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扒開我的胸罩吸奶頭,抱著嬌妻讓領導一起弄

蔣佩蓉看見葉青青這樣子,趕緊說道:“遲煊你先走吧,青青身體不好,受不的刺激,她現在心疼她姐姐,也沒有多余的精力跟你說別的,至于聯姻的事,等我們家處理好了家事,再去你家與你父母詳談。”

邵遲煊也怕刺激到葉青青,趕緊說道:“青青,我走!我走!你別氣著了身子,但是這件事,你一定要好好想想,我是真的愛你,想要娶你。”

邵遲煊滿臉不舍得走了,從頭到尾沒有關心過葉久久一句。

外人走了,葉明陽這才怒不可遏,一腳踢翻了茶幾。

他臉色森然可怕。

蔣佩蓉和葉青青母女互看一眼。

最后還是葉青青上前,溫聲勸著。

“爸爸,姐姐雖然不是你親生的,可也是你把她養大的,就算有錯,錯的也是韓阿姨,和姐姐有什么關系?算起來姐姐也是無辜的,長這么大,連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誰都不知道,她也很可憐的……”

葉青青這話,看似勸慰,卻實則是火上澆油。

葉明陽想起韓如意平日里端莊賢淑,背地里卻背叛了自己,生了一個父不詳的孽種。

而且,還讓他葉明陽把那孽種當做親生的養大,那個孽種何德何能配得上他葉明陽這個父親?

葉明陽目呲欲裂,“韓如意!”

而葉久久的房間里,秦媽急的團團轉,不住的走來走去。

葉久久揉了揉太陽穴。

“秦媽,你不要再走了,晃得我腦仁疼。”

秦媽說:“小姐,這可怎么辦啊?”

葉久久神色淡淡的。

雖然她也受到了打擊,但卻并沒有多傷心。

葉明陽從小就不喜歡她,她也不親近葉明陽,如今鬧出她不是葉明陽的女兒,她竟然莫名的覺得松了一口氣。

秦媽替葉久久擔心。

“原以為那邵少爺是個好的,沒想到小姐你出了這種事,他竟然反倒去安慰二小姐,還提出要跟小姐你解除婚約……”

葉久久心里一疼,可很快就沒什么感覺了。

她心里心里有種麻木的痛覺。

她說:“秦媽,那些事,你不要再說了,你先告訴我,葉明陽說的事,是真的嗎?我真的不是葉明陽的女兒?”

秦媽一時噤聲,說不出話來。

葉久久一看秦媽這樣子,就知道她是知情的。

那個趙媽是當時外婆身邊的人,可秦媽卻是母親身邊的人,自小照顧母親,既然趙媽都知道的事,那秦媽肯定是知道的。

“小姐……”

葉久久平靜的說:“跟我說說吧。”

“小姐,你會怪你母親嗎?”

葉久久沉默了好一會兒,說:“我相信我母親不是那樣的人,無論她在別人心中是怎樣的人,但在我心中,她始終是那個溫柔善良的女人,秦媽,我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事到如今,你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告訴我吧,我到底……是誰的女兒。”

秦媽一下紅了眼眶,拉著葉久久的手。

“小姐,你母親知道你這么信任她,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這件事發生后,葉明陽根本沒去追究其中的原因,就一口一個韓如意賤人的,讓秦媽也覺得心寒。

當初葉明陽剛進韓家的時候,是多么優秀的一個后生。

可后來暴露了貪婪的本性,實在是讓人心寒不已。

秦媽的眼淚止不住的留下來,“大小姐,這不是你母親的錯,不是啊,你母親她是……是被強的!”

葉久久沒料到秦媽突然說出這樣的話,一時愣住回不過神。

“怎么會?”

自己母親韓如意是韓家的獨生女兒,誰有那個本事動的了她?誰敢對她?

