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冰葡萄放在小洞里榨果汁【往下邊塞水果走路】

“不知道鴻王爺,是否有貴賓卡!”在紫靈整理好自己,從大門口進來的那一刻,剛好看到墨染斜倚柜臺,悠閑的問道。

“有,只是忘記帶了!”歐陽鴻尷尬的望著墨染,希望他能通融一下,要知道今天他可是被逼上梁山的,在這里宴請紫府的幾位小姐,可沒想到貴賓卡竟然忘記帶了,而鳳仙樓的掌柜,又死活的不通融,現在墨染這個正主出來了,本以為事情好辦了,沒想到墨染這個黑心的,竟然也來這么一套。

“忘記帶了,看著鴻王爺是我們鳳仙樓的貴賓的份上,你可以上去自己的包廂,至于她們幾個,則不可以!”拿起柜臺上的算盤,當做扇子,扇了幾下,墨染才惡趣味的說出了自己的答案,要知道要是讓歐陽鴻知道,今天這一幕只是為了不讓紫府的人好看,而他好死不死的撞在了槍口上,不知道他是不是會被氣死。

“墨染!”雙眼哀求的望著墨染,歐陽鴻真的很無語,平時怎么感覺墨染挺好相處的,今天干嗎,不過墨染后面的一句話,也讓他明白,墨染想刁難的并不是他,而是紫府四姐妹,這就奇怪了,紫府的這些千金小姐,什么時候得罪了墨染,讓墨染竟然親自出手,讓她們難看,可惜的是,他今天身負重擔,要不然,他還真的有興趣,看著這些女子出糗。

正在僵持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了一聲騷亂,一個看不出長什么樣子的女子從鳳仙樓的大門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一進來就對著紫玉大聲的嚷道。

“大小姐,大小姐,我來幫你了!”

“你誰?”破爛的衣裳,不帶一絲發飾的發髻,眼前的女子讓紫玉感到一絲的不自在,又不知道問題出現在哪兒。

仰著頭,雙眼崇拜的望著紫玉,紫靈絲毫不忌諱的提出自己的身份,對于紫玉等人的目光真是無語,雖然她每次都有稍微的打扮一下,讓人看不清楚她的面容,可也用不著這么快就忘記了吧,昨兒不是剛剛見過嗎?

“大小姐,我是紫靈啊!我來幫你了,等下你讓大夫人給紫靈飯吃,紫靈已經好幾天沒吃飯了,真的好餓哦!”

說著說著,紫靈的雙眼就蒙上了白霧,可憐兮兮的望著紫玉,好似生怕紫玉拒絕一般。

“你……”

聽說是紫靈,紫玉越來越感覺不正常,看了其他的三人,發現也都是一副茫然的樣子,昨天的紫靈給她留下深刻的印象,今天這又是干什么,不是說要恢復她的囂張本性嗎?現在這又是怎么一回事,心頭遲疑,生怕有什么陷阱,紫玉就諾諾的裝作不知道接話。

“好啊,紫靈,你還敢來啊,本小姐今天就讓你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想吃飯,好啊,你從我胯下鉆過去,我就讓你吃東西!”

看著站在自己面前恥氣高揚的紫煙,紫靈真的相信這世上有一種人,天生就是沒腦子的,沒看見她姐姐都遲疑的不敢說話嗎?不過有人中獎就好了。

“拜見三小姐,紫靈知錯,可,可再怎么說紫靈也是你的嫡姐!”雙眼含著淚花,紫靈委屈的望著紫煙,好似希望紫煙饒了自己一般。

“紫煙……”紫靈話音一出,紫玉終于感覺到哪里不正常了,連忙喝止紫煙的動作,可惜昨天剛剛被欺負的,又沖動的紫煙又怎么可能聽的進去紫玉的說話。

“嫡姐,嫡姐,你只是爹爹不要的女兒,你有看見誰家嫡小姐,穿這么破爛的衣服,弄的臟兮兮的嗎?沒有下人,天天沒飯吃,日子過的比相府最低下的奴才都不如,還嫡小姐,你別讓我笑話了。”不理會紫玉的叫嚷,紫煙滿腦子都是,今天她一定要報仇,一定要讓紫靈這個賤丫頭好看,竟然敢踢她、竟然敢害的她關禁閉,要不是今天王爺有約,她還被關在院子里面,今天她一定要出這口氣。

