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讓秘書穿情趣內衣調教 小柔在舞蹈室里被蹂躪

顧小慧見沈傲用一雙不懷好意的目光盯著自己,寒聲說道:

“我的態度很明確,你趕快把我丈夫的不雅照刪除了,從此以后,咱們進水不犯河水,要不然,我跟你沒完!”

沈傲笑了笑,說道:“刪除你老公的不雅照可以,你先坐下,咱們慢慢談!”

顧小慧一屁股坐到沙發上,問:“談什么?”

沈傲走到她跟前,說道:“你也知道,念大學的時候,我就喜歡并追求你,卻遭到了你的拒絕,選擇了當時的校學生會主席馬俊豪,我知道自己比不過他,便沒有繼續追求你,但為了報復你,我才選擇和你的閨蜜葉萍在一起的。

“與她結婚后,我才發現,我心里只有你,因此,我和葉萍的婚姻并不幸福,在參加你們婚禮的時候,發現新郎并不是馬俊豪,而是吳旭這樣一個其貌不揚的男人時,簡直替你感到惋惜……”

顧小慧打斷沈傲的話,說道:“于是,昨天晚上,你故意讓你老婆葉萍去勾引吳旭,然后玩仙人跳,以吳旭上了你老婆為由,讓人將他打成重傷,拍攝他的不雅照,用來惡心我,要挾我,試圖讓我就范,對吧?”

“你覺得我沈傲是愿意犧牲老婆那種卑鄙小人嗎?”沈傲沉聲說。

“誰知道呢?”顧小慧瞥了沈傲一眼,冷笑道:“像你這種人,為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可以不惜一切手段,拿老婆來做出點犧牲,有什么不可以呢?”

“隨你怎么想,”沈傲忿忿地說:“葉萍這個臭女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和你家那個小白臉搞在一起了,居然敢跟老子戴綠帽子,老子要跟她離婚,”

一想起昨天晚上自己一腳將雅間的房門踢開,看見葉萍趴在吳旭懷里時的情景,沈傲就覺得喉嚨里卡了一根刺似的,憋得心里發慌。

昨天晚上,他讓自己手下的兄弟,強行將葉萍帶回家后,不管怎么打她、罵她,她始終不承認與吳旭有關系,一口咬定她是在藍天會所偶然遇見吳旭,為怕撞見熟人,才在雅間里喝酒,喝得腦袋暈乎乎的時候,才頭枕著吳旭的腿,躺在沙發上的。

“你少跟我說這些,你要不要與葉萍離婚與我無關!”顧小慧再次從沈傲嘴里聽到“小白臉”這幾個字,心里很是不舒服,冷聲說道:“你還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我老公怎么就是小白臉了?再怎么講,也比你這種整天無所事事,游手好閑的花花公子強!”

沈傲一臉譏誚地說:“他不是小白臉是什么?如果不是小白臉的話,昨天晚上來這里消費的時候,想讓我老婆買單,我將老婆帶走后,他連一萬八千元錢都拿不出來付賬,被人打得跟死狗似的?”

一提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顧小慧就感到來氣,厲聲問道:“我問你,吳旭到底是被你們打傷的,還是被會所里的人打傷的?”

“是誰打傷的并不重要,關鍵是我手里有幾張你老公的不雅照,你該不會是想讓我把這些照片發到網上吧?”沈傲一臉得意地說。

顧小慧冷聲說道:“我已經說過了,你最好當著我的面把這些照片刪除掉,要不然,我跟你沒完!”

“我也是已經說過了,刪除這些照片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沈傲毫不示弱地說。

“什么條件?”顧小慧明知故問道。

“你老公昨天晚上上了我老婆,你得和我親熱一次,否則,我得讓你老公身敗名裂,你也跟著抬不起頭來!”

說著,他一屁股坐到顧小慧身邊,伸手將她抱住。

顧小慧像觸電似的將沈傲甩開,即刻站起身,厲聲問道:

“你干什么?”

沈傲也跟著站起來,舔著臉,說道:“只要你答應和我,我就把手機里的照片刪除掉,好好的愛你、疼你……”

“姓沈的,你少跟我來這一套,你把我顧小慧當成什么人了?”顧小慧用手指著沈傲的鼻子,冷聲說道:“我勸你還是別癡人說夢話了,我就是喜歡一頭豬,也不喜歡你這種卑鄙小人,你滾開,要不然,我就喊人了!”

