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腿上吃早餐H調教&懲罰小核不停高潮H

不說紫靈的墨靈院終于恢復了安靜,就說紫府大廳,現在是鬧成了一團糟,四個女兒、兩個兒子、三個姨娘,他們全部的目標都是主位的紫鐸,想從他口中得到未來高人一等的身份。

“老爺,太子殿下說的對,要知道太子妃,那可是未來的皇后,肯定不能是庶女!”二夫人首先開口了,這些年她自認是身份地位都夠,早就有資格成為主母,可惜紫鐸忌諱當年紫老太爺的那一句話,不許有繼室、不許有平妻,這讓她堂堂的尚書嫡次女只能窩在姨娘的位置這么多年。

“這我也知道,可是……”說道這個紫鐸不由的喊冤,他知道二姨娘一個尚書嫡次女本就有資格成為紫府主母,要不是爹爹的交代,他早就讓她成為主母,太子的考慮,他更是知道,只是……

“爹爹,你該知道太子妃和太子側妃那是多大的差別!”紫巖看了許久突然說了一句,這么多年,他自認為他娘親有資格成為主母,最次也是平妻,這樣子他就是嫡子,到時候整個紫府都是他的。

“煙兒?太子殿下具體是怎么說的?”看了座下那么多雙眼睛,都盼望著自己抬個平妻或者其他的,可紫鐸更清楚的知道,他爹說的話,他不能不聽,這么多年他能做到丞相這個位置,多虧了他爹的謀劃,更何況他爹留著紫靈的命,就有什么的地方要用到紫靈,所以這些年他雖然討厭,但決不允許有人威脅到她的性命。

“澤哥哥說,他娶的是紫府嫡女,至于哪個,他可以選擇!”一見大家都把目光轉到自己的身上,紫煙揚起高傲的頭,得意的說道,她就知道太子哥哥對她是特別的。

“紫府嫡女,紫府不是只有一個嫡女嗎?那還討論什么?”紫煙一說完紫封就迫不及待的鄙夷道,既然他妹妹是最沒有資格的,那就所有人都沒有資格。

“不對!太子殿下的意思應該是說,紫府可以用其他嫡女代替紫靈,或者是紫靈是其他人,畢竟誰也沒有見過紫靈,也不知道紫靈長什么樣!這樣子紫玉可以是紫靈,紫萍也可以是紫靈。”紫巖冷漠不帶一絲感情的分析道,他知道這種情況下,他最需要的是冷靜,再怎么說紫萍都是有一半幾率的。

“換了紫靈,可是紫靈的名聲已經毀了!”說道這個紫鐸不由的暗恨,要是早知道太子殿下會有這么一個要求,他能早一點知道這一辦法,那么他也不用養著她那么多年了。

“什么意思?紫靈不是一門不出二門不邁嗎?”

一聽說紫靈的名聲已經毀了,紫巖的臉色就難看了,誰都知道紫府就紫靈一個嫡女,要是她的名聲毀了,就算嫁入皇室也沒有什么好結果,除非迫不得已,但太子殿下又十分的喜愛那人,那才有可能。

“巖哥哥,你不知道這些年,我們的好姐妹們,可出了許多招毀紫靈的名聲,難道你不知道現在紫靈的名聲已經和西鳳鬼王站在同一高度了!”說道紫靈的名聲,紫萍眼中明顯有些不滿,想到每次折騰紫靈,她都是最后那個被設計的,紫萍就滿眼的不甘,現在哥哥回來了,她有了靠山,絕不會讓紫玉她們這么猖獗。

“巖兒,還有其他的辦法沒?紫靈的名聲是真的不能用了。”說道這個紫鐸也后悔,可現在后悔有什么用,紫靈的名聲已經毀了。

“現在還是這兩個辦法,第一個想辦法讓要嫁給太子殿下的姐姐或者妹妹成為嫡女,第二個先恢復紫靈的名聲,既然曾經我們可以讓她的名聲那么臭,現在也可以變好,再變好了以后,再拿來用。”雖然滿心的不甘,但紫巖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方法,其實第二種根本就不需要,但他決不允許那個唯一的嫡女踩在他的頭上。

“哥哥的意思是說過繼成為夫人的女兒,紫靈的妹妹?”不愧是兄妹,紫巖一說我,紫萍就明白了,這一刻的紫萍有了紫巖這個靠山,氣勢變化了許多。

“這不可能,當年你爺爺就禁止過,紫家有紫靈就不可能有其他嫡子嫡女,除非紫靈親自開口!”紫萍的話一說話,紫鐸就連連搖頭,要是可能他也不會這么多年都沒一個嫡子什么的,不過他話里話外還透著一種恨,一種根深刻骨的恨。