“嗚嗚……我知道,我知道我沒娘親愛,我只知道爹爹寵妾滅妻,我知道你們都欺負我,全相府人都欺負我,但你們都是我的親人啊!”哀傷、無奈、徘回,紫靈望著光鮮亮麗的幾人,然后一步一步哀傷的走出了鳳仙樓,都到門口,突然慘然的對著幾人一笑。

對著這么一笑,紫玉的心突的一跳,紫萍退了兩步,紫煙傻傻的望著好像又變回昨天那人的紫靈,而紫梅直接倒在了丫鬟的懷抱中。

“大小姐,二小姐,三小姐,四小姐,今天紫靈才知道,自己在外邊有那么好的名聲,以后紫靈會好好的學習的,爭取讓那些名聲成真,讓四位小姐夢想成真。”說完就閃身進入了門外擁擠的人群,消失無蹤。

“大姐,怎么會這樣子?”呆滯的坐在了地上,紫萍仍是搞不明白,為何每次見到紫靈好像主角都是她,她們都順著她的思路走,看著周圍那鄙視的目光,紫玉知道,今天過后,相府的名聲徹底的毀了。

“閉嘴,我們趕緊回去!”白了紫萍一眼,紫玉佯裝鎮定的說道,平時就她和紫萍對峙,現在出了個紫靈,卻讓她們吃了兩次虧,紫萍的感覺,她也有,她發現每次紫靈一出現,所有的事情好似都按照她的意愿進行著。

“好!”幾人對看了一眼,互相攙扶著,準備走出鳳仙樓,這種時候,最好什么都別說了。

“太子駕到!”

話音剛落,一道明黃的身影帶著幾個隨從邁入了,看到擠在柜臺邊的一行人,眼中閃過猶豫,要知道他可是把事情交給歐陽鴻辦了,現在這是怎么一回事,紫府的幾位小姐,沒在包廂,反而在這大廳上,這是怎么一回事,難道歐陽鴻不知道,他今天的見面是隱蔽的嗎?不然他為何要慢一步過來。心中百轉千回,但歐陽澤面上絲毫不顯,反而開玩笑般戲謔的望著歐陽鴻。

“鴻弟,你們在這是等著迎接本宮嗎?”

感覺到歐陽澤的不快,歐陽鴻正想解釋。

“不是,太子皇兄……”

“太子殿下來鳳仙樓,還真是鳳仙樓的榮幸,在下鳳仙樓的墨染有禮了。”見歐陽鴻,想要說出實情的,墨染連忙上前搶過話題,要知道紫靈那個小妮子折騰半天,想著的可不是僅僅對付紫府四姐妹,這個太子也在算計的范圍內,就算現在算計不到,也要好好的了解了解,現在既然送上門了,怎么的都要好好的研究研究。

“天下無雙墨染公子?”雙眼探究的掃視過墨染,他還真沒想到,第一次進入鳳仙樓,就剛好見到了,這個天下無雙的墨染公子,不過這渾身的氣派,不卑不亢的態度,見到太子的鎮定,還真的有點算上無雙了,不過在他之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說完詢問的目光再次轉向歐陽鴻。

“太子見笑了!太子殿下這邊請,在下有資格給太子殿下帶一下路吧?”

歐陽澤的目光,墨染看到了,不過既然有機會知道太子今天的目的,他怎么又會讓歐陽鴻開口破壞,要是知道太子邀請紫府四姐妹,他早就讓他們進去了,絕不會能為難她們,不過現在這狀況也不錯,太子、王爺和紫府四姊妹相聚在鳳仙樓,不失為一件美談。

本來還想問一下事情,見墨染已經做好了邀請的姿勢,歐陽澤也不能太過介意,心中想著應該沒什么大事,也就不再追問,率先走上樓梯往樓上走去。

“墨染公子見笑了!”