“我已經給會所里的人打招呼了,你喊吧,就是你喊破天都沒有人理你。”沈傲皮笑肉不笑地說:“只要你今天依了我,我把你老公的不雅照刪除掉,回家與葉萍離婚,一心一意地對你好,一輩子只愛你一個人,……”

說著,再次向顧小慧撲來過來,準備再次抱她。

顧小慧向后退了一步,順手拿起茶幾上沈傲還沒有喝完的那杯咖啡,朝著他的臉上潑了過去。

沈傲被顧小慧潑了一身,本能地用手去抹臉上的水珠。

“你如果敢把我老公的照片發到網上,我就以故意傷害和敲詐勒索罪上法院起訴你,你盡管試一試!”

顧小慧說完,將空杯子放回茶幾,拿著自己放在沙發上的手提包,快速沖到雅間門口,拉開房門,逃也似地從房間里跑出。

碰!

一聲門響,顧小慧將自己關在門外。

“臭女人,簡直是不識抬舉,看老子以后如何收拾你!”沈傲望著顧小慧消失的背影怒聲罵道。

隨后,他朝房門口狠狠地啐了一口,即刻拿起顧小慧放在茶幾上那個空杯子,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

哐當!

一聲脆響,杯子被砸碎,碎片四處飛濺。

沈傲覺得仍不解氣,狠狠踢了一下茶幾,這才一屁股坐到沙發上,扯出茶幾上的幾張衛生紙,擦拭顧小慧潑灑在自己臉上和衣服上的咖啡。

一名服務員推門進來,站在房門口,問:“先生,這里發生什么事情了嗎?”

沈傲正在氣頭上,即刻將怒氣發到服務員身上,只見他惡狠狠地瞪了服務員一眼,然后不耐煩地朝她揮了揮手,怒聲說道:

“沒你的事,滾出去!”

服務員見沈傲一副怒容滿面的樣子,頓時嚇了一大跳,生怕自己惹火燒身,急忙退出雅間,輕輕將房門關上。

……

“這個臭不要來臉的東西,竟然想占老娘的便宜,簡直是癡心妄想!”顧小慧怒氣沖沖地離開雅間的時候,心里暗自罵道。

“顧大小姐,你這是要走嗎?”劉大壯從雅間的走廊里迎了上來,一臉堆笑地問:“你和沈公子把事情商量好了嗎?”

“他壓根兒就是一個流氓,什么沈公子?”顧小慧朝雅間門口啐了一口,對劉大壯惡狠狠地說道:“你進去告訴沈傲這個牲口,如果他把我老公的照片發到網上,敗壞我老公的名聲,影響我們顧家的聲譽,我就上法院告發你們故意傷人,敲詐勒索,找人把你這家會所給封了,不信,你們就盡管試一試!”

不待劉大壯開口,顧小慧便與他擦肩而過,離開走廊,經過大廳。

隨后,她在大廳里那些客人們驚訝的目光中,走出藍天會所,鉆進了她停靠在門口那輛寶馬轎車。

在駕駛位置坐穩,系上安全帶之后,顧小慧才長舒了一口氣。

想起剛才沈傲說吳旭與葉萍在一起鬼混,并向自己表白的那番話,以及他對自己動手動腳時的場景,就感到一陣惡心。

“葉萍是昨天晚上與吳旭在藍天會所偶遇后,才在雅間里喝酒的,還是真如沈傲所講,早就鬼混在一起了呢?”顧小慧暗自尋思道:“如果他們倆早就在一起了,葉萍趕去病房后,會對吳旭做些什么呢?”

