陽不同,他屬于傅律霆的暗勢力部分,走的是刀口舔血的路子。

實力自然不容小覷。

“人追到沒有?”

“……被他逃了。”

傅律霆狠狠皺眉:“一個小孩兒你都追不上?!”

暗一把頭埋得更低:“他……應該有同伙。”

“怎么說?”

暗一把紅綠燈突然切換,導致交通癱瘓,他被堵在路中間的事說了。

傅律霆陷入沉思,今天現場安排了暗字輩五個人,暗一在明,其他人潛伏在暗處,層層防護之下,按理說不該出現這么個小屁孩兒才對。

除非……

他腦海里突然閃過什么,“徐漢陽,把我昨天穿的那件襯西裝拿過來!”

“啊?好的!”

襯衫取來,傅律霆拿在手里端詳,突然,他目光頓住,落在右邊那顆袖扣上。

接著冷笑一聲,一把扯下來,攥在手心。

腦海里閃過昨天機場小孩兒往他腿上撞的場景,那個小身影和今天大鬧現場的小屁孩兒重疊在一起。

鴨舌帽,小夾克……

很好!

“去,把機場的監控調出來,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這么處心積慮!”

還送他花圈?!

說他又小又短?技巧不好?

暗一有些為難:“……機場屬于公共安全重點防御區,想拿到錄像可能會費些時間。”

“兩天之內。”

“是!”

傅律霆擺手:“下去領罰吧。”

暗一恭敬離開,轉身的時候,輕舒口氣,還好只是領罰,至少命保住了。

雖然罰完,離死也不遠……

徐漢陽:“傅總,明天跟顧氏集團CFO的見面,還是照常嗎?”

“嗯。”

……

夜闌人靜,涼月如水。

巨大的落地窗前,一道纖細的身影正眺望遠處,旗袍,盤發,纖腰裊裊。

暈黃的燈光照在她身上,更添神秘與朦朧。

一只素白的手托起高腳杯,輕輕搖晃,紅色酒液隨之輕漾,猶如鮮血般赤紅奪目。

南煙仰頭,將杯中液體一飲而盡。

修長的脖頸在燈光下覆上一層暖色,白璧無瑕,纖纖易折。

可燈光再暖卻照不進她遍布寒霜的眼底。

突然,手機響了。

“喂。”

“……又喝酒了?”那頭傳來男人儒雅溫淡的嗓音,比剛才的紅酒更香醇。

“嗯。”

“明天就是和傅氏約好的時間,你確定要親自去?”

南煙勾唇:“當然,我等這天等了五年,為什么不去?”

“南煙,其實你可以放下……”

“血海深仇,你讓我怎么放?曜曜從會吃飯起就會吃藥;我割肉換皮,五年苦訓,歷盡艱辛;還有那個剛生下來我甚至都沒見過一眼就下落不明的孩子……時淵,換成你,能放下嗎?”

當年,南煙拼盡力氣,好不容易生下三胞胎,卻被陸凌霄扔在手術臺上自生自滅。

不僅如此,他還抱走了二寶,說是死胎要拿去扔掉。

但南煙分明看見二寶的腳丫子在動!

她產后脫力,根本無法阻止,只能眼睜睜看著孩子被抱走,她甚至連那個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陸凌霄離開后,大火燒起來,如果不是三姐及時趕到,把她和兩個孩子救走,后果不堪設想。

可翻遍別墅,甚至連垃圾桶都看過了,卻怎么也找不到二寶。

這也是南煙為什么堅持回國的一個重要原因——

她要找到二寶!不惜一切代價!

一聲嘆息自那頭傳來:“也罷……照顧好自己。”

南煙結束通話,轉身凝望茫茫夜色,紅唇上揚,劃出一道凌厲的弧度——

傅律霆,我們很快就會見面。

你可不要太驚訝。

……

第二天南煙出發去傅氏,剛坐進后座,就碰到一團溫熱軟綿的東西。

居然是個小女孩兒!

粉雕玉琢,臉蛋兒紅撲撲,此時正蜷在后座睡得正香,好似一只慵懶的小貓。

鴉黑的睫毛又長又密,小嘴是自然的櫻粉色,被夢口水糊得亮晶晶,別提有多可愛。

旁邊還有一只黃綠色的鸚鵡跳來跳去,圓溜溜的小眼睛正警惕地盯著南煙。

“唔……”暖暖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

下一秒,“媽咪!”

她藕節似的小手臂抱住南煙的腰:“媽咪!暖暖終于找到你了!”

南煙愣住。

自從那場大火以后,南煙就很反感與陌生人肢體接觸,可當小女孩兒抱住她的時候,她竟然一點排斥都沒有。

“小寶貝,你是不是走丟了?還記得家在哪里嗎?”

“不是哦,暖暖是專門來找媽咪的!”小胳膊把南煙圈得更緊,臉蛋兒還貼在她腰上輕蹭。

媽咪好香香呀……

南煙目露了然,果然是走丟了。

現在這些父母也太不負責了,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讓她隨便亂跑?

“寶貝,還記得你媽咪的電話嗎?我打給她,讓她來接你好不好?”

暖暖眨眼:“你就是我媽咪呀!可我還不知道你的電話呢……”

南煙目露無奈,并未把孩子的童言童語放在心上。

此時,溟澈已經看完車內監控,發現小女孩兒竟然是昨天大鬧訂婚宴的時候,悄悄爬上車的。

當時小寶坐在副駕駛,他也沒注意看后座,沒想到……

“嘶!”突然,南煙倒抽一口涼氣,“怎么這么燙?”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20.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