“掌柜的,把店里最好的飯菜都上一份,要知道今天可是太子、王爺還有四位美麗的小姐,我們可不能怠慢了。”處理完太子,暗示到歐陽鴻了,墨染這才轉身對著掌柜的吩咐道。

“大姐,他們攔住了,我們走不了!”事情越來越詭異,紫萍皺著眉頭看著紫玉的決定,本來名聲被敗壞,他們要準備離開了,可現在鳳仙樓的下人,竟然下意識的阻攔住他們的腳步,這讓紫萍的心不規例的跳了起來。

“只能上去了,等下多多注意!”癡迷的望著前方那道明黃的身影,雖然知道紫萍說的是真的,但心中還是有些幻想,幻想著今天太子要在她們四姐妹中選一個太子妃,本來想走的心,又不想動了,反而抬腳上了樓梯。

“是的,大姐!”紫煙得意的瞪了紫萍一眼,跟在了紫玉的后面,太子多么高貴的人啊,今天她竟然可以和她一起用膳,過不了多久,她就是太子妃了,滿眼的星星,根本就沒聽到前面兩人的對話,紫煙滿眼都是太子的身影,看到紫玉抬腳,只是下意識的迎合一句,連忙跟了上去。

“白癡!”瞪了紫煙一眼,紫萍雖然不甘,但還是覺得今天的事情詭異,前面紫煙從太子進來就把全副心思都放在太子身上,她還是知道的,不過她們在前也好,最后倒霉的都是她們兩姐妹,出頭鳥并不好做,這個真理她從小就知道,要不然昨天和今天首當其沖的就會是自己了。

“萍姐姐,我們真的要上去嗎?”懦弱的偷看了太子一眼,紫梅眼中閃過詭異的光芒,又變成可憐兮兮的望著紫萍。

“太子有請,我們只能上去!”哼了一聲,對于紫梅這個妹子,紫萍實在沒什么好印象,府中唯有紫玉可以跟她一爭了,不過現在那個在她們面前晃了兩次,她們還記不清楚樣子的紫靈也十分的詭異,不過,她一定要沉住氣,最后的勝者一定會是她。

“幾位小姐,請坐!今天本殿下邀請你們來,是想知道,幾位對本殿下的看法,要知道不久后,我們就要成為親戚了!”

等紫玉等人上去,太子歐陽澤已經端坐在主位,旁邊歐陽鴻相伴,再看到紫府四姐妹出現,便溫和的問道沒,迷人的桃花眼散發著誘人的魅力。

“太……太子殿下!那紫煙就不客氣了!”一上來,兩只眼睛就死死的盯著歐陽澤,見到歐陽澤竟然這么的溫柔,紫煙眼中已經看不到其他了,雙眼滿滿都是歐陽澤的影子。

“一家人,不必客氣,不知道這位小姐是排名第幾?”紫煙的滿眼癡迷,讓歐陽澤很是得意,說真的這紫府四姝,個個長的那都是天香國色,要是有可能,他還真的想一鍋端了,不過紫鐸,恐怕不會答應,所以他只能選出那位讓他勝算比較大的。

“我叫紫煙,排名第三,太子殿下可以叫我煙兒!”羞澀一笑,猶如盛開的鮮花,紫煙是美的,但這種時候的紫煙更美,少了蠻橫不講理,散發著迷人的魅力,饒是歐陽澤這個御女無數的多情公子也看花了眼,恨不能把這朵嬌花摘下。

袖下一疼,歐陽澤連忙收回了目光,敲了敲頭,好似碰到什么為難的事情,這才盯著紫煙這么看。

“第二?煙兒,我記得第三的應該是叫紫萍?”

一聽說道自己,紫萍端莊大方的對著歐陽澤行了個禮,不卑不亢的回答道,可誰知她心中是多么的激動,特別是看到太子對自己癡迷的目光,紫萍,有把握,她會是太子選擇的對象。

“臣女紫萍參見太子殿下,因為我們都是庶女,所以才這么排行的!”

