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弄得我次次高潮,親密無間PO推薦1 V1

英杰自幼在國外長大,突然回來不太適應,蘇

萬年青略顯尷尬。

他自然知道王管家是在對李澤剛才的無禮而發泄怒氣。

李澤淡淡地道:“再等五分鐘,七點一到,我準時走。”

王管家冷哼道:“別說七點,就算是等到十點,你也不會有機會。讓蘇先生求你,當自己是誰!”

李澤靜靜地坐著,并沒有被這些話所影響。因為他自信蘇谷秋的病,只有自己能治!

萬年青低聲道:“先生,狄天和醫術過人,如果是他醫治好了蘇小姐,也不足為怪。咱們要不……”

李澤笑笑,道:“七點咱們準時走,絕不多待。”

萬年青只好不再多勸。

看著蘇谷秋的面色漸好,體溫也在漸漸恢復,蘇康泰頹喪的眼中終于多了一些神采。

狄天和的眉頭也逐漸松弛。

結果證明,他的判斷是正確的,而他的這套針法,也有了極其明顯的效果。

接下來只需鞏固即可。

蘇谷秋是丑是美在狄天和看來并不重要,他在乎的是,只要娶了這個女人,就能名正言順地接手蘇家幾十億資產!

那時,足夠他們狄家衣食無憂幾十年。

七點將到。

蘇康泰下意識地看了看時間,三年來已經讓他形成了習慣。

狄天和淡淡地道:“放心,蘇小姐不可能再發病了……”

他的話還未說完,蘇谷秋身軀一抖,體溫忽地驟降,她后背上的銀針都瞬間布滿了一層寒霜。

“冷,我冷……”

蘇谷秋蜷縮著身子,渾身顫抖個不停。

“狄老,您剛才不是說,不會再發病了嗎?”蘇康泰問。

“別著急,有我在。”

狄天和面容肅然地再取出銀針,分別扎入蘇谷秋的腳底、手掌,然而這一次卻并未有任何好轉。

他當即又變換方法,不斷嘗試,但到最后皆是徒勞無功。

這時,蘇谷秋已如墜入冰窟,哪怕房間內的溫度高達三十多度,她都感覺不到絲毫暖意,就連睫毛上都出現了冰霜。

再繼續下去,很有可能會直接被活活凍死。

“狄老,您說句話啊!”蘇康泰快急瘋了。

“我……”狄天和顫抖著聲音,不得不說出實情:“我也無能為力,蘇先生,您另請高明吧。”

為了蘇家幾十億的家產,他已經盡了全力,但實在是沒有辦法。

這讓他心生遺憾。

聽到這句話,蘇康泰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雙眼無神。

如今就連最后的希望都破滅了。

狄天和為蘇谷秋號了號脈,低聲道:“蘇先生請恕我直言,蘇小姐恐怕今夜都難以撐過去。”

這句話更是給蘇康泰當頭一棒。

蘇谷秋擠出一抹笑容:“爸,其實對我來說,現在的每天都是生不如死。若非怕您傷心,我早就選擇了自殺。所以,我就算死了您也別傷心,因為這對我來說是一種解脫。”

她很清楚蘇康泰這三年來為自己付出了多少,身為一名父親,蘇康泰絕對是盡職盡責。

“不,我不會讓你死。”

以前的蘇康泰總是想著錢就是萬能的,直到女兒生病他才醒悟,錢再多,在病魔面前一文不值。

他現在即便散盡家產,又有哪個人能救自己女兒?

忽地。

蘇康泰的腦袋里閃過一個人。

“他怎么知道狄老治不好?他怎么知道谷秋七點還會準時發病……”蘇康泰忽地起身,朝大廳飛奔而去。

可大廳內已是空無一人,因為七點已到,李澤沒有多等一分鐘。

王管家正在院子里罵罵咧咧:“我早就說了,等多久都是一樣,蠢貨。真把自己當成蔥了,還敢拿自己跟狄老相比……”

“王管家,萬老還有那位小先生呢?”蘇康泰喘著粗氣問。

“蘇先生放心,我已經把他們趕了出去。”王管家不滿地道:“以前覺得萬年青還挺靠譜,沒想到今日竟帶了一個小毛病來為小姐看病,真是胡鬧。”

“我看你才是胡鬧!”

蘇康泰氣還沒喘勻,又趕緊追了上去。

萬年青正在安慰李澤:“先生您也別太往心里去,若是蘇小姐的病痊愈了,那么百年靈芝想必也用不上,到時還是會有辦法的。”

李澤道:“那株靈芝,我今天就要。”

萬年青嚇了一跳,忙道:“先生,偷東西可是犯法的。”

李澤停下腳步,搖頭道:“我不是去偷,而是有人會親手送上。”

這時后面響起腳步聲,兩人扭頭,只見蘇康泰匆匆追了上來。

他跑到李澤面前,躬身一拜:“求先生,救我女兒。”

萬年青有些懵,這是怎么回事?

狄天和不是把蘇谷秋治好了嗎?

后面跟上來的王管家也是不解。

只有李澤毫不驚訝,他道:“蘇小姐我可以救,也可以治,但我要蘇先生手里的那株百年靈芝。”

王管家一聽頓時急了:“小子,你也太獅子大開口了,知道那株百年靈芝是蘇先生花了多少錢,動用多少人脈買來的嗎?”

李澤道:“我相信在蘇先生心里,蘇小姐的性命遠比一株百年靈芝更為重要。”

蘇康泰道:“當然。只要小先生能救我女兒,不只是那株百年靈芝,其他條件同樣任你開。”

“回去。”李澤當即轉身。

眼見蘇谷秋的皮膚表面都開始有了寒霜,再這樣下去,隨時都可能喪命。

屋里的高溫根本不足抵御寒氣,狄天和當即讓孫子狄英杰放了一缸熱水,準備把蘇谷秋放入進去。

“不可!”