盡管顧小慧看不起吳旭,對他毫無感情可言,但他名義上是自己的丈夫,不希望他與葉萍有什么緋聞,鬧得滿城風雨,使得自己的名譽受損。

她要探個究竟,吳旭到底是不是早就和葉萍在一起了。

如果是的話,這不失是一個與吳旭離婚的理由,她就好不顧父母的反對,名正言順地與吳旭離婚了。

于是,她發動汽車,手握方向盤,腳踏油門,加足馬力,徑直朝著市人民醫院的方向駛去。

……

顧小慧在維多利亞咖啡廳的卡座里與沈傲通完電話,氣沖沖地離開之后,葉萍也就跟著離開了。

她在樓下乘坐一輛出租車前往市人民醫院住院部門口。

當她乘坐電梯上樓,來到11樓8號病房,輕輕將房門推開,走進里面那間病房時,吳旭正躺在床上打點滴。

此時,吳旭正兩眼直盯盯地望著天花板,腦海里不停地反復閃現出自己昨天晚上在藍天會所大廳里與葉萍偶遇,兩人一起走進雅間里喝酒的情景,以及自己被葉萍的老公等人打成重傷的事情。

“葉萍在與我去雅間之前,說好她買單的,為什么在向服務員點好酒水的時候,沒有把錢付了,而是要等她喝得半醉,她的老公帶人闖進雅間,將我打傷之后,隨他們一起離開,我因沒錢付賬,再次被會所里的人暴打,難道是她和沈傲一起事先設計好,玩仙人跳的把戲?”吳旭暗自思襯道。

她越來越覺得葉萍這個女人不簡單,不知道她在自己面前的表現出的熱情,以及她昨晚對自己說過的話是真是假,越來越不了解她了。

想起自己昨天晚上,被沈傲等人扒光衣服,打成重傷,拍攝他的不雅照時的情景,吳旭感到非常難過,很是氣憤。

“我與葉萍無冤無仇,她為什么要害我?她打電話將顧小慧約出去,會添油加醋地向顧小慧說些什么呢?”

想到這里,吳旭心里是一陣緊張。

他已經認定是沈傲夫婦設計陷害他,自己是中了葉萍的圈套,她和沈傲只不過是在自己面前上演一場“苦肉計”而已。

噠噠噠……

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從病房外傳來。

吳旭將目光移到房門口,忽然發現葉萍一臉憂郁地出現在房門口,就像是大白天見到鬼似的。

他先是一驚,然后用手指著葉萍,質問道:“你來干什么?誰讓你來的?你是什么時候來的?”

吳旭試圖從床上坐起來,覺得自己全身無力,動彈了幾下,始終沒有成功。

葉萍見吳旭身上纏著繃帶,包得跟粽子似的,想起他昨天晚上在藍天會所雅間里被沈傲等人暴打時的情景,感到一陣心酸。

想到這一切都是由自己造成的,葉萍忍不住流出幾滴眼淚來。

于是,她哽咽著向吳旭道歉說:“對不起,我不知道我們一起在雅間里喝酒的時候,沈傲那個畜生會突然出現,是我連累你,讓你受苦了……”

“你少在我面前假惺惺的了,別以為在我面前擠出幾滴眼淚,我會相信你的鬼話嗎?沒有用的,”吳旭恨恨地說:“沒想到我把你當成朋友,那么信任你,還把我和顧小慧之間的事情全部告訴了你,你卻和你老公一起串通起來陷害我,我真看走了眼,你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

葉萍撲到吳旭的病床前,向他解釋說:“吳先生,你誤會了,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個樣子,我根本不知道沈傲那個畜生會跟蹤我,突然闖進雅間里把你手機摔壞,將你的衣服脫下來劃破不說,還把你打成重傷……”

“你他媽的少在我面前提付賬的事情了,”吳旭一聽見付賬這件事,就感到來氣,厲聲罵道:“你他媽的如果是成心請我喝酒,為什么不在點完酒水的時候買單,非得等你老公帶人來將我打傷,然后一走了之,害得我沒錢付賬,再次被會所里的人暴打一頓,讓顧小慧過來結賬,在她面前丟丑?”

“我以前在藍天會所消費的時候,都是在離開的時候結賬的,真不知道沈傲會突然帶人闖進來,節外生枝,你也看見了,當時,我也是身不由己,我是被他扇了兩個耳光之后,他們強行將我拖出雅間的,致使我沒有機會付賬,才讓你丟丑的,”葉萍一臉無辜地說:“沈傲那個畜生將我帶回家之后,非得讓我承認和你有關系,我不承認,他對我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見吳旭始終用一副不信任的目光看著自己,便將自己的裙子撩起來,說道:“不信,你看,我身上這些傷,全是被沈傲那個畜生打傷的……”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173.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