秦媽哭著將事情娓娓道來。

“小姐,當年老爺子看中了你父親,詢問過你父親的意思,你父親愿意入贅韓家娶你母親,你母親才嫁給他的,可是沒想到婚后幾個月,你父親他就開始在外面找女人了,并且還被你母親無意中撞見了,你父親對你母親撒謊說是去出差,實則是帶著那個女人出去旅游了,你母親跟著去,親耳聽見你父親跟那個女人說,你父親娶你母親只是逼不得已,只是為了錢,你母親傷心欲絕,回途的時候……就出了事,她后來跟我說,她出事的時候,跟你父親打過電話,你父親卻沒有接,她一個周后回來,也什么都不肯跟家里說,直到發現懷上了你,去醫院打胎被老夫人知道,被老夫人逼問,她才說了出來,小姐,這件事你母親也吃了虧,她也是受害者啊,她何嘗不想將這件事說出來?可是,這件事對你母親來說、對整個韓家來說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她即便受到了這樣的傷害,也只能默默的忍下,你不知道你母親的苦,她受不了丈夫的背叛,更受不了心里的折磨,最后懷著孕離開了韓家,這一離開就是五年……”

葉久久的拳頭緊緊的握了起來。

小時候最清晰的記憶,就是母親帶著自己流浪時燦爛溫柔的笑容。

她從不知道,那樣溫柔的母親,受到過那樣的傷害。

她突然無比的憎恨葉明陽。

“那個女人,是蔣佩蓉?”

秦媽點頭。

葉久久又問:“那傷害母親的那個人呢?”

秦媽說:“你母親從來沒說過她是誰,大概是怕提起了心中的傷心事,心頭難過……”

看見葉久久沉默不言,秦媽抹了一把眼淚。

“大小姐,是葉明陽先背叛了你母親,你母親卻因此受到了傷害,這本就不是你母親的錯,你也沒有錯,即便你不是葉明陽的女兒,但你也是韓家的人,葉明陽若不認你,盡管帶著他一家老小搬出韓家去就是了,韓家的房子和公司,卻是你的,當年老爺子去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葉明陽所做的丑事,所以偷偷留了遺囑……”

葉久久此刻卻依舊出神,沒有聽的進去。

秦媽想著如今葉久久的身世被葉明陽知道,葉明陽肯定是要把葉久久掃地出門的。

不過這里是韓家的宅子,他葉明陽有什么資格把葉久久趕出去?

要走的應該是他們才對。

秦媽想把遺囑的事跟葉久久說清楚,突然聽見了門外沉重的腳步聲。

隨后,門突然被推開。

葉明陽臉色陰沉的站在門口。

秦媽趕緊垂著頭站到了一邊。

葉明陽目光冷冷的看了秦媽一眼。

秦媽沒有兒女,是一手把韓如意帶大的,韓如意的那些事,秦媽肯定知道。

可這些人,竟然騙了自己那么多年。

他沒有管秦媽,只是看著葉久久說:“你現在有什么話說?”

葉久久說:“我不是你的女兒,我沒有什么好說的,但是我要替我母親說一句,她沒有錯,她唯一的錯,就是嫁給了你,在她出事前,是你先出軌的,所以你根本沒有任何資格辱罵她。”

葉明陽冷笑一聲,“我是男人,她是女人!她出軌就是在給我帶綠帽子。”

葉久久不知道葉明陽這么霸道的道理是怎么悟出來的。

她只是看著葉明陽說:“照你這么說,她是韓家大小姐,你又是什么?你能娶到她、能有今天的位置,都是韓家給你的,不管韓家對你做什么,你都該受著。”

葉明陽怒不可遏,“都這時候還敢牙尖嘴利,果然是個養不熟的野種!”

說著,一巴掌又要朝葉久久的臉上揮過去。

秦媽趕緊上前抓著葉明陽的手。

“老爺,這不是小姐的錯,你不要打小姐。”

“給我滾開!我今天要好好的教訓這個野種!”

葉久久怕秦媽被葉明陽推到,說道:“秦媽,你走開,別怪我。”

秦媽卻聽到葉明陽罵葉久久是個孽種,卻有些憤怒了。

葉久久是野種,那葉青青又算個什么東西?