“那就只能第二種辦法了,最后再由紫靈在世人面前開口,允許某些人成為她的兄妹!”紫巖陰險的說道,因為詢問紫靈,讓紫靈開口,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這么多年,紫府內沒有一個人真正的對紫靈好過,紫靈又怎么可能為他們說話。

“好,那就先恢復她的名聲,然后再決定由誰當這個嫡女!”一錘定音,一家人在這個廳上,毫不猶豫的決定了另一個人的生命,而這個人還是他們的血肉至親,至于那個被他們像面粉樣揉捏的人,他們絲毫沒有為她考慮過,甚至也沒想過現在的紫靈,還那么容易揉捏嗎?

你們知道嗎?咱們東辰第一淫/婦竟然得到了儒雅公子的愛慕!”路上好事者甲很驚奇的對著身邊路過的人咬著耳朵,不過這咬耳朵的聲音好像太大了些,連咬耳朵的人都好像是不熟悉的人。

“什么東辰第一淫?婦?”這個明顯也是一個好事者,一聽說關于儒雅公子的,馬上就湊了上來。

“就是紫府嫡女紫靈啊!”不屑的翻著白眼,這人的尾巴直接就翹上了天。

“紫府嫡女,紫靈,你胡說,說她被儒雅公子愛慕,我贊成,但那什么第一淫、婦明顯就是誣陷,是有人想搶了她的太子妃妃位,才誣陷她的,我可是知道西鳳的鬼王爺對她可是青睞有加,要知道紫府嫡女雖然長相不怎么樣,但再怎么說人家也是紫府唯一的嫡女啊!那身份可不是一般人娶的了的。”第二個人肯定的打斷了第一個人的話語,篤定的說道。

“好了,我也聽說那什么淫賤,是有人陷害的,要知道紫靈可從未出過府,怎么可能有淫賤這樣子的名聲出來。”

“那個,我們在鳳仙樓見到紫靈小姐出來過的!”

“去……去……你知道什么,紫府小姐是標準的大家閨秀,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怎么可能出現在鳳仙樓。”一巴掌推開剛剛插話的人,幾人推推搡搡的想把那人推出面前的圈子。

“明明就是啊,前些日子還傳出紫小姐被紫府的姨娘、庶妹虐待!”語氣有些哀怨,這個明顯是真相君,可惜再他再開口前,那些人已經把他隔離了那個圈子,要知道人家那都是有組織有計劃的,你個真相君明顯就擋住人家的路了,人家怎么可能讓你開口呢。

鳳仙樓頂樓,紫靈一身白色男裝站在窗戶邊,望著下邊自導自演的一出戲,臉上神色平靜而淡然,身邊隨侍的男子看著這樣子的主子有些捉摸不定,但心中根深蒂固的維護之心,讓他不由的開口問道。

“小姐,要不要封了他們的口!”

“不用,魑你傳令他們下去,讓他們這么說!”搖了搖頭,附耳在男子耳邊嘀嘀咕咕了一會。

“小姐,這……這不好吧!”魑搖了搖頭,要知道紫府眾人現在這樣子說,就是為了讓小姐的名聲變好了,好讓他們宰割,可現在小姐竟然毫不猶豫把自己和那人綁在一起,要知道和那人相比,那個什么儒雅公子根本就是個灰塵。

“你不知道你家小姐本來就和他有關系嗎?現在只不過加一把火而已,你著什么急,我倒想看看要是紫府那些人知道事情變成這樣子了,會有什么好臉色。”

想到紫府那些人聽到這些傳言后的臉色,紫靈就忍不住的想笑,她還真的沒想到那個紫巖可比紫鐸高了不止一個檔次了,竟然想到讓其他人代替她,進而取她的性命,不過那天廳中的一幕,也讓紫靈懷疑自己或許根本就是紫家的人,虎毒尚且不食子,可紫鐸那根深蒂固的恨,和對紫靈的不在乎,本來她還以為是因為她是她的女兒,所以他舍不得殺她,現在看來,可能是那個紫老太爺讓紫鐸沒辦法殺她。 不得不說紫靈的想法非常正確,當未來那一天的到來,紫靈真的很感謝紫鐸那天廳中的一幕,不然她最后恐怕連怎么死都不知道。

