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撩開裙擺直接進去 公交車扒開稚嫩挺進去J

會議室里,華夏的九位掌舵長老已經到齊,他們負責不同的領域,他們就代表著華夏的頂點。

九位長老難得齊聚一堂,在首座長老未到之前,紛紛開始了猜測。

“你們說,首座為什么突然間這么著急的把咱們召集回來?”

“我想,很有可能是和最近的異象有關,畢竟,無論是青色風暴、萬道驚雷,亦或是東郊地震,都來的太頻繁,而且,就在京都,影響甚大。”

“我看未必,最近這些年來,天氣異象越來越頻繁,出現這種情況也不是不可能。”

“同意!我覺得首座召集我們,可能是跟腐國航母在我海域外圍游蕩有關。”

“對,八成是要開戰,他娘的,貼著我國海域航行,這不是示威是什么?我泱泱華夏,怎能受這種窩囊氣?”

九位長老討論,提及腐國航母事件,一個個都義憤填膺,為了不破壞國際公約,他們忍了很久了。

吱呀!

這時,會議室的門開了,首座長老徑直走了進來,身邊還跟著一位年輕的小伙兒。

“嗯?”

幾位長老全都皺了皺眉,他們對于這個年輕小伙兒非常眼生,看不出來路。

“諸位好!”

首座長老進門之后,朝著九位長老招招手。

“首座!”

九位長老全部起身,恭敬地回應著,他們也是從內心深處佩服首座長老,這位為國為民的智者。

“坐!”

首座長老示意眾人坐下,隨后直奔主題,“這次召集大家回來,是有一件關乎國運的事情要和大家商定一下。”

聽到關乎國運這幾個字,九位長老的臉色全都嚴肅起來。

首座長老繼續說道:“還記得此前咱們討論過的滅世之劫嗎?它真的要來了,而且來得很快,只剩九個月的時間了。”

“什么?”

眾人全都一驚,九個月?這和他們當初猜想的時間相差甚遠。

“所以,為了即將到來的滅世之劫,我決定成立一個特別行動組,負責全盤計劃,助我華夏對抗滅世之劫。”

“特別行動小組的組長,我已經有了人選,就是這位小伙子,陳武!”

“大家也都認識認識。”

首座長老說著,把陳武拉到了臺前。

“他?”

九位長老各個瞪大了眼珠子,難以置信的打量著陳武,“這么年輕,他能行嗎?”

眾人心中都有些質疑。

“幾位長老好!”

陳武打著招呼,前世他和這幾位都是老交情了,深知這幾位的脾氣,不拿出點真本事,肯定是不能令他們信服的。

陳武也不著急,而是先把計劃書分發給了九位長老。

“幾位長老,這是我擬定的計劃書,大家可以看看,今后的九個月,我們要盡快的將計劃書實施下去,以便應對來勢洶洶的滅世之劫。”

九位長老雖然對陳武擔任特別行動小組組長頗有意見,但還是禮貌性的翻看了一下計劃書。

不看不要緊,簡單的翻閱了一下,九位長老全都錯愕的長大了嘴巴,難以置信的相互看了對方一眼,顯然沒有料到計劃會如此瘋狂。

“邊境烽火長城,九百九十九米奉天臺,這計劃的第一步就是浩瀚的工程,非全國之力不可行。”

“不錯,為了這個計劃,我們幾乎要停下來其他所有項目,我很想知道,為了這個計劃,到底值不值得?”

“小伙子,雖然我們在不斷的印證著上古文明,可現在終究還是科技時代,你用什么來讓我們相信,這個計劃能夠比科技更靠譜?”

面對九位長老的質問,陳武相當的淡定,他早有所料,也早有應對。

“現在,腐國航母應該還沒有走吧?”

陳武突然說了一句完全不搭邊的事情。

“嗯?”

幾位長老微微一愣,可還是回應道:“不錯,還在我海域外挑釁式的航行。”

陳武笑了笑,說道:“那就用它來證明我的計劃!”