“老爺子,有些話我本不該說,但如今卻不得不說,如意小姐生前,本就是個十分驕傲灑脫的人,嫁給你之前,她四處流浪不著家,但是嫁給你之后,你捫心自問她到底有沒沒有做到一個妻子的責任?她對你關懷備至,一心一意的對你,但你呢?結婚剛不久,就在外面跟蔣佩蓉勾搭成奸,還讓如意小姐給撞見了要不是因為你們,如意小姐怎么會跑出去?最后又怎么會出那種事?她受到了傷害,打電話給你,你那時候在干什么?她遇到了那種事,一個人無法面對,而你更讓她覺得心寒,你以為她遠走他鄉是因為看不起你?那是因為她無法面對你的背叛!如意小姐對你原本也是有感情的,是你把這份感情消磨沒了,你現在有什么資格來怪小姐和如意小姐?韓家給了你身份地位,僅有的要求就是希望你好好的待小姐,可是你呢?你做了什么……”

葉明陽被秦媽一聲聲的質問弄的有些心虛。

“不、不是我的錯!是那賤人水性楊花!是她私生活不檢點,在嫁給我之前就和男人不清不楚了!”

秦媽聽到葉明陽反咬一口,氣的指著葉明陽。

“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如意小姐都死了這么多年,你還要玷污她的名聲!如意小姐是韓家的大小姐,家世好相貌好,尋常人她看得上?又怎么可能跟人不清不楚的?你自己去問問外面的人,他們哪個不說如意小姐溫柔漂亮,才情過人?誰會說如意小姐私生活不檢點?你不要自己做了不知羞恥的事,還往別人身上扣屎盆子!”

葉明陽面紅耳赤,但秦媽這么一說他也想起來。

韓如意的確如此,在學校的時候,幾乎都不跟男同學說話。

這樣的韓如意,怎么可能如蔣佩蓉說的那樣,是個私生活不檢點的人?

葉久久這時也淡淡的說:“我母親品行如何,懂她的人自然相信她自然覺得她好,不想讓她好的人自然有的是話來詆毀她,誰都有資格說我母親的不是,可葉先生你卻沒有,先對不起我母親的是你,你說我媽水性楊花是賤人,先看看你自己做的那些事。”

葉明陽氣的不行,手又抬了起來。

葉久久卻梗著脖子,不服輸的看著葉明陽。

想起韓如意是怎么死的,她現在就想殺了葉明陽。

葉青青這時突然沖了進來,抱住了葉明陽的胳膊。

“爸,你不要打姐姐,你不要打姐姐,你養了她二十多年啊,即便不是你親生的,你又怎么忍心?”

“她不是你姐姐,你以后不準再叫她姐姐!”

葉明陽雖然生氣,但是想到葉青青有心臟病,還是先放下了手,免得嚇著了葉青青。

“姐姐,你不要跟爸爸犟了,你跟爸爸求個繞,爸爸以后一定還會對你跟以前一樣的,葉家不會把你趕出去的,你也還是葉家的大小姐,但凡是我的東西,我都會分你一半的……”

葉久久目光冷冷的看著葉青青,“沒有韓家,就沒有葉明陽,沒有葉明陽,你葉青青算什么?我如今享受的一切,不是葉家的,是韓家的,我就算不是葉明陽的女兒,我享受這一切也是理所應當,你以什么立場來施舍我?葉青青,不要搞錯了主次順序,我是孽種,你同樣也是,不同的是,如今你這個孽種找到了爹而已,而你爹剛好還把別人家的東西搶到手。”

“姐姐你怎么能這么說話?我知道你沒錯,那我又有什么錯?你說這種話來誅我的心,傷害了我,你心里難道就好受嗎?你說我爸爸搶了別人家的東西,他搶了什么?他本就是韓家的女婿,名正言順的繼承韓家的一切,在姐姐你眼里卻是搶嗎?如果姐姐真的要這么說,那姐姐不如也去把你的親生父親叫來,問問他有沒有本事來替你把東西搶回去。”

這話已經是在挑釁葉久久了。

也明里暗里的說葉久久的親生父親是個上不來臺面的,不能給葉久久撐腰。

葉久久只是淡淡的掃了葉青青一眼,看向葉明陽。

“葉先生現在準備把我如何?”

秦媽也緊張的看著葉明陽。

她當然不希望葉久久被趕出去。

說句不好聽的,葉久久才該是這個家的主人,她怎么能被趕出去?

但現在韓家在葉明陽的手里,如果葉明陽真的生氣,把葉久久趕出去也不是不可能的。

葉青青也在等待著。

但最后,葉明陽還是沒說把葉久久趕出去的話,只是讓下人好好看著葉久久,不準葉久久出門。

葉青青心里不舒服,“爸,姐姐的房間這么大,你把姐姐一個人關在屋子里,姐姐肯定會無聊的。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179.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