“是!”知道改變不了紫靈的想法,魑只能無奈下樓吩咐人手去辦紫靈安排的事情了,他真的不敢想象當遠在西鳳的那個鬼王爺知道自家小姐這么埋汰他,會不會氣得直接從西鳳趕到這邊來找?小姐算賬。

一想到剛剛小姐在他耳邊說的話,他就頭皮發顫,竟然說西鳳攝政王心慕紫靈許久,東辰太子有心成人之美,甘愿退掉婚約,娶紫家兩位庶女為側妃,不日西鳳攝政王將親自到東辰迎娶。這一句話下來是徹底的把西鳳給得罪了,真不明白他家小姐怎么有這么大的魄力,竟然敢惹上人人都不惹的攝政王。

“魑,我知道你的擔心,但你該明白,他和你家小姐的名聲早就拴在一起了,現在只不過是廢物回收利用罷了,對了歐陽澤現在有什么舉動。”知道魑的擔心,紫靈淡然的說道,只要收尾工作做的好,這個流言最后不是紫家、就是太子傳出!而她向來相信自己的本事,不過是道流言,那個曾經告訴她流言,說好好當她兄長的人,現在已經不知道在何處了!

“在樓下那間包廂!”說道太子歐陽澤,魑這才想起,今天歐陽澤來鳳仙樓了,要不是一直跟蹤他們,他們真的沒想到歐陽澤和歐陽鴻之間看似一伙,其實內有懸殊。

“嗯!你按我的要求去安排,我先下去看看!”說完紫靈就往樓的另一邊走去,在那里她可以到達暗室,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們之間的聊天,這也是上次那人后來設計的!對于魑安排的事情她是一點都不擔心。

此時的紫靈不知道自己小看了那個傳言中的人,當那個人真正找上門的時候,紫靈才知道這世上有一種人,天生就被人仰望的,任何事情都別想在他眼中隱瞞,可惜此時的紫靈不知道,當她在鬧了許多笑話以后,才發現這世上的確有神的存在。

太子殿下是決定不退婚了!”同是鳳仙樓,樓上樓下卻是不同風光,三樓是包廂紫靈謀劃著怎么反抗,而二樓那個讓事情變成這樣子的罪魁禍首卻是悠閑的享受屬于他的時光,或許是對于歐陽澤行事的疑惑,歐陽鴻忍不住的問出心中的想法,在他看來歐陽澤這個色胚只要是碰上了紫府四姐妹,絕對無下限,立馬就解了和紫府嫡女的婚約,這才是他這個太子正常的做法。

可現在,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太子殿下一定會解決了和紫靈的婚約,可太子卻虛晃一槍,不請求退婚,反而悠閑的給紫府幾位小姐出了一個難題,誰都知道紫府不允許有繼室平妻,又從哪兒冒出另外一個嫡女,這不是把紫靈往死路上逼嗎?這一刻歐陽鴻有點為那個無辜的女子悲傷。

紫家人今天的做法已經注定了那個叫做紫靈的真正女子,就要成為了過去,不過也讓他明白了,歐陽澤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簡單,一句話就讓一條鮮活的性命消失無蹤,不過紫靈什么時候得罪了歐陽澤,讓歐陽澤這么的對待她。

“退婚!換一個人而已!”端著酒杯遙望著下面堆堆擠在一起講述紫靈事跡的人,歐陽澤眼中閃過陰狠,紫靈那個平淡的本就不該存在,既然不該存在,那就永遠不要存在了。

“看來那個女子得罪你了?”同樣端著酒杯,歐陽鴻略低著頭、清秀的臉上有著不合他眼中精光的傻氣。

“得罪我!”嘴角一片嘲諷,眼底明顯的厭棄,那樣一個女子會得罪他嗎?恐怕給她十個膽子也不敢吧,這么一個女子竟然背著她的未婚妻名頭十幾年,真讓他感到恥辱,現在竟然和西鳳攝政王扯上了關系,雖然他清楚的知道那些都是紫家后院那些女人搞的鬼,他歐陽澤是什么人,東辰國的太子殿下,他身邊的每一條狗,就算他不要也該給我衷心,不許有絲毫的流言,就算是有流言,那也該是烘托他英明神武的形象,他決不允許有人人任何渣點出現在他的身上。

“沒得罪你?那你干嘛要跟一個無辜的女子過不去!”