又一道迆邐的身影出現在面前,歐陽澤眼中出現贊賞,這個雖然沒向紫煙表現的那么明顯,但她眼中深藏的驚喜,讓歐陽澤明白,紫煙對自己恐怕也是有非分之想的,不過看著紫萍,雖沒有紫煙那種讓人靚麗,但渾身散發一種溫和,讓人忍不住的靠近,這種女人當家是不錯的,不過還是稍微等等。

“原來如此,不過,在外還是按規矩,在家就隨意些!”了然大悟的點了點頭,歐陽澤溫和的建議道。

“多謝太子教誨!”紫煙再次娉婷的一禮,身體微微的前傾,適時的展示自己女性的魅力。

“紫萍小姐,不必客氣!”適合的微笑,歐陽澤眼中閃過異光,又消失無蹤,紫府的女子真的是個個都夠味,害的他,有些后悔,現在才開始接觸了,臉上不動聲色的轉向另外兩位。

“這位呢?”

“啟稟太子殿下,在下紫玉,這是小妹紫梅!”

紫煙和紫萍,特別是紫萍的表現,讓紫玉感到危機感,一直以來,她都知道紫萍是她的對手,沒想到姿色上略遜于她的紫萍,竟然這么快就抓住了太子的目光,這讓她感到的急迫,連忙拉著紫梅上去,反正紫梅那膽小的性子,恐怕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這個當姐姐就好好表現,也讓太子看看她的優秀品質。

果然,看到出現的是紫玉,歐陽澤的目光不吝于贊美。

“紫玉小姐,真是個愛護姊妹的好姐姐!今天能請到四位小姐,真是本殿下的榮幸,這樣子吧,你們以后都稱我為澤哥哥,反正都是一家人不必介意的!至于鴻弟,你們就稱呼為鴻哥哥吧!”一句話更加的拉進和幾人的距離,歐陽澤表現的十全十美的優雅太子形象。

“多謝太子殿下厚愛!”

聽到歐陽澤這么說,四姐妹互相看了一眼,各有喜色,一起對著歐陽澤行了一個禮。

“好了,都說不必客氣了,你們要把我當成你們自家的親哥哥一般,不必客氣,不然本殿可是生氣了!”佯裝惱怒的望著四朵金花,歐陽澤生氣的說道。

“是,澤哥哥!”

“對,就是這樣子!”

四聲嬌滴滴的哥哥,叫歐陽澤是心花怒放,一上桌就親自布菜,介紹,忙的后腳不沾地的,不過臉上的笑意那是十分的燦爛,好像連歐陽鴻出去了也沒有注意到,直到歐陽鴻再次的出現,面對著幾人不好意思的說道。

“幾位,太子還有事,下次再約吧!”

“鴻弟,怎么了?”整了整臉色,歐陽澤收起了笑容,嚴肅的問道。

“宮中有事!父王讓太子皇兄趕緊回去!”對著幾人,歐陽鴻同樣嚴肅的說道。

“那……這……”為難的望著,紫府四姐妹,歐陽澤好似不知道該怎么開口了。

“澤哥哥,你有事就先回去吧,明天來相府找我們玩!”看到太子為難,紫煙馬上就開了金口。

“是啊,太子殿下,紫玉會帶好姐妹們的!”瞪了紫煙一眼,紫玉連忙開口,她發現紫煙這個死丫頭每次都說的特別快。

“玉兒又見外了吧,是澤哥哥不好意思才是,玉兒,萍兒,煙兒,梅兒你們先走,我先換一件衣衫,馬上就回宮。”不喜的看了紫玉一眼,歐陽澤很是不高興她的健忘。

“澤大哥,紫萍告退!”

“澤哥哥,紫梅也……也先走了!”

“對了,這個包廂是澤大哥訂下的專屬包廂,以后你們想要來玩,就直接進來!”見已經有兩人出去了,歐陽澤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連忙吩咐道,說完就走向了內室,準備換衣裳。

“幾位小姐,請吧!鴻送你們下去,太子殿下已經說了,你們可以經常來這包廂游玩!”

見歐陽澤已經走了,歐陽鴻連忙站起身,處理好后續的事情,要知道這種時候,最怕的就是拖后腿。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211.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