說著,陳武便安排前方的偵察機,把畫面傳回到了會議室里,他要在諸位長老的見證下,證明自己計劃的可行性,證明自己的計劃的價值。

“他準備干什么?”

九位長老疑惑的注視著陳武,看著陳武默默地拔出了軒轅劍。

……

此時,北盟聯眾國的首腦們正在舉行會晤。

腐國首相諂媚的對北丑國首腦說道:“按照您的吩咐,我腐國航母已經在華夏海域外航行了數日,雖然他們華夏一再聲明譴責我們的行為,但我腐國還是頂住了壓力,狠狠地羞辱了他們一番。”

火島國首相也是緊跟著說道:“哈哈哈,腐國干得漂亮,華夏不總是以泱泱大國自居嗎?這次他國航母就在家門口航行,你們說他們華夏丟不丟人?”

紅楓葉國總理更是拍手稱快道:“華夏一心想跟大哥北丑國爭高下,這次在國際上丟了臉,看他們以后還怎么敢爭第一。”

北丑國首腦得意洋洋的笑著,他很享受這種吹捧。

招招手,吩咐道:“把華夏偵察機敦促腐國航母離開的畫面轉接過來,我也想看看華夏無能狂怒的模樣。”

“是!”

很快,前方畫面傳來,北盟聯眾國的各國首腦哈哈大笑,“快看,華夏的偵察機往后撤了,這是不是表示他們放棄掙扎了?”

見到畫面中華夏偵察機向遠處退,這群北盟聯眾國的首腦瞬間興奮起來。

……

華夏國內,會議室里。

九位長老疑惑的望著陳武,問道:“你讓偵察機后撤,準備做什么?”

陳武笑了笑,回道:“讓你們相信,仙的力量!”

說著,陳武掐訣念咒。

嗡!

軒轅劍一陣嗡鳴,直接脫手飛出,懸停在半空。

“劍去!”

陳武二指一揮,嗖的一聲,軒轅劍飛脫而出,咚的一下,沖破房頂,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當中。

“這是?”

九位長老,包括首座長老都疑惑了,他們很是好奇,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陳武嘴角微微上揚,流露出一抹淺笑,他盯著屏幕中的畫面,繼續掐訣念咒。

“一劍光寒十九洲,劍氣縱橫三萬里!”

“軒轅斬!”

隨著陳武的話音落下,畫面中突然出現一抹璀璨的金光。

轟隆隆!

那金光匯聚成光柱,從天穹墜落,直直地斬向正在航行中的腐國航母。

嘩啦啦!

金光墜落,掀起驚濤巨浪,畫面中,除了一片光華和千尺巨浪,啥也不見。

“怎么……怎么回事兒?”

九位長老目瞪口呆,從軒轅劍消失,再到屏幕里的驚天巨浪,也不過是短短的幾秒鐘而已,縱然是火箭也沒有這樣的速度。

更可怕都是,從金光墜下,到千尺巨浪淹沒航母,整個過程中腐國的航母毫無反應,似乎根本沒有捕捉到危險。

這是怎樣的手段,才能夠擁有如此恐怖的速度和如此可怕的隱秘性。

“大殺器!”

眾人心頭都萌生出了這么一個念頭。

隨著巨浪退去,現場的情況終于映入眾人的眼簾。那腐國航母,似乎是被某種東西從中間切斷一般,一劈兩半。切口光滑如鏡,平整無比。

嘶!

九位長老齊刷刷的倒吸了一口涼氣,錯愕的望向屏幕,許久說不出半個字來。

恐怖!

這一刻,他們終于肯相信,原來上古文明中的力量,真的遠遠超過現代科技,是現代科技力量所無法比擬的。

有了這樣的手段,華夏敢于挑戰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

再次轉頭看向陳武,九位長老的眼神變得不一樣了。

呼!