“哼!她是無辜,但她千不該萬不該掛著我歐陽澤未婚妻的名號,更不該讓其他人把這個名字毀的一無是處,更不該和西鳳鬼王扯在一起,既然是本殿的未婚妻,她就算是沒本事,也該好好守護名聲,等著讓本殿退婚,而不是懦弱的一無是處,這樣沒資沒色沒本事的女人,就不該活在這世上,還有本殿可是什么都沒做!”

放下手中的酒杯,歐陽澤雙手一攤,高傲中帶著鄙夷,那樣子一個女子根本不值得他動手,至于她還能活多久,就看她的本事了!

“是!”看著高傲的像個孔雀般的歐陽澤,歐陽鴻眼中閃過鄙視,他是沒做,但他一句話,已經決定了那個女子的歸路,除了死在無人知道的角落,再沒有第二條路,皇家賜婚又豈是一般人抗拒的了的,更何況還有一個不當她為子女的父親,她一個女子能活十幾年已經是上天的恩賜了。

“你說紫鐸會讓那個女兒替嫁?還有紫家那神秘的力量到底是什么?”說完紫靈的事情,歐陽澤就把目光轉向他所想要的一切,紫家到底有什么秘密,這個秘密他要盡快的查出。

“太子殿下可以多去紫家走走!”歐陽澤所說的一切,正是他也想要知道的,對于紫家,看似平平常常的官宦之家,卻有著讓皇室都覬覦的勢力,可這勢力到底在哪里,是由誰繼承,這讓他們百思不得其解,父皇讓他們必須娶一個紫家女子,可紫家有五個,不,應該說四個女兒,這個勢力最后到底會由誰繼承,這還真的讓人捉摸不透。

紫家的勢力,他很久以前就知道,只是他一直不知道怎么入手,直到現在太子殿下被皇上委任,他才有了機會,可惜上一次進入紫家,歐陽澤有意識的把他排除在外,這讓他沒機會接觸關于紫家的一切,現在歐陽麟又回來了,這讓本就為難的情勢,更加的嚴峻了。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在父皇的心中歐陽麟是最寵愛的,可是他卻是唯一一個不入朝的王爺,這也讓他改變了想法,而父皇對歐陽澤的寵愛,那是有目共睹的,太子之位、紫家婚約更是在十幾年前就定下了,歐陽澤也聰明,從未在父皇面前顯示他不為人知的一面,這讓歐陽澤這個太子在這么多年一直都穩穩當當的坐著,甚至還得到了百姓的愛戴。

“的確!我也是這想法,可惜父皇不允許!”說道紫家,歐陽澤腦中第一印象就是關于紫家那四個國色天香的女兒,可惜的是父皇下令禁止他去紫家折騰,還說要想折騰也要等到大壽之后,他不想他的大壽之期鬧出什么不好的流言。

“為什么?”心中了然,但歐陽鴻還是傻傻的問了出來。

“真笨!還不是因為父皇大壽要到了,也對,現在的確不適宜鬧出其他不好流言!”說道這兒歐陽澤不由的有些失落,現在這幾天怎么都不見紫家那幾個小姐出來,這讓他這個孤家寡人等的很是心焦。

“哦!”拖長了尾音,歐陽鴻眼底是隱晦的不滿,然后有消失無蹤,這么多年對于歐陽澤的冷嘲熱諷他已經習慣了,低垂著頭,還是平常一樣的懦弱。

墨靈院,紫靈淡定的看著手上傳回的信息,看著紫家人因為突然流言的掩蓋,讓原本儒雅公子的傳言成為了過去式而跳腳,紫靈不由的猜測接下來紫鐸他們又會出什么招,至于歐陽澤,本來她還不想和他有什么的關聯,可是歐陽澤要置她于死地的心,讓她不爽。

墨染,最近不知道哪里去了,雖然看似她沒擔心,但心底紫靈卻是知道他把墨染放在心中,而歐陽麟在流言四起后,頻繁的出現在墨靈院,美起名是為了保護她的安全,其實紫靈知道,歐陽麟只是無聊剛好碰到個好玩的事情,就賴上了,對于他口中的負責什么的,她實在沒興趣,也沒有上心,這輩子好不容易認了個親人,可親人卻消失無蹤,紫靈有時不由的猜測,她做人是不是太失敗了,還是說她命中注定不該體會到親人的感覺。

“紫靈,我說話你聽見沒有?”