李澤進門大喊,但為師已晚,爺孫倆還是把蘇谷秋放入了浴缸當中。

“啊——”

蘇谷秋就猶如掉入了油鍋,瞬間,一聲慘叫響徹整個蘇家。

下一刻,本來足有近六十度的熱水,竟在呼吸間涼卻。

蘇谷秋徹底倒在了浴缸當中。

李澤沖進去,二話不說,一把將蘇谷秋撈了上來,扭頭憤然對狄天和道:“陰陽相對,水火不容,你是在害她!”

“你,休要胡說,我是醫師,豈會害人。”狄天和心里早已慌亂,蘇谷秋接連的異常讓他完全亂了方寸。

李澤沒有多說,取出兩根銀針,分別扎入蘇谷秋頭頂的百會穴與小腹的關元穴。

而后雙手使勁按壓蘇谷秋的胸口,為其做人工呼吸。

狄英杰在旁邊暗暗嘟囔:“面對一個丑八怪,還真下的去口。”

“狄公子,請你出去。”蘇康泰終于怒了。

狄英杰只得老實下來。

很快。

蘇谷秋的體溫逐漸升高,直到恢復正常。

狄天和與萬年青都露出驚訝之色,不明白李澤是如何做到的。

李澤站起身,對蘇康泰道:“讓保姆給蘇小姐換身衣服,再用被子緊緊包裹。紙筆拿來,我開一個藥方,你讓人盡快去抓藥,八點之前給蘇小姐喂下,等明日醒來即可。”

蘇康泰急忙吩咐下去。

小姐莫要見怪。但他為人非常和善,待人更是親切,最重要的是孝順。”狄天和試圖改變狄英杰在蘇康泰父女兩人心中的印象。

蘇谷秋只是笑笑,她又不傻,狄英杰為人怎么樣難道自己看不出來?

狄天和尷尬地道:“你們年輕人以后可以慢慢了解,我先來給你號號脈。”

他相信只要自己能治好蘇谷秋,不管蘇康泰心里愿不愿意,都會贊同這門親事。

“勞煩狄爺爺。”蘇谷秋把手腕遞上。

狄天和閉上眼認真地號脈,時間一分分過去,額頭上逐漸布滿了一層細細的汗珠。

蘇康泰在旁邊著急地等待,因為狄天和是蘇谷秋最后的希望!

一直過了十分鐘。

狄天和與蘇康泰身上的衣服皆被汗水浸濕,他這才睜開眼睛,面容并不輕松,喃喃道:“難怪,難怪……”

蘇康泰忙問:“狄老如何?您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狄天和輕松一笑,道:“我的確是看出了一些問題,放心,有我在蘇小姐不會有事。只不過……”

蘇康泰道:“只要能保住谷秋的性命,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

狄天和鄭重地道:“有你這句話,我今日就算拼了老命,也得把我未來的孫媳婦治好!”

蘇康泰一頓,看了看面容不驚不怒不喜的蘇谷秋,只能默認。

現在救命要緊!

狄天和哈哈一笑,道:“蘇小姐,請你趴到床上,我來為你施針。”

他取出針袋,手捏銀針,一針針快速扎入蘇谷秋的后背。

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繚亂。

正如萬年青所言,不管人品如何,狄天和的醫術是毋庸置疑的。

他三歲學醫,十歲就開始為病人針灸,成年后更是行走各省,一生治過的病人不計其數。

蘇谷秋的病癥在其他人看來是無解之癥,而在他看來,那不過是庸才給自己的無能所找的借口。

在他手中,不存在無解之癥。

根據號脈的結果,狄天和認為,蘇谷秋之所以出現如此怪病,正是因為陰陽嚴重失調。

陰陽失調其實極為常見,每個人都會出現,小則感冒發燒,大則臥床不起。陰又為邪氣,陽又為正氣,而蘇谷秋體內邪氣的比例嚴重超過了正氣,從而造成陽枯,陰強。

由此,每逢夜晚邪氣都會在體內肆虐,造成體溫驟降,只能以外部方法來制衡邪氣,但效果非常有限。

狄天和正是準備用此消彼長的方法,以針灸之術散去一部分邪氣,再補充一些正氣,蘇小姐的怪病可自行解除。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谷秋,你感覺如何?”蘇康泰問。

“似乎有一股暖流,很舒服。”蘇谷秋道。

蘇康泰心中一喜,他找了那么多名醫,還是首次有如此顯著的效果。

狄天和道:“等我施完針,你的病情既可好個七七八八,再調理一段時間,可完全恢復正常。到時,我讓英杰陪著你去看一看世界。”

客廳內,李澤與萬年青正在喝茶等待。

七點已將到。

萬年青叫來王管家,問:“那邊情況如何?”

王管家面露譏諷地瞥了一眼李澤,道:“狄老出手,問題自然不大,不像某些人,毛都還沒長齊,就敢在狄老面前說大話。”

萬年青忙問:“確定嗎?”

王管家道:“小姐親口說身體已經好了大半,并且體溫也在逐漸恢復正常。姜到底還是老的辣,而有些年輕人,只是嘴上厲害。萬老,你們若無他事就先請回吧,等會兒蘇先生要款待狄老,不宜有外人在場。”

這是在下逐客令。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版權聲明:
作者:wang, 網
鏈接:http://www.attach-guaranty.cn/184158.html
來源:愛尚健康網
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