陳武長舒了一口氣,擦去額頭上的汗水,以他現在的能力,催動軒轅劍發動這般恐怖的攻擊,消耗巨大,他體內的靈氣早已被消耗一空。

“如何?”

陳武笑著看向九位長老。

九位長老眉宇間流露出興奮的神采。

“厲害!我們愿意相信你!”

“痛快!總算是出了口惡氣!”

“我們一致通過,你就是特別行動小組的組長了,我們都聽從你的調遣!”

九位長老當場表明自己的態度。

陳武滿意的點點頭,有了九位長老的支持,一切會事半功倍,“好!”

首座長老也是頗為震驚的看向陳武,雖然他心中早有準備,但還是被嚇了一跳,陳武簡直是在一次又一次的顛覆他的認知。

片刻后,首座長老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便問道:“劍?”

陳武苦笑搖頭,說道:“剛剛已經我已經耗盡靈氣,暫時召不回軒轅劍了。”

“啊?”

無論是首座長老,亦或是其他九位長老,全都是一驚,“那如果被其他人打撈上來怎么辦?那里畢竟是公海!”

陳武淡定的表示,“無妨!我已經在軒轅劍上留下了印記,除了我,誰也用不了。而且,只要需要,無論軒轅劍在哪兒,我都可以瞬間召回。”

贊嘆的點點頭,首座長老驚訝于陳武層出不窮的手段。

“既然如此,那咱們就商定一下細節,準備開始實施計劃吧!”

在首座長老的主持下,高層會議繼續進行。

……

北盟聯眾國會場上,一眾首腦目瞪口呆的看著屏幕,半天說不出話來。

“什么情況?一道光,就把航母給切開了?”

北丑國首腦難以置信的說道。

剛剛那驚世駭俗的一幕,他們也是看得一清二楚,只是他們無法理解,究竟發生了什么,能夠把航母給瞬間切開,而且,還是在航母毫無察覺的情況下。

紅楓葉國總理瞇眼說道:“老大,你說這會不會是華夏國的特殊武器?”

火島國首相連忙附和,“對,很可能是華夏國搞的鬼,畢竟他們提前就把偵察機給撤離了。”

腐國首相哀嚎道:“必須報仇,不能讓華夏如此囂張!”

其他幾國首腦義憤填膺,矛頭直指華夏。

北丑國首腦卻不以為然,他輕蔑一笑,說道:“華夏哪兒有這個膽子,敢在公海動手?”

“至于秘密武器,更是無稽之談,這個世界上,還有比我北丑國科技更發達,武器更強大的嗎?”

“你們,全都高看了華夏。”

北丑國首腦一番分析,其他幾國首腦深表贊同,但是……

“那剛剛是怎么回事兒?”

眾人心中都有疑惑。

北丑國首腦擺出高深的表情,解釋道:“其實我北丑國早就在研究神話時代的力量了,并且我們得以證實,神話時代乃是真實存在的。”

“因此以我所看,剛剛那道光,或許是某個神器現世,因為按照我們的研究,神器本就快要橫空出世了。”

“未來的戰爭,早就不是什么科技戰爭了,而是神之戰。”

聽完北丑國首腦的話,其他幾國首腦都大為震驚,他們根本不了解這些,他們對神話時代的研究投入,幾乎為零。

想來以后,又是要依賴北丑國了。

“有大哥在,我們不怕!”

“跟著大哥走,世界全在手!”

“大哥永遠是世界的領航者!”

馬屁拍的震天響,他們繼續以北丑國為核心。

北丑國首腦欣然享受著這一切,然后安排人前去到現場打撈,他堅信,那里一定有什么了不得的存在。

或許這一次,會改變他們北丑國的國史也說不定,也許,他能夠借此機會,成為北丑國歷史上最偉大的首腦。

北丑國不愧是科技強國,沒有耗費太多的時間,就從海底打撈出了軒轅劍,并用最短的時間,送回了國家實驗室。

雖然軒轅劍看上去樸實無華,可他們還是發現了了不得的信息。

“尊敬的首腦,經過我們研究,這柄劍應該是華夏上古時期的軒轅劍,乃是華夏神器排行榜中戰力第一的神器。”

“經過我們的不斷試驗,這柄劍非常堅韌,無論我們是用什么手段,都無法傷其分毫。”

“但我們至今沒有研究出來,如何激活這柄軒轅劍,讓它釋放出如同那道金光一樣的戰力。”

聽著科研人員的匯報,北丑國首腦得意的笑了笑,說道:“不急,只要東西在我們手中,遲早可以研究出來用法。”

同時,他瞇著眼睛,眼神中皆是奸詐。

“華夏的戰力第一神器?哈哈哈,從今以后,它可就是我北丑國的了。等研究出用法,我一定要在華夏面前炫耀炫耀,讓他們看著自己國家的神器,在我北丑國手中大放異彩。”

對于未來,北丑國首腦頗有信心。

“嗯?”

遠在地球的另一端,陳武依舊感應到了軒轅劍的波動。

“已經在北丑國了?”

他挑挑眉,笑了,“相信北丑國一定很興奮吧?那就讓你們再繼續開心幾天,幫我保管保管。”

正所謂殺人誅心,只有讓北丑國先得到然后再失去,那才是真正的痛。

“告華夏全體國民書:由于近年來天災愈加頻繁,怪異天象頻發,各種天氣災害已經開始危及到國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所以,政府決定組建特別行動小組,專門應對即將到來的更頻發更嚴重的災害。”

“特別行動小組第一令:為守護我華夏不受外界災害影響,現決定調度全體軍民,沿我華夏邊境線構建九米高的烽火長城。”

“特別行動小組第二令:為更精準觀測天象,現決定在豫州搭建萬畝基石,九百九十九米高的奉天臺。”

一道道政令開始下發,雖然采用其他名頭,但全都是陳武計劃中的一部分。

這計劃,在國內掀起了一陣熱潮。

“不愧是我華夏,有魄力!這樣的世紀工程,怎么能沒有我一份力呢?我也要上,別的不行,我能搬磚啊!”

“藍想技校全體學員請求出戰!”

“豫州人民時刻準備著!”

華夏沸騰了,華夏熱鬧了,華夏國民對于自己的政府,那是無條件的信任,他們相信,國家一定是為他們好,他們相信,跟著政府走,一定有未來。

所以,在政府尚未出面調度之時,整個華夏就開始自覺的行動起來,各方志愿者開始自主的匯聚起來。

國外聽聞華夏的特別政令,也是格外熱鬧。

北丑國網友:“華夏這是不自量力,我北丑國的邊境墻都未能完成,華夏這更為龐大的工程,怎么可能完成?”

腐國網友:“華夏政府這么無厘頭的政令,華夏人民能夠接受?華夏人民會配合?你們信嗎?我不信!”

火島國網友:“華夏這次,注定要鬧笑話!”

在國外網友的冷嘲熱諷中,華夏國內一片熱火朝天。

政令頒布的第一天,數億軍民在邊境線集結,還有無數人無數企業組成了后方的補給線。豫州,更是當天確定選址,遷出民眾,開挖地基。

這番熱鬧的景象,被人傳到了外網油兔兔上,短短幾十分鐘,播放上億,評論數千萬。

腐國網友留言:天吶,華夏人民是怎么了?難道他們都是天生的軍人嗎?組織力這么強,這么團結?

火島國網友留言:難怪我們當年會戰敗,有這樣的民眾,我們自愧不如!

北丑國網友留言:虎頭蛇尾,看著吧,他們不可能完成!

白天就這么過去,當夜晚降臨華夏時,豫州中央亮起了萬畝明燈,華夏邊境線上燈火通明。

勤勞勇敢的華夏人,他們沒有休息,他們不分晝夜,他們用行動回應著外界的質疑。

24小時過去了,當華夏的景象再次被圖傳到油兔兔上,全世界都為之震驚。

僅僅過去了24個小時,但華夏邊境線上卻已然筑起了連綿不絕的地基,而且華夏人民還在繼續奮戰之中。

僅僅過去了24個小時,豫州的萬畝地基鑄造完成,并且,向上延伸,已經搭建了足足3米高。

這就是華夏速度,這就是華夏奇跡!

華夏人民在用肉也可見的速度,鑄就著全世界都難以置信的當代奇跡。

北丑國網友留言:我收回自己的話,華夏國……牛!

火島國網友留言:華夏人民的生命力太強了,佩服!

腐國網友留言:不愧是東方沉睡的巨龍,強!

同時,華夏的驚世操作,也引起了北丑國首腦的關注。

“華夏一定是發現了什么,又或者是在醞釀著什么,否則,以華夏的作風,絕對不可能如此興師動眾。”

北丑國首腦立刻吩咐道:“安排人到華夏一探究竟,一定要查出來事情的真相,要快!”

現在,北丑國首腦已經漸漸感覺到了些許不安,他隱隱察覺到,華夏似乎已經走在了北丑國前面。

……

外面是熱火朝天的景象,陳武在家中,卻是格外的平靜。

他屏息凝神,靜坐了一天,他要把自己調整到無我的狀態,因為他已經做好了煉體的準備。

為了沖擊更高更快更強,他必須做到萬無一失。

“好了!”

陳武緩緩地睜開眼,眼神靜若止水,內心如平靜的湖水,靜謐無波。

起身來到院中,早就已經蒸煮好了的藥浴被陳武搞成了五米見方的泳池,里面沸騰的藥浴,蘊含著難以想象的靈氣,同時,還有著可怕的鍛體重造的效力。

平靜無波的進入沸騰的藥浴之中,刺痛和灼燒,讓陳武的身體立刻滾燙通紅,看上去整個人快要熟了一樣。

陳武咬咬牙,以他現在的身體強度尚且可以承受,但,這僅僅是個開始而已。

盤膝坐下,陳武默念神獸煉體訣,從小周天到大周天緩緩運行。

坐在池中的陳武,身體變得越來越通紅,漸漸變得透亮起來,隱隱可以看到血液在流淌,可以看到骨骼肌肉在粉碎后重建。

“嘶!這小子……狠人!”

躲在巷口大槐樹上的余長青倒吸了一口涼氣,以他的見識,自然清楚陳武是在煉體。

只不過,他萬萬沒有想到,陳武居然這么狠,用這么可怕的煉體訣。

尋常的煉體訣,就是不斷的強化自身,而陳武所用的,則是徹底毀掉從前的,構建更強的,這樣做的確可以更快更強的提高肉身,可其中的痛苦是難以想象的,尋常人根本承受不了。

咯嘣咯嘣咯嘣!

即便是躲在巷口的大槐樹上,余長青已經能夠清晰的聽到,陳武骨骼肌肉繃斷重建的聲音。

咕咚!

余長青咽了口唾沫,喃喃道:“我收回剛剛的話,這小子不是狠人,這小子壓根不是人!”

簡單的鍛體重造也就算了,沒想到陳武竟然是反復的鍛體重造,似乎是在追求極限。

但要知道,肉身達到一定程度之后,每一次提升都非常艱難,即便是有藥浴作為輔助,有著各種草藥修復身體,可仍舊是極難的。

更重要的是,越往上提升,身體的鍛造就越徹底,疼痛會數倍提升,即便是他余長青也沒有勇氣嘗試陳武現在這種級別的鍛體。

“嗷!”

突然,原本咯嘣咯嘣的身體繃斷聲音,變成了虎嘯。

這下子,可把余長青給嚇壞了。

“筋骨之聲猶如虎嘯,這小子用的到底是什么可怕的煉體訣?”

縱然見多識廣,余長青也是聞所未聞。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197.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