其實很想知道紫靈手中的到底是什么東西,但歐陽麟知道,紫靈不像他平常碰到的丫鬟什么的,他說什么就是什么,心中雖然好奇,但卻不敢太過放肆。

“有事?”收起手中的紙條,紫靈冷漠的望著坐在自己對面的歐陽麟。

“你……紫靈,你真的不像是一個女子!”望著相處這么久,還是面無表情的紫靈,歐陽麟的信心大受打擊,他還從沒見到一個女子像紫靈怎么不像女子的,忍不住的出口諷刺了起來。

對著歐陽麟的白目,紫靈無奈的翻了個白眼,要不是歐陽麟身上沒有惡意,要不是歐陽麟沒對她太過分,最重要的是她打不過歐陽麟,她真的很想一巴掌拍死這丫的,真不明白,那歐陽鴻和歐陽澤一看都不是好人,為什么這個歐陽麟就是個小白兔,每天就會嘰嘰喳喳的煩她。

“我不是女子,你是!”

“我不是,你才是!不是,我說的是,你把自己弄的不像女子!”繞了半天,歐陽麟終于說出了自己想要表達的話,他還真的不習慣和人這么針鋒相對的。

“不像,就不像,若是我是真正的女子,我已經死了!”看了歐陽麟一眼,紫靈無感的說道,要是她是真正的女子,不管在現代還是這里,她早就沒有活著的權利了,這一世她已經有了新的生命,她只想好好的活著,體會下平常人的幸福,為什么就這么難。

說這話時,紫靈渾身彌漫著哀傷的氣息,整個人空靈而悠遠好似隨時就會消失一般,沉悶的氣息縈繞著整個院子,整個院中瞬時都陷入了低氣壓,讓歐陽麟不由的感到后悔,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只不過想要鬧一下紫靈,可是就這么一句平常的話,卻讓紫靈和他自己像是兩個世界一般。

從見到紫靈那一刻開始,他一直嚷著要負責,其實他是真的要負責,他從沒見過一個女子像紫靈一樣那么的令人心疼,雖然他或許有一絲的沖動,但冷靜下來,他的心告訴他,他很想照顧這個柔弱的女子,再看到她堅強的一面,他發現原來她根本就不需要他的照顧,可是他已經下定決心了,他絕不會改變,現在看到她這哀傷的模樣,歐陽麟真的很恨自己,可是他又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她。

“那個,我聽說我父皇今晚要辦游園會!”諾諾噓噓了半天,歐陽麟才說出一句自認為還算可以的話。

小心翼翼的看著紫靈,見她沒什么特別大的反應,再小心翼翼的加了一句“還特別點名要你去參加!”

“什么?哪個殺千刀的閑著沒事干?”一聽說要參加什么游園會,紫靈被刺激的直接站了起來,她都愿意當棄婦了,可婚約退就是退不了,好不容易破壞了紫鐸他們的詭計,現在又來這么一出,難道就不能清閑下嗎?

“那個,是我父皇!”

一看紫靈發飆,歐陽麟嚇的直接就往后面退,他還從沒有見過有人發過這么大的火。

“你父皇,你不說我還忘記了,你不是說你會幫忙我退婚嗎?為什么現在一點進展都沒有,我還差點被人害死了。”一說到皇家,紫靈就沒好印象,實力沒人家大就算了,本以為沒交集了,可誰知道交集反而更深了,現在更

是有了仇恨,她只不過想平平淡淡的生活,為什么就這么難。

“我……”

“我什么我,別以為你長了一副小白兔的樣子,本小姐就可以饒恕你啊,我警告你啊,今天晚上你一定要讓你父皇退婚,不然的話,我就直接賴上你!”一看到歐陽麟出現小白兔的樣子,紫靈就忍不住的強勢起來,這讓本就十分強勢的她,看起來是御女范盡顯。

“我……”

“馬上給我滾蛋,不然別怪本小姐不客氣!”眼底一閃,紫靈臉色突變,對著歐陽麟厭惡的下著逐客令。

“我……”

“滾蛋!你沒聽到是不是?是不是要本小姐打的你出去。”聲音暮然的變大,甚至帶了一絲急切。

“魑,把麟王爺打出墨靈院,送到麟王府!”臉上焦急,但紫靈還是努力的讓自己的心平靜,只是聲音不知不覺中帶了一些慌張。

“小姐……”

“麟王爺,請吧!”從紫靈的臉色看出了一絲什么,但魑知道,小姐不喜歡有人違背自己的命令,只能恭敬的示意歐陽麟離開。

“出來吧!”沉默了許久,心中推算他們可能的距離,紫靈松了一口氣,沉聲命